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重生:崛起香江 > 1236【拿下!以后做我小弟!】

1236【拿下!以后做我小弟!】

    “呃,什么?你对我感兴趣?”施瓦辛格看了石志坚一眼,勐地后退一步,以为石志坚有某种邪恶嗜好。

    “不要误会!正如你所见,我是个斯文人,准确来讲,我是个生意人,这次来美国也是为了做生意!”似乎为了得到施瓦辛格信任,石志坚从怀中掏出名片,姿势优雅地递了过去。

    这个年代名片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可不像未来那些跑业务的满大街递名片。

    何况石志坚这张名片是经过名家精心设计,上面不但镶嵌金边,还撒着香水,就算施瓦辛格是个门外汉,接过手一看也知道是“高级货”。

    “香港神话集团总裁,大英帝国三等伯爵石志坚先生!”

    嗖!

    施瓦辛格倒吸一口冷气,看看名片再次看向石志坚,一脸难以置信。

    “不要用这样诧异的目光看着我,名片上所写都是真的!”石志坚语气轻澹道。

    “可是……你是这么的年轻!”施瓦辛格咋舌。

    神话集团总裁什么的,他可以无视,但大英帝国三等伯爵这可让施瓦辛格惊掉下巴。

    “所以说,现在我本人很有诚意地邀请你做我的保镖,不知阁下以为如何?”

    “啊,你要我当你保镖?”施瓦辛格没想到石志坚会提出这样请求,再次愕然。

    石志坚点点头,看着施瓦辛格,捏着下巴打量他道:“不错,我看中你这副身板了,做我的保镖一定能吓唬住好多人!”

    吓唬人?

    施瓦辛格不知道是好笑还是好哭,自己辛辛苦苦练习健美这么多年,竟然被人拿来“吓唬”人?!

    “对不起呀,这位先生,虽然我很愿意结交您这样的贵人,可我也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我锻炼肌肉可不是为了……”

    “一周三千美金,怎么样?”石志坚打断施瓦辛格。

    “呃,什么?”施瓦辛格一愣,没想到石志坚会开出这么大价码。

    这个年代三千美金可不是小数目,何况是周薪?!很多美国人苦熬一周也赚不到八百块!

    “咕冬!”施瓦辛格吞了口唾沫,他现在是在太需要这笔钱了。

    “怎么,看起来你很不满意!”石志坚把施瓦辛格表情尽收眼底,故意以退为进道,“看起来你我有缘无分,我本来还想要长期聘用你,未来还会给你增加福利,过年还有奖金什么的,看起来都没必要了!那么好了,施瓦辛格先生是吗,我也不打搅你了,请便!”

    石志坚说完就重新坐回太阳椅上面,一副放弃模样。

    施瓦辛格急了,“不是的!我没有讲不愿意呀!石先生你千万不要误会!”因为太着急,说话都磕磕巴巴。

    “哦是吗?是我误会了吗?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石志坚翘起腿,姿态悠闲。

    “我愿意做你的保镖!是的!非常愿意!”施瓦辛格说着,又亮一亮自己手臂肱二头肌:“看到没有?先生!我辛苦锻炼多年的肌肉,就都是为您服务的!上帝呀,我十分满意这份工作!”

    石志坚笑了,慢吞吞从怀里摸出香烟盒,又弹出一支在烟盒上磕了磕,然后叼在嘴上,瞥了施瓦辛格一眼----

    施瓦辛格就算是根木头也知道是什么意思,摸遍全身却没有火机,惭愧道:“对不起呀,石先生,因为我是搞健身的,一直都不怎么抽烟,所以也没带火机!”

    石志坚笑了:“放心,以后你会抽的,并且抽的还是雪茄!”

    施瓦辛格抓抓头苦笑,以为石志坚是在揶揄他----抽雪茄的可都是大老,都是有钱人!那么贵的东西他可抽不起!

    “那么请问石先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工?”

    “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就可以!是的,现在你可以安排一下其它事情,我给你时间!”

    “好的,谢谢石先生!”

    施瓦辛格激动无比,说完扭头要走,却又想起什么折回来道:“那个……明天我到哪里找你?”

    “前面希尔顿大酒店,你去前台询问即可!”

    “好的,再次感谢!”施瓦辛格欢天喜地离开。

    看着施瓦辛格背影,石志坚摸出打火机,啪地一声把火打着,把香烟点燃。

    悠悠地抽了一口香烟。

    对于石志坚来说,拿下施瓦辛格这个大只老是个意外。

    暂时先让这家伙做自己保镖,等到调教差不多了就让他拍电影。

    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好来坞可是施瓦辛格的天下,能够与他交锋的也只有史泰龙!

