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诸天万界帝皇 > 第176章 杀魔头【下】

第176章 杀魔头【下】

    这时在面对着这柄剑的时候,秦步池表情很凝重,很显然,他这时候是真的觉得很震惊。

    这名少年究竟是什么人

    他的这弹剑与桃李家的弹剑似乎有些不一样,但具体何处不一样,秦步池此刻心中也觉得不是那么简单,而且刚才两次交锋,让秦步池也是吃惊。

    他的内心是真的觉得很累。

    而且。

    直到这时,他已经做出了属于自己的很多境况,而且在这里的事情就变了。

    而且,就刚才那一刻,他已然做出了相应的准备,以及就在刚才他还施展了属于自己的剑诀。

    堪堪对抗。

    实在震撼

    然而,就是如此他依旧是很冷沉起来,因为他依旧不曾将唐缺的剑给阻拦下来,而是继续前行,甚至在他的剑身之上发出嗡嗡作响的之声。

    这让秦步池很是不爽。

    也就在他将要踏出门槛的时候,突然吼出一声:“停”

    而且,他的身上就散发出了一股极为冷沉之声,宛如就在这中间的任何情况会发生变化。

    唐缺的脸上带着笑意道:“看来,你已经知道我的能力了如果,我这一手弹剑还行吧”

    秦步池闻言心中怒火中烧,他这是被人狠狠的数落起来。

    “你别得意”

    “放心,我不会让你受苦”

    唐缺冷冷的笑道,“其实,你应该很清楚,我既然能做出这样局,就能让你清楚我能杀了你”

    这话顿时就让秦步池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然而,作为整个北莽魔头的家伙,心里素质自然不会太差,在生死一线可是来回折腾好几次,他早就做出了相应的准备,即便是死,他都不怕

    因此,在面对着唐缺这剑的威胁后,他依旧是不动声色,而是在想尽一切办法,能从目前的困境中脱离出来。

    只是他现在真的很无奈的很。

    秦步池这时的眸子里就显得极为的冷沉,在这样的时候这里的情况,就变得极为的惊悚。

    “你应该很清楚,北莽魔头这个称号,可不是随便称呼的,你真的以为,我没有两把刷子”秦步池冷冷道。

    唐缺的脸上带着笑道:“自然是知道,而且在这里的任何问题,你都很清楚,我并未下死手,你的那套剑诀,我已经记得差不离了”

    “不过,说实话,你的这套手法倒是让人很震惊,或者说很牛,与大汉王朝剑宗的一套手法倒是有些相似”

    此刻在这里的境况是真的很冷沉。

    秦步池闻言后神情一怔,很显然他这是被眼前的年轻人的话给惊讶到了。

    或者说人家说的没错。

    一语中的

    没错,这话说的是很直接的,而且就秦步池这手段,唐缺早就已经清晰起来。

    毕竟他之前对很多的武学都有些了解,剑宗肯定也会去多而不少的了解,否则也不会第一时间认出秦步池的剑招。

    而且唐缺心中很清楚,这秦步池的剑诀居然是剑宗最老的手段,着实让人觉得十分震撼。

    “看来,你还真的不简单,居然知道的如此清楚”

    “自然,秦步池,你应该很清楚,你现在连我这剑招未必破的掉,毕竟你只是一个金刚境界的家伙,哦,不是指玄境界的家伙”唐缺不屑道。

    这话说的。

    真的是秦步池都是一阵的凝滞

    什么情况

    就连自己的武道修为都看出来了,这家伙是真的不简单,真是令人震惊无比。

    然而。

    就在这时候。

    秦步池冷喝一声道:“破”

    很快,就在秦步池的周身出现了五柄剑气,世界就在这一刻突然沉寂下来,宛如在这中间的一切情况,就都已经变得极为死寂。

    而后,就是在秦步池的境况就已经变化,因为唐缺的剑已经被直接弹回。

    就连唐缺都有些惊讶。

    不过。

    就是这种惊讶,他也是一闪即逝,而且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而且,就在这时候这里的情况就变化了。

