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诸天红尘系统 > 第8章 抉择时刻

第8章 抉择时刻

    林衡的头上,脸上以及后背上全是从林千仇喉咙里迸射出来的血渍,这个征战商场数十载的老者,此时竟像孩童一般,老泪纵横起来。

    披染着自己亲儿子的鲜血,他感受到的不是温热,而是彻骨的冰寒,弑子之痛,痛彻骨髓。

    “爹!您没事吧”,林千尺上前关心道。

    他现在颇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这些年来他虽然没少和林千仇唱反调,但真到林千仇毙命的时候,他反倒难受起来。

    林家第二代,至此只剩林千尺一人。

    “千尺,帮为父把椅子搬到门外,我有事要做”,林衡的眼泪渐干,脸色再次硬朗起来。

    能成为一个家族的灵魂人物,林衡这人的手腕绝对不是说着闹的。

    “爹,外面危险,您还是待在里面吧”,林千尺犹豫道。

    “搬出去!”,林衡重声道。

    林千尺只得造作,俯身搬起林衡的太师椅走向了门外。

    一众士兵护卫见状纷纷向两旁避去,给林衡留下了最中央的区域。

    林衡入座后,左右扫了眼他再熟悉不过的庭院四周,随后冲着朗朗乾坤,中气十足道:“秦先生,峰儿之事,林家的一众长辈虽有监管不严之罪,但秦先生代替老夫处理家事,怕是有些越俎代庖之嫌罢”。

    “当日之事老夫已有所耳闻,令妻之死我林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人死不能复生,还请秦先生节哀顺变。况且此事并非峰儿故意所为,无心之失,于情于理都应该有回旋的余地。现在林家已经在秦先生手下死了三人,就算一命抵一命,秦先生也丝毫不亏。并且老夫承诺,只要秦先生就此停手,老夫愿把林家过半的产业交托给阁下”。

    “如此一来,秦先生既可告慰令妻在天之灵,又可鱼跃龙门,一举成为月港城的人上人,可谓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秦先生,不知你意下如何?”。

    秦歌跻身在林府的大厅后方,漠然的听着林衡这番通情达理,条理清晰的言论,嘴角不由扯起一抹残酷的冷笑。

    他可不信这个满嘴仁义的老头会有这么好心,要是自己还是之前的废物分身,这老头又怎会开出这种天价的条件。

    谈判的前提,是实力的对等。换做之前的秦歌,林家断然不会开出这种条件。

    “秦先生,老夫知道你就在附近,若是认为老夫开出的条件不够,你可以继续往上加”,看秦歌没给自己回复,林衡皱眉道。

    “刷!”。

    回应林衡的不是秦歌,而是其身后再次响起的黑光破空声。

    这次死的,是林家二代仅存的林千尺。

    林衡的脸色陡然僵住,他本以为自己开出的价码对一个送外卖的来说已是天大的诱惑,却没料到对方根本没有理会自己。

    而且由于众人都跟着自己走出房门的缘故,林千仇死后,秦歌留下的卡纸遭到了所有人的忽视。

    “疯子,这就是个疯子,我受不了了,我要离开林家,我要离开,我一定要离开林家!”,林千尺死后,其夫人刘月华突然状若疯癫的向大门跑去,一边跑,一边不停的念叨。

    林峰神情近乎崩溃的看着母亲在自己眼前疯掉,他想去拽回母亲,却又害怕秦歌突然现身杀了自己。

    林衡重重叹了一口气,提起声音试图再次和秦歌进行谈判。

    “秦先生,如果您对我之前开出的条件有所不满,我可以在此基础上,再搭上林家百分之二十的产业,也就是说,您可以拥有林家近七成的产业,这个数字,想必您无法想象的到”。

    “爷,出事了,快让我进去!”,林衡尚未得到秦歌的回复,便先行听见一声急促焦躁的吼声。

    “青峰,出了什么事?”,林衡心里咯噔一声,连忙皱眉问道。

    来人是林家产业基地的大老板林青峰,也是林家唯一一个踏实苦干的二代人物。

    可惜的是,林青峰只是旁系的二代,即使能力再超群,也注定与家主之位无缘。

    “爷,就在一个小时前,林家在月港城布局的产业链遭到一个神秘人的袭击,我们的护卫在她面前就跟纸糊的一样,连她的一根手指都打不过,截止到目前,林家半数以上的产业已经毁在了此人手上”,林青峰冷汗淋漓道。

    林衡死皱着眉头冷声道:“我林家到底得罪了谁,内外都遭到了剧烈的袭击,此人的能量到底有多大?”。

    他的疑惑,无人能答。

    “峰儿,把你所知的有关秦歌的所有消息再说一遍,这种身份的人不可能在小小的月港城寂寂无名”,林衡挑眉道。

    林峰绞尽脑汁想了片刻,最后沉吟道:“我在此事发生的第二天,就调查了所有可能与秦歌有联结的势力,但根据我所调查的资料显示,他只有外卖公会注册外卖员这一个身份,并无其他联结的背景”。

    “不可能,单纯一个外卖员不可能有这种实力,你确定刚才现形的是秦歌无疑?”。

    “是他,案子结束后,我还近距离观察过他,刚才那人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和我所知的秦歌一模一样,要说有不同的地方,两人的气质好像有些不一样,刚才那人浑身发冷,气质邪气,行事霸道,而我所知的秦歌,就是一个单纯老实的普通人”。

    “莫非,真有鬼神之说?”,林衡皱眉沉吟道。

    连续经此打击,林衡的皱纹愈发明显起来,仅剩的几根黑发独苗也在这片刻之间,逐渐变白。

    “爷爷,您快做决定吧,接下来要死的就是我了,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啊”,林衡沉思之际,林千仇的三子林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到了林衡的怀里,大声哭诉起来。

    林衡眉峰紧锁,事到如今,他开始为自己最初的草率决定后悔起来。

    他的两个儿子虽然撑不起场面,但也有一定的能力,要是早把林峰交出去,至少林家的的嫡系二代不会彻底绝种。

    有这两人在,彼此互相扶持之下倒也不会让林家走下坡路,而反观现在,林峰的命虽是暂时得以保住,但以秦歌的操行,杀了林家所有人只是时间问题。

    到头来他林衡不但没能保住爱孙的命,还赔了自己两个儿子的命。

    “唉”,林衡深叹一口,说到底还是他低估了秦歌的能力和杀心,若非他刚开始抱有侥幸和轻敌的心理,林家无论如何也不会落到如此境地。

    

  http://www.tangsanshu.com/zhutianhongchenxitong/121177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