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仗剑寻道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见者有份

第二百八十六章 见者有份

    老村长闻听此言,面露喜色,说道:“既然你认识那个老骗子,说不定就是有缘之人,你赶紧去祠堂拿到那把伞试一试吧,放我们这里太久了,还得替他保管着。”

    秦松看向祠堂的方向一脸的期待。听说是老骗子留下来的宝贝,秦松来了兴趣,老骗子很有可能是万年老怪,他留下来的宝贝,肯定非同小可,不可能只是一把普通的雨伞那么简单。

    既然是老骗子留下的东西那就赶紧去拿过来心里才踏实,秦松出了茅草屋顶着酸雨,忍着疼痛来到了祠堂中。

    祠堂里供奉着一些牌位,大概是小村庄里一些故去的先辈。秦松四处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雨伞,不得已把神识释放了出去。祠堂并不大秦松的神识完全可以全面的铺盖,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个雨伞状的“木棒”,秦松走了过去,把那根“木棒”拿在了手里。

    秦松皱着眉头,这完全就是一根木棒雕刻成的雨伞,雕工倒是十分精细。每一个褶皱,每一个花纹,都惟妙惟肖,感觉随手就可以把伞撑开,但是仔细观察,这些褶皱之间没有一点缝隙。秦松尝试着用手推了推,纹丝不动,想要撑开这把雨伞,有一种想要木棒开花的感觉。

    秦松研究了半天没有结果,放下了木棒心中暗自思量。老骗子虽然号称老骗子,但是做什么事情都有目的,这把伞肯定有什么机关。仔细的观察上面的花纹,有一种类似符文的感觉,想必这肯定是魂境特殊的符文,而且看起来颇为复杂,预示着这把伞品阶不低,就看怎样才能去掌控。

    秦松用尽了各种方法,分析符文,捏捏按按,都没有效果。最后不得已用出自己最后的底牌——金刚魂体。秦松调动灵魂深处的金色光芒缓缓的笼罩在那把木伞上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秦松甚至都想放弃了,那把伞突然轻轻的颤抖着,而且越抖越猛烈烈,整个小村庄似乎都跟着颤抖起来。不一会儿,雨伞释放出一片淡淡的光晕和秦松的金色光芒融合在一起,秦松收回了自己的金刚魂体,站起身来,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这把伞叫做混沌伞,什么级别的不知道,不过很有灵性,刚开始秦松跟他用金刚魂体沟通的时候,混沌伞竟然对他不屑一顾,直到秦松的金刚魂体完全的释放出来,混沌伞才极不情愿的,勉勉强强的同意了秦松的请求。但是没有什么欢乐的表现,倒像是闲的太久了遇到一个勉强看得上的人,就出来溜达一下一样。

    秦松不管这把伞是怎么想的,不管它是什么级别。但是它现在属于自己了,它现在最大的用处就是为自己遮风挡雨。随手一按伞柄上的一处凸起,“啪”的一声,混沌伞打开了。打开之后看到了混沌伞的全貌,伞的里面刻画的是一幅山水画,外面看来就是把普普通通的油纸伞。更重要是这把伞的柄和伞盖可以分开,分开的时候,伞盖就变成了一面盾牌,伞柄就变成了一把灵剑,十分的方便。

    秦松很是喜欢,走出了祠堂打开了混沌伞,酸雨落在伞面上滴滴答答的,而在伞底下安全的很,打着油纸伞在雨中漫步,倒是有些诗情画意。

    秦松回到了老村长的茅草屋向老村长告别,顺便打听一下永华城的方向。老村长告诉他,只要顺着村口的路一直走,走到封礼镇,到那里再打听永华城的方向。老村长告诉秦松,在封礼镇有飞船,但是却需要魂露作为船资,从封礼镇到永华城的船资在平时是十滴魂露,现在是特殊时期恐怕最少需要十五滴魂露。穷人是坐不起飞船的,像他们这种小乡民很多人都是一辈子都没有坐过飞船的。

    离开了老村长的茅草屋,秦松也没有打扰其他乡民,走出了小村庄,顺着老村长所指的方向一路前行。混沌伞果然是宝贝,从头到脚都没有一滴酸雨落上,仿佛有一个无形的壁障把那些雨滴挡在了外面。

    天气微冷有些寒意,酸雨淅淅沥沥,一个英俊的少年撑着一把古朴的油纸伞,孤独的行走着。小路泥泞,但少年的步伐依旧坚定。

    人生处处是江湖,秦松正在奔行忽然在前方传来打斗之声。所谓艺高人胆大,秦松毫不犹豫的加快了脚步,想要看看是什么人在打斗。走了将近两百米,拐了一个弯儿,在路边有一个山坳,打斗的声音就是从那里边传出来的。秦松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刚拐过了山头就见到一个红衣少女撑着一把花伞,漂浮在一棵大树的树冠上,静静地看着打斗的方向。

    秦松很是好奇,由于他是魂体,所以也能像少女那样漂浮起来。于是秦松也飘到大树的树冠上,和少女并肩而立,看着打斗的方向。

    只见山坳里一个虬须大汉手里拿着一把硕大的紫金锤,抡圆了砸向一个中年美妇。中年美妇手持一把银色的长剑,迎着大锤刺了过去。跟大锤相比长剑有些单细,但是中年美妇毫不畏惧,银色长剑硬磕紫金锤。“叮”的一声,长剑刺在了紫金锤的顶端,随后“轰”的一声炸响,虬须大汉向后两个空翻,随即又举起了大锤毫不犹豫的继续轰砸中年美妇。

