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游戏大佬她来自星际 > 第十八章 大逃杀(八)

第十八章 大逃杀(八)

    心中摇摆不定,但找寻了一圈也没见到那个女人,明明都是一起掉下来的,怎么就不见了?

    “想什么呢?”郑才俊原本想和郑之谦商量下一步计划,但看他站在一旁发呆,忍不住上前拍了拍他的肩,“你不会被吓傻了吧?”

    他承认刚刚的场面是很凶险,无论是谁也好,眼睁睁看着唯一能站立的地方坍塌,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地方,饶是经验丰富的高阶玩家也会忍不住害怕。

    “不,我在想,那个说出牺牲者的神秘人,”郑之谦下意识反驳,他记得团队里并没有这种神秘玩家存在,看不见面板以及她的人脸,“队伍里一共有几个人?”

    反应真奇怪,那女人不是他自己的团队队员吗?还来问自己清楚是几个人,但看郑之谦的神色也不似开玩笑,回忆说道。

    “我记得,你和我碰到一起时,加上我一共是十个人,但后来去餐厅时,你的团队再加了两名玩家,所以当时一共是十二名玩家。”

    “然后呢。”郑之谦不确定自己的猜想,继续示意郑才俊说下去。

    “从餐厅出来时,系统禁锢了两个人,那时候我们还有十个人,现在我们应该还有八名玩家……”

    顺势数了一下玩家人数,郑才俊的话语卡顿不确定起来。

    他刚刚数了人数,只有六个人!除去系统禁锢的四人,按理来讲,应该还有八个人,怎么会只有六个人。

    岔开话题,“见鬼了,怎么就只有六名玩家了。”

    消失的两名玩家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界面上没有任何的资料,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件隐藏自己的装备,像极了银栢隐瞒身份用的道具。

    原本以为那两名神神秘秘的玩家是银栢和自己的老大,但若不是自己眼睁睁看着她们两被困在结界里无法行动,他还真就认为这两个神秘人是老大她们了。

    “你们看,”一名女玩家用在四周角落放上蜡烛,点燃后发现,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没有任何一扇能通往其他地方的大门,而墙壁上画满了图案,有一面墙上画上了一家人站在庄园前的画像。

    这是一家四口,画像里,几人神情严肃,目不转睛地望着远方,而端坐在妇人怀里小男孩不情愿和家人们看向前方,反倒依偎在妇人的怀里只露出了半张脸,看衣着,妇女及女儿穿的蓬松的长袍,小男孩脚踩着粗高跟,一副中世纪的样子,应该是这座宅子的主人。

    看着墙壁上的画像,郑才俊止不住的观察发现壁画的女玩家,能在短时间内调整好心态并将室内四周放上亮光,在餐厅时能压住恐慌强镇这心情安慰那对情侣,这个女玩家不简单。

    “这连起来像不像一个故事?”郑才俊拿出电筒,从左到右将墙上的壁画连接起来,虽然长期没人打扫的原因让某部分画像看不清,但墙上的壁画大致能拼凑出一个故事。

    郑才俊的话,打断了郑之谦对那个女玩家的猜疑,而是仔细地观察着墙上的壁画。

    “墙壁上记载的应该是当时庄园主一家的情况。”

    一直没开口的女玩家,难得地向郑之谦问道,“你看出来什么故事?”

    轻轻指了指左上角的,“你看,他们一家的故事是围绕庄园发生的,或许把故事弄明白,我们就知道出去的路了。”

    “那还等什么?”郑才俊闻言,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大手电,摁到最大功率,灯光照满地下室,“嘿嘿,够亮了吧。”

    他呆呆的点了点头,其他玩家这一路来看到郑才俊太多的奇葩道具了,人都已经麻木没有任何新鲜感了,估计他从里面掏出个鬼怪出来,众人也不会觉得新奇了。

    看完了四面墙上的壁画,郑之谦缓缓舒了口气,他想自己已经知道出去的门在哪了。

    这个故事很简短,小女孩的父亲,也是现在的庄园主。

    为了给体弱多病的妻子安心静养,举家搬迁来到了这所废弃已久的庄园,这所庄园像有魔力般地吸引着森林里迷路的人们,迷路的人们为了留下来,不惜一切地答应着庄园主的要求,甚至不惜变成庄园主的奴隶,也要留在这里。

    当然,心地善良的妻子不愿让人们卖身变成自己庄园里的奴隶,所以就找了个借口,一直雇佣她们留在这里成为这座庄园的工人。

    小女孩是第一个发现庄园里的秘密,一旦踏进这庄园,就会永远迷失自我,再也出不去庄园大门。

    她观察过,每当有人踏出大门时,那个人会在下一秒出现在庄园中央,而且不记得之前踏出庄园的记忆,继续留在这里。

    对小女孩来讲,没有人离去她很开心,所以她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的父母。

    而母亲自从来到了这里,精神越来越好,以前的她长期病弱的身体无法亲自照顾小女孩,现在却只能和小女孩一起去野炊。

    看到妻子的转变,庄园主也十分欢喜,下定决心要在庄园里继续住下去。

    但一切的美好,止步于母亲怀孕后的日子。

    小女孩曾在深夜不止一次听到母亲自己一个人在自言自语,有时候甚至会用力地敲击着墙上,在墙上划出一道道的痕迹,她十分害怕但也不敢去告诉父亲。

    自母亲怀孕后,家里一起都变得诡异,先是管家脸色苍白,管家的表情从一开始就没有了往日的慈祥,变成了呆板的表情,僵着个脸机械般重复自己的工作,再是母亲生下弟弟的那一晚上,所有工人都聚集在大厅里张大嘴巴,发出一直嘶哑的惨叫声。

