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诸天谍影 > 第六十九章 大佬见巨佬

第六十九章 大佬见巨佬

    “宋人有个词,叫做乐极生悲,今天我们一品堂的勇士,就会让你们尝到乐极生悲的滋味!”

    酒楼窗边,西夏一品堂主赫连铁树,看着下面大宋百姓的狂热和激动,嘴角溢出一抹残忍的弧度。

    如今的赫连铁树,还不是主线剧情里那个西夏王爷,征东大将军。

    他仅仅是一名西夏旁支皇族,地位不尴不尬,没有实权。

    不过得了提醒后,他的野心被激发出来,上下奔走,网罗高手,一手促成了一品堂的成立。

    现在一品堂初建,上百名武林好手,分批潜入开封,正要初试锋芒,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今日我要让开封血流成河!”

    就在赫连铁树发下大愿之际,下方拥挤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开始动手。

    嘭!

    从赫连铁树的角度,正好看到,自己重金请来的一品高手,被一位仆从模样的家伙,一掌轰在后心,吭也不吭,当场去世。

    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类似的袭击也连连上演。

    领头者——

    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

    别看原剧情里,这四位只是跟班,其实放在江湖中,都是威震一方的高手。

    现在的他们,功力自然不比二十年后那么精深,可来到京城的小半年中,也发展势力,整合帮派势力。

    此时占据地利,先下手为强,那些西夏一品堂的所谓勇士们,顿时遭到痛击。

    “不好!消息泄露!”

    赫连铁树瞳孔收缩,拼命压抑,面色也不禁变了。

    刺杀,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出其不意。

    但现在,大宋这边显然有所防备。

    “大白上国的勇士不怕牺牲!杀!”

    赫连铁树目光一厉,却不召回手下,而是直接下令,发起进攻。

    他骨子里,是很看不起宋人的。

    自从西夏崛起,在与宋人的战争中,就是屡战屡胜,几乎没有遇到过大的失败。

    若不是由于西夏乃小国寡民,人力财力极为有限,虽然正面战场取得胜利,但连年不断的战火,摧毁了本就贫瘠的国家,使得族人死亡过半、饿殍满地,李元昊根本不会和谈。

    而即便知道西夏国内的困局,软弱的大宋为了尽快平息战事,也做出巨大的让步。

    仁宗不仅承认了西夏的地位,令两国互市,每年还要给西夏银七万两千两,帛十五万三千匹,茶三万斤。

    这不是岁币,不是纳贡,美其名曰赏赐,因为西夏向宋称臣了,但性质有什么区别呢?

    最悲哀的是,就连那一点虚假的尊严,西夏也没有给宋。

    名义上的称臣,也只是外交文书上的仪式罢了,在国内他们照样称帝,国号大夏,和宋无异。

    而现在,西夏要的更多。

    他们知道,大宋如果不内乱,西夏是不可能以蛇吞象,占据这富饶广袤的中原。

    所以太子必须死!

    拿着大宋给他们的钱钞财物,收买勇士,来做这件改变两国国运的大事!

    当赫连铁树当机立断地发起进攻,人群开始骚乱,喊杀惊叫声起。

    以邓百川四人为首的大宋江湖人士,开始捉襟见肘。

    毕竟防御和进攻本就不同,何况百姓实在太多了,密密麻麻的人,一个挨着一个,后面还在拼命往前挤。

    这种场合下,任谁都施展不开,而西夏人却无所顾忌。

    “不好!”

    慕容复擦拭着剑上的血液,他方才杀死了一名西夏武者,正沉浸在初次杀人的感觉中,突然就发现骚乱如涟漪般扩散开来。

    这种情况下,人一旦慌乱拥挤,形成踩踏事件,那造成的伤亡简直难以估计!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黄尚微微仰起头。

    他头顶上的气团突然一震,分离出八道光芒,缓缓旋动,正是八卦的模样——

    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巽下断,离中虚,坎中满,艮覆碗,兑上缺。

    这八卦环绕着气团徐徐旋转,在浩然正气的催动下,很快又转化成了八个字——

    天地风雷!水火山泽!

    最终八字短暂合一,隐隐构成一个道字!

    “我的招式,至此成型,命名为易经道藏!”

    凝聚文曲星的过程,本就是无以伦比的修炼,黄尚如今文曲星虽然还未成,但其他方面已经被带动着水涨船高。

    比如他之前以易经卦象施展的招式,就正式成型,命名为易经道藏。

    易经自不必说,黄裳这个名字,本就出自易经。

    坤卦:六五,黄裳元吉。

    而道藏,也是由于黄尚如今涉及道家,以此作为下阶段的努力方向。

    易经为百家源流,道藏为寻道所求,这个名字,代表着黄尚的远大目标。

    此时心念一动,不需要再以诸葛笔写就,浩然正气涌向其中的两字,点亮两道卦象——

    地!

