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游戏大佬她来自星际 > 第五章 村中密闻(五)

第五章 村中密闻(五)

    小小插曲过去后,年轻力壮的村民们也将现场布置得差不多了,村长也带着其他老人和小孩陆续入场。

    见大家都已经坐好,村长抬手示意安然她们紧挨自己坐好,见村民们都到的差不多了,咳嗽两声,“各位,老夫也没什么好讲的,就在这里让先祖保佑村里风调雨顺,大家吃好喝好。”

    说罢举杯,将酒一饮而尽,宴会的气氛也被推向高潮。

    吃饱喝足之后,一部分坐在外围的村民,相约好离席,而坐在一旁的村民却不慌不忙和其他桌上的村民聊天。

    “看,他们走出去了。”宴会开始安然她们就注意到了,这群一起走出去的村民脸上涂了大红大黑的颜料,像脸谱又不似脸谱。

    花迎曼用手肘撞了撞专心投喂元白的安然,小心提醒安然该找线索了。

    “不着急,等会会回来的。”不动声色地告诉着急的花迎曼,村长都没离席村民怎么会轻易离席。

    果然,同安然说的一样,村民回来了,穿着厚着的戏服,在空旷的场地咿咿呀呀表演起来。

    出众的表演,听得大家如痴如醉。

    但安然觉得很奇怪,自己不是没听过戏曲,对戏曲也有一定了解,可村民们唱的曲调及曲词自己一时间弄不清楚是哪个帮派所传了。

    “前先人受难,谨慎行之,谨慎行之啊。”

    原本唱完这句,伶人们本应集体谢幕退场,但为首的伶人在村民的拥簇下,开道径直来到了村长旁边的酒桌旁。

    因为视野受限,在宴会开始时,安然她们没有看到酒桌的情况。

    现在看上去,坐在酒桌旁的人,与周围开心的村民显得格格不入,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连最爱热闹的小孩眼角旁还含着泪,兴致缺缺地吃了几口菜。

    为首的伶人随即围着桌子转圈,跟在后面的伶人嘴里念念有词。

    等伶人停下后,村长斟满酒杯走过去,同妇人悄然说了几句话,只见那妇人匆忙饮下白酒,带着一桌子人离场。

    至于说了些什么,安然没有听清。但看在架势有很大可能是与线索有关。

    可是,这该怎么套出线索呢,安然陷入沉思。

    村长肯定是不会告诉自己的,毕竟身份摆在这里;村长不信任外乡人又怎么会把所说的话告诉外乡人呢。

    不过……

    瞧着身旁开心啃鸡腿的元白,安然蹲下身去,用纸擦拭元白油腻的嘴角。

    “元白,姐姐问你,旁桌坐的都是什么人,好好活动怎么不开心。”

    不好意思的放下鸡腿,元白凑到安然耳边小声嘀咕,“听李大叔说,旁边坐的是每年失踪不见人的家属。”

    每年丰收宴,村长伯伯旁边坐的净是些伤心的村民;之前自己也问过村长伯伯,但村长伯伯一直不肯告诉自己;

    “可李大叔说有人失踪了,可明明自己前几天才见过那些人呢。”

    就连村里的小孩都要隐瞒,这条线索一定很关键,还是得想办法去套套口风。

    抬头看向古庙,安然眼神微暗,不知道向余那边怎么样了。

    几人再次见面已是凌晨,与安然她们吃饱喝足安逸模样不同,向余他们略显得狼狈,头上挂满蛛丝,裤腿沾了星星点点泥泞,衣服也在匆忙赶回来途中剐蹭了鸡蛋大的洞。

    好在游戏还比较人性化,对于副本中产生的衣物损耗,系统每日会免费更新一套放在玩家床边的板凳上,以供玩家能有一个好的游戏体验感。

    见向余他们的囧样,娜塔莎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你们现在的样子好像去偷别人东西被当场抓包啊。”

    还别说,娜塔莎形容的真贴切,从见面起几人就一直在大声喘气,特别是章语柔,特地换上的白裙子染得漆黑,怀里揣了一包东西,生怕它掉下来。

    原本娜塔莎说这些话的意思是想让大家放松一些,但向余几人的脸色非但没有得到缓和,反而更严肃起来。

    “哎呀,就是开开玩笑。”凝重的气氛压得娜塔莎喘不过气来,小声嘀咕道,“开个玩笑,不至于吧。”

    安然无奈摇摇头,娜塔莎还真不适合这游戏,永远看不出轻重,如果不是新手局保护机制,估计已经死了好几回了。

    这么几天相处下来,向余是什么脾气,还摸不清吗。连章语柔小动作都能忍下来的人,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脸上阴沉不开心吗?