    弟弟出生后,小女孩就没有见过他,但在弟弟十岁生日的晚宴上她看到了弟弟,并吓得躲回了房间,不敢外出。

    因为弟弟的右脸像极了皱巴风干的老人!

    不过在父母的劝说下,小女孩慢慢接受了弟弟的不同,带着弟弟在庄园里玩耍。

    随着两人年龄的增大她们越来越发现,庄园不正常,父母平白无故失踪,管家也越发病态,每次吃饭都要严格控制着姐弟两的思想,在晚餐结束后,留下姐弟面壁反思一天所犯下来的罪孽。

    终于,姐弟两受不了了,打算逃离这座庄园,可怎么逃离呢?

    姐姐想起了小时候看到的场景,活物无法踏出庄园,只有物品可以随着河流一直向下。

    于是姐姐将写上宴会邀请函的纸皮装进价值不菲的罐子里,准备趁宴会那天逃离这里,逃出管家的魔掌。

    不成所料,贪婪的人们捡到了邀请函一窝蜂的来到庄园,想在庄园里在捞点油水回家。宴会进行时,姐弟二人收买了一对身形和自己差不多的情侣,戴上面具假扮自己。

    等管家发现时下令让其他仆人去找二人时,二人已经逃之夭夭了,而墙上的壁画最后一张场景刻画停留在大厅里。

    “所以出口在哪?”看完故事后,一个一星玩家开口,他同情姐弟两的遭遇,父母消失,人生被管束,可画里有没有把逃跑的方法告诉大家,他不能理解这些的含义所在。

    “哎,”郑才俊叹气,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语气,“真不知道说你是傻子还是说你是大蠢蛋。”

    “看清楚了,最后一幅画上的大厅和之前画里的大厅有什么不同?”

    照着郑才俊的话,一星玩家仔细看看,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不想被其他玩家骂成蠢蛋了,“大厅上面的屏幕?”

    “对,”郑才俊走过去认可地拍了下一星玩家的背,“之前的大厅是没有画显示屏的,只有最好一幅画出来了电子屏,这你怎么能不起疑?”

    怪不得,串联线索,一切都对得上了。

    不会损坏的盘子不是单指餐盘,是指一切玻璃制成的东西;

    而虚假的一切出来是说小女孩一家遭遇过于离谱,暗示的告诉玩家,NPC以及地图所标注的出口,都是为了误导玩家的线索,分散玩家的注意力。

    被拍的龇牙咧嘴的一星玩家,再次说道,“那我们现在是去大厅吗?怎么出去?”

    郑才俊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自有办法,不过你最好在心里祈祷运气够好吧。”

    说话间,一边和郑之谦对视一眼,两人领着其余的玩家走到了角落里。

    就在这时,一个白圈从中央冒了出来,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示意一星玩家正对着自己,郑才俊坏笑一声,直接将他扔在结界上,结界发出一丝能量,瞬间将一星玩家弹出,弹在舞池中央的灯顶。

    “接住。”郑之谦扔出道具,让一星玩家用道具凿开天花板。

    等一星玩家顺利上去后,抛下绳索,困在下方的玩家不禁松了一口气。

    “女士优先。”

    将女玩家固定好送上去后,结界已经占去房间的大半位置,郑才俊咬咬牙,“不管了,我先走一步。”

    随后,调整身位跳上结界之上,靠在弹力成功上了二楼。

    真痛,郑才俊疼得直吸凉气,但为了耍帅靠在墙壁上一动不动。

    “没事吧?”接着绳索上来的郑之谦关心的询问,他也触碰过结界,那滋味不好受,更何况是全身靠着结界弹上来的郑才俊。

    哼,要不是哥人比较善良,早就靠在绳子上来了,何必遭这么个罪,不过脸上却不动声色,“没事,能用什么事。”

    见郑才俊强撑着没事,郑之谦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叹息一声。

    【恭喜各位成功获得钥匙】

    喇叭声响彻庄园,几人恨不得用石头把庄园里所有的喇叭全部砸坏。

    他们之所以这么讨厌喇叭主要原因是,喇叭声现在的通告,无异是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不仅是玩家会想尽办法知道是谁获得钥匙,还有鬼怪也会伏击获得钥匙的玩家。

    “怀疑这个副本在针对我。”

  http://www.tangsanshu.com/youxidalaotalaizixingji/288470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