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诸天红尘系统 > 第29章 法不当道

第29章 法不当道

    再说另一边,陈东在和梁友军要钱未果后,转身去了工地,打算和工友们商量商量,筹钱给秦歌做手术。

    “东子,你别和我们开玩笑了,自己家都快揭不起锅了,还给他筹钱?依我看,摔成那样,就算是做手术也不一定能活,你与其在外边白忙乎,还不如回医院送他最后一程”,一年长的工人蹲在地上抽着烟道。

    “就是,而且这件事也怪不到谁,他明明腿瘸,还非要上悬架,你说这不是自找苦吃吗?你找我们这些人要钱算是要错了,别说没钱,就是有钱也不能借给梁瘸子啊,就他那个穷酸样,借他钱能还上吗?有这个钱我还不如逛个窑子,给他作甚,打水漂玩儿啊?”。

    “东哥,听兄弟一句劝,这件事就这么着吧,你也别想着救瘸子或者讨公道了,没用的,梁友军在这一片手眼通天,没人敢帮你,也别怪哥几个绝情,谁家的情况都不好,就拿我来说,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光给孩子买奶粉就够我发愁了,哪儿还有余钱借给你,而且说实在的,歌子现在这情况,做手术都不一定能活,就算救活了,也得落个终身残废,那你说,借钱给个或残或死的人,不就是打水漂吗?”。

    “不借就不借,哪儿那么多屁话,算我陈东眼瞎,认识了你们这帮子人,以后你我各走各的,我就不信了,合同黑笔白纸写的清清楚楚,他梁友军敢不赔钱?大不了就走法律程序,我兄弟就是死了,钱也得拿回来,到时候你们一个个的别特么找我兄弟借钱就行”,陈东扔掉烟头,皱眉道。

    “你还真以为走法律程序就能拿到钱?别做梦了,还找你兄弟借钱,他不找我们借钱就已经烧高香了,东子,别怪我没提醒你,城安局的人哪个和梁友军没关系?他每个月光往城安局砸的钱就够咱所有人吃喝一辈子了,你真以为城安局的人会因为你一个打工的,惹了自己的财神爷?要不说你憨呢,形势都分不清,全靠一腔热血咋咋呼呼,真摆到面上,谁鸟你啊”,林翔挑着眉出言不逊道。

    “砰”。

    陈东气急之下,直接挥拳打在了林翔的脸上。

    林翔闪躲不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头差点没被陈东打折。

    “你特么找死啊,想要钱的就给我干他,早看他不爽了”,有了梁友军的恩赐在手,林翔俨然成了工人群体中的新一代焦点人物。

    其他工人面面相觑一眼,在三万块钱的诱惑下,几人彻底放下了旧日恩情,纷纷动身围向了陈东。

    陈东冷着脸扫了眼几人,也没多说话,直接朝林翔的脸上又来了一拳。

    几人见状蜂拥而上,拳脚虽无章法,力道却很足,片刻间陈东身上已经青红一片。

    “你们几个给我住手,光天化日之下聚众斗殴,一个个出息了是吧,还不停手?非等老子全给你们拷回去才行是吧?”。

    几人打架之际,城安局的副科宁城带着几个手下来到了工地上。

    宁城的威胁很快起了作用,扭打成一团的几人纷纷停下了手,互相退散开来。

    “我来了解一下上午发生的跳楼案,接下来我问你们答,谁要是敢说谎或者隐瞒不报,我一定严惩不贷”,宁城挑眉道。

    “案发时具体是什么情况,谁来给我叙述一下”,宁城问道。

    “我来说吧,秦瘸子最近心情不好,头天晚上他找我喝酒,说是想死,后来又跟我说不能就这么白死,要死就在工地上死,那样还能讹梁老板一笔钱,然后今天上午,秦瘸子执意要上悬架,我当时也没多想,可谁知道他昨儿说的是真的,他还真从悬架上跳下来自杀了”,林翔绘声绘色的描述道,要不是还有陈东这个知情者在场,我都以为他说的是真的了。

    “你放屁,歌子明明是悬架发生偏移,才意外掉下来的,你睁眼说瞎话,也不怕昧了良心?”,陈东脸色红怒道。

    宁城挑了挑眉,上面已经吩咐过他要帮哪一方,所以看两人争执不休,宁城直接插话道:“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这件事需要采集所有人的目击信息,最后再综合定夺,你们两个已经发过言,接下来就没你俩事儿了,从你开始,挨个给我说说上午的情况”。

    “也没啥可说的,就是秦瘸子想不开还想捞钱呗,所以从悬架上跳了下来,要我说这小子够缺德的,想死还不忘坑梁老板一把,这您可得明鉴啊,绝对不能给这小子赔钱”。

    “我看到的也是这么个情况,多余的话我就没必要说了”。

    “没错,确实是秦瘸子想死,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您看着定夺吧”。

    一连串的十个人说下来,除了陈东,其他都和林翔说的相差无几。

    宁城心里暗暗一笑,心道这群土包子好不容易敲定一句话是舍不得换嘛,几乎一个字都不带换的。

    至于其他没在现场的工人,宁城并没有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直接敲定道:“根据现场的目击信息,我局裁定本案为自杀事件,并不能定性为意外事故,所以甲方乙方所签订的合同无法生效,甲方无需给予乙方任何赔偿,如有疑异,乙方当事人需亲自去城安局申诉,他人代为申诉无效”。

    宁城的话几乎是宣告了此案再无翻盘的可能,无法生效不说,有疑异还需要当事人亲自申诉,秦歌都快死的人了,怎么亲自申诉。

    陈东脸色惨白的听完了宁城的话,他本想大骂宁城一顿,但宁城说完这句话后直接带着众人离开了工地。

    陈东突然感觉身心俱疲,他没再继续抗议,也没再找各个工友的麻烦,毕竟该找的麻烦已经找过了,结果无非是他被打个半死,而事实依然无法更改。

    “就这样吧,都怪我没本事,就想让我兄弟做个手术活下去,却连一分钱都拿不出来,我能怪谁?都特么是命,谁让咱穷呢,穷还想要公道,陈东,你傻不傻啊?歌子当年遇到那种事就已经说明了一切,穷人还想过好日子?谁特么允许啊!”。

    陈东瘫在地上,心中涌出各种纷乱的倾颓想法,一直以来都很坚强的他,在这一刻彻底垮了下去。

  http://www.tangsanshu.com/zhutianhongchenxitong/121177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