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游戏大佬她来自星际 > 第二十七章 审判中的患者们(四)

第二十七章 审判中的患者们(四)

    不一会时间,NPC打开房门,带着一大群人走了进来。

    “栗主任,这就是本次被目击证人鉴定为精神疾病类人员。”对着玩家们指点一圈,NPC铁青的脸上满是谄媚,“栗主任,我待到了院长吩咐该来的病房,我就先退下了,还有些事没忙完呢。”

    为首的银栢冰冷的眼神扫视周围一切,“好的,辛苦了。”

    得到银栢的应允,NPC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新来的栗主任太可怕了,什么也不做站在他旁边腿都在忍不在地发抖;

    原本还想找找精神病的茬,想想还是算了。

    整个医院出来院长最大,第二大的就是栗主任,还没摸清主任的脾气,万一对自己不满把自己开除了,那可就因小失大了。

    抱着少做少错的念头,NPC按响门铃,让在外把守的NPC把自己放了出去。

    还挺快,安然偷偷瞄了一眼银栢,看他沉默盯着手里的病历,在想怎么忽悠其他在场的NPC,莫名喜感,心里一阵好笑。

    似乎注意带安然的目光,银栢合上病历,锋利目光打量一圈,在医生堆里随便拉出了个NPC,“病人现在情况如何?”

    毫无准备被拉出来的NPC,对上银栢清冷的目光,原本紧张的情绪更加紧张,支支吾吾,“患者朱壮,目击证人判定轻度抑郁,此处送往我院,是为了……是为了……”

    完了,NPC心里要凉,连病历都记不住,栗主任不会把自己踢出他的团队吧?想到这,整个人更加害怕,紧咬牙关,不敢说下去。

    可银栢并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继续。”

    “患者入院是为了什么?”

    眼看形势陷入僵局,郑之谦朝着NPC自顾自说着。

    “有其他医生记得这位患者的情况吗?大家帮帮李医生。”被银栢拉出来的NPC衣服挂了他的名字,郑之谦转念一想,随即对着回答不出来的李医生说,“你太紧张了,都是同事你还怕栗主任会吃了你不成。”

    名叫李医生的NPC连忙道歉,心里诽谤,主任强大的气场还真怕被干掉。

    也就郑医生和栗主任熟络,才没被主任气场吓到。

    而其他NPC则继续沉默,银栢见此状,声音更加冰凉,“怎么,在场没有一个医生知道患者最新情况?”

    作为医生最忌讳记不住患者的病情及治疗方式。

    “主任你也别太严肃了,”郑之谦出来打圆场,但嘴角的笑快藏不住了,从昨天进医院开始,他两就摸清楚了,这所医院的医生NPC一点也不专业,像是系统为了这场副本随意投放进来的NPC。

    就说嘛,系统哪里会专门培养一批真正的医护NPC,耗时耗力。

    万一被玩家坑没了,系统花费大量心血培育的NPC就毫无意义。

    “念你们是实习医生,此次不在过多追究,”银栢将病历交给李医生,“但病人最新进展都不了解,怎么去跟进下一步治疗计划?”

    “所有人,今天之内熟悉每一个患者的情况,现在不需要你们参与,请你们出去。”

    计划达成,郑之谦继续演戏,脸上露出遗憾的神色,“赶紧去看病历,下次可别再这样了。”

    将房内其他NPC都清出去后,朱壮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太损了,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把NPC忽悠的连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都划出了几道汗液。

    他还从来没看到过NPC会紧张流汗。

    银栢没有时间去关心其他玩家,径直来到安然的床边,“手给我。”

    看他一本正经,安然将手伸了过去,酥麻电流划过手臂,等银栢松开手后,安然发现自己的背包里,不知道何时多出了许多零食。

    你放的?安然平视蹲下的银栢,她不了解,背包里物资还可以这样进行转换。

    “食堂,难吃。”趁安然离开办公室后,银栢连忙去了外面买了一大包零食塞在背包里,就为了给安然送过来。

    “你是怎么做到的?”安然还是没有弄明白,为什么背包里的东西还可以通过手来进行交换。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一直注意两人互动的朱壮向安然解释,“深渊游戏刚开始时,所有玩家可以通过手连着手,互相交换物资,或者是单方面给物资。”

    “这种方式以前是玩家们用得最多的法子,只有交换的两个人才能知道对方互相给了自己什么,也不担心被其他玩家惦记抢走。”

    向余心下了然,难怪觉得手势熟悉,原来是最早前的交互物资方式。

    还是新人时见过几次,可后来就没见过了。

    “这种方式后来被玩家舍弃了,它无法交换副本获取道具,只适合交换其他生存物资。”

