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诸天红尘系统 > 第19章 挨个跳楼

第19章 挨个跳楼

    “老大,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降落到燕京市后,囚尺问道。

    秦歌淡淡道:“有仇报仇,有人杀人”。

    “荒诞,让二号把此事的参与者以名单的形式告诉我,记得要在名单上标注各个人物的身份以及当前坐标”,秦歌淡淡道。

    “名单收集中”。

    一分钟后。

    “名单收集完毕,请宿主查收”。

    随后,秦歌手里悄然出现一张淡金色的卡纸,上面写有当日之事所有参与者的个人信息。

    “十三中董事会全员”。

    “燕风市第一中学管理层”。

    “燕京市城管系统所有人”。

    “陈飞宇”。

    “陈飞宇的所有手下、朋友”。

    “刘枫!”。

    “温秋!这个女人,请您千刀万剐!”。

    秦歌淡淡的浏览着名单上的人物以及每个人当前的位置坐标,嘴角逐渐扬起一抹残酷的冷笑。

    “换做是我,会让整个燕京城为我陪葬!”,秦歌森然自语道。

    “换做是我,会直接捏爆这颗星球”,囚尺也森然说道。

    秦歌皱眉瞅向囚尺,淡淡道:“那本帝就给你这个机会,你要是真能捏爆这颗星球,本帝赏你美酒万两”。

    囚尺额了一声,讪笑道:“我开玩笑的老大,我现在的实力只有巅峰期的千分之一,别说是捏爆一颗行星,我现在连一座山都奈何不了”。

    秦歌瞟了囚尺一眼,淡淡道:“你去解决燕风市一中的管理层,燕京这边,我亲自处理”。

    “全杀?”,囚尺问道。

    秦歌挑眉反问道:“不然呢?”。

    “事成之后,我还用回燕京吗?”。

    “不用,直接回红尘”。

    “好,那我先走了,你小心”。

    “好”。

    囚尺走后,秦歌森然一笑,直接戴上拳刀,走向了十三中的大门。

    “哪儿来的野狗流氓,十三中静止闲人入内,赶紧滚蛋”,门卫皱眉呵斥道。

    “刷”。

    秦歌噙着淡笑,直接挥刀划断了门卫的喉管,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十三中的大门。

    门卫痛苦的捂着脖子,指着秦歌吭吭哧哧的想要说话,却不料所有的声音全部化作粗气声,混杂着血水一齐从破碎的气管中喷射而出,几秒钟后,门卫不甘的咽下最后一口气,瞪着硕大的眼睛栽到了地上。

    秦歌并未褪去染血的拳刀,直接持着利器走进了十三中的教学楼。

    十三中教学楼,三年级一班教室内。

    “飞宇,我听人说秦歌自杀了,市管局的人不会找你麻烦吧?”,陈飞宇的一号小弟皱眉道。

    “你都说了他是自杀,市管局找我有毛用?何况我老子还是市管局的老大,有他在,市管局的人敢动我一下吗?”,陈飞宇转着笔,冷笑道,“不过这小子死了,咱哥几个倒是少了个好玩具,这么抗揍的贱种,可是不多见了”。

    “说的也是,对了,飞宇你要是想玩儿,哥们倒是有个新目标,昨儿咱学校转来一个新生,据说家里三代贫农,长的是又高又壮,就算没豆腐仔抗揍,也不会差到哪儿去”,二号小弟上前笑道。

    “刚送走一个贱民,又转来一个土狗?话说校董会这群人是怎么想的,十三中堂堂一所贵族院校,非要搞什么民主平等,他们也不想想,这群连饭都吃不起的臭杀币,来特么十三中能干啥,要饭吃吗?”,三号小弟吐槽道。

    “这没办法,上面要求要对学生一视同仁,不过谁都知道,这话就特么的是个屁,来一群臭要饭的和咱上课,埋汰谁呢?”,四号小弟接话道。

    “得了吧,来几个陪咱玩儿的沙袋还不好吗?要是没这些贱民供咱找乐子,天天面对这群二代,还不得把老子无聊死,对了,这新来的几班的?叫出去玩玩儿啊”,陈飞宇兴致勃勃道。

    “二班的,这样吧,你们先去天台等着,我去喊这小子出来”。

    “也行,记得叫上宋雅那帮子,没这几个骚娘们看戏助威那就没意思了”,陈飞宇笑道。

    “明白”。

    …

    另一边,秦歌走进教学楼后,按照教室门口的标签,找到了十三中校董会的位置。

    没有任何犹豫,秦歌直接推开校董会的门走了进去。

    “这位先生,请问您…”。

    秘书阿雪的话尚未说完,喉咙却已经被秦歌生生撕碎,拳刀如电芒激荡般,瞬间捏碎了阿雪的整个脖子。

    温秋等校董会董事此时正坐在方桌前商讨明天的终考事宜,秦歌的推门声打断了他们的思路,所有人都面带愠色的看向了门口。

    而秦歌出手捏爆阿雪喉咙的一幕,也正好被在座的各位董事尽收眼中。

    “你是?那个豆腐仔?怎么可能,莫董,快叫保卫室的人来”,温秋最先反应过来,脸色惊慌道。

    莫董手忙脚乱的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匆忙的接通了保卫室的电话。

    秦歌冷笑着走到莫董背后,拳刀如毒蛇一般贴上了莫董的脖后颈。

    “喂,这里是十三中保卫室,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莫董浑身冷汗淋漓,双腿不由的颤抖起来,救星明明就在电话的另一头,他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说话啊!”,秦歌附在莫董耳边,淡漠道。

