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游戏大佬她来自星际 > 第八章 村中密闻(八)

第八章 村中密闻(八)

    见村长态度软化,娜塔莎得寸进尺问道,“村长,刘组和村庄怎么回事?”

    “为什么刘组会失踪,村庄怎么会建在沼泽之上。”

    “你……”还没等村长开口,村民就坐不住了,怎么能轻易告诉外人;村长大发慈悲放他们走,他们倒好,不知好歹,想深挖村长里的秘密。

    娜塔莎面对生气的村民们,无所谓的抖抖肩,反正都已经翻脸了,也不差自己问这么些问题,大不了不说嘛,干嘛动怒。

    思考良久,村长抬手示意村民安静,自己则单独进入古庙,颤颤巍巍供奉着安然她们先去瞧见模糊不清的神像。

    经过这一次的变故,村长看起来更加苍老,佝偻的身子,满头银丝。

    待一炷香燃尽后,村长招呼众人坐下,在村长的诉说下玩家了解到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很久之前,世间还是一片大乱,先祖受不了战火的摧残,主动向当年在位的皇帝请旨,甘愿族人世世代代驻守皇陵。”

    “所以,你们的祖先搬来了这?”

    怪不得,那一切就解释得通了。

    皇陵位置一旦泄露,金银财宝之多足以引起盗墓贼的注意,之所以不喜欢外乡人,可能也是因为村民也不知道来村子里的外乡人究竟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而那间房子是专门为盗墓贼建造的,目的,也就是惩罚盗墓贼让他记住那种折磨的滋味,永不再打皇陵的主意。

    等安然梳理差不多,村长点头同意了安然的想法,右手指尖指向章语柔,“对,所以我们一直对外乡人很排斥,至于那小姑娘问的刘小子,他确实走了。”

    “不对,元白说……”认为村长还在隐瞒真相,娜塔莎猛的开口打断村长的接下来要说的话。

    “小姑娘,我家后院有扇门,刘小子是从后院出去的,后院有条下山的捷径。”扫视了众人一圈,最终村长把目光放在安然身上,“丫头,你去过,应该知道。”

    平淡无奇的话语将众人吓了一跳,不亏是老狐狸,观察都这么仔细,竟然知道她们偷偷去过那间房子。

    “动静那么大,不知道都难。”似乎是猜到几人的心里话,村长解释道。

    丰收宴当晚,村长早就知道其他没来赴宴的几人,偷偷去了自己家,不然自己放在门上的丝线不会被扯断。

    至于村长为什么这么肯定是安然她们扯断的?

    是因为村里人都知道这间房子的用途,村民无事断然不是进入其中。

    “至于建在沼泽上嘛,”村长说到这故意卖了个关子,想看安然露出一丝慌乱的情绪,但安然淡然坐在原地,失望叹气,“先祖找到这块风水宝地时,皇帝派了许多能人异士来研究这块土地。”

    “其实,村中坐落的这块土地是山中唯一一块不是沼泽的土地,至于怎么建的房子,老夫我也不太清楚,全都是先辈们的智慧。”

    随着村长话音落下,空中忽然亮起白光。

    【游戏成功,恭喜玩家找到秘密】

    “这就结束了?”注视着不断滚动的显示器,娜塔莎高兴大喊,虽然通关方式很无厘头,但她不在乎;终于,可以离开这是非之地了。

    任务这么简单,安然也没想到。

    她原本以为等村长讲完秘密后,会派人追杀她们,靠自己逃出生天,才算游戏结束。

    【请玩家下山乘车,视为游戏完成】

    看到这句话时,向余提着的心放下来,松了口气,这局虽然是新手局但隐藏线索比普通局的线索还要难找,挤牙膏式的线索。

    如果这次不是几个新人被随机分配到副本里,恐怕这块副本足以淘汰许多玩家。

    “你们有看到章语柔吗?”成功通关的李促也破天荒地话多了起来,准备下山乘车的他,在清点人数发现章语柔好像一直没有出现过。

    “不清楚,咱们先下山在车里等她吧。”说罢,连行李都没有收拾,娜塔莎一人匆忙下山,离开这鬼地方她求之不得。

    目送众人离开的村长,不停嘱咐玩家不要将秘密泄露出去,就在一片祥和氛围下,只听古庙猛地震动一声,章语柔出现在古庙门口。

    沾满黑灰的脸上扬起一抹笑容,“看我找到了什么。”

