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异界音乐大咖 > 第二十六章:打嘴仗

第二十六章:打嘴仗

    杨四野是武坤最强的手下,也是恒元国赫赫有名的铁血将军,战力无可厚非。

    有杨四野镇守雪刃城,雪刃城固不可摧。边缘势力,群起而攻,也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攻破雪刃城。

    “即便如此,没有我的召见,你也不应该回来.....”,庆平阳的面色很难看。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国君应该理解。”,武坤嘴角微撇,丝毫不把庆平阳问罪的语气,当成一回事儿。

    “荒唐!雪刃城是恒元国的命脉之地。雪刃城一乱,整个恒元国都将陷入混乱与恐慌,岂是你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就可以免责的,立即给我滚回去,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不然罢免你镇远侯的身份,代替杨四野军统的位置。”,庆平阳怒火道。

    朝下诸侯,皆是面色恐慌。

    而武坤却是一脸平静,看向了北海候聂平丘。

    “国君,镇远侯此次归来也是为了国家大业着想,鸿蒙学院是大陆巅峰学院,此次我们恒元国有两个名额,但要通过鸿蒙学院的考核,何其困难?若不挑选出天赋极高的青年参加,到时候我们就白白浪费了这两个名额。方皓和佰封都是天赋异禀的青年才俊,若是让他们去参加入学测试,一定能够取得好的成绩,我觉得镇远侯不但没有错,反而应该有功才对。”,北海候聂平丘立即站出来说道。

    闻言,庆平阳面容微微抽搐,北海候聂平丘掌握恒元国北方一带大部分势力。他想不到就连北海候聂平丘也站在了武坤的一队!

    他就知道武坤一定是想争夺鸿蒙学院的两个招生名额,看眼前的阵仗,武坤对于这两个名额势在必得。

    庆平阳的眼神无比恼怒,但是无可奈何。

    武坤如今在恒元国的势力,已经让庆平阳很头痛。

    如果这两个名额再被武坤夺取,并让武坤成功与鸿蒙学院建立关系的话,那么在恒元国,便再也没人能够制衡武坤。

    “国君,镇远侯为恒元国百姓镇守雪刃城数十载,换来恒元国的太平和繁荣,是我们恒元国的功臣,废了他镇远侯的地位,难以服众,恐怕雪刃城的将士们不服。”,此时数位诸侯又齐齐站了出来。

    庆平阳目光巨颤,胸口压着一股怒气。

    看着大堂上有恃无恐的武坤,他很想爆发出来。

    但是这个时候与武坤闹翻,那么必然会引起武坤不满,雪刃城随时可能反叛。

    恒元国如今的情况,经不起内乱!

    还有一个百蛊窟虎视眈眈!

    “很好,镇远侯的确为恒元国做了很多的奉献,郑也看在眼里,但是鸿蒙学院招生的名额,我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至于武方皓和杨佰封……,的确是我恒元国的天赋青年,但是既然我事先已经将这两个名额安排下去了,就劳烦镇远侯将两位才俊安全护送回雪刃城。”,庆平阳拂袖说道。

    他是绝对不会将鸿蒙学院的两个招生名额让给武坤的,鸿蒙学院的势力是他唯一的希望。

    此话一落地,武坤的面色变得阴沉,众多为武坤说话的诸侯亦是面面相觑。

    “国君,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到底要选谁,一定要想清楚,这关系到恒元国的将来......”,武坤阴沉地说道。

    话语中明显带着几分威胁的语气,他上前一步,看似恭恭敬敬,实际上隐隐释放的气势,彰显了他的不悦。

    敢在朝堂上,如此放肆的,也就只有武坤了。

    “是啊,国君,敢问这恒元国除了庆孜牧太子的天赋能够比得上武方皓,还有谁呢?何况孜牧太子的年龄没有到十岁,鸿蒙学院是不会招的,只有让武方皓和杨佰封两位青年才俊参加,才有可能顺利通过鸿蒙学院的考试。”,北海候聂平丘立即上前说道。

    聂平丘就是武坤的一条狗!

    闻言,庆平阳大怒,叱问道:“北海候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恒元国青年一辈无人吗?”

    庆平阳周身散发出强盛的气势,弄得满堂皆震,顶梁龙柱好似下一刻都将要断裂,甚至将武坤身上的气势全部压下。

    聂平丘惶恐,他没想到自己这句话竟然落了话柄在庆平阳的手里,连忙道:“国君息怒,平丘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就给我退下,下次说话注意点!”,庆平阳不耐烦地说道。

    北海候聂平丘面色漆黑一片,看了一眼武坤,眼神中闪烁着惊恐的目光,他似乎害怕的不是庆平阳,而是武坤!

