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召唤之无敌世子殿下 > 第一百零五章 江湖再见

第一百零五章 江湖再见

    秦尘房间中。

    许轻鸢说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还向秦尘伸出了魔爪。

    秦尘也是有些傻了眼。

    流氓不可怕,可就怕碰到女流氓啊。

    不过这时,许轻鸢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瞧得秦尘的模样,许轻鸢笑道:“秦尘,我吓唬你的,你胆子也太小了吧!”

    许轻鸢似乎也是想趁机缓和一些刚才的尴尬气氛,所以跟秦尘来了个玩笑,自然不至于真的去抓回来。

    秦尘苦笑了笑道:“大半夜的碰到女流氓,我能不怕吗?”

    许轻鸢道:“你还敢说,你才是流氓!不过本女侠也不是那般斤斤计较的人,刚才的事,一场误会,权当朋友间的一个玩笑。不过你不可以把刚才的事告诉其他人,免得败坏本女侠的名声,本女侠以后还要在江湖上混呢!”

    秦尘笑道:“行行行,你许女侠都发话了,我哪里还敢不听?”

    许轻鸢走过来,搂着秦尘的肩膀,颇为欣慰地笑道:“我就说,本女侠交朋友的眼光不会出错,小尘子,混迹江湖这么久,还是只有你对我胃口啊!”

    秦尘苦笑,耸了耸肩,将许轻鸢的手臂给甩开了。

    秦尘笑道:“你这次打算来京都待多久?”

    许轻鸢眼珠子转了转,道;“不知道,本女侠走到哪儿算哪儿,天当被、地当床,居无定所,在一个地方待多久嘛,那自然也是全看心情。”

    秦尘道:“你这日子,过得倒还真逍遥。”

    许轻鸢道:“那当然。我自己的人生,要怎么过,当然是我选择。”

    秦尘笑了笑,只可惜,并不是谁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资格。

    即便有选择,又有多少人真敢选择呢?

    世俗眼光,如同一座大牢笼,真正有勇气走出牢笼的人,少之又少。

    说到底,我们大多数人只不过是在世俗眼光之下,做着所谓的“选择”。

    有时候,或许我们真该静下来问问自己的心,这个选择,是你心中的那个选择吗?

    屈服在世俗眼光下被迫选择者多,遵循内心深处的选择者,终究是少的。

    选择,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

    秦尘道:“我去给你安排一间房间,这段时间,你就先在这里住下吧。”

    许轻鸢笑道:“好的。”

    …………

    就这样,许轻鸢在镇北王府中住了下来。

    作为主人,秦尘自然要一尽地主之谊,有空他便会带着许轻鸢在京都各处游览。

    当然,对于皇宫,秦尘是没打算带许轻鸢去逛逛。

    毕竟皇宫极尽奢华,有着诸多奇珍异宝,秦尘也是担心许女侠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

    万一在皇宫中惹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许轻鸢这两日也算安分,并没有动什么盗窃的念头,似乎也并不想给秦尘添什么乱子。

    其实,许轻鸢之所以会来楚国京都,最主要的原因自然还是来看看秦尘这个朋友。

    她喜欢游历江湖,四海为家,无拘无束,若非楚国京都有秦尘这么一个朋友,或许她都不会来这里。

    当然,有朋友陪着,自然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所以这两日许轻鸢心情还是挺不错的。

    事实证明。

    人,还是需要朋友。

    当然,前提是得要有一个对自己胃口的朋友。

    如果你在一个人面前感到身心无比的放松,没有任何拘束,可以畅所欲言的话。

    那么,我想,你便已经找到对你胃口的朋友。

    ……………

    流水山庄。

    那一片桃花林中,一棵桃花树下,站着一道比桃花还要美的倩影。

    华烟雨是笑着站在桃花树下的,所以一树桃花都要为之失色了。

    华烟雨蹲下身下,她手上拿着一个小铲子,开始轻轻将桃花树下的泥土铲开。

    桃花树下,埋着桃花酒。

    很快,华烟雨挖出了一坛。

    看着自己亲手酿制的桃花酒,华烟雨又笑了。

    微微掀开一丝封盖,轻轻嗅了嗅从中弥漫出的酒香后,华烟雨笑得更开心了。

    这坛酒。

    她准备送人。

    但是她依旧很开心。

    送人东西,似乎比她自己收到东西还要开心。

    这种感觉,还是华烟雨第一次有。

    不过,她自己似乎对此并没有察觉。

    不远处,南宫玉看着那桃花树下正抱着一坛酒傻笑的少女,也是无奈摇了摇头,她还能说什么呢?