    天!

    地上天下,泰卦!

    天为阳,地为阴,阴阳二气升降,互相交合,顺畅通达。

    此卦用在这个场合,简直再合适不过。

    学文满腹入场闱,三元及第得意回。

    从今解去愁和闷,喜庆平地一声雷。

    泰卦!出!

    刹那间,浩然正气如波纹,向着四方蔓延。

    原本慌乱的人群平复下来,看着黄尚的目光,更是如同看神明在世。

    他们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心灵中的慰藉和舒泰,却是真实不虚。

    反观西夏武者,就如泥雕木塑,全部愣在原地,更显得醒目,被慕容复和四大家将轻而易举地拿下。

    “杀啊!杀啊!你们在做什么?”

    赫连铁树眼睁睁看着自己好不容易聚集的手下一败涂地,暴跳如雷,正要亲自督促,突然发现来到这条街的黄尚,朝这里看了一眼。

    仅仅是轻描淡写的一眼,他就仿佛被一柄重锤,狠狠轰在天灵盖上,额头直接凹下去,七窍流血,一声不吭,往后栽倒。

    嘭的一下,尸体砸在地上,引起了酒楼食客的注意。

    当他们从赫连铁树的身上翻出西夏的令牌和弯刀时,不禁大骇,一边报官,一边拜下:“文曲星保佑!文曲星保佑!”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天上仙身佛陀仿佛都不在,只剩下文曲星。

    而确实给予他们庇佑的人,已经一路过了城门。

    远远望去,金明池畔的琼林苑,可以看到轮廓了。

    除了黄尚知道好戏还在下面外,其他进士的脸上,都带着意犹未尽之色。

    他们恨不得这条路永远到不了头,能一直走下去。

    可惜来到琼林苑前,不得不下马了。

    在黄尚的领头下,四百号进士浩浩荡荡地穿过敞开的大门,走进了这座皇家园林。

    宋朝的皇家园林,平心而论,都不够豪气。

    所幸艺术细胞极高,亭台楼阁,错落而置,每一处假山花木的安排,都显得匠心独运,那股古拙文雅,庄重尊贵的气息,是再奢华的私家园林都比不了的。

    在琼林苑的主殿中,早已摆下了五百多席。

    每个席位,都是单人座,但众进士往主位一看,有些失望。

    是太子赵曙,却非天子赵祯。

    琼林苑其实不一定要天子驾临,即便由主考官范镇压宴,也是合乎规矩的。

    不过赵祯一向对士子优待,前几科都是来的。

    这一回是大限将至,身体抱恙,人已昏昏沉沉,便让太子赵曙代之,一众学士陪席,规模隆重至极。

    黄尚领着一众新科进士,按照事先通知过的礼节,行礼、入席、奉酒、谢恩。

    到了这个阶段,其实都是套路了。

    可这一科不同。

    刚刚入席,外面突然传来一道巨响,然后混乱的声音遥遥传来。

    “护驾!护驾!”

    在众禁卫惊惶失措的呼喝声中,两道身影,势不可挡地冲了进来。

    殿内众人齐齐变色,黄尚放下了酒杯,起身而出。

    “无崖子!李秋水!”

    不出意料的,一对俊朗潇洒的中年男女现身,正是逍遥派的两位大佬。

    在江湖中,他们确实是绝对的大佬,能在他们手中走过十招的人物,都必然是武林大豪,威震江湖。

    可当无崖子和李秋水逼近内殿,高傲地往里面看去时,就见到一人衣袍飘飘,平静地看过来。

    迎着那熟悉的气息,两人脸色立变。

    樊楼中遭遇的强者!

    相比起一月前,这位的气势又强了一倍?

    不可能啊……

    这是什么修炼速度?

    黄尚的修炼速度,其实没有变化。

    关键在于逍遥三老出场的时间点,卡得太好了。

    一次是省试放榜。

    一次是新科进士游街。

    嗯……

    何苦呢?

    无崖子和李秋水并不知这点,心中却已是一凉。

    我们现在掉头走,还来得及吗?

    在线等,挺急的……

    等不了了。

    眼见三元魁首毫无畏惧地迎上贼子,殿中的进士也群起激愤。

    琼林宴是他们最荣耀的一天啊!

    在这个关头竟然有人破坏?

    唰!

    所有进士站起,走向黄尚身后。

    同仇敌忾!

  http://www.tangsanshu.com/zhutiandieying/103055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