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重生之时代巨头 > 第四十四章贸大回忆录(上)

第四十四章贸大回忆录(上)

    陈婉颖就是突然进入眼帘的风景,遮蔽了陈浮心中的荒芜,

    2007年9月,初到贸大工作时候,陈浮已近而立之年。他还在等待奇迹,那就是王语嫣能突然出现在眼前,或者,他到齐鲁大地时,在某个场合能和她不期而遇。

    但是,三个年头过去了,她还是杳无音信。

    风吹动时光,携带者砂砾,陈浮觉得自己的情感世界渐渐退化成一片沙漠。

    陈婉颖的出现,就像砂石之中突然长出来一株青草。她不是绿洲,却用简单的几枚叶片让陈浮觉得生机盎然。

    认识陈婉颖,他还得感谢李晨副院长。

    那时,初来乍到,同事他还没认识几个。学院的领导,无论正的,还是副的,他却都得记住了,生怕打个照面,还辨识不出是哪个领导。那不仅闹笑话,还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

    校园虽然被称为象牙塔,但是,也是个小社会,各色人等都有。所以,还得小心翼翼。

    况且,李晨副院长还是分管教学,他更得记住。

    当然,认识陈婉颖也不是李副院长刻意安排,也算是机缘巧合。

    那时,李副院长第三次撒喜糖,陈浮作为还没站队的新人理所当然会收到请柬。

    他也理所当然地拿着请柬和刚刚发下来的工资参加婚礼。

    李副院长也算是人生圆满,原配是大学同学,二婚是自己的博士生,这第三次干脆“下娶”,找了本学院刚毕业的本科生。而且,是喜上加喜,还是奉子成婚。

    婚礼上四十出头李副院长看起来意气风发,又迎春天。虽然,新娘子的父母没有来,有这么多人在现场见证一场仪式,李副院长仍然觉得志得意满。

    陈浮就是在惊讶中看着美丽的新娘挺着鼓起的肚子出场,也看到了伴娘。

    其中一个伴娘让他更加惊讶,以至于突然失态地站了起来,桌子上的红酒和果汁也顺带着滚落。瓶子摔碎发出的响声,就像是点燃的鞭炮,为这场婚礼助兴。

    她太像王语嫣了!

    当然,不是。

    她就是陈婉颖。

    她是新娘子的同乡,本院大四学生。这次作为师妹和同乡,被新娘拉过来做伴娘,也算是代表娘家人。

    看到陈浮,她还特意挥了挥手。

    陈浮有些忐忑。

    各种礼仪完毕,就是开宴。陈婉颖特意来这桌以饮料代酒,他才知道,他这学期开了《外国文学名著赏析》这门公选课,陈婉颖也选了这门课。

    她说,陈老师你讲课真好,我第一次觉得文学课还这么好玩儿。

    陈浮做研究不怎么样,讲课还是相当不错。最起码,他上课没有迟到早退,更没有睡觉和玩手机的。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这里的学生水平不错。按高考升学成绩衡量,在京城也能排在前五六位;省一级的状元难招,县市级的数不胜数。

    学校这么热,录取线这么高,自然和学校学生就业质量有最重要的关系。专业+外语是学校的主要特色。高校圈里流行一句话:贸大专业里面外语最强;外语里面专业最强。

    这么多高水平的学生选他的课,陈浮不敢有丝毫懈怠;再加上,刚来到这里杂事不多,主要精力也就放在教学上。

    他一开始还以为他开设的这门课,可能会遭遇冷眼,甚至可能会报名人数不足,不得已被临时撤销。

    陈浮做好了尴尬狼狈和被嘲讽的准备。

    这时,他就羡慕刘欢老师。学校虽然没有音乐相关的专业,但是,刘欢老师的开设的《西方音乐史》还得抢到票的学生才能上;而且,每次都超员,过道和窗台上都挤满学生。

    只不过,出乎意料,作为一名新来教师,这门冷僻的选修课竟然也是很快满员。

    即便如此,陈浮也没大看好,觉得学生可能会以为他是新手,正常出勤和参加考试,就能顺利拿到学分。

    上了几堂课,他才纠正自己错误认识。好学校的学生都在为自己的选择承担了责任,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不能浪费时间。