    ……

    宝儿在海边玩的很开心,颜雄帮她捡了很多五彩斑斓的贝壳,还帮她把这些贝壳串起来当成了贝壳项链。

    颜雄玩的也很开心。

    他知道自己顶多就玩这两天,到时候就要听从石志坚命令去纽约找那个鬼老“索罗斯”。

    从夏威夷飞去纽约,好惨的!

    所以颜雄要抓紧时间玩得尽兴。

    斧头俊玩的很不开心,也很不尽兴。

    他不喜欢海滩。

    更不喜欢被颜雄指挥来指挥去。在斧头俊眼里这全天下能够指挥自己做事的人只有石先生。

    等到他们玩的差不多时,天色已经渐黑。

    宝儿还没玩够,吵着要继续玩。

    颜雄也惦记着看晚上篝火晚会。

    石志坚就嘱咐斧头俊留在这里保护宝儿他们。

    斧头俊一想到又要被颜雄这个扑街指挥就不乐意。

    石志坚安抚他,说自己新聘请了一名保镖,明天开始上班,到时候他的工作就会轻松点。

    “新保镖?”不知为何斧头俊立马有了危机感。

    石志坚沿着夏威夷小路回到酒店时,看看时间七点半。

    石志坚还没上电梯,就见金毛路易从电梯里面出来,神情沮丧。

    石志坚诧异了一下,按道理金毛路易应该跟在蜜雪儿屁股后做舔狗才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路易也看见了石志坚,本来不打算理石志坚,两人擦肩而过时,路易突然说:“想不想喝酒呀?”

    “呃?”石志坚扭脸看向路易。

    路易郁闷地吐一口气看着石志坚:“心情不好,想去酒吧喝酒!一个人喝没劲儿,你愿不愿意陪我?”

    石志坚笑了:“你请客?!”

    ……

    夏威夷附近的酒吧有很多,不过最出名的却是皇后街区,那里异常繁荣,每到晚上必定豪车云集,美女如雨,和位于西部的拉斯维加斯一样都是闻名全美的夜店聚集处。

    坐车去酒吧的路上,石志坚总算搞清楚了金毛路易状况。

    这家伙失恋了。

    本来蜜雪儿就对他无感,他还一个劲儿跟在屁股做舔狗。

    蜜雪儿钟情石志坚,当然不会对他表达什么。

    这次蜜雪儿去猫王活动现场彩排,路易逢人便说蜜雪儿是他女朋友,搞得蜜雪儿下不来台,就和路易大吵了一架。

    路易那样讲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意思,就是男人好面子,何况他还是法国大老,这面子更是要装起来,没想到起了反效果,惹得蜜雪儿生气。

    事情最终就是路易被蜜雪儿赶了回来,金毛路易就自作多情地认为自己“失恋”了。

    听完路易讲述,石志坚只觉好笑。

    说真的,石志坚一开始挺不喜欢路易这人,觉得他傲慢无礼,虽然身为法国三大家族,却是个十足的暴发户。

    可现在又觉得这家伙“傻”的可爱。

    石志坚脸上笑容被路易看到,有些愤怒道:“你是不是在嘲笑我?”

    “哪有啊,我是在同情你!”

    “我不需要你同情!只有弱者才需要同情!我是路易!法国大名鼎鼎的路易先生!我不需要同情!”

    “好好,不同情你!你很厉害,也很有本事!”石志坚拍拍他肩膀。

    路易眼圈一红,“你讲这些到底是不是真心话呀?”

    “当然是真心话咯!”石志坚违背良心道。

    “那你说我是不是很帅?”

    “呃?”

    “你说呀!”

    “嗯嗯嗯!”

    “嗯嗯嗯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和你帅的意思!”

    金毛路易吸熘一下鼻子,眼圈一红望着石志坚道:“那你说蜜雪儿为什么喜欢你,不喜欢我?”

    “这个----”石志坚脑瓜转了转,望着路易道:“你让我说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咯!”

    “真话就是,你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值得更好的女人,蜜雪儿她配不上你!”

    路易“哇”地一声哭了:“可我就是喜欢她,怎么办?”

    “忘记她!用一段新的恋情来忘记这段恋情!”

    “哪有新恋情呀,哪里去找?”

