唐三中文网 > 最强弃女攻略 > 第四章 家有儿女 宝和元

第四章 家有儿女 宝和元

    婉清斋。一个男人发了疯一样的在找着什么,一边找,还一边流泪。

    三天后,婉清斋里突然多了些酒壶。

    三个月后,婉清斋外多了一座酒壶堆成小山。

    半年后,婉清斋已经了没有任何人问津了,只剩下虫子爬过地面发出的窸窣声和在房梁上静静织网的蜘蛛。

    婉清斋在那时候就再也没人来过,灰积了一层又一层,无人问津婉清斋,也无人问津婉清斋发生的事。

    大家都各干各的,人间还是那个人间,一年又一年。

    一两个人的悲欢离合就像在大海中投下的小石子,只泛起了涟漪,而没能卷起风浪。小小的涟漪里,目前除了波及了婉清斋的主人们,也波及了那个在婉清斋附近卖糕点的刘老头。

    刘老头只觉得有些小愁,发愁失去了一个老主顾的光临,发愁今年的绿豆糕该卖给谁去。

    遥远的北方大陆,有一个传承了几百年的国家,神曲国。

    神曲国国力强盛,兵强马壮,大有一统天下之势,但让其他国家没想到的是神曲国在统一北方之后,就没有继续开疆扩土。

    诸国巴不得如此,只是他们不知道神曲国是不屑这样做还是不值得这样做了,要是第一种的话就太可怕了。

    头顶悬着神曲国这样一座大山,诸国在以后发动战争的时候就没有那么惬意了,万一要是那一天人家神曲国一个不开心,顺手灭了自己可就不值当了。

    于是各国之间出现了微妙的平衡,谁也不敢轻启战争。

    在神曲国的更北方,有一片群山,延绵不知多少里,好似无边无际,当地人成其为十万大山。

    常言道,靠山吃山。所以,神曲国有不少人都在十万大山附近的地方生活着,靠狩猎,采药为生。经过慢慢的发展,一些村落,小镇啥的就在十万大山脚下形成了。

    只不过虽然十万大山遍地是宝,却不能肆意挖掘。

    第一任神曲王在统一了北方后,就下达过一条奇怪的命令,就是当地的人们只能在十万大山五十里范围内活动,只有秋冬两季才可以在十万大山百里范围内活动,而百里之外的则一律是为禁地,不允许人擅自进出。

    虽然人们很很费解为什么要下这样的命令,放着宝山不好好挖掘,直呼可惜,但还是忠实的执行了。他们想,或许他们的皇是怕他们进了深山,容易遭遇危险也说不定哦,于是便感谢皇恩浩荡。

    奇怪的命令被后来的继任们当做祖训,一代代的忠实履行下去,一直延续到今天。

    十万大山山脚,一个独臂的中年男人正在吧嗒吧嗒的抽着什么东西,看起来一脸的享受。然后等他一张口的时候,好多烟就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一瞬间周身烟雾缭绕,感觉传说中的仙人一般。

    等烟雾消失之后,男人这才恋恋不舍的将手中那根的长长的杆子收了起来,然后起身背上自己的竹筐,朝着那个叫做家的地方走去。

    家,就是有妻子孩子在的地方,他很幸运,有妻子,也有孩子。只是一想起他的妻子,他就不由得皱了皱眉。自己妻子啊,啥都好,就是,就是有点不太知足,他想,要是妻子也能像他一样知足常乐就好了。

    可是他知道他一这么说,就会被妻子骂他没出息,唉,不说也罢。

    不知不觉,他回家的脚步慢了几分,可他终究还是朝着家的地方前进,因为家是他的根啊。

    临近家门的时候,他就听到屋中传来的妻子声音。

    “她婶,那她的事就多麻烦你操心了,您放心,赶明儿我就把她给你送过去,去了之后她要是干不好你就好好教训她,乡下孩子皮糙肉厚,不怕这个”

    “也没你说的那么悬乎,只是帮我卖点东西啥,不难。那行,到时候你把孩子送过来,我就先回去了”

    “嗯,行,她婶,您慢走”

    然后,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人就从屋子里出来,这个人男人也认识,是镇上卖糕点的的张寡妇。

    听说她的男人很久以前就死了,是为了采一株大药的时候不小心掉下山来摔死的。后来她把男人用命换来的大药卖了钱,用那钱操办了男人葬礼,然后把余下的钱开了个糕点店,也是个苦命的人。

    男人默默为她让了让路,女人见到男人回来了,打了声招呼:“阿桂,回来了”

    “嗯”

    男人淡淡的回了句,也不知道是在老婆面前不好说太多话还是因为她是个寡妇了不想和她说话了,女人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然后没有再说什么,与男人错过身走了。

    “回来了”

    从屋中出来目送完张寡妇的妻子开口对男人说道。

    “嗯,回来了”

    “今天怎么样了?”

