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一双鹰瞳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阴阳两隔

第三百一十四章 阴阳两隔

    沈诗怡握着刘玉那冰冷的手,已经哭得死去活来。

    刘玉是她从南港带过来的,不仅是她的助手,更是她的朋友、闺蜜、姐妹。虽然刘玉处心积虑地成了林文的女人,沈诗怡心中有气,甚至有些隔阂,这也是刘玉尽量躲避沈诗怡的原因。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沈诗怡有了孩子后,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两人相处的依旧比别人融洽和亲密。

    沈诗怡的悲恸与别人不同,她失去了一位助手和好友,心中更是怀着愧疚感,如果不是她把刘玉带在身边,也许她不会成为林文的女人,也许她不会到营城,如果当初硬下心肠,让她继续留在南港负责那四个珠宝店,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如果……,可惜,这个世上是没有如果,时间永远不可逆转!

    爱莉莎扶起沈诗怡……

    林文站在旁边,如同一尊雕塑,双目呆滞,只有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流,他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刘玉,心如刀割。

    两人发生的点点滴滴,一幕幕在眼前呈现,这个外表冷酷的女人,内心热情如火,她的爱是那么热烈而执着,她的情是那么专著而深情,她一直跟自己说,想要一个宝宝,想有一个属于他们两人的宝宝,可是,她没机会了,永远地走了!林文的眼泪根本不受控制地流,如同一个傻子一样,只是在流泪。

    林文体内的气息受到了情绪的影响,像野兽一样乱窜,把经脉撞得生疼,他在承受着身体的痛苦,似乎身体的疼痛多一些,可以减少一点内心的痛苦。

    刘玉的父母和沈诗怡被搀扶着拉出太平间,哭声依旧从室外传来,哭得让人揪心。

    王晓飞和狼头过来拉着林文,想让他离开,人死无法复生,道理谁都懂,可感情上,却是那么不由自己。

    林文终于动了一下,一仰着头,一口血雾喷了出来,将盖在刘玉身上雪白的布面染得斑斑血迹,鲜红的血液如同梅花落雪,在耀眼的灯光下,显得异常诡异。

    刘玉的父母和沈诗怡听到房间的惊呼声后,挣扎着返回时,看到眼前的一幕都傻了眼,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林文的身体直挺挺向后摔向冰硬的水泥地面,幸好被反应敏捷的王晓飞和狼头抓住了衣服,抱在怀里。

    王晓飞看着面无血色的林文,眼泪再也忍不住,边哭边喊着“林哥,林哥”。林文是他父兄一样的存在,他悲愤、伤心,看见林文这个样子,他心里无比痛苦。

    沈诗怡抓着林文的手,哭成了泪人。

    过了好一会,林文终于苏醒了。

    林文足足缓了半个小时,说道:“晓飞,扶我去看看鲨鱼兄弟。”

    “文哥,你好点再去吧!”

    “我没事,去看看我的兄弟!”

    “鲨鱼”高大的身躯静静地躺在那里,他是林文挑选给刘玉的保镖,他用自己的性命完成了使命,是值得尊重的战士。林文给“鲨鱼”深深地鞠了三个躬,疼痛如同刀子一般扎着他的心,让他痛苦不堪。

    林文、王晓飞和狼头守着“鲨鱼”的尸体旁,一个小时后才离开。

    林文转身对王晓飞和狼头说道:“我没事,我要单独陪陪小玉,你们出去吧!”

    …………

    林文一个人陪着刘玉,在那里喃喃自语,没有人知道他在说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流了多少泪,但所有的人都知道,他非常痛苦……

    天亮后,林文从房间里出来,面色憔悴,再也不是那个风度优雅的男人,如同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他没有说话,出门后,只是坐在台阶处,点上一支烟。

    王晓飞和狼头一直守在门口,他们没有打扰林文,只是默默地看着他抽烟。

    “狼头,警方那边有线索吗?”