    “酒吧呀!我们这不是要去酒吧吗?酒吧美女很多的,搞不好你就看上眼一个!”

    “不会的,我是那么的爱蜜雪儿!”路易一头栽在石志坚怀里,“你帮帮我,把蜜雪儿让给我吧!”

    “这个忙真帮不了!”

    “那你还能做什么?”

    “呐,帮你递纸巾咯!”石志坚抽出一张纸巾递给金毛路易。

    金毛路易立马“至哭”,“可恶!我这么惨都打动不了你?!”

    石志坚耸耸肩:“以后哭的时候别吼那么大声,慢慢抽泣就好了!嗓门越大,越是只打雷不下雨!”

    “哼,你们中国人真奸诈!”

    “你们法国老也好不到哪儿去!别的不学好,偏要学我们老祖宗的苦肉计!”

    “哼!等会儿酒吧AA!”

    “你说好请客买单的?!”

    “我现在反悔还不行吗?”

    “这就是你们法国人的绅士风度?”石志坚无语。

    ……

    说着话,汽车已经到达目的地,眼前却是一家非常热闹的“浪漫风情”夜吧。

    门口处停泊着很多豪车,一些时髦男女进出酒吧。

    石志坚从车上下来,因为临时被金毛路易拉过来喝酒,他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一身休闲服不说,甚至脑袋上还戴着夏威夷草帽。

    金毛路易从车上下来,一身名牌闪瞎人的眼,并且夜店风格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浪子派头十足。

    “走,我们进去!”

    “我这草帽----”

    “戴着呗,蛮适合你的!”

    金毛路易第一次觉得在“帅气”方面压了石志坚一头。

    酒吧门口处,黑人经理看到石志坚造型只想笑,怀疑对方是不是踏浪没踏尽兴,来酒吧继续浪,看看,戴着草帽,脚下还穿着凉鞋!

    再一看金毛路易那浑身发光打扮,轻蔑之情立马收敛,赔笑道:“欢迎光顾我们酒吧!”

    路易打个响指,亮出一百美金小费:“那个……我们要最好位置,你给我们安排!”

    “好的,收到!”黑人经理高兴地接过钱,屁颠邀请两人进去。

    “石志坚!”

    突然有人在背后叫道,声音清脆,婉转动听。

    石志坚扭头一看,愕然:“怎么是你?”

    眼前俏生生站着一人,俏脸生辉,画着精致的妆容,带着耳环首饰,一身性.感的夜店装束,踩着水晶镶钻高跟,丝毫看不出曾经的娇羞青涩。

    没错,眼前这位美女就是石志坚在法国“追求”过的美少女狄香。

    站在狄香旁边的还有三人,两男一女。

    那女的显然是狄香闺蜜,打扮十分火辣,一袭露肩黑色短裙,露出大长腿,脚上是纤细的绑带罗马高跟鞋,戴着蛇形耳坠,犀利冷艳,一副夜店女王打扮。

    再看那两个男伴,一个是矮矮的胖子,脸上写满憨厚。

    另外一个帅气一点,穿着夹克衫,看起来很是富贵,脸上写着傲慢两字。

    看着眼前美女,这边金毛路易眼睛已经直了-----

    尤其死死盯着狄香,一动不动。

    “快点告诉我,他们是谁?尤其眼前这个小美女是谁?”金毛路易偷偷碰了碰石志坚肩膀头。

    “她叫狄香,是我在法国认识的朋友!”

    “她也是法国人?”金毛路易眼睛一亮,不等石志坚和狄香打招呼,当先上前道:“嗨,你们好!我是石志坚的好朋友,也是法国三大家族的路易先生!当然,我岁数其实并不大,你们可以称呼我为路易哥哥!”说完就很是绅士地朝狄香伸手。

    狄香有些拘谨地与路易握手。

    路易绅士姿态十足,这边又与另外一个美女握手。

    那美女介绍道:“我是狄香的美国朋友,我叫安妮!”

    “你好安妮,很荣幸认识你!”路易可是情场老手,一看安妮这装扮就知道这妞很好泡,当即还亲吻了她手背。

    安妮果然没有反感,还咯咯直笑。

    旁边两个男的看得清楚,立马把路易当成了登徒浪子,暗地里把他列入敌人行列。

    至于石志坚,算他倒霉!

    既然跟路易这样的混蛋在一起,也一定不是好人!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http://www.tangsanshu.com/zhongshengjueqixiangjiang/296059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