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异界音乐大咖 > 第二十五章:一起住几天

第二十五章:一起住几天

    金蚕蛊是百蛊窟势力最强大的蛊,如果方才不是苏妃在无可奈何之下,选择自庆孜牧体内将其召唤出来,否则金蚕将会永远呆在庆孜牧的体内。

    金蚕看似能够提升武者的实力,事实上是在燃烧武者体内的血气。

    长此以往,庆孜牧很可能活不过二十岁!

    陈岳莱也足以想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庆孜牧的气息变得那么蛮横的原因了。

    “想不到她竟然在皇上身边潜伏了这么多年,百蛊窟是想将孜牧太子培养成一个傀儡皇帝,然后将恒元国掌握在手中啊,百蛊窟可谓是用心良苦!”,徐公公叹息。

    要不是及时发现,恐怕真会让他们的计谋实现。

    “何统领,将她就地埋了吧,这件事情不要外传,就说苏妃在遭遇凶兽,死了。”,庆平阳深邃的目光再无波澜。

    “是。”,何玄亮受伤不重,挖个土坑还是没有问题。

    “徐公公和国君就没有想过,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目的,真的会舍得将自己的孩子置于危险当中吗?”,陈岳莱犹豫了许久还是说出了口。

    他怀疑庆孜牧或许并不是苏子萱的亲生儿子。

    从刘美人、华妃的经历,以及现在的情况来看,陈岳莱越发坚定自己的想法,庆孜牧或许是华妃的孩子!

    “陈岳莱,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庆平阳的脸上罕见的出现一抹怒意。

    陈岳莱有些尴尬,庆平阳不会认为自己是再怀疑他给别人养了七年儿子吧?

    “小莱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啊。”,徐公公吃惊地说道。

    陈岳莱只好将自己在湖心亭,与刘美人的对话告诉他们。

    ……

    “华妃诞生皇子数日后,苏妃是不是也就生下了孜牧太子?两个孩子都是皇上的骨肉,样貌还没有长开,看上去应该很难分别。”,陈岳莱分析道。

    季冰灵自始至终没有反对,也没有支持,只是好奇地看着陈岳莱,认真地听他讲话。

    华妃则是震惊当场!

    “小莱子,你要知道就算这样,那也只是你的一番臆想和揣测而已,并没有真正的证据,我唯一可以确认的一条,那就是刘美人是无辜的,我可以将她从冷宫的花名册上取掉。”,徐公公还是无法相信庆孜牧不是苏子萱和庆平阳的孩子。

    “够了,不用说下去了。”,庆平阳失去了耐心。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确定孜牧太子,究竟是不是华妃娘娘的儿子。”,陈岳莱说道。

    此话一出,原本想要离开的庆平阳停下了脚步。

    “什么办法?”,庆平阳平平淡淡地说道,虽然面无波澜。

    但可以看出,他也想把这件事情弄明白。

    “小莱子,你真的有办法?”,徐公公疑问地说道。

    “嗯。”,陈岳莱点了点头,接着又道:“至亲的血液是可以相互交融的,只需要滴血认亲,便可以分别出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滴血认亲?”,庆平阳和徐公公竟是异口同声地时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季冰灵亦是用惊讶的眼神看着陈岳莱,显然她也没有听过,似乎还很感兴趣。

    陈岳莱浅浅一笑,这个世界居然还不会滴血认亲这个操作,那帮别人养了儿子,死了都不知道,家族绝后了。

    “成与不成,一试便知。”,陈岳莱对这个法子很自信,不过他的猜测对与不对,那另当别论,看着季冰灵说道:“季姑娘可否帮我一个忙?”

    “嗯,说吧。”,季冰灵笑着说道。

    “帮我取两碗清水来。”,陈岳莱道。

    现在他身受重伤,行走不便。

    在这一圈人中,也就只有庆平阳和华妃是完好的,但是华妃境界低,在林中行走不安全。

    至于庆平阳……

    那是大哥,也不敢请啊。

    没一会儿,季冰灵就将水取了过来。

    “取水做什么?”,庆平阳微微皱了皱眉头。

    “国君马上就知道了,现在请季姑娘和国君各自滴一滴血液在同一碗水中。”,陈岳莱解释道。

    将信将疑,庆平阳虽然还是有点质疑,但想要知道答案的他,自然很听话。

    用内力自指尖挤出一滴鲜血,滴入了水中。

    季冰灵亦是照做。

    很快,两滴血液便在水中融合在了一起。

    “至亲的血液相容,两滴血液能够融在一起则说明季姑娘和国君的确是至亲关系,若两个人的血液不能相容,这说明不是至亲。”,陈岳莱用实际的行动将滴血认亲的原理告诉了他们。

    “那取一滴苏子萱的血液过来,测试一下与太子的血液能不能相容。”,庆平阳皱眉道,显然他开始相信了。

    这时,刚刚填好土坑的何玄亮面色有些为难,苏子萱已经被他埋了。

    .....

