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御宠封神纪 > 第204章 谁人是君,谁人又是臣?

第204章 谁人是君,谁人又是臣?

    入睡之后,周行之一直没有醒来。

    包括被小柳她们搬运到床上都没有让她生出什么感觉。

    一个梦反反复复、来来回回不停的做,但是还是没有能够让她记忆清楚。

    像是在同一个地方不停的绕道一样,类似于鬼打墙的感觉,无论怎么走都寻不到出去的路,一直得不到解脱。

    但是又从外表看,周行之似乎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呼吸平稳,面色红润。

    叶无声离开之后,小柳奉司言小夜之命寸步不离的守护周行之,一直站立在她床边,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

    她心里清楚周行之在司言小夜心里的份量,尤其是在自家小姐“苏慕”心里的份量。

    她来这里好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有陌生人被带来,而且自家小姐还亲自出门迎接。

    连觅寻夫人来司言慕都没有出去多看一眼。

    “好生俊俏的公子……但是看起来好弱的样子……”

    离得近了,小柳自然有机会认真观察周行之,因为周行之一直沉睡着,她的这种行为更是光明正大。

    “……但是呢人又不可貌相,就像小夜公子一样,平时笑着,杀人的时候可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司言小夜做的事情,小柳自然知道得清楚。

    她只知道司言慕是司言家的二小姐,知道他们是在为帝王效力,但是除此之外,她就并不能知道许多了。

    越是温柔的人越是可怕,比如司言小夜那种,小柳非常的清楚。

    无论怎么样都好,至少自家小姐有一个“在乎”的人了,那就是好事情。

    好在周行之没有出什么事情,不然的话,她就算死也无法赎罪。

    司言小夜偶尔会来看一眼,得到禀告之后他便去做其它的事情去了。

    大概半夜的时候,鸢飞回来了,带回了司言小夜想知道的消息,以及其它与周行之相关的事情。

    而后,鸢飞又再消失了,两人见面时间也不过一碗茶的功夫。

    “……原来是这样,难怪在周公子身上会发生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

    听完鸢飞的禀告之后,他也算是明白了许多,也终于知道自己似乎是踏入了麻烦里面去。

    但是他已经与周行之做好了“约定”,如今就算想反悔也不行了。

    而司言小夜也没有想过要反悔。

    “事情怎么可能会如此简单呢?……只要让公子不觉得无聊就成了,那么必须就得制造出许多麻烦,让他们一直牵扯在一起才行。”

    司言小夜如此笑着,又开始着手准备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传递给司言觅寻知道。

    另外一边。

    被小皇帝称之为“伪鱼居”的地方,也是司言慕之前带周行之去的那里。

    等司言慕到达的时候,风烈傲一如既往的守着外面大门,点着檀香在那里抚琴。

    因为之前输得太惨,简直是被司言慕给压制着无法出招反驳,司言慕随便一截树枝就打败了他,这让他觉得心中羞愧。

    更重要的是,他以为司言慕是一介女流。

    试想他一个大男人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他心里自然不好受。

    但是,小皇帝却没有像以往一样出言嘲弄他,而是淡淡的笑笑,什么也没有多说。

    基于之前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所以这一次司言慕再出现的时候风烈傲就没有之前那么傲慢了。

    只是抬头淡淡看了司言慕一眼,适宜的挪动了一下身形,算是对司言慕的礼貌,也含有讲和的意思。

    但是司言慕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轻飘飘走过去的时候,又跟上次一样,抬脚踢翻了风烈傲身旁的檀香小炉。

    如此行为,风烈傲如何不气?!

    但是却又很无奈,只能咬牙切齿的侧脸目送司言慕往里面去。

    虽想阻拦,但他不敢。

    司言慕每一次来找小皇帝都会有大事,或者未发生,或者已经发生,或者是即将要发生。

    他守护在这里许多年,自然清楚得很。

    虽然他一直看司言慕不爽,但是也不太敢做什么过份的事情。

    大门被他紧闭,司言慕大步流星的往里面去。

    小皇帝十有八九都在这里。

    这里是司言慕特意为小皇帝准备的。

    果然,他还是在那里钓鱼,虽然明知这里面没有鱼,他还是坐在那里垂钓。

    抬头就看到司言慕,那熟悉的身影,他也只是抬头看了看,也没有搭话。

    不多时,司言慕就到了他的身后。

    “又没有鱼,你每天坐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呢?”

    小皇帝的头发还是散乱着,穿得跟之前一样朴素,这是他来这里的习惯。

    “因为没有,这才想追求。”

    “真是没意思。”

    司言慕说道,似乎带了点情绪,顺便就坐在了身后的石凳上。

    “确实啊,当个帝王很没意思,我们换换可好?”

    “爷又没有皇家血脉。”

    司言慕言语冰冷,又再补充道:“如今这境地,爷又跟帝王有何区别?”

    “……呵呵,你说得也是啊!”

    小皇帝讪讪的笑,听不出悲欢。

    “话说,您来这里是又要出什么事情了吧?”

    沉默着终归不好,小皇帝率先询问道。

    “乌蛊门,你得仔细查查。”

    司言慕言简意赅,没有外人在场,他也不必理会那些凡世礼节。

    “我明白了,您不必担忧。”

    小皇帝礼貌得很。

    此时的境地就像互换了一样,两人换了身份。

    “……爷不担心才怪,事情总归还是要出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罢了。”

    “那几人终究不服气的吧。”

    小皇帝问道,言语之中掩饰不住的担心。

    “日子过太好,便会变得更贪心。”

    司言慕低微声调,随后转脸看了看自己垂立着好似废掉一般的右手,这才转脸看向左手,然后将左手摊开,慢悠悠说道。

    “爷不介意再灭一门,反正爷杀的人也已不少。”

    “……”

    小皇帝无言。

    遮挡的头发下是他惊恐的眼眸,这样的司言慕是最可怕的,虽然不见血腥,不见他动作。

    “……那个,能不杀人就别杀吧。”

    “三百四十一人,若是当时不杀,估计现在死的就是三万四千一百人了。”

    司言慕言语淡淡,他杀过的人他都记得,虽然只有那么一次。

    也是那么一次,就让他这个凌二帝名扬天下了。

    “……我只是怕。”

    小皇帝埋头沉沉吸了口气,顿了顿才说道。

    “怕将来报应到您的身上,毕竟……”

    “爷又何惧这天!”

    司言慕伸手一指。

    “……”

    小皇帝再次无言以对。

    说完这些司言慕就离开了,并无半句废话。

    “哎……”

    小皇帝叹息着,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风烈傲望着司言慕离去的背影,心里还是不服气!

    .。m.

    

  http://www.tangsanshu.com/yuchongfengshenji/31497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