    学生的正确态度也促使老师不断提升自我。不然,真满足不了学生的求知欲。

    在这种环境里混日子可能性不大。

    在二百多人的阶梯教室上课,陈浮虽然记忆力很强,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记住所有人的名字。更何况这所学校又是女生居多,平均颜值又高,和王语嫣长相相近的陈婉颖在这些学生里埋藏了一个多月了,他还没发现。

    所以,他心里感激李副院长。

    或许,这也是人之常情,遇到和自己熟人长相相近的,总有几分亲切,还有点小激动。

    李副院长的婚宴结束时,他很希望能延长一点,或者仪式再重来一遍。

    天公作美,这边李副院长婚宴结束不久,外面开始飘起了雪花。

    陈浮到京城之后,这还是他遇到的最早一次下雪。毕竟,这才刚接近阳历十月底,本应欣赏黄叶满枝头的季节。

    傍晚的时候,雪还开始变大。

    陈婉颖发短信过来问他想不想到元大都遗址走走。那里的雪景一定非常美。可惜宿舍的室友都不在,她又不敢一个人,就鼓起勇气,向他这位老师发出邀请。

    陈浮自然很高兴。

    他也不想去伪装。

    虽然他知道师生不应走的太近,但是,自己毕竟是单身状态,再有就是王语嫣这个心结依然未结,他觉得和这个与王语嫣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出去走走也不是什么难以让人容忍的事。

    于是,他很快到了鸿远这座女生专属宿舍楼旁边。

    或许这场雪比较突然,寻景踏雪的学生很多。

    陈浮也看到了他教那个班的几个学生。

    像这样在雪地上撒点野的情景,他也是多年不见了。

    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

    在他们这代人脸上开始刻下痕迹的时候,也剜掉了心头那份热烈和冲动。

    陈婉颖过来的时候,戴了顶红色的帽子,穿了件红色的风衣,这让陈浮心脏砰砰直跳。

    漂亮女孩子的红色衣装总是有很强的杀伤力,他感觉到内心深处那些抵御性细胞都在举手投降。

    “陈老师,要不要我搀着你啊?不要滑到了哦。”

    陈婉颖嫣然一笑。他忽然觉得天空的雪突然变成了雨,突然回到了岛城的日子。

    “不,不用。我要是两鬓苍苍十指黑的话,肯定得让你扶着。”

    “哈哈,老师啊。你两鬓苍苍就两鬓苍苍呗,怎么还会十指黑啊?”

    “哎,年老了腰弯不下来,手都没法洗,能不黑么。”

    陈浮弓着腰,拳头放在嘴边,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几声。

    这举动让王语......,不,陈婉颖捂着嘴呵呵直笑。

    “老师,看你在课堂上那么严肃。课下还这么平易近人啊。”

    “啊,我很严肃么?我一直觉得自己还是很和善呢。”

    “就是挺严肃的。你又面相不白,我们还叫你包四哥呢。”

    “哈哈,包四哥什么意思?”

    “包拯外号不是叫包三黑么?”

    她抿着嘴笑。

    “哈哈,原来如此。这说明我看起来还是有正气的啊。”

    “那当然。虽然挺严肃,我们都挺喜欢的。”

    “以后,我得尽量改改。一会用雪洗洗脸,看能不能把脸洗白点儿。”

    “那就得用元大都旧址的雪,那里的比较厚。哈哈。”

    “行,不够的话,你帮我堆一堆。我跳进去,顺便洗个雪澡。”

    “哈哈,老师。小女子佩服!看来元大都的雪要遭殃,失去清白了。”

    这句话一出口,她又觉得不好意思,好几分钟没有说话。

    从南门出来,很快就到了元大都遗址公园。

    枝头还没褪去青绿,白雪轻轻落在上面。

    这个时候来,真是太对了!

  http://www.tangsanshu.com/zhongshengzhishidaijutou/157032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