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诸天红尘系统 > 第1章 人心不古

第1章 人心不古

    低维星空,阴界境内!

    “原告秦歌,鉴于案发现场并无目击证人,加上你所提供的证据不够明确绝对,本庭宣布被告林峰谋杀罪名不成立,无罪释放”。

    随着主审官刘业的一锤定音,轰动月港城的城主府公子林峰撞人谋杀一案宣告结束。

    听完刘业的宣判,秦歌本就残败的脸色再次急转而下,变得煞白惨淡起来。

    三天前,秦歌的未婚妻林月在逛街的途中,被一辆疾速冲过的车子撞倒在地。

    事后该车并未减速,而是极暴虐的碾过了林月的身体,随后遥遥而去。

    秦歌当时正在上班,听说此事后他立刻赶到了现场。但等他赶到,现场只剩下了一滩不成型的烂沫以及洒落满地的干涸血渍。

    之后,近乎昏厥的秦歌从围观路人口中获悉了肇事车辆的信息,这辆车是月港城仅有的一辆跑车,它的所有者是城主府公子林峰。

    再之后,秦歌变卖了所有家产,向阴界最高审判机构阴庭发起了诉讼,拜托阴庭尽快查办此案。

    同时,秦歌联系了案发现场的所有目击者,这其中有不少热心的群众站了出来,同意上庭为秦歌作证。

    ……

    “我反对,主审官大人,庭上有这么多位目击证人,他们的话你听都没听就口口声声说本案没有目击证人,您这么草率的定案,就不怕有失公允么?”,秦歌缓了缓神,站稳身子后指着自己带来的一众目击证人,义正言辞道。

    刘业脸色微愠,冷声道:“本庭判案,何时轮到你来多嘴?你这么做,就不怕本庭判你一个扰乱法庭罪?”。

    秦歌抬眸回道:“您就算要判我,也得等到此案结束。而按照阴庭的规矩,我有权重新提起上诉,到时候阴庭势必会派遣其他法官审判此案,到时上面怪罪下来,想必大人也不好推脱”。

    “你在威胁本庭?”。

    “大人明示,我只想讨一个公道罢了,请大人重新定夺此案”,秦歌不卑不亢道。

    “好,既然你心存侥幸,本庭就让你彻底死心”,刘业扫了眼秦歌,随后冲几个证人若有深意道:“你们几个最好如实描述案发当时的情景,如有隐瞒或者不实之处,本庭定当严惩不贷”。

    “回主审官大人,我那天只是上街买菜,现场具体是什么情况我并没有看清”,第一个证人说道。

    闻言,秦歌的表情陡变,他对这人的印象很深,案发当天,这人是表现最为热情的一个,甚至有不少目击证人都是他站出来帮秦歌联系的。

    “你在胡说什么?”,秦歌情绪激烈道。

    那人看了眼秦歌,眼神微有些闪躲。

    “肃静!原告秦歌,若你再公然无视本庭威严,本庭将即刻判你扰乱法庭罪”。

    秦歌皱着眉头看了眼一号证人,他不是傻子,这人前后的变化绝对和林峰背后的势力脱不了干系。

    “回大人,案发当天我看到一个精神失常的女人在街道中央乱晃,也不只她是喝醉了酒还是本身就有病,当时街上本身人就多,她这么一晃,就是神仙开车也得撞,而且我并未看清当时的车辆具体是什么颜色,具体情况就是这样,请大人明示”。

    二号证人做的更绝,他不但没为秦歌作证,反而倒打了一耙。

    秦歌脸色已经无法用难看来形容,那种黑中带白的惨淡脸色,没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想象出来。

    “回大人,我的情况和二号证人一样,那个女人的表现很奇怪,要我说应该是她碰人家的车,而不是人家的车碰她,可能她是故意碰瓷的也说不定”,三号证人,是一个身材肥硕的大妈。

    “够了!不要再说了,你们这些背信弃义的人渣,作伪证也就罢了,何必诬陷一个刚去世的女人!”,秦歌眼睛布满血丝,声音沙哑的嘶吼道。

    “确定不听了?”,刘业似笑非笑问道。

    “确定!”,他宁愿此案败诉,也不想再听这些人诬陷尸骨未寒的林月。

    说完这句丧气话,秦歌直接瘫在原告席的方台上痛哭起来,原本干练精壮的小伙儿突然间像变了个人似的,变得萎靡且暗淡。

    刘业蔑一笑,重重敲下了手里的小锤子,淡淡道:“本庭再次宣布,被告林峰谋杀罪名不成立,无罪释放”。

    “同时,鉴于原告对被告的精神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并严重干扰了法庭的秩序,本庭特判罚除原告秦歌十万元现金”。

