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游戏大佬她来自星际 > 第二十八章 审判中的患者们(五)

第二十八章 审判中的患者们(五)

    安然记得自己可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讲过元白,除了第一场副本的队友知道元白的存在。

    为什么银栢会知道?

    不慎说漏嘴的银栢瞧着安然阴晴不定的模样,连忙说道,“我是从向余口中听说的。”

    安然眯起双眼,似乎在思考银栢说的真实性,“是吗,他说过?”

    最后一声尾音拖得很长,银栢知道安然现在根本不相信向余会告诉别人元白的是,毕竟向余也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

    “向余通关后,参加下一个副本说过,我正好在就听见了。”银栢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知道安然不想,但他不能告诉安然自己是怎么知道元白的事情,不然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任就再一瞬间倾塌。

    暂时瞒住她,这是银栢心里唯一想法。

    “可是,你下一个副本不是和我在一起吗?”安然扔不信,如果按照银栢的解释,那时间根本就对不到一起。

    都是同样坠落山崖,同样被白光传送进下一个副本,银栢怎么会有机会去参加另一个副本?

    “时间不同,”像是知道安然心中所想,银栢再次解释道,“每个副本都会随机抽选玩家,一小部分概率会抽中同一个玩家。”

    “所有同一时间抽取的副本都是同是进行没错,可对于那一小部分被抽重的玩家来讲,他们的时间就想是被冻结了。”

    “他们可以选择先继续其中一个副本,等副本通关后再被送往下一个抽中的副本。”

    想起再堡顶银栢无故消失一段时间,安然选择相信了银栢的话。

    银栢可从来没有骗过自己,姑且信他一回。

    安然不再追问让紧张不已的银栢悄悄送了口气。

    他刚刚都是瞎说的,根本就没和向余通过什么副本。

    银栢说的这条规则不是没有,但他并没有作为被两个副本抽中的幸运儿,连续参加两次副本。

    系统不会冒大风险让高阶玩家去参加两次副本,似乎是惧怕什么。

    “说起来,讲了这么久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们呢。”向余说道。

    从两人进来就一直拉着他们讲线索,原本副本是会显示名字,所以下意识忽略简绍,可现在要一起合作通关,才反应过来,两人身旁是没有存在面板的。

    郑之谦倒是一脸淡然的简绍起自己,丝毫没有感觉到尴尬,“三星玩家,郑之谦。”

    说实话,现在可顾不上尴尬,目前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郑才俊把浮现的线索拼接出来。

    “至于他嘛,”郑之谦故意停顿,指向银栢,“游戏名字一颗栗子,大家都叫他栗神,六星玩家。”

    “系统最高等级玩家?”花迎蔓狐疑问道,没有看见银栢的面板信息她可不相信。

    向余熟悉花迎蔓的性格,“是,最高等级玩家。”

    见向余承认,花迎蔓心下了然,她相信向余。

    向余是不会骗她的。

    什么时候两人变得如此熟络起来了?安然看两人交流,可丝毫不差的理解对方意思,所需要的默契,不像一个副本磨炼出来的。

    自第一个副本结束,几人落入山崖,系统强制把几人送下山崖时,向余和花迎蔓两人被系统分在同一个副本。

    经过两个副本的磨炼,两人虽说没有太过熟悉,也称的上了解对方性格,知晓对方为人。

    几人讲话时,时间不知不觉过了大半,顾不得闲聊下去,朱壮打断众人的叙旧。

    “下一步计划,是不是得先去找郑才俊?”

    医生和病患的目标几人已经知道了,也不知道郑才俊哪个大蠢蛋在干什么,迟迟不来找安然。

    可他没想到的是,此时的郑才俊正被护士长压迫,苦巴巴的在食堂里刷碗。

    眼前餐盘堆积如山,郑才俊无力放下洗碗巾,NPC让自己把所有的碗筷刷净,不知道的弄多久了,老大那边肯定等着急了。

    该死的系统。

    正当郑才俊走神期间,护士长冷不订出现在背后,对着郑才俊就是一顿咆哮。

    “是不是不想干了?当初可是你自己求着进来的,看你可怜我才特地求院长留你。”

    “就干一点点活,你就偷懒?快点把碗刷了,等会还要住院部的病人等着你去按摩呢,快点。”

    说话间,护士长不知有从哪里拿出几个餐盘,狠狠扔在池子里,水花四溅,染湿郑才俊的衣服。

    “您消气,”暗处走来一个小姑娘,宽大的护工服穿着她身上,显得格外不合适,倒像是小孩偷穿大人衣服,“郑护工一直弯腰刷碗,腰被压痛了,这才稍微休息一下,绝对不是在偷懒。”