    “怎么样?有发现什么了?”安然问道,能让他们脸上十分难看的一定是在村长家里看到了些什么。

    章语柔掏出藏在怀里的东西,一把扔在地上。

    这团东西互相缠在一起,定睛看去,竟然是一团绳子。

    可能是使用时间太长的原因,绳子末端参差不齐好几道分叉。

    “绳子?”一直没出声的花迎蔓凑近绳子,与向余他们一惊一乍不同,花迎蔓拉起一端绳索整理起来,也不知道他们怕什么。

    “是,绳子。”向余握住花迎蔓右手,接过绳子,放在灯泡下,“你们看,这是什么?”

    在灯泡的照射下,众人看到绳子上布满不规则的黑点。

    这是?血!!

    直接告诉安然这绳子上的黑点绝对不是其他的污渍,是人血不小心蹭在上面无人及时清理形成的小黑点。

    “我猜,这是人血。”

    听安然说的话,向余点点头,旁边一脸煞白的李促磕磕绊绊说着,“绳子是从村长家里拿的,那里,还有很多这样的绳子。”

    和安然她们的不同,向余他们行动明显困难很多。

    众人没料到的是,村民们并不是所有人都去参加了活动,当向余一行人到村长院子旁,意外发现村长家门竟有人把守。

    若不是章语柔出了个爬狗洞的馊主意,他们这次计划也不会进行得如此顺利。

    狗洞直通村长家的后院,后院里有一道不起眼的暗门,当他们推开门,看到的是灰扑扑的房间,房间里的四周挂满类似的绳索。

    原本他们是打算好好在这暗房里找找看有没有线索,可村长提前回家,打得他们措手不及,慌乱间,章语柔将搭在房梁上的绳子扯下来一股脑的抱了回来。

    “所以,也就是说村长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

    “是了,村长家有间暗无天日的房间。”向余补充道,“里面全都是这种绳子。”

    娜塔莎顿时像想到了什么,不确定开口,“不会是拐卖吧?”

    之前在现实世界看过几件拐卖的新闻,虽然很少,但如今按向余他们讲的情况来看,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不可能。”向余下意识否认。

    从刚来到村里村民们的反应以及态度来看,他们是不会容忍外乡人来这里,更别说把外乡人绑过来。

    线索再次中断,一时间,情况陷入僵局。

    “或许,我们还得去村长家看看。”脑海里突然闪过邻桌妇女伤心的样子,隐隐约约觉得这两件事一定是互相关联,定脱不了关系。

    听安然说的话,娜塔莎第一个打起退堂鼓,从向余的形容来看,那一定不是什么好地方。万一自己猜想是正确的,被发现就惨了,很有可能会被杀人灭口。

    随即支支吾吾说道,“我觉得还是另外打听吧,再去一趟太危险了。”

    话音刚落,章语柔不悦地皱起眉头,新手局本来就是向新人开放的,新人评分越高能拿到的奖励也越丰富,现在新人不愿意一起合作通关,让原本心中有气的章语柔心情更加不好。

    “怎么?就一直待在这里,等线索自己送上门来?”花迎蔓抢在章语柔开口之前,讽刺对娜塔莎说。

    游戏开始时,她就不太喜欢娜塔莎,虽然她每次都是害怕地躲在其他玩家身后,但自私的本性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开始就装柔软,遇到危险就让别人上,自己搭便车,这种人花迎蔓是最瞧不起的,于是毫不留情面拆她的台。

    “什么嘛,我只是提个建议。”娜塔沙小声辩解,似乎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又不是强求大家不要去。”

    “同样,兵分两路。”竟然不想去就如你的愿。

    不过娜塔莎确实说对了,第一次去是他们毫无防备,如果村长察觉到有异常,一定会加大警戒,届时人多好容易暴露;

    见众人没有异议,安然继续说道,“这次,我和向余,李促一起去,你们几个就负责打掩护。”

    为了不让村长起疑心,安然特地安排她们去山上采风好扰乱村长的视线。

    “好,”向余点头,对于安然的提议他十分赞同,其实他也是想再去一趟暗房的,但碍于娜塔莎前面说的话,他不敢拿所有人的命来冒这么大的一个险,即便是新手局。

    安排妥当,安然总觉得自己忘了些什么,但又想不起来。

    这时,衣服被人拉了一下,低头看去,只见元白委屈撇嘴,“姐姐,那我呢。”

    对了,差点忘了元白。

    安然顿时感觉头痛,她不放心带着元白一起去冒险,毕竟元白还是个小孩,经不起折腾;可让她们几个照顾安然又怕她们照顾不会,把元白弄丢了。

    花迎蔓看出了安然的纠结,朝她点头示意;

    思考一番,安然蹲下身去捏住他的小脸,“你和其他几个姐姐待在一起,等我回来。”

  http://www.tangsanshu.com/youxidalaotalaizixingji/288470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