    举起手上的东西,炫耀般地朝众人邀功,村长见她手上拿的东西脸色突变。

    “快!放回去。”

    可已经来不及了,在村长喊出的同时,古庙瞬间坍塌,一道道黑色的身影从古殿之中冲了出来,黑影所到达的地方,人群死伤一片。

    颓败的瘫坐在地上,看着昔日言笑晏晏的村民一个接一个死在他眼前,村长放弃逃跑的希望,嘴里一个劲念到,“它们出来了,出来了。”

    而系统上的游戏通关字样也变成一片血红,等再次看清时显示已不再是任务完成的字眼,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提示。

    【隐藏关卡已被玩家开启,请玩家活着逃出村庄,任务完成即有丰厚奖励~】

    俏皮的提示符号,却让玩家高兴不起来。

    看村民被黑影触碰后,脸上苍白地倒在地上,顾不得他人,安然拉起元白就要跑,游戏真有鬼怪存在。

    因为她看清黑影里的东西,那正是冤死的恶鬼。

    而元白在这时突然放开安然的右手,跑过去扶起村长,想一起带他离开这里,“姐姐你先走。”

    村长伯伯再怎么隐瞒秘密,归根到底也是为了自己好,不让自己过早背负使命;更何况,这么些年来一直是村长伯伯对自己照顾有加,自己不能扔下他一个人跑出去。

    黑影越来越近,安然轻叹一声,这小孩总是不让自己安心,认命跑上前去,与元白一起搀着村长往村外跑去。

    可黑影吞噬了太多人气,从先前的虚无缥缈,变成胶壮实体,似乎察觉众人想要逃跑的方法,越来越多的黑影游荡在玩家身旁,不停变换形状,最后围成圆圈不断紧缩,要将玩家吞噬进肚子里。

    见活着的村民紧紧跟在自己身后,不管是做了多成为的选择,村民还是义无反顾地信任自己,不由的心里升起一丝慰藉,挥动手臂,右手指向暗房,“去那间屋子躲着,快。”

    听了村长的指示,众人无疑有他,慌忙朝暗房跑去。

    暗房中,大口喘气的几人正庆祝自己逃出生天。

    安然打开手电抬眼看去,现在屋子里只剩她们几个人了。

    云白、花迎蔓、向余、村长及之前针对元白的婶子,老李叔,还有一个不知名蒙住双眼的女孩。

    女孩身材瘦弱,披散着一头乱糟糟的长发,似乎是长期遭受虐待,病怏怏坐在地上;

    安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醋味大发的元白挡住安然视线,安然这次移开视线。

    “她去哪了?”娜塔莎愤怒向众人询问章语柔的下落。

    都已经通关了,现在却眼睁睁地看人死在眼前,若不是村长估计她们这群人下场和村民差不多。

    都怪章语柔,要不是她私自拔走某些东西,情况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古庙塌陷时候,我看她往山下跑了。”李促记得章语柔在系统公布隐藏关卡时,拿着古庙里找出的不知名物品跑了下去。

    “要不是她擅自行动,也不会出人命。”

    “现在该怎么办?”

    几人商议逃跑路线时,妇人忽然冲了上来,拉起元白就要把他推出去,嘴里骂骂咧咧。

    “要不是你,村民怎么会死?灾星,你克死你父母还不够,你现在还要带着外乡人克死全村。”

    被灾星二字刺激,元白不在挣扎。

    他觉得婶子说的对,自己就是灾星,为了不再连累姐姐,婶子把自己推出去,似乎也是种好事。

    妇人拉着元白推开大门,外面黑影瞧见活人呼呼大笑;原来藏在这里,下一刻便凝聚成黑雾往元白袭来。

    紧急关头,安然反应过来,拉着元白的衣领往里扯去,僵持间,粗略的衣服突然断裂,妇人因惯性跌坐在屋外,村长来不及多想,瞬间关上大门。

    屋外,被黑影吞噬的妇人传来阵阵惨叫,但仍旧不停咒骂着。

    “灾星,就是个祸害,你们帮他都得死,他就是灾星,啊!!啊!”

