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隐秘的人类身世 > 第56章 88。”一“的宇宙极数

第56章 88。”一“的宇宙极数

    先生拿着半虎符畅行无阻。在皇城外,咸阳城内,认识先生的人一年比一年少,他离开了大概有那么十几年的光景了。百姓为生存奔波,皇城里又下令不能传播先生的消息,于是这十几年,百姓都淡忘了。可是皇城是嬴政一个人的城,他心心念念的都是先生,大殿内外,上到大臣,下到奴婢,因他的思念而思念,因他的执着而执着。

    啊喵,先生,维尼,一行三人被嬴政的宦官引路至寝殿,大家都认得先生,先生每次一出现,就会有大事发生。那个黑色高帽的宦官步伐很快。啊喵的体力不支,而寝宫又在重重阶梯之上,啊喵有好几次都想晕倒了。但是此刻的宦官却恨不得自己能有双翅膀飞起来。

    “皇上皇上皇上。”黑帽宦官急切又兴奋地轻轻呼喊嬴政。那是一种极力压低又无法控制的音量。但是黑色的薄纱迎风飘舞,帐幔深深。包裹不住那剧烈的咳嗽声。嬴政大咳了好几声,差点喘不上气儿来。听那咳嗽声儿,似是有一口老痰,大咳几声,仍是没有吐痰的动作。这时候听到有人叫自己,嬴政只是摆了个手势,示意他直接说,不用请示了。

    先生远远地看到那个黑色帐幔中的影子。心中还有有点很复杂的滋味的。地球人类之所以让所有的外星人难忘,也是因为他们在低级理性的状态下,高级感性。

    “先生来啦。”高帽宦官觉得说出这四个字就像完成了某种终身的使命。

    嬴政缓缓拉开帘子,不过才相隔十几年,相距十几步,可是两人的中间却好像相隔着千重万重的星球。

    “先生。你去哪里了啊,徐福说去东方找你,他一直没有回来。这么些年,你过得好不好啊。”

    嬴政眯着眼,杵着自己的膝盖。

    “王,我过得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好不好。”“我很好啊,我按照你的指导,已经努力把天下归一了。你曾经说一是宇宙的极数,我想了很多次了。我用律法,用刑罚,用我的精兵猛将,虽然困难重重,但我相信你说的那个未来。我很相信的。”嬴政一口气说完。可是他说话的口气有点奇怪,不像是在对着一个人说话,反而像是在进行某一种独白。

    “王,你是“一”的使者。”

    “先生,你知道吗?我已经想好了以后的千秋万业,你说过我是中国的第一个皇帝。所以,我是始皇帝。您觉得这样的称呼好不好?会不会有点不合适啊。”

    旁边的黑色高帽宦官系在脖子上的帽绳儿在微微颤抖,帽绳儿旁边的脖子上的皮肉起的都是鸡皮疙瘩。他叫楚桌,从前是个楚国人。已经年老色衰了。但活了这么久,他第一次看见始皇帝那么谦卑,“原来,这皇帝也有害怕的人啊”他想。也难怪他文化程度低,只能用“害怕”来形容所有的激烈感情。

    “王,跟我说说我离开之后的故事吧。”先生穿着一身的破烂衣服径直走入嬴政的卧榻,维尼和啊喵以及楚桌侍立在角落。楚桌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走到窗棱边,对寝宫周围的所有士兵发了一个信号。吹了两短两场的四声口哨。口哨的意思是:“800秦卫兵随时待命。听到长哨声立即破门保护皇上。”

    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件。毕竟,秦王这个人脑子太活跃,点子太多,停歇不下来的“统一”措施,难免会招致一些人的责难。

    有人冒充过先生。是一个打扮得飘逸的冷艳的人,他不说话。难辨雌雄。他来也不是想要刺杀嬴政,他只是想玩一玩,看看自己到底对皇帝有多大的吸引力。他靠近嬴政。

    嬴政拔剑刺穿了他的喉咙,他手无寸铁。

    宦官问皇帝为什么要杀了他朝思暮想的“先生。”嬴政只是低低地说:“他不是先生,先生是不该有人味儿的。”

    此刻的嬴政大喊了一声:“先生!”然后他就捏a星人脸上的肉,摸他的骨头。使劲地吸着鼻子,嗅啊嗅,要嗅他身上的味道。如从前一样,什么味道都嗅不出来。嬴政忘记了咳嗽:“先生,你真的回来了啊。”他本来有很多很多的问题的——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有没有看见过徐福等等等等。可是此时此刻,他心里想:“回来就好啊,回来就好。再多的问题已经问不出口了。”他紧紧地抱住先生。