    唐缺带着笑意道:“秦步池你还真的是让人很震撼,不过,你这手还真的是有些藏得深,真的是怪哉的很,这倒是你一向的风格啊”

    听到这话。

    说实在的,这时的秦步池是真的很怪,简直没有任何举动,而是冷到了极致。

    他只是冷哼一声道:“说实话,你还真的是让人很惊讶,而且看你的武功,与我也有的一比,而且在剑道上居然也会如此的牛掰”

    唐缺淡然的笑着。

    “秦步池你应该很清楚,我这时候一直都在等待,而且你现在已经做了,想必,在之后,我也无须在多说什么”唐缺笑道。

    这话一说完后。

    他的整个人都显得极为的凝重起来。

    宛如这其中的任何问题都已经变化,而且就在这时候很多的东西就有些古怪。

    秦步池听到这般威胁的话,他心中极为的不满。

    其实。

    这对秦步池而言,无形中其实就是一种威胁,根本就不会有太多的回旋的余地。

    而且。

    他现在的心中何尝是不震惊呢眼前这名少年身上的那股气息,真的让他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就像是被直接给压迫的感觉。

    然而。

    秦步池是谁

    他可是北莽的十大魔头之一,心境自然是能自己很好的调整,而且他绝对不会多想。

    毕竟越是如此,相信就会有很多事情跟随说改变,以及在这以后任何的事情中,都会这样。

    亦或是。

    在这期间的某些事情和东西,都会渐渐的出现。

    唐缺这时就显得闲庭信步,而且他整个人的脸上这时就显得很平静,对眼前的这个场景,根本不会有太多的怜悯等等。

    而且他这个时候是真的已经对周遭的情况有了很大的了解。

    但是至于在这之后的任何的境况,说实在的唐缺根本不会在乎,眼前之人必须死,而且他早就已经做出了相应的准备,只是他一直都在等待。

    毕竟,只有这样。

    他才能知道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北莽魔头,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居然能让整个北莽都惊骇。

    甚至是北莽战神都拿他没办法,这真的是让唐缺很想了解这个家伙。

    在拓跋云的一路围追堵截中,也仅仅是将这家伙给打伤,之后这家伙居然人间蒸发,不见了。

    这让整个北莽的武林很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些年在他们的心中也是一块很沉重的石头,毕竟此人不死,肯定会祸害北莽武林。

    只是,真的是没想到,在这里会遇上当年那个北莽魔头,而且在唐缺来北莽的时候,他的计划中就有着这样的计划,就现在看来。

    这事情是真的没啥说的。

    他必须要将此人给斩杀,毕竟他是真的不希望,这样的人以后被北莽朝廷招揽,以后反过来对付北凉,否则以后会吃大亏。

    这样他是真的不愿意看到的境况。

    因此,他此刻的心中其实已经下了杀心,绝对不会给这家伙留下丝毫的机会。

    “袁庭风,你早该死了,而且人人得而诛之”唐缺猛地踏出一步,以他脚为中心的沙子很快就被激荡起来,真的是让人不由得觉得震撼无比,甚至是会让人的心底觉得莫名的惊骇起来,“今儿,我这算是为整个北莽武林除一大害”

    他的这话说的是真的很冷沉。

    就连袁庭风听到他的话后,脸上的表情都很凝重起来,不过他并未惊骇。

    而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唐缺,脸上就带着冷笑道:“怎么,你真觉得能杀了我很多人在开始的时候都会如此大话,但最后都是命丧九泉”

    “放心,我这个人可能与他们不一样,言出必行。”唐缺这时并未继戏在原地,而是脚下一个使劲,整个人就如离弦之箭一样,猛地就已经激射而出,直接就朝着袁庭风而去,而且之前的剑已经撤回,回到了唐缺的手上。

    这一举动,着实让袁庭风大惊失色。

    他是没想到。

    这家伙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然就变了攻击形势,而且这不拖泥带水的攻击,是真的很迅捷。

    袁庭风急忙的后撤。

    “怎么,你现在还要逞能还不出刀”唐缺的声音在虚空中传递而来,之后就是一声冷沉道,“既然你如此托大,我会亲手将你杀了。”