    秦松大吃一惊,虬须大汉和中年美妇都是置身于酸雨之中,浓密的雨丝对他们丝毫没有影响,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高手。

    中年美妇应该是略胜一筹,只是倒退了两步。见虬须大汉抡着大锤又冲了过来,皱了皱眉头手中长剑划出一道银线,依旧选择硬碰硬。二人锤来剑往,打得热火朝天,不时的传出“轰轰”的撞击声。

    红衣少女见秦松一声不响的站在自己身边,竟然大咧咧的和自己并肩站在一起观看打斗,有些不悦,说道:“喂,小子往那边点,你踩着我的脚了。”

    秦松诧异的看着红衣少女,只见少女肌肤白嫩,眉毛如画,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露出一丝怒气。秦松说道:“丫头,大家都在树上飘着,我怎么会踩到你的脚?”

    红衣少女喝道:“这是我先占的地方,你要看,到那边的树上去,不要站在我身边!”

    秦松皱了皱眉头,依言向右边漂浮了四五米站到了另一棵树冠上,不再理会那红衣少女继续观看战斗。

    少女见秦松听话的飘到了一边,便也没再说什么,而是继续专心致志的看着打斗。

    山坳内一男一女继续再缠斗,但是两人并没有以死相拼,出手之间尽了全力,却也留有余地,没有攻击对方的要害。中年美妇虽然占据了上风,但是想要取胜却还没有那么容易。于是高声喝道:“李春,你休要再纠缠我,那魂晶我已经被我吸收了,咱们再打下去也没有意义!”

    李春哈哈大笑,说道:“何莲花,你糊弄鬼呢吧,十八颗魂晶你都吞了下去,也不怕撑死你!所谓见者有份,我只要六颗,剩下的也够你们娘俩修炼到酸雨季节过去了!”

    何莲花收回了招式,后退了几步,沉思了片刻,说道:“李春,咱们也算相识一场,我何莲花也不是那么无情之人,这样,我给你三颗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虬须大汉笑道:“何莲花,你那也是意外之才,就不要那么吝啬,五颗,这是我最后的底线了!”

    何莲花皱了皱眉头,随手取出五颗魂晶扔给了李春,说道:“好吧,五颗就五颗,你不要再烦我了!”

    李春接过魂晶,眉开眼笑,说道:“何师姐,早这样我不早就走了么,岂能在这里与师姐纠缠不休,谢谢何师姐了。”说完,收起了魂晶,哈哈一阵大笑凌空而去,逐渐的消失在茫茫细雨中。

    中年美妇回到了红衣少女身边,看了秦松一眼,冷冷的说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穷乡僻壤,莫非你也是为了魂晶来的?”

    秦松施了一礼,恭恭敬敬的说道:“何前辈,在下因为神魂受损失去了记忆,所以并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魂晶是什么东西。”

    何莲花狐疑的看着秦松,上下打量一番,少倾,说道:“失去了记忆?不过也没关系,以你的修为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不过别怪我没警告你,祸从口出,管住自己的嘴,你要是给我添了麻烦,不管你是谁,走到哪里我都饶不了你!”

    红衣少女这时插嘴说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你总记得吧?”

    秦松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笑道:“这个我倒是隐隐约约记得,我叫秦松,至于我的身份和到此的目的以及怎么受的伤就一概不知了。”

    何莲花并不相信秦松的话,但也没有在乎,说道:“好了,你是谁都跟我们没关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秦松犹豫了一下,说道:“前辈,能不能冒昧的问一下,魂晶到底是什么东西?”

    红衣少女“噗嗤”一声笑道:“亏你还是一个实体境魂修,连魂晶是什么都不知道,看来你还真是失去记忆了。我告诉你吧,魂晶,简单的说就是魂露的结晶,不但可以充饥,还有助于提升修为。”

    秦松还有些疑惑,问道:“那么魂晶和魂露有什么具体的差别呢?”

    红衣少女说道:“当然有了,一颗魂晶相当于一千滴魂露,你说有没有差别?”

    秦松大惊失色,说道:“什么,一颗魂晶相当于一千滴魂露?这么多!那十三颗魂晶岂不是相当于一万三千颗魂露,这也太富有了!在前面那个小村庄,一个村民一年的收入才是一滴魂露啊!”

    少女失声笑道:“他们只不过是普通的虚魂而已,怎么能跟我们这些魂修相比,你现在是实体境魂修,一年修炼所需要的魂晶至少也要十颗的,也就是一万滴魂露!”

    何莲花见小丫头和秦松聊的有来道趣的,心中有些焦急,打断他们,说道:“好了,别啰嗦了,我们赶紧走吧,到前边小镇还要乘坐飞船回到永华城呢!秦松是吧,你要去哪里就赶紧去吧!”说着,拉着红衣少女的手就要离开。

    秦松拦住了二人,嗫嗫的说道:“且慢!那个何前辈,所谓见者有份,你看……”

    

  http://www.tangsanshu.com/zhangjianxundao/184316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