    然后放声大哭,涕泗横流。像一个孩童一样,情绪不加控制:“他们都要我死啊,先生,他们派了好多好多的刺客来刺杀我,画里面藏刀,我出门的时候,就躲在树上面,推大石头下来砸我。先生,我真的很怕我再也看不到你了。要不是有徐福的丹丸。啊,一定是徐福的丹丸起了作用,让我有力量可以等到你的出现。”

    “王,你不要着急,你慢慢地说。”

    “先生,你走了以后,我就做了很多代表宇宙极数“一”的事情。我统一了六国的度量衡,文字,周边的少数民族,我建立了唯一的国家,当了唯一的皇帝,商鞅帮我负责“一”的律法,李斯帮我负责“一”的官吏。总之,一切都稳定有序。”“可是王,我听到的怎么好像是不一样的版本啊。百姓朝不保夕,饥不择食,浮漂遍野,民不聊生。”

    “先生,人只要多生,就会有的嘛。忠孝不能两全,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我建立“一”的王国,有的东西是要作出一些牺牲,一些让步的。”

    “谁说的,王,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已经没有人愿意繁殖了。(先生说的可能是他自己的星球。)你要珍惜地球现在这样感情充沛的年代。最重要的是,要珍惜你自己的人民,民不是棋子,是跟你一样有着平等人格的人。你是被选定了做某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完成“一”的使命。而你的人民是帮助你的人。”

    “先生,你的意思是什么?我应该处处为它们着想吗?那我们的计划怎么能进行得下去啊。你不知道民有善有恶,有刁民有贱民有良民。如果我都用平等的心情去对待他们,他们就会恃宠而骄,永不知足,整天就会想着怎么为自己谋私利,然后我们的国就会像周王朝一样覆灭了。”“你错了王,你错了。你不要这么焦虑,没有人想要伤害你,也没有人能够伤害得了你,除了你自己,你是被我选定的人类。你拥有非凡的力量。你不要那么焦虑。”

    先生说到了一个嬴政的痛处,嬴政从小就是一个很多虑的孩子,从前,在六国纷争的时候,多虑让他怯懦,现在,六国统一了,多虑又让他狂妄,他总是掌握不了其中的适当的尺度。他为“一”的目标所累。生怕自己完成不了。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先生,我的身体是大不如前了。我真的很怕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没做,就一不小心就死掉了。我真的可以不死吗?”

    “那要看你怎么理解“不死”这件事情了。”先生缓缓地说到。“我现在准备建一个弱力场模拟基地,你同意吗王。“

    “王,我刚刚打断了你,我不应该妄加评断你。你继续。”“先生,徐福给我吃了药。”“什么药。”先生和王两个人在一起总是有很多很多说不完的话。可能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先生是一个a星人,按照a星人的风格,从来不说废话,不说不理性的话。严谨理智。

    维尼心里都产生淡淡的嫉妒感了。她心想:“先生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这么能说啊。”当她这么想的时候,先生的话停住了,他叫了一声:“维尼。你过来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啊!这里是古中国啊,难道怀特先生不是应该给我起一些古中国的人名吗?他怎么叫我的这个名字啊。这样不是很容易被揭穿吗?”纵然如此,维尼还是小碎步跑到先生的身边。“维尼,你先退下吧,去找个地方休息。舟车劳顿,又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先生这位是?”嬴政问道。

    “是我在路上认识的一个可怜人。”a星人从不撒谎,其实这句话是一句简略的话,原句应该是:她是我在漫长的地球漫游之路上遇见的一个可怜人。

    维尼根本听不懂中国话。只听得懂先生对她说的英语。她自己推开门,便有一众的侍女前来。左边一个人搀她,右边一个人扶她。走了没两步,八个壮汉举着两根巨大的木棍前来,木棍上拖着一把椅子。维尼哪里见过这阵仗啊,语言又不通。心中又没有任何主见。吓得她连连摆手。表示拒绝。坚持要自己走路。

    而宫女和宫内的轿夫只当她是一个百越之地未开化的原始蛮族,知道跟她多说也没有用。就不由分说地把她整个人架起来,抬到轿子上面。害得她惊恐万状,不是因为怕自己会被怎么样,而是惶恐自己怎么在奴役着他人,让他人处在自己的脚下。而自己却高高在上。这么多么让她内疚的一件事啊!

    不过,没过多久,她就已然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了。

    她怎么也没能想到有一天会在古中国找到了自己的存在位置!

    (本章完)

    

  http://www.tangsanshu.com/yinmiderenleishenshi/106448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