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斩仙封魔 > 第一卷 初至仙门麻烦多 第六十七章 杀你没商量!

第一卷 初至仙门麻烦多 第六十七章 杀你没商量!

    第五夜听完,紧张至极,一把拉过李山的右手,纤纤玉指搭在他的手腕处,一摸脉,果然脉象虚浮,乱而无序,时而如山岳崩塌,时而如寒林风啸,显然蛊毒已经深入脏腑。

    “哼,区区一个锻灵境中期的修士也敢用蛊毒来威胁你,我看他是活够了!阿山,你放心,一会我陪你见见这个陆尘,他若乖乖交出解药,我兴许手下留情,留他个全尸,若是不交,就让他尝尝挫骨扬灰的滋味!”

    李山第一次从第五夜的身上感受到如此凛冽的杀气,即便她以一人之力对抗太厄门四大宗主时,也不曾感受过。这让李山压力倍增,不由得咽了口吐沫,心道:幸亏这杀气不是冲着我来的,哼哼,陆尘老杂毛,这次来找我麻烦,没想到会面对一个法相境巅峰的强者吧,恐怕对方动一动手指头就能把你轰成肉渣,你呀这幽冥界要走一趟喽!不过你放心,明年这个时候,我会给你烧些纸钱,算是报答你带我来太厄门的恩情了。

    洞外,陆尘喝骂声不绝于耳。第五夜越听越恼,峨眉微挑,冷笑一声。

    “敢欺负阿山,就如同欺负本圣女,欺负本圣女焉有你的好果子吃!”

    经窟外,陆尘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他没料到,李山这等蝼蚁般的小人物,竟敢让他吃闭门羹,简直不知道“死”字如何写了!

    “李山,你再不打开洞门,本仙师就一掌打烂石门,进去抓了你,严刑拷打一番,把你打成废人!”

    正骂得不亦乐乎时,经窟的大门轰然开启,李山从石洞里眉开眼笑地走了出来,全然没有一丝害怕的意思。

    陆尘一愣,心里起疑,这小杂种见了我怎么笑呵呵得,莫非他拿到了《紫气残卷》还有筑法丹,才有恃无恐,哼哼,最好如此,若是敢戏弄我,非剜下他的眼睛不可。

    “李山,我要得东西,快拿来!”

    “没有!《紫气残卷》没有,筑法丹也没有!”

    李山摊开空空如也的手说道,甚至在说这话时还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好,好得很!李山,你也敢戏耍本仙师了,胆子变够大的!嘿,今日我发发善心,不让你受戕蛊爆发的折磨,亲手宰了你,让你早入轮回吧!”

    李山脸上依旧挂着笑容,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白痴。

    “不开眼的杀材,你也敢杀阿山,哼哼,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告诉你,威胁阿山就是威胁本圣女,威胁本圣女的后果,只有一个死字!”

    一道声音从山洞里幽幽传出,同时一道无形的灵气威压磅礴涌出,眨眼间,将陆尘牢牢压住,使他动弹不得。

    陆尘只觉得身上仿佛压了一座小山,重达万斤,而且一汩一汩寒冰灵气连绵不断涌入了他的丹海,一息之间就将他的丹海冻结,甚至都没给他一丝反抗的机会。

    好强大的灵气!这人的修为恐怕至少也在筑基境初期了吧!该死,李山从哪里搬来这么个强援做靠山,要知道有这么号人物在经窟,打死我也不来这儿寻晦气啊!

    陆尘心里懊悔不迭,现在魂使不在身边,想靠自己在这号恐怖人物手中逃脱,几乎就是个神话!事已至此,他唯一能做得就是祈求这个恐怖人物能放他一马,饶他一命。

    “阁下,其实你误会陆某了,陆某刚才不过是和李山小兄弟开个玩笑而已。我们是很好的朋友,这次李山小兄弟能拜入太厄门也是我大力举荐,不信你问问李山!”

    站在经窟里的第五夜听陆尘这无耻之话,就像吃了只苍蝇,恶心之极。

    她冷笑一声,道:“陆尘,照你这么说,在阿山身上种下蛊毒也是朋友之举,也是为他好喽!”

    陆尘被一个筑基境强者如此逼问,吓得立时手脚发软,脸色惨白,他颤声道:“阁下,听,听陆,陆某解,解释!”

    “本圣女懒得听你废话,快把解药拿出来,将功补过,我会给你留个全尸,也算给你个恩典!”

    什么?交出解药还得死,这他娘的,成心要我的命呀!陆尘在心里早就开骂了。既然知道横竖都是个死,他恐惧之心也就减了三分。心中甚至在想,只要我手里攥着解药,李山的性命就掌握在我的手里,这个神秘人物就不敢杀我!

    不过,陆尘也奇怪,这个神秘人物灵气属性属于寒冰灵气,显然是魔教中人,李山什么时候和魔教的人勾搭上的?而这人又以本圣女自称,几天前释魔宗的圣女恰恰闯过山门,还大斗四大宗主,后来被教尊一剑禅子封了丹海,她使用邪法逃跑了,难道这个神秘人物会是释魔宗圣女第五夜!

    “阁下,解药陆某一定会双手奉上的,只是这次来经窟找李山小兄弟有点要事相商,故此来得太匆忙,忘记带了。要不,我这就回北冥宗去拿,估计一炷香的时间就能赶回来,如何?”

    第五夜晒然一笑,冷声道:“陆尘,你真把本圣女当三岁孩子了吗?放你走了,还能回得来吗?”

    “阁下,既然不肯放陆某回去拿药,这解药我也变不出来,你还是杀了我吧!”说着,陆尘把脖子微微一挺,颇有慷慨赴死的样子。

    其实,在他心里已然笃定,只要解药在自己手中,这条命就在,也等于将了第五夜一军。

    “陆尘,我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我身上的戕蛊已经有解药了。你不用为我操心了,还是安心去死吧!”李山笑呵呵地开口了。

    “南疆戕蛊,毒性猛烈,除了蛊族的解药,天下根本无人可解!我不信!”

    “奥,无人可解?你这话未免有点夸大了吧!丹房的宁百草宁丹师,可解得了这戕蛊!”

    陆尘心里一惊,虽然他早就耳闻李山被宁百草收为了炼丹童子,可炼丹童子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身份,四宗的丹房加起来少说也有一百多个。真正叫他吃惊得是,像宁百草这样心高气傲的丹师竟会替李山炼制解药,要知道丹师在太厄门就是尊贵的代名词,即便四大宗主面对丹师也是客客气气,以礼相待。可就是这么牛逼的人物竟会出手替身份卑贱的李山炼制解药,简直不可思议啊!若真果真如此,那自己以解药相要挟的手段也就没了作用,那自己也就真死定了!

  http://www.tangsanshu.com/zhanxianfengmo/79527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