    “陪审团还有异议么?若无,本次宣判到此结束,退庭!”。

    “我等没有异议!”。

    随着一锤定音,本案再也翻不起任何浪花儿。

    “诸位,这是五十个红包,里面的钱足够各位在城郊购置一套房子,这次的事还要多亏各位鼎力相助,晚上八点林某将在金幕大酒店开场酒宴,届时还望各位捧场”。

    刘业离席后,本案的被告林峰也被放出了监牢。

    林峰走出监牢的第一件事,就是当庭给几位目击证人和陪审团的诸位法官挨个发了个大红包,要没这些人的鼎力相助,以阴庭的尿性指不定得关押他多久。

    “林先生客气了,这件事林先生本就没错,我们这么做也算是秉公执法”。

    “就是,要我说林先生还是太仁慈了,这个臭送外卖的根本就是想趁机讹林先生一笔,要我是林先生您,一定趁这个机会好好整整这小子”。

    “没错,他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他这种货色,也敢学人打官司。这种人就应该让他一辈子做牛做马,为林兄竭诚服务终身,才够惩罚他的非分之想”。

    “叶兄言重了,林某什么时候需要这种货色来当牛做马了,配给我当牛做马的,怎么也得被我撞死那妞那种水平的,那身材,骚极了”,林峰阴笑道。

    “不会吧林兄,这送外卖的还能找到这种货色当老婆?”。

    “你想多了,他充其量也只是找了个被玩腻的贱种罢了,你可以找月港城那几个纨绔挨个问问,保不准这妞就被其中一人玩儿过”。

    “林兄所言极是,哈哈哈”。

    林峰和陪审团交谈的言论愈发肆无忌惮,放肆到每一句话都像刀片一样撕扯着秦歌的心。

    “杂种,我要你赔命!”,萎靡的秦歌失心疯一般的红着眼站起身来,手里握着早就备好的匕首,疯狗一样的冲向了林峰。

    早在开庭前,秦歌就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打算,一旦开席不利,他就会用提前备好的匕首,和林峰玉石俱焚。

    林峰轻蔑的扫了眼冲向自己的秦歌,冲众人淡淡笑道:“看来一个红包还不足以告慰诸位,来,林某再请各位看场免费的好戏”。

    就在秦歌即将接触到林峰身前一米的时候,林峰的两个黑衣保镖直接横出两脚,将秦歌踹趴在了地上。

    秦歌闷哼一声,眼中涌现出一抹绝望的神色。眼看着目标近在眼前,他却只能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匍匐前进。

    林峰淡漠一笑,横出一脚踩在秦歌的头上,随后他附身拍了拍秦歌的脸蛋儿,淡淡道:“做了那么多年的狗,怎么还会有站起来的想法?我不过撞死一条母狗,你就这么恶心我,你说你怎么这么贱”。

    秦歌的脸埋在地上,满嘴皆是灰土蔓扬,他不断的反抗,但作用甚微,林峰的两个保镖直接出脚踩断了他的膝盖,让他唯一的用力点也宣告破灭。

    “不老老实实送你的外卖,学人打官司?你也不看看你配不配,你这种货色还想要公道?爷告诉你什么是公道,爷在案发当天就送了刘业一栋别墅,爷想让他怎么判,他就得怎么判。而你呢?用你赚了半辈子的寒酸工资才刚够上诉,就凭这还指望打赢官司?”。

    “要不说贱人多是非,想靠这些指着爷发财的人来审判爷,怎么,你是觉得他们会为了你这个贱种,陪送他们的财神爷?无知不是你的错,但把无知当勇气,这就是你蠢了”。

    “你们两个,扒光他,然后把他吊在东城上晒着,谁要是敢接近他或者怜悯他,直接给爷打一顿。三天之内,要是还晒不死你,爷就放你一条生路!”。

    由于被踩着头,秦歌只能绝望的任由林峰侮辱和践踏他的人格和尊严,而整个过程,秦歌只能通过不断厮磨喉咙强行发出声音,以此证明他对林峰的反抗和愤怒。

    随后,两个巨型保镖按照林峰的要求,捂着秦歌的嘴将其带到了阴庭外,并进一步细化了林峰的指令,将光溜溜的秦歌吊在了东城门上。

    “各位,若无他事,林峰先行告退”。

    “林少慢走”。

    …

    “少爷,这几个假证人找的还行吧?”,第一个证人紧跟在林峰身后,谄媚道。

    从始至终,他都是林峰的人。

    林峰淡淡道:“这几个烂人倒是有几分演技,待会儿自己去找账房拿十万块钱”。

    “好嘞爷”。

    今日席上的目击证人,其实都是些游手好闲的痞子,林峰派人将这些人找过来充当目击证人,为的就是骗取秦歌的信任,从而倒打一耙。

    事实证明,他这一手偷梁换柱,玩儿的着实漂亮。

  http://www.tangsanshu.com/zhutianhongchenxitong/121177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