    “不…不用说了,您…您是有事找校董会吗?有…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冲动”,莫董噤若寒蝉道。

    秦歌笑了笑,淡淡道:“我之前有事,但没人愿意替我解决,所以我这次来,是要亲手解决我的事,至于我冲动与否”,说到这里,秦歌顿了顿,“还轮不到你来决定”。

    “你这个贱种来这里到底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你已经被校董会开除了学籍,学校不欢迎你这种人来,立刻给我滚出去”,温秋拍桌而起,声音尖细冷厉道。

    “还有,少拿这种把戏来吓唬老娘,你这种贱民就算被逼出了火气又如何,别忘了,你家里还有个臭爹,你是冲动了,爽了,但等你被送进监狱,我保证他也活不了”,温秋冷声威胁道。

    在温秋的理解里,秦歌只是一个被逼的走投无路的疯狗,但任凭他表现的多么疯狂,依然难改他弱不禁风、贱不堪言的本质。

    秦歌淡淡一笑,他最厌恶声音尖细昂扬的女人,尤其是这个女人还很自以为是。

    “刷!”。

    秦歌并未和莫董纠缠太久,拳刀如尖刺一般,生生穿透了莫董的脖子,拳刀的锋芒纵深二十多厘米,直接从后脖颈刺入,从前脖颈刺出,整个过程进行的极为流畅,脖子里的碎骨不但对拳刀毫无抵抗作用,反倒进一步加重了莫董的疼痛感。

    “臭爹?你是舔过还是吃过,告诉我,哪里臭?”,秦歌缓缓踱步到温秋身前,冷声质问道。

    “放肆,你这贱种!”,长久以来的高贵感让此刻明明很害怕的温秋再一次条件反射般的挥出了手。

    秦歌淡漠一笑,直接挥使拳刀抓住了温秋挥扬过来的手掌,并逐渐用力,硬生生的捏碎了温秋的手腕。

    骨骼碎裂的声音混杂着拳刀穿破的血水,以及温秋杀猪般的作呕尖叫声一齐出现在办公室内。

    “属于你的时刻还没到,我会让你深切体会一下,什么叫做求死不能!”,秦歌邪冷一笑,反手把面色狰狞的温秋甩到了地上。

    随后,秦歌恶狼一般的眼神又逐个看向了办公室内剩余的几人。

    “这是几楼?”,秦歌问道。

    “五…五楼”,刘董颤颤巍巍道。

    “自己跳下去!”,秦歌森然道,“或者,我帮你跳下去!”。

    “不…不要,我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那天的事都是温秋在针对你,我全程都没说过话”,刘董一边摆手,一边往后退去,顺便还用委屈的语气为自己辩解道。

    “不作为,和谋杀无异,跳!”,秦歌步步紧逼道。

    “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我错了,同学,我改,我一定改,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我一定会站出来为你们说话,别杀我,求你了”,刘董直接跪在了地上,鼻涕混着眼泪一齐流出,疯狂磕头求饶道。

    他倒是比温秋明智的多,这疯子明显是在真的杀戮,也就温秋这个胸小还无脑的女人认为他只是在宣泄之前的愤怒。

    秦歌笑了笑,宣告死亡一般,摇了摇头。

    “轰”。

    秦歌微微俯身,拳刀闪电般自下而上挑起刘董,秦歌猛地用力抡起身材矮胖的刘董,直接一个过肩摔,将刘董甩到了窗外。

    几秒种后,一声沉重且发闷的落地音清晰的传入了在场众人的耳中。

    “你们几个,是自己跳,还是我来帮你们跳?”,秦歌再次转移眼神,依次看向了剩下几人。

    几人面面相觑的互看一眼,自己跳还有可能落个残废,至少还能活命,要是被这疯子送下去,早在跳之前就得丢了性命。

    权衡利弊之下,几人硬着头皮,咬着牙齿挪步到了窗前。几人并未直接跳下去,而是望着二十米高的楼层,拼命的思考怎么在下落的过程中抓住救命稻草。

    “很好,你们不是喜欢逼人自杀吗?现在你们可以亲自体验了,三秒之后还未跳下去的人,我将帮你体验飞翔的快感”,秦歌冷笑道。

    “3”。

    “2”。

    “1”。

    “轰”。

    在秦歌喊出1的瞬间,几人再不敢犹豫,纷纷纵身跳了下去。

  http://www.tangsanshu.com/zhutianhongchenxitong/121177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