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游戏大佬她来自星际 > 第二十六章 审判中的患者们(三)

第二十六章 审判中的患者们(三)

    “不过,为什么还有批玩家是病患阵营,”郑之谦回想了一下,“我记得,系统里并没有提到。”

    想起早上,系统发出的任务,郑之谦把最终目标毫无保留地告诉安然。

    “我们两个人的身份是外聘医生,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弄清医院的隐藏秘密,只有把医院秘密深挖出来,我和栗神的任务才算完成。”

    是吗?安然下意识看向银栢,如果真如郑之谦所说,那他们两人的任务可比身为患者的自己任务要难得多。

    就算两人的身份是医生,院长也不会放松警惕,随意让银栢两人知道医院的秘密。

    外聘怎么会放心告诉他们。

    怕安然担心,银栢阻止了郑之谦往下说的想法,“安然,你的任务是什么?”

    他必须要做安然的事情,得先把安然的任务完成,确保她的安危,再考虑自己的任务。

    任务虽难,但银栢还是有把握无恙通关。

    “逃出生天。”安然拆开桌子上的零食,味道不错,知道自己不喜欢吃甜食,桌上摆得没有一包糖果,这一点银栢还是深得自己的喜欢,“比你们认为简单,话说,如果每个阵营任务都不一样,我还没有问郑才俊的任务是什么呢。”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独立完成。

    “郑才俊?”不是只有两个阵营吗?

    患者以及医生,怎么安然会说郑才俊和所有人任务又不一样。

    但仔细一想,按照在食堂的座位来看,郑才俊确实和安然等人坐的不是同一张长椅;

    郑之谦还以为是人员坐满,再也坐不下其他玩家,这才把郑才俊安排在另一张长椅上,现在看来,是自己理解错意思了。

    郑才俊,压根就不属于医院患者!

    不确定地讲,“所以,郑才俊目前一个人,医院护工?”

    “对,”安然点头,决定找郑才俊好好谈一谈,不然靠他一个人完成任务,安然可放心不下。

    毕竟郑才俊可是这副本里唯一一个自己认可的朋友。

    虽然他很聒噪,有些时候会吵得自己头痛,可少了他的废话,安然一时还会不舍

    得到确定答案后,郑之谦坐不住了,以郑才俊的性格,一个人的任务很难完成,更别说游戏还随机把栗神送了进来。

    玩家等级越高,副本难度越大,想到这,郑之谦慌了神,连忙想去找郑才俊问个清楚。

    留下一句,我出去找他,便消失在两人眼前。

    “他们两个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安然记得两人在上次副本也才第一次见面,“担心他么?”

    银栢嘴唇微动,想告诉安然郑之谦紧张的原因,可有觉得事情还未到时候,转念换了个话题。

    把从NPC手里拿出的档案摊开放在安然眼前,“每个病患阵营的玩家,有一本独特的病历档案,档案上清晰标注着主治医师的姓名。”

    顺着银栢修长的手指,安然发现自己的档案上很有趣。

    “精神病患者,安然,女,主治医师:栗银栢。”

    银栢,是自己认识的银栢吗?看着银栢耳边可疑的红色,安然挑眉,恶趣味油然而生。

    放下零食抱着双脚缩在角落旁,水润的眼睛柔柔盯住银栢,“栗医生,我不想吃药了。”

    “药苦,难吃。”

    戏精本质附体,一时间倒让银栢招架不住,眼看耳朵越来越红,银栢蹲下身子,掰开安然的双手,小心擦掉手指上的碎屑。

    “乖,不吃药。”低沉嗓音中透着小心翼翼意味在里,酥麻的感觉直击安然全身,倒把安然整得有些许不好意思了。

    轻咳一声,抽出被银栢拉着的双手,“刚刚,院长在外面看着。”

    所以我才撒娇。

    油腻腻的眼神隔着玻璃盯着两人,安然早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后面这句话安然没有说出来,潜意识里,并不是存了心的想做戏,倒对银栢有种特别的感觉,和其他队友很大区别的感觉。

    而银栢眼里的光因为安然的这句话,暗淡下来,但后又因想到了什么,露出一丝丝微笑,“我知道。”

    随后对着安然说了句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喜欢。”

    你爱演,我陪你,你吩咐的一切我甘之如饴。

    盯着银栢禁欲的脸,得,自己真是败给他了。

    觉得自己脸烧起来似的,安然僵直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办公室。

    “治疗结束,我先回去了。”

    还没等银栢把话说出来,安然已经消失在走廊里,只能无奈摇头,抓了个NPC吩咐送安然回病房……

    随便拉了个NPC回到病房后,安然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银栢的面容,和他相处似乎总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奇妙,让自己不断想靠近他,脑海里叫嚣着他属于自己。