    “那家伙有口福咯……”

    华烟雨一脸笑意,将酒坛外的泥土洗净后,她便抱着这坛桃花酒朝着流水山庄外走去。

    她要去的地方。

    自然是镇北王府。

    ………………

    夕阳西下,迷人的黄昏笼罩着繁华的京都,或许是黄昏太美,也让得喧闹的京都变得安静了几分。

    秦尘今日照常陪着许轻鸢在京都中游览,这几日下来,他差不多已经带着许轻鸢把京都转了个遍。

    对于朋友,秦尘尽可能好好招待。

    对于对自己胃口的人。

    对于自己喜欢的人。

    秦尘丝毫不介意付出一些时间和精力。

    因为人活在世上,身边总得要有一些对自己胃口,自己想要去守护的人。

    若没有这些,活着还有何意思?

    守护我想守护的一切。

    一个人,如果这样活着,那一定是一个不错的人。

    镇北王府,宽敞的府门前,从这里看见的黄昏也更美。

    许轻鸢停了脚步,驻足欣赏。

    许轻鸢道:“人们常常感叹美好的东西总是一瞬而逝,就如同这黄昏。”

    秦尘笑道:“你呢?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叹?”

    许轻鸢依旧眺望着天边,道:“我觉得吧,能有幸见过美好的东西,不已经就很好了吗?就比如眼前的黄昏,很美,而我已经欣赏过,即便它待会儿消失,又有什么关系呢?”

    秦尘笑道:“若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

    许轻鸢看向秦尘,笑道:“哟呵,文化人嘛,说话还挺讲究呢,不过确实是这个道理。”

    秦尘笑道:“其实,不是美好的东西一瞬而逝,而是懂得珍惜美好的人,太少。”

    许轻鸢深以为然地点头。

    二人没有再说话,只是在静静眺望远方。

    不过就在这时,王府前的一个转角处,华烟雨抱着一坛酒走了出来。

    正好看到站在门前眺望天边的秦尘和许轻鸢。

    三人是面对面的。

    所以,当秦尘和许轻鸢收回目光时,也正好看到了华烟雨。

    三人的眼神各有异色。

    华烟雨道:“抱歉,我好像打扰到你们了。”

    这时,许轻鸢突然挽起了秦尘的手臂,笑着点头道:“是的,你打扰到我们了。”

    见状,华烟雨抱着酒坛的双手不觉悄然握紧了几分。

    随即她便径直转身离开了,很快就消失在了秦尘和许轻鸢的视线中。

    而秦尘则是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搞得愣神了,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许轻鸢松开了秦尘的手臂,笑道:“傻子,还不快去追,本女侠可是在帮你呢!”

    秦尘也是回神,随即迅速追了上去。

    许轻鸢哈哈大笑起来。

    “小尘子啊,若是以后成事了,别忘了请本女侠喝喜酒呀,哈哈……嗯,怎么突然又发现了本女侠的一个长处,姻缘撮合?嗯,对头,本女侠这看姻缘的眼光也是犀利啊,唉,盗得奇珍,撮得姻缘,本女侠可真是太优秀了啊!”

    “哈哈,不过本女侠也是时候该走了,小尘子也看了,京都也逛完了,该做的都做了,继续去走本女侠的江湖咯……”

    不过一想到不打招呼就走,许轻鸢又觉得不太好。

    随即许轻鸢取出笔墨,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了八个字。

    “嗯……很好,这书法也是一流水平啊。”

    许轻鸢很满意自己写的字,自我夸赞了一番后,她便将这张纸贴在了镇北王府的大门上。

    许轻鸢便笑着离开了镇北王府。

    离开了京都。

    去了她的江湖。

    镇北王府前的看门护卫,自然没敢去动许轻鸢写的这张纸条,毕竟这可是自家世子殿下的朋友。

    不过出于好奇,护卫们还是走上前看了看,白纸之上,只写着八个字:

    小尘子,江湖再见!

    ————许

    

  http://www.tangsanshu.com/zhaohuanzhiwudishizidianxia/160676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