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重生之时代巨头 > 第十八章水木华年

第十八章水木华年

    “陈兄,你也会词曲?”

    李健问。

    “这个我还真不在行。我喜欢华夏诗词,有些时候瞎哼哼,时间长了就琢磨了适合自己瞎唱的歌曲。实际上,我连简谱都不懂。”

    “难以置信啊,刚才那首歌歌词太好了。就是有点沧桑,好像和你年纪不大符合。”

    这个时候,汪峰还在摸爬滚打阶段,才华还没有显露,好像是藏在深闺人未识。

    李健也是如此。

    他也在迷茫阶段。

    作为华清大学的高材生,专业虽然优秀,但是,他发自内心的爱好却是唱歌。

    他站在人生的岔路口,究竟是像同学一样捧着铁饭碗庸庸碌碌,还是沿着内心的向往冒险前进。

    “唐诗宋词吟尽世间百态,潜移默化,我就多了点内在的忧郁。”

    陈浮如此解释,不知李健信不信他。

    但是,他觉得李健应该也有这种体会,他是一个爱好古典诗词的人,而且后来的歌曲中总有淡淡的忧伤。

    果然,李健看了看他,称赞说:“陈兄,对诗歌不是一般的爱好。”

    “我还行。古典诗词是国粹,尽力吸收。李兄也是爱诗词之人,嗓音也好,又懂填词作曲,能在音乐的路上走得更远。”

    “哇,想不到啊。陈兄是提前做好准备,在这里等我出现的吗?对我知之甚多啊!”

    “那倒不是,哈哈。李兄一看就是诗人气质,说起话来,声音也是清洁明快。感觉是个走音乐路线的人。”

    “知音之人啊。我本来还在犹豫。陈兄弟这一说,我倒是觉得应该坚持跟着感觉走。”

    ”是啊,像李兄这样的人坚持初心,路会越来越宽。”

    “坚持初心。陈兄说得太好了,我还是第一次听初心这个词。”

    李健说这句话的时候,陈浮觉得脸上被扇了一巴掌似的。这个词原创可不是他,他只是借用。

    他不用去安慰。就算他不碰上李健,按李健的天分和毅力,出名是迟早的事情。

    借花献佛。不,盗花献佛。

    陈浮知道的男歌手很多,喜爱的只有汪峰和李健。

    汪峰的嗓音如千年古铁,李健的嗓音如贝加尔湖水。

    “李兄,刚踏上音乐之路,何不考虑寻觅一个或几个从华清大学毕业的同道中人,来个组合?”

    “为什么要组合呢?单个人不行吗?”

    “华清大学在国人心中是排名第一二的高校,人们的预期是这里的毕业生成为行业的领军人才。但是,华清大学没有音乐专业,如果一个人走音乐路线,会很单薄,难以让人重视。弄个音乐组合,影响力还是大些。”

    这个时候,真人秀节目还比较少,不是科班出身的人很难在音乐这个行业出人头地。只靠个人单打独斗,总是希望渺茫。

    “陈兄说法很独特,可以借鉴一下。不知对组合名字能否给点建议。”

    ''我觉得可以叫木水华年。”

    “很有创意。从符合汉语表达的习惯来讲,是不是叫水木华年更合适些?”

    李健这个水木华年一出口,华清大学的黄枝丫和苏思源眼里都发出了贼亮的光芒。一听这名字就是要火的姿势。

    “好,那就水木华年。咱们为这个即将诞生的组合喝一杯。”

    陈浮端起酒杯。

    “对不起啊,诸位。我从来不饮酒,今天也不例外。请大家多见谅!”

    “没关系。大家都很理解。”

    “那我就用水代酒。我敬大家!”

    李健端起水来,一口干掉。

    陈浮他们喝得还是酒。

    对任何一个追逐梦想的人都应该给予十分的尊重;他很有可能是一条新路的开辟者,有些时候未必成功,这份精神也值得赞扬。

    李健喝完水,要了陈浮等人的联系方式,就去找他的朋友。

    陈浮本想请他唱一首歌,也作罢,反正以后不愁听到他的歌声。

    其他人刚才听陈浮和李健聊天,感觉挺佩服。甚至曹老大和芦青也觉得陈浮身上越来越有神秘色彩,对唐诗宋词如此推崇不说,还很有见地。

    李健这个插曲结束。轮到伊人兮。

    她唱的是苏运莹的《时候》。

    独孤莫看一个真人秀节目时,听一个叫刘美麟的歌手唱过。这首歌偏国风,发声和曲调转和都难度极高。

    当时,刘美麟唱得挺好,让他非常喜欢这首歌。

    伊人兮做个抱手礼,便开唱:

    断雨丝绸 手中折扇

    百叶凋香 瑰韵自赏

    入土捞得轻松在

    冥想贵得参差齐......

    唱歌讲究开口,开口能吸引人的耳朵,打动人心,后面就是自然流淌。

    从英语歌曲转到汉语,跨度很大,伊人兮举重若轻。

    有人唱歌唱得像,那只是模仿。

    有人唱歌唱得好,是因为好听,还有特殊的韵味,让人能玩味。

    独孤莫不是声乐专家,但是,他很清楚,伊人兮的歌能让鼓膜上的震颤,引发心灵的共鸣。

    啊 啊 啊

    磕叩请打赏

    伊人兮唱完,又一抱手礼。

    在她唱完后的五六秒,大家都像经受了洗礼一样。

    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但是,陈浮突然觉得心里很惶恐。

    这首歌时间来算,得到2019年才会出现。

    现在伊人兮却提前二十年唱了。

    她难道也是重生者?

    这不可能啊,她身上可是一点痕迹也没有啊。

    “这首歌真是太棒了,是原创吗?”

    陈浮试探着问。

    “不是。我哪里有那么高的天分啊。偶然间听到的。”

    “还记得是哪里吗?”

    “就在老家的一个音像店里。”

    “记得歌手是谁吗?”

    “不记得。陈浮,你怎么对这首歌这么好奇啊?等我回去,给你买回来一盒磁带,好好研究一下。”

    “不是,就是觉得太好了。这个年代难得听到这么好的歌曲。”

    其他人也说是。

    接下来其他人再唱,陈浮无心听了。不管真实的情形如何,他都得弄清楚,究竟是不是有人又回到这个年代。

    这个晚上折腾到很晚,都超过三点了。

    幸好这里是个热闹的地方,正规的出租不多,黑车不少。但是,也不漫天要价。

    只是,这个点华清大学早已关了门。陈浮担心黄苏二人的安全问题,就带她门到桃花宾馆和几个女生挤挤。

    回到宾馆,觉得非常疲劳,再回到年轻时代,也禁不起连夜的折腾,倒头就睡。

    不知睡到几点时,就觉得怀里多了光滑和柔软的躯体,香气往鼻子里转。

    努力睁开眼皮,看到伊人兮正把脸埋在自己的胸口前。

    青春的躯体唤醒了他被压抑的欲望,双手紧抱着她,很想翻身把她压在下面......

  http://www.tangsanshu.com/zhongshengzhishidaijutou/152565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