    几句话,让护工长的怒火降了下去,看为郑才俊求情的姑娘,护士长转过身,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擦掉脸上的水珠,郑才俊越想越来气,自己何事受过这种气。

    死妖婆,要不是哥有任务做,哥不介意教你做人。

    护士长的身影消失后,女孩不禁舒了一口气,“护士长脾气不好,你少惹她。”

    听这话郑才俊就不乐意了,“什么叫我少惹她?明明是她一过来就骂我。”

    “我知道,但是是你没有完成安排的任务,她才骂你的。”女孩蹲下身,拿起餐盘,“我帮你,这样能洗的快一点。”

    看女孩卖力刷着盘子,郑才俊也些不好意思,是自己的事还要别人来帮忙,“我自己来做,这点碗还是刷的完的。”

    巧妙躲开郑才俊想拿洗碗巾的手,“两个人洗更快,别争了,赶紧洗吧。”

    女孩一副就要帮到底的态度,郑才俊也接随她,重新拿来洗碗巾,蹲在女孩正前方。

    两人的分工合作,不一会就把脏碗洗完放在原本摆放的地方。

    伸伸蹲久的全身,看向眼前焕然一新的厨房,不禁感慨,“看吧,还是两个人洗的快。”

    “是是,”郑才俊满嘴答应,心思却不在这里,眼前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人?

    NPC吗?可是又不想,NPC怎么会热心帮人,而且女孩整个表情动作是否流畅,根本不似以往认识的NPC模样。

    自己又该以什么借口去找老大一行人呢?

    “差点忘了,”女孩轻轻拍向自己的额头,“护士长要你去住院部呢。”

    “住院部?”听到这三个字郑才俊眼神咻的亮了起来,正愁没法子去见老大,机会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你说的是精神科的住院部吗?”小心试探道,在没确认女孩是敌是友,那也只能套话出来了。

    但女孩听后,一把将郑才俊的嘴捂住,“想什么呢?你不是刷碗刷糊涂了吧。”

    “精神科病房可从来不是我们负责,顶多给他们送个饭。”

    那她口中所说的住院部是哪?郑才俊拍拍女孩的手,示意她赶快放下来,捂得自己无法呼吸了。

    女孩也察觉到自己的反应过于紧张了,连忙将手从郑才俊的脸上挪开,“我说的住院部是其他科室的住院部。”

    但瞧着郑才俊还疑惑的眼神,女孩低声说,“精神科住院部是医院的禁忌,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不知道。”郑才俊摇头,他确实不清楚为什么精神科住院部是医院的禁忌,系统压根就没提到。

    “入职前培训你没去?”每个入职医院的工作人员都会在入职前有医院组织的系统培训,只有通过系统培训才会招收进来,而且一旦和深渊医院签署劳动合同,期限就是永久。

    所有员工一直到死,都会在这家医院里。

    原本这种工作方式所有人都不愿意过来工作,但架不住医院开出的各项福利好,女孩也是冲着福利来的。

    不过转念一想,“我和你说,你觉得以后不要再其他人面前说医院的一大禁忌了。不然,我可保不准你会受到什么处罚。”

    这几天空降一个护工的消息在院里传的是沸沸扬扬,女孩自然也知道这个事情,看郑才俊一脸茫然的样子,空降护工应该就是郑才俊了。

    “精神科的住院部不归医院管,只不过是挂名在我们医院。”女孩和郑才俊解释,“精神科都是目击证人投票判断的患者。”

    “投票判断的患者?”检测是否为精神病不都是有仪器和医生分析出来的吗?怎么靠投票给判定,这不是胡闹吗?

    “对的,投票。”听其他同事讲,空降的护工是来自其他地区的,所有对这很惊讶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他不是在这个区域从小接受教育管理的。

    “投票审判是这个区域的特色之一,”女孩慢悠悠说道,“所有在此区域出生的人,会建立一个单独的档案,每三年,档案会被随机抽取调出。”

    “被抽取中的人员档案会通过同一时间的共享网联来回溯档案主人的经历,以此来判断是否有罪。”

    “而参与投票的人员,就叫审判者。”

    女孩的这番话让郑才俊毛骨悚然,“那也就是说,院内精神科的患者并不是真正的患者?而是……”

    后面的话郑才俊没有说出来,被眼前的女孩阻止了,如果再说下去,她不确定审判者会不会发现。

    “是,所以被投票确认的人员会被送到这家医院来。”

    “医院会采用分段公布的方式,将患者的治疗的视频发布共享网络上,由审判者决定该患者是否要继续接受治疗。”

  http://www.tangsanshu.com/youxidalaotalaizixingji/288470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