    男人知道自家妻子的这句话是啥意思,于是他将背上的竹筐摘下来放到地上。

    “呐,就这些,今天运气不好,就这些”

    妇人弯腰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很不满意的说道:“你呀,你就不能找一些好点的东西回来”

    男人心里嘀咕了一下,好东西,哪那么容易找到。这又不是花花草草,一年一茬。药草这些东西,好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收一茬,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早就被人采的差不多了。

    那些剩下的好东西,要么在大山深处,要么就在一些很危险的地方。

    但他还是安慰了妻子一番,因为他知道要是他不说,妻子会就这件事和他絮叨很久的,而他不太喜欢因为钱的问题谈太多。他认为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在一起就好了,钱嘛,多有多的活法,少有少的门路,饿不死就行。

    男人道:“嗯,我知道了,马上就秋季了,到时候我走的深一些,挖点好药草来”

    “这还差不多”

    男人见妻子态度缓和下来了,他于是便转移话题,道:“对了,刚刚张婶来是有什么事吗?”

    他没有说他在外面听到妻子话。他认为还是由妻子自己对她说比较好,不然妻子以为他在偷听的话还得解释半天了,而他似乎不愿意解释什么,那太麻烦了,他讨厌麻烦。

    “哦,是我请张婶来的,我想让元子去张婶那里帮忙。元子也不小了,是该给她找点事干了”

    “可是她才十四啊,是不是有点早了”

    “早什么早,都十四了。去了张婶那里呀,管吃管住,还能赚点小钱补贴家用。不然光靠你一个人养活咱家这四张嘴,饿倒是饿不死,可是咱家宝儿以后长大咋办,他的彩礼钱还没着落呐,我都快愁死了”

    男人觉得这么早就考虑这些问题有些不可思议,于是便据理力争,道:“宝儿的事还早,到时候我会想办法的”

    “早什么早,宝儿都十一岁了,再有几年就可以娶媳妇了,万一遇上个好姑娘,而咱家拿不出彩礼来,他岂不是要恨死我们了,不行,我绝不允许那种事发生,我才不要宝儿也像我一样”

    男人听她这么说,就知道她是想起来以前的事情。

    妻子之所以会嫁给自己,就是因为当初她们家当初是因为她弟弟要娶媳妇拿不出彩礼钱,于是她才会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就经历了,说媒,相亲,成亲一系列人生大事。

    她的未来就那么被包办了,没有半点选择的余地。她觉得自己人生是那么的不值一提,和钱比不值一提,和家中男丁比不值一提。

    所以她嫁给自己之后才会对钱如此执着,才会让自己上进,虽然自己是为了娶她才花了家中大半积蓄。

    她没发现轮到她自己的时候,当她身为人母后,她也是对家中儿子百般重视,而无视了自己女儿的感受。虽然不是包办婚姻,让她出嫁,可也是包办未来,替她选择了命运,只为了自己儿子面临命运的选择是能多一些筹码。

    “这样啊”

    男人也无计可施了,妻子心疼儿子,可以理解,因为儿子是她的骨肉。妻子让女儿早早地去赚钱养家也可以理解,只因为女儿是自己从山里捡回来的,不是她的骨肉。

    可男人就是不舒服,就算是捡回来的,那也是自己捡回来的,就算是捡回来的,那也是在一个桌子上一起吃了十二年饭的人,叫了她十二年女儿的人。被这样对待怎么会好受,虽然只是简单的去镇上帮忙,但让她去这并不全是因为爱。

    想当年遇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刚会走路的娃娃哩。

    那年秋天,他刚和她结婚两年了,她告诉他怀孕了。怀孕,那可是大事,而那会他家里实在是没有太多的钱,他不想她和腹中的孩子吃苦,于是他冒险进入十万大山百里之内,他想挖一株些好点的药草换钱来。

    一开始很不顺利,他一连在山里转了三天都没有发现有价值的东西,但是他不想放弃,他没办法直视妻子的目光,他怕她眼睛里的另一双小眼睛说爸爸,我饿。

    于是,他冒着风险继续在山里寻找。

    在他又找了一天一夜没有任何发现而打算就此放弃的时候,他突然隐隐约约听到了从森林穿出来小孩的哭声。

    突如其来的哭声让他本来疲惫不堪的身体和精神一下子就警觉了起来,事出反常必有妖,于是他就顺着那声音走去。

    他寻着声音一直走,只是突然间那声音停了下来,他打算看个究竟,于是顺着原来的方向继续走下去。走着走着他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片空地,然后他停了下来。其实也不能说是空地,只是比起周围参天的大树,他眼前的这块小草地就显得相当空旷。

    空地的中央有一洼小水池,在水池旁边有一个头鹿,这鹿正朝着他看。可他却没心思看什么鹿,他瞪大了眼睛,盯盯的看着在鹿身下吮吸着什么的那小孩,他感觉自己看到的这一切就像是在做梦。

  http://www.tangsanshu.com/zuiqiangqinvgonglve/134869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