    “国君,众所周知,恒元国内,下辈当中除却孜牧太子,就只有我儿武方皓天赋最强,其次便是杨四野之子杨佰封,若是此次鸿蒙学院的两个名额不分配给天赋最佳的两人,反而给别人,恐怕难以服众啊,莫非国君想要徇私?”,武坤沉沉说道。

    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武方皓和杨佰封在恒元国早就人尽皆知,这两人的天赋无可置疑,话语权永远在他这边。

    “武坤......”,庆平阳咬牙切齿,恨不得当场将武坤杀死。

    但是武坤和他的实力相当,而且满朝诸侯有一大半都是镇远侯的人,其余都是墙边草,没有一个是值得信任的。

    “哼,国君既然安排了两人,不如就让他们出来给大伙儿看看,究竟是哪门子的天才,竟然能够让国君如此袒护!”,武坤在言语上占了上风,当然不会见好就收。

    他根本就不相信,在恒元国内青年一辈当中,还有谁的天赋能够比得上自己的儿子,和杨佰封。

    庆平阳很为难,但是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他没有选择。

    “我指定的人,就是他们。”,庆平阳指了指站在一侧观望的陈岳莱和季冰灵。

    “嗨。”,陈岳莱尴尬地笑了着,季冰灵也是保持着微笑。

    刚才那一场嘴炮仗,看得真爽,陈岳莱都有些佩服武坤的口才。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武坤这个镇远侯的确猖狂的让人想锤死他。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季冰灵和陈岳莱两人的方向投了过去,有惊讶,有震撼,有莫名其妙,更有嘲讽和看不起。

    “哈哈哈.....,一个太监,一个小丫头,国君的眼光还真是让我们目瞪口呆啊,这样的人能够有资格代表恒元国参加鸿蒙学院的招生考试?不是出去丢人现眼,让我们恒元国在其他各大势力面前丢脸吗?”,武坤瞥了一眼陈岳莱和季冰灵,轰然大笑,语气中充满了讽刺。

    “哈哈...”

    满堂皆笑。

    陈岳莱从未觉得自己像此刻一样想打人,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武坤,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士可杀,不可辱!

    刚想冲出去,却是被季冰灵拦住了。

    “你打不过他的,冲出去只是送死。”,季冰灵轻声地说道。

    “也对,我打不过他。”,陈岳莱退了回来,喃喃道。

    反观,王座上的庆平阳,极力压制心头的怒火。

    “既然国君手下无人,这两个名额还是让给我儿武方皓,以及杨佰封吧。大家有何意见没有?”,武坤环顾朝堂,蔑视庆平阳,直接不再询问庆平阳,想要以众人之势,逼庆平阳答应。

    “我有意见。”,季冰灵举起小手,微笑着说道。

    “你有意见,无效。”,武坤淡淡地说道。

    “我没有意见,这两个名额就应该给最有天赋的青年,以激励广大青年奋发修炼。”,刚刚才被骂的得像狗的北海候再次站了出来。

    他注意着武坤的面色,想要借此机会弥补之前的错失。

    “我也没有意见。”

    “我也没有。”

    ......

    一大半的诸侯都表示支持武坤的说法,然而终于有一道反对的声音从诸侯圈里发出。

    “我有意见,天赋不是以实力论,鸿蒙学院招生,也不是认定青年一辈实力高的武者就能通过测试,或者天赋就越高,即便武方皓和杨佰封在恒元国的青年一辈实力最强,但是天赋如何,谁也说不定,我认为陈岳莱和季冰灵可以胜任这次任务。”

    这一道声音响起让陈岳莱微微一愣,这是第一个敢反对武坤的人,而且此人竟然是南武侯崇广鹰,也就是崇左明的父亲。

    就在陈岳莱还在发愣的时候,崇广鹰竟是对着自己浅浅一笑

    陈岳莱自然明白,崇广鹰之所以冒着得罪武坤的风险也要站出来说话,其实就是为了他,因为在皇林中,陈岳莱曾在岩兽的手下救了他的儿子崇左明。

    不过这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没有见到崇左明,可能现在还在养伤,毕竟那天崇左明受伤不浅。

    陈岳莱当然受伤更重,只不过有季冰灵的帮助,他才会很快恢复如此快。

    “我也有意见,我认为陈公公和季姑娘的天赋也不差,应该可以成功进入鸿蒙学院,并取得好成绩。”,宁德候赵大贵也站出来说道。

    也是对着陈岳莱浅浅一笑。

    “陈岳莱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两个可是出了名的墙头草呢,怎么今天都站出来帮你说话?”,季冰灵贴在陈岳莱的耳边说道。

    显然有些吃惊。

    “可能是因为上次皇林狩猎的时候,我救了他们的儿子吧。”,陈岳莱回答道。

    “哦,原来是这样。”,季冰灵笑着说。

    庆平阳见到宁德候和南武侯站出来反对武坤,他的面色亦是稍稍恢复了一点血色。

    他震惊地看着陈岳莱,没有想到陈岳莱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为他拉拢了两个诸侯,而且是两个势力很大的诸侯,崇广鹰和赵大贵掌权恒元国南疆地域,势力不容小视。

    “我支持宁德候的说法。”

    “我支持南武侯的说法。”

    ......

    崇广鹰和赵大贵两个巨头已经站出来支持庆平阳,众多诸侯也就意识到这个时候是站队的时候了,要是站错队,到时候可是要吃大亏。

    那些原本当做墙头草的诸侯,亦是开始心中有了权衡。

    最终,在崇广鹰和赵大贵的影响下,有接近三分之一的诸侯,站在了庆平阳的一方。

    “陈岳莱,干得不错了呢,竟然一下子拉拢了这么多诸侯。”,季冰灵赞扬道。

    “我也很意外....”,陈岳莱摸着脑袋说道。

    他也没想到,只不过顺手救了两个人而已,竟然就给恒元国带来了这么大的影响。

    “很好,看来很多人都怀疑我儿和杨佰封的天赋是吧.....,你们居然选择相信这么一个小太监和一个丫头片子,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们比试比试,鸿蒙学院的名额,胜者得!”,武坤沉沉说道。

    眼神中像是有无尽的怒火,尤其是看向崇广鹰和赵大贵的时候。

  http://www.tangsanshu.com/yijieyinledaka/161407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