    这话绝对不是开玩笑。

    唐缺是说到做到,而且在他的眸子里闪过的那一抹冷意,让袁庭风内心深处是一阵的惊悚。

    那是杀气。

    绝对的杀气,这是袁庭风此刻心中想到的。

    因此,他这次真的没有多想,而是继续的后撤,就在一处他已经是将自己的身体给停歇下来。

    毕竟在这期间的任何问题都会如此。

    或许,这种境况是真的很震撼。

    也就在这时。

    袁庭风绝对不敢在装,而是已经祭出了自己的刀。

    这一幕着实来的很快。

    只是。

    这时袁庭风的刀已经在虚空中悬浮,根本就不会让人心中觉得十分的震撼。

    或许越是如此,在这期间的任何问题都会渐渐的清晰,甚至在以后的任何的情况都已经如此变化。

    毕竟,越是如此,在这里的任何的情况就会如此。

    或许这都是很正常的境况。

    但是。

    袁庭风的刀虽然祭出,依旧是被唐缺的剑气给逼退,而且还是不断的向后倒退。

    这令这位北莽魔头是有些心惊。

    他甚至是觉得,这家伙的修为恐怕真的是很厉害,现在居然已经跟随着改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

    唐缺这时根本就不会给他任何的机会,只是淡淡道:“我之前已经给了你机会,你不要,现在,我自然不会放过你。”

    袁庭风依旧在不断的后撤,而且整个人显得很是狼狈,就连嘴角都渗出了丝丝的血迹,这真的是让人见到心中都有些震撼。

    这是怎么回事

    袁庭风的内心深处着实会觉得,情况真的很不妙。

    然而,就在这时,他就将自己的一只脚狠狠的在地上一踏,很明显,他这个时候真的是愤怒了,他必须要将唐缺的共识给减缓,不能在被打压。

    这是他在北莽江湖这么多年来,第二次如此的狼狈。

    第一次狼狈他能理解,咽的下那口气,毕竟他面对的可是北莽战神,那个已经跻身天象境界的高手。

    这样的人他是真的不敢招惹,因此当年就只有逃得分,可是如今他面对的是什么人

    不就是一个少年吗

    居然被压制的如此踹不过气来,这着实是有些让他内心不甘心,他如何会输掉这一口气呢

    何况。

    他再次子金刚境界晋升到了指玄境界,自然是不能怂,而且经过这次的洗礼,自己对这世间、武学的认识又有了新的认知,以及之前的执着,如今的淡然,浑然不是一个境界。

    是以。

    他现在有着绝对的信心,可以将眼前这个少年击垮。

    就在袁庭风真正的停下来后,此刻的唐缺也停了下来,这让袁庭风的心中也是一阵吃惊。

    他是真的没想到。

    这家伙能这么快就做到停下来

    这什么情况,难道这货也没有把握与自己对抗不成

    “你是不是觉得,我突然停下来,是没有把握对付你吗”唐缺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一抹弧度,而后直言不讳道,“其实,你是想做最后的挣扎,因为你现在已经是无牵无挂,或许你能发挥最佳的战斗状态”

    “我自然不会逼迫你,反而会让你更加的放松”

    这话真的是让袁庭风极为的震撼,宛如就是在这时候,很多情况就都已经变化。

    袁庭风微微皱眉道:“看来,你还真的是考虑的很周全啊”

    唐缺的脸上带着笑意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还是很好说话的啊说真的,你这样的人,我不讨厌,但是你做的事情,真的不是很。”

    “即便是我不杀你,那么很多人都会解决你”

    唐缺心中何尝是不清楚呢

    这货的武道修为自然有一套,但做人真的不咋地。

    而且。

    他居然能对一个孩子下得去手。

    这他就真的有点不能忍了。

    袁庭风的脸上有些凝重起来,不过很快就是一阵冷笑道:“你们这些人还真的是很虚伪”

    

  http://www.tangsanshu.com/zhutianwanjiedihuang/74961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