    所谓交换,其实形容不对,系统不过是通过两人意愿,自行进入商场将物资兑换成特殊币,再以特殊币购买物资送给另一人。

    这样风险还挺大,如果当天商场物价变动,那交换者实际能拿到的东西也会有所变动。

    不过……

    向余深深看了一眼银栢,“当然,这种方式可以作为辅助道具,判断和你一起合作的玩家是否有诚意。”

    如果没有诚意的话,两人的物资不会发生任何变化,这是因为有玩家心怀鬼胎,系统自动判定持有者不愿将其兑换赠送给结盟的队友。

    通常这类方式,会被应用在合作上,测试两人是不是真是存在合作想法。

    不动声色瞥了银栢一眼,银栢的做法是怕自己不相信他,所以选择用实际行动方式来证明自己的诚意?

    安然柔声道,“谢谢你的物资。”

    “没了,再来找我。”被猜出意图的银栢眼神飘忽不定。

    “栗医生?栗主任?栗神?”一直没出声的花迎蔓细细念着这几个字,“站在安然旁边的是你们口中的栗神?”

    副本身份是精神科主任?

    花迎蔓虽不太清楚栗神到底是何方神圣,可自副本开始以来,朱壮及之前一面之缘的郑才俊嘴里一直在念叨着栗神。

    两个三星玩家谈起一个人名,眼里尽是掩饰不住的崇拜,花迎蔓确定,栗神应该是比三星玩家更高级的存在,五级或是满级玩家。

    看花迎蔓一脸茫然地念叨着栗神的名字,“不是吧,你连栗神都不认识?”

    但随后看了花迎蔓各项数据低得可怜,没有等级的面板,朱壮叹了一口气,“也对,能碰见栗神的新人少之又少,你不认识很正常。”

    栗神二字也成功吸引到章语柔,她可从来没有见过栗神的真面貌,也对栗神的传说嗤之以鼻;

    在她眼里,不可能有玩家能单靠自己的实力通关百关,并且选择继续留在游戏里,指不定是送队友去死,自己苟且偷生活下来的所谓高等级玩家。

    更何况,通过百关后条件多诱人,怎么还会有蠢货放弃丰厚奖励继续留在玩命游戏里?

    虽然不屑,但听安然一群人说栗神也在游戏里,拉过一个连等级都没有被其他玩家嫌弃的玩家,“去,看看她们在说什么?”

    玩家柔柔弱弱,被章语柔这么一推差点推倒在地,稳住身形,“偷偷别人讲话,这不好吧。”

    那么多人,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你怕什么?”一向维持温和善解人意人设的章语柔此时显得咄咄逼人,“你一个连等级都没有的废物怕什么?你要是不去,我就找其他玩家结盟,把你踢出去。”

    “我看还有谁会要你做队友。”

    似乎被章语柔吓到了,玩家连忙答应,小心翼翼一点点落到安然一群人的角落里。

    玩家也不清楚为什么章语柔会变成这样,明明昨天要求组队不是这副嘴脸,还拉着自己说会保自己过关的,结果今天就变样了。

    想到这,玩家忍不住在委屈掉下几滴眼泪;

    刚来深渊游戏里第一场副本是这样,第二场副本还是这样,总是碰到表里不一的人组队。

    看着不断擦拭眼里的玩家,章语柔恨不得活劈了她。

    一遇到安然就不会有好事发生,如果安然不在,是不是这场副本自己可以和另外两个三星玩家乃至六星玩家栗神组队?

    都怪安然,原本在副本混得有多好,现在玩家就有多厌恶自己,怨恨至极的眼神看着安然,心中萌生出大胆的想法。

    要是安然死了,一切就回复原样了。

    自己还是受人尊重的三星玩家。

    安然自然注意到章语柔的神情,略微勾唇,她要的就是章语柔这种反应。

    把自己当挡箭牌,自己可没指望,更何况……

    安然眼中闪过一丝阴郁,元白也是因为她死在自己眼前。

    这仇一定会报,加倍奉还。

    一直看着安然的银栢当然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但章语柔一副要咒死安然的眼神让银栢很不爽,不动声色附在安然耳边,“要我去解决她么。”

    虽是发问,但银栢已经记住章语柔,在思考怎么让她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用,”她和章语柔是私人之间的恩怨,云白的仇他要亲自报,“我会去找她算总账。”

    “嗯,”银栢转变一想,竟然安然要亲自动手,那自己暂时不会动她,但暗中使点绊子也不是不行,“元白的仇,可饶不了她。”

    他怎么知道元白?

  http://www.tangsanshu.com/youxidalaotalaizixingji/288470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