    元白呆呆站在原地,自己又害死一个人,婶子死了。

    安然伸出右手捏住元白近些天被养得白白胖胖的脸,“她是自己摔出去的,不怪你。”

    “婶子说的对,我是灾星。”元白抬头,眼泪不断流下来。

    灾星,我看未必。

    安然安慰元白,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什么灾星?你是我的福星。”

    若不是元白的提醒,自己未必能这么快过关。

    元白父母怎么去世的她不清楚,但害死村民的是章语柔,那妇人也是自己不小心被带出去的,怎么就全部都算是元白的过错?

    小心年纪就被人天天当成灾星,安然不敢想象元白这些年是怎么受尽他人白眼,心疼将元白拥入怀中。

    “也不知道她是中了什么邪,”此时的村长已经振作起来,“从狗蛋生出来就一直不待见他,现在还要拉他去死,这叫什么事啊。”

    众人并未搭理村长的话语。

    “村长,黑影是什么?为什么会在古庙里?”向余率先向村长发难。

    看章语柔亮出东西时,向余就注意到了村长的神情,还有他后面说的话,他可不认为村长对黑影一事一概不知。

    “这,”村长面露难处不再开口,想要蒙混过关。

    “村长,事到如今,我们蛮不下去了。”老李叔看着村长欲言又止的模样,脾气火爆的他再也忍受不了,“你不说,我说。”

    “唉,我说。”村长咬咬牙,打算把秘密全盘托出。

    都要死了也顾不得其他的了。

    “原本我告诉你们在这里建村是先祖们的智慧,可实际上也与当时的秘法有关。”

    “原本这里根本就打不了地基,是先祖查遍秘籍才就想了个法子。”

    说道这,村长停了停,不敢再开口,老李叔接着说道,“打生桩知道吗?”

    打生庄是对附近各种神明以及妖魔鬼怪的一种祭祀,顾名思义是用活人做祭品,以此让神明保佑整个过程的顺利,以及在修建完成以后,不会因为一些天灾的原因而倒塌。

    “当时每一人都要抽签,共打10个也就选了10人。本来一切正常,可桩打好的第二年,村里总是莫名其妙地就有人失踪,而且好不容易找到的村民也疯疯癫癫,神志不清见人就说村里有鬼。”

    “先祖起初不信,可失踪的人越来越多,便请了个风水大师来算了一卦。

    “之所以有村民无故失踪,是打生庄的人不甘心死在这里,含了一口怨气。”

    “由于怨气过深,无法化解,当时就想了个法子,修建庙宇让孤魂野鬼有安身之处,每年每家每户抽签选出祭品来祭拜他们。”

    “这么恶毒的法子你们也想得出来?”了解村中真正的秘密后,向余震惊不已。

    “这是唯一的法子了。”村长也不想看着村民们去送死,奈何怨气太深根本就无化解之法,只能用这么个法子一直安抚着他们,“狗蛋的父母就是被当成祭品死的。”

    事关元白,安然示意村长继续说下去。

    “狗蛋生下来的那一年,村里一人一签,当时狗蛋被抽中了,但他父母死活不愿意让狗蛋去当祭品。”想起当年场景,害怕打了个寒颤,“怨灵大怒,后来狗蛋父母自愿牺牲,村里才一直安然无恙。”

    “可如今,载着符咒的法器被那个小姑娘拿走了,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镇住他们了,现在的我们就是案板上待宰的羔羊。”

    为彰显村长话语的真实性,屋外的黑影开始撞击起大门,撞击声音越来越大,大门在猛烈撞击下,肉眼看见地显现出几张鬼脸。

  http://www.tangsanshu.com/youxidalaotalaizixingji/288470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