    “还没有具体线索,根据追踪和走访,凶手最后的踪影,很可能躲进了山里,大雁山。”

    “好,你去准备一下,跟我进山!”

    v“林哥,我也去,我要新手撕了他!”王晓飞见不得林文这副痛苦样子,在他的印象中,即使再难的事情,林文也是一副风轻云淡、胜券在握的样子。他难受,他想哭,他浑身散发着浓重的杀气。

    “狼头,你去准备吧!”

    “是!”

    狼头走了,他知道应该去准备什么。

    “林哥……”

    林文摆了摆手,说道:“晓飞,我视你为兄弟……”

    “林哥,当我是兄弟就应该带我去!”

    林文将烟狠狠地踩灭,抬头看着王晓飞,眼中带着痛苦、期望和亲切的复杂神色。

    “晓飞,这次谋杀不可能是简单的恩怨,高层更不可能做出这种卑劣的行径,这是一次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谋杀,拍卖公司日进斗金,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眼中的肥肉,是我疏忽了,是我大意了,我对不起小玉,是我的错,小玉死的冤,我一定要给她一个交待!”

    林文又点上一支烟,吸了两口后,盯着王晓飞说道:“晓飞,拍卖公司是集团最大的进项,是支撑科研公司和制造公司的柱石,每周拍卖都是几个亿进账,必须是我最亲近、最信任的人去把持大局,如果拍卖公司一旦放弃,科研公司和制造公司将无以为继,可现在无论派谁去主持拍卖公司,都将会承担着巨大的风险。晓飞,目前我已经是无人可用,只有让你去替我担当这份责任,你愿意吗?”

    “林哥,我去,有什么危险我来扛,可是……,可是我不会经营公司呀!”

    “晓飞,不要怕,我不会把你置身于危险之中,公司已经进入正规,各个环节都有人去做,我会安排好的,你最主要就是替我管住钱,这项收益太大了,别人我不放心。”

    “林哥,你放心,只要我有一口气在,谁也别想打公司的主意,谁也别想从公司拿走一分钱!”

    “好,辛苦你了兄弟,具体细节我们以后再谈,你马上去公司安排一下,所有拍卖活动全部停止,什么时候开始拍卖再通知。你先去熟悉公司的情况,其它的事情不要管。”

    “林哥,我求你了,这次你就带我去吧,我把凶手撕了,替刘小姐把仇报了,马上就回公司,好不好?”

    “晓飞,拍卖公司关系集团的存亡,我把这么重的担子压在你身上,实在是迫不得已,你是替我分担风险和责任,难为你了。我明白你的心情,你不能跟我去,回公司去吧,好好经营公司,只要拍卖公司在,我才能实现抱负,你明白这份担子的重要吗?”

    “我明白!我明白!”

    王晓飞含在眼中的泪水,不争气地滑了下来,他一转身,拚命地往拍卖公司的方向跑去。他似乎用这种方式来宣泄和释放心中的悲愤!

    林文起身后,望了望身后的太平间,心头一阵悸痛。数日前,两人还是温情笑语,如今,却已是阴阳两隔。人生变幻,世事无常,又有谁能够主宰得了呢?即使自己身怀异能,却也是无能为力。

    林文很颓唐,他看到了刘玉的父母,还有沈诗怡,他们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眼中带着关切之情。

    “叔叔、阿姨,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小玉,还请你们保重身体,我会把后面的事情做好。”

    刘玉的母亲满面悲戚,但看向林文的目光中却带着些许关爱。

    “林文,诗怡已经跟我说过了,这不关你的事,是小玉的命运不济,希望你能够帮忙把凶手绳之以法,安慰小玉在天之灵。”

    “阿姨您放心,我一定会给小玉一个交待!”

    林文对沈诗怡说道:“诗怡,我已经让晓飞接手拍卖公司,你通知一下集团的任命。你帮我照顾好叔叔和阿姨,等我回来再处理小玉的后事。”

    林文说罢,转身就离开了,他看到了狼头,正站在不远处,他知道狼头一定已经准备好了。

  http://www.tangsanshu.com/yishuangyingtong/197002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