    到底是怎么回事?被带回病房的安然甩头,想把脑海里的声音甩出去。

    看到站在门前神色不对的安然,向余以为是带走她的医生对她做了些什么,才让安然魂不守舍,担心走到安然身边,不安问道,“NPC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回过神来的安然摇头,回应向余的担忧,“没事。”

    但向余还是不放心,“那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

    “……”

    “哈哈哈哈哈哈。”安然被这句话问住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总不能说这是自己脑补自己到害羞了;而朱壮却毫不客气地笑出了声。

    “不行,不行,”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朱壮,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向余,“安然和栗神的事,不知道你少管。”

    朱壮早看出来银栢对其他玩家和对安然的不同,更何况他曾偷偷看见银栢的眼神,满眼宠溺,他还从来没有看见银栢有这样对待其他玩家。

    虽然朱壮自己在现实世界没有谈过恋爱,但他又不傻,银栢的眼神就足以说明一切。

    可榆木脑袋的向余没有听懂朱壮的暗示,“栗神也在游戏里?”

    “他在,”安然眼神闪躲地告诉向余,“他被系统分为医生身份。”

    怪不得和其他NPC不同,医生会叫住玩家。

    可……

    “有什么发现吗?”毕竟只有安然同其他病患不同,一个人有出入过医院其他地方。

    这句话让安然再次陷入囧境,除了银栢的办公室,那也没去过。

    而听出朱壮意思的花迎蔓再也看不下去向余这副蠢样,狠狠踩向他的脚,“榆木疙瘩,还问。”

    两人分明就是腻歪到一起去了,就算有发现也让安然自己主动说出来,向余在这发问叫什么道理。

    她从来没有见识过情商下线的向余。

    吃痛后的向余被花迎蔓拉到一旁,不敢多言;只有朱壮一人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

    不过……

    线索是有,脸不在红的安然淡淡称述郑之谦将自己带走后,三人的对话。

    “……分配的身份不同,最终目标也不同。”当然郑之谦走后的情形安然没有过多缀诉,“还有郑才俊所处的护工阵营还没有弄懂是什么任务。”

    笑完的朱壮,听安然说每个身份任务不同,幸灾乐祸说着,“活该,天天招仇恨,这下被系统针对了吧。”

    他说的正是郑才俊,但他丝毫不担心郑才俊任务失败被放逐,好歹是三星玩家,再不济手里还有保命道具。

    轻易折损在这,还真愧对他三星玩家的称号。

    “如果照你这么说,那为什么在食堂里,其他玩家没有显示玩家信息呢?”被临死拉进队伍里的女玩家将心中疑惑说出来,“不都是玩家吗?为什么玩家和玩家直接看不懂面板信息?”

    众人将目光对准女玩家;

    【二星玩家,钱雅香】

    钱雅香说的话,安然不是没有想过,但得到的答案她不确定,不愿将一个还没有确定的事情告诉其他玩家,危言耸听。

    可朱壮就不同了,大刺刺告诉钱雅香,“你进深渊游戏多少天了?系统针对玩家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特地隐藏面板,不让其他阵营的玩家看到信息,无非就是想让玩家无法团结在一起,集体通关。”

    隐藏面板,这样的话,对不同玩家来说,自然会认为其他阵营里面的人员都是系统NPC。

    坑害NPC的事情,玩家可没少做;

    这个副本还保不齐怎么利用NPC通关呢。

    玩家和NPC最大的不同就是身旁跟了个悬空面板,面板详细记录玩家的各项数据,等级及名字。

    第二个不同点,就是玩家可以使用道具而NPC不能,当然鬼怪除外;

    鬼怪无法在游戏里获得道具,但可以使用玩家掉落的普通道具。

    现在系统将玩家第一大特征隐藏,其他阵营玩家自然也就不知道除自己以外,还有其他玩家存在在该场副本里,自然也不会关心其他人员动向。

    若不是此次他们运气好,分到其他阵营里的玩家都是老熟人,情况还不一定比现在的情况好。

    朱壮短短的一番话,吓得钱雅香背后一激灵,活生生被憋出一身冷汗。

    系统这一玩法可真是歹毒至极。

    就当向余想再次开口时,门外传来NPC的声音。

    “查房,查房,患者请自觉回到自己的床位上。”

    听清NPC说的话后,玩家们如惊弓之鸟躺回病床上。

    她们可不想被关禁闭室,早上被送往禁闭室的两名玩家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http://www.tangsanshu.com/youxidalaotalaizixingji/288470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