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最强兵王 > 第3324章:古怪青姐

第3324章:古怪青姐

    “跑?为什么跑?”罗铮怒极反笑道,见蓝雪也打完电话过来,没有多问,而是朝里面走去,边走边说:“雪儿,走,进去喝杯茶,虽然茶叶有些新,缺少了回味的甘甜,但解渴还是没问题的。”

    “好啊,听你的。”蓝雪上前来,挽着罗铮的胳膊温柔的说道,看都没看关飞一眼,两人联袂走了进去,里面的人也看到了刚才一幕,都好奇的看过来,见两人很坦然的在茶几上坐下,已经坐着的人赶紧起身离开,深怕受到牵连。

    这时,一名华贵的妇女走了过来,穿着一间亚麻连衣裙,带着一串小拇指粗细的珍珠项链,头发盘起,用一根凤钗扎紧,雍容华贵,大风得体,缓缓来到茶几旁,示意泡茶的小妹离开,自己端坐上去,笑吟吟的看了蓝雪一眼,旋即目光好奇的看向罗铮说道:“有点意思,你真不知道关家?”

    “需要知道吗?”罗铮淡淡的反问道。

    “也是,不需要,不过,你得有不需要知道的底气才行。”华贵妇女笑道,目光看向蓝雪,笑问道:“你是蓝家的丫头吧,大丫还是小丫?”

    “青姐,我是大丫蓝雪。”蓝雪礼貌的回答道。

    “嗯,大丫都这么大了,看来,我们这些人真的老了,记得你三岁生日时我还去喝过喜酒,这一晃就这么大了,这是准备结婚了吗?”叫青姐的人笑吟吟的问道,目光再次看了眼罗铮,继续说道:“倒是一表人才,连关飞都敢打,有担当,这胆略倒是不错,女人嘛,能找到个有担当的男人不容易,好好珍惜。”

    “谢谢青姐。”蓝雪客气的说道。

    “别谢我,你爸当年要是有担当就好了。”叫青姐的人说着眼中闪过一抹惆怅,放佛想起了以往的事情。

    蓝雪有些惊讶的看着对方,隐隐感觉这里面有问题,但事关长辈隐秘,又有很多外人在,问了不合适,将好奇心按捺下去,歉意的说道:“不会给你添麻烦吧?对了,我们的婚纱已经订好了,正准备付账呢。”

    “没事,就当我送你们好了,一套婚纱而已。”青姐无所谓的笑笑,又对刚才那名泡茶的小妹叮嘱道:“去我办公室把大红袍拿来,男人就应该喝大红袍,别让人家说我这没好茶。”说着看向罗铮。

    罗铮无所谓的笑笑,混不在意,隐隐感觉眼前这个人不简单,但没多问,见关飞走进来,一脸淡然的笑笑,混没将这点事放在心上,这一幕落在青姐眼中,青姐精于世故,社会阅历丰富,看得出来罗铮是真的淡定,根本不怕什么,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自信,强者特有的气质,不由意会的看向蓝雪笑了,由衷的说道:“大丫,你好眼光,找了个不错的男人。”

    “谢谢青姐。”蓝雪笑了,深情的看向罗铮,眼睛里满是柔情。

    “嗯,怎么说我也是你长辈,别跟我客气,哪天结婚?记得给我请帖,好久没出门走动了,对了,你爸现在怎样?”青姐笑呵呵的问道,看向蓝雪的眼神多了些慈爱,长辈对晚辈特有的关心。

    “他呀?一个人自由自在,就是我们不在身边有些寂寞。”蓝雪随口说道。

    “一个人?”青姐神情一怔,但很快恢复如常,不动声色的给两人续茶水。

    罗铮观察力何等敏锐,马上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叫青姐的人恐怕和自己岳父关系不一般,不由看向蓝雪,见蓝雪也眼中闪过一抹惊疑,两人会意的暗自点头,谁也不点破,假装无事的继续喝茶。

    这时,大红袍送了过来,青姐马上给两人换茶,动作行如流水,优雅中透着高贵,一壶茶很快泡好,青姐给两人重新换上,做了个请示,这时,外面走进来一名年轻男子,西装革履,大约五十左右,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一幕说道:“青姐,好久不见你出山了,没想到今天有福气喝到你泡的茶。”

    “你还不配。”青姐看都不看对方一眼,淡淡的说道,却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坚定,一边给罗铮和蓝雪续茶。

    中年男子没有生气,而是在旁边坐下,满眼热切的看向青姐,放佛在渴望青姐能够给自己泡一杯,罗铮见青姐看都不看对方一眼,甚至眼中有一丝厌恶情绪,但掩饰的很好,内心一动,隐隐感觉这里面有故事,不由笑了。

    等了一会儿,中年男子见青姐并没有给自己泡茶的意思,也不着恼,看向罗铮的脸色渐渐变得冷峻起来,又看看蓝雪,冷冷的低声说道:“蓝雪对吧?这件事你们蓝家就不要参与了,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至于他,跟我走吧。”

    “凭什么?”蓝雪不满的喝道。

    “你确定要将蓝家拖进来和我关家做对?”中年男子冷冷的反问道。

    “欺负一个小姑娘有意思吗?”青姐忽然不动声色的讥笑道。

    “上门是客,你青姐面子大,连杯茶都不给,传出去我这仗老脸没地方挂了,如果还被这小子欺负,我关家干脆关门算了。”中年男子不冷不热的顶了一句,没有了刚才的热切。

    罗铮见青姐脸色一僵,欲言又止,显然也在忌惮对方身份,而蓝雪脸色铁青的就要动怒,赶紧拉住,丢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旋即看向中年人淡淡的说道:“那就关门得了。”

    语气平淡,无争,放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这份平淡却给人讥讽的意味,青姐不确定的看向罗铮,拿不准罗铮是在硬撑还是真的有底气,中年人在脑海中将不能得罪的有数几个人面容过了一遍,确定没有眼前这号,冷笑道:“是吗?可惜家大业大,门太重,没人关得了。”

    “那可不一定。”罗铮冷笑起来,针锋相对,丝毫不妥协。

    中年人怒极反笑,没有再看罗铮一眼,放佛多看一眼有辱自己身份,饶有深意的看了蓝雪一眼,旋即看向青姐冷笑道:“青姐,你看看,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知道天高地厚,缺乏管教啊,你说呢?”

    “你连蓝家都不放在眼里,我一个商人而已,说了谁听?”青姐淡淡的笑道。

    

  http://www.tangsanshu.com/zuiqiangbingwang/5053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