    “何须如此麻烦,我和徐公公没有血缘关系,我和他的血液就不能融合,这样一来就可以验证,我的说法到底对与不对。如果对,再看华妃娘娘与太子的血液相不相融合,便可知道真相。”,陈岳莱说道。

    “好,那就这样吧,徐公公你和陈岳莱试一试。”,庆平阳说道。

    结果很显然,当陈岳莱和徐公公的血液滴入水中之后,根本不会相融。

    “真神奇,陈岳莱真棒呢。”,季冰灵夸奖道。

    “哪里哪里,这只是常识。”,陈岳莱笑着说道,不过刚说完立即注意到不对,数双质疑地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连忙改口道:“我有说错吗?这只是尝试。”

    众人的眼神也就正常了。

    呼。

    陈岳莱心头一紧,差点暴露。

    “华妃,你过来吧。”,庆平阳看向华妃的时候,眼神闪烁着。

    毕竟曾经的时候,华妃也是他很宠爱的一个妃子。

    华妃的血液与庆孜牧的血液滴入清水之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何玄灵赶紧填完坑,也跑了过来。

    “融了!”,一道震惊地声音响了起来。

    是何玄亮,他很激动,就差鼓掌了。

    “华妃,对不起,这些年委屈你了。”,许久之后,庆平阳才回过神来,伸手将华妃搂在怀里。

    庆孜牧真的是华妃的儿子,当年苏子萱玩儿了一个狸猫换太子……

    看着重新得到宠幸的华妃,陈岳莱心里真心为她感到高兴,在冷宫中相处那段时间,陈岳莱早就将华妃和武妃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恒元殿别院,夜里,天上飘着小雪。

    陈岳莱的房间里,灯火通亮。

    今天晚上他有点气血攻心,看着睡在自己的旁边的季冰灵,他有点把持不住。

    但奈何魔音那个小家伙夹在两人中间,只要陈岳莱微微动一下,魔音就睁大了眼睛瞪着他。

    “陈岳莱睡吧,从现在开始直到去鸿蒙学院之前,我都和你住在一起。”,季冰灵轻轻地说道。

    似乎在她看来男女同睡,很正常!

    陈岳莱心头一紧,居然要同居这么久!

    因为陈岳莱在皇林受了重伤,季冰灵要求留下来照顾他,陈岳莱也就答应了,只是没想到,夜里的时候,季冰灵和魔音就钻上了他的床……

    “真的要一起睡这么多天吗?”,陈岳莱咽了一口唾沫,着实有点紧张。

    “嗯,你的武体太弱了,这些天,我尽量帮你炼化几道道纹,这样你就不会那么容易受伤了,那股力量短时间内也不会伤害到你。”,季冰灵平静地说道,语气中带着朦胧的睡意。

    陈岳莱有些疑惑,之前季冰灵已经为他炼化了两道青色道纹,难道还不足以压制天地音法的力量吗?

    究竟要多强的武体才能够容纳这股力量,陈岳莱心里一瞬之间诞生数个问题。

    他开口问季冰灵时候,后者却是已经睡熟了。

    陈岳莱的心里躁动了一晚上,一整夜都没有睡着,但什么也没有敢,魔音代替了武妃监视器的角色。

    第二日,季冰灵帮助陈岳莱炼化了第三道道纹,道纹可以增强他的武体,腹背骇人的伤口也在道纹力量的影响下,迅速恢复。

    直到三日后,陈岳莱的伤口竟然已经完全愈合,武体也是明显增强。

    随后的日子里,陈岳莱抓紧修炼,为鸿蒙学院的测试做准备,毕竟他的起步比较晚,这种实力去参加鸿蒙学院的入学测试,他的心里没有底。

    时间飞逝,距离鸿蒙学院入学测试的时间已经不到半个月。

    这日,议事殿中一名身材魁梧,肌肉发达,身穿金甲的中年男子站在厅堂当中,他的身后站着两位十八岁左右的青年。

    两名青年周身都有着一股让陈岳莱望尘莫及的强大气息,想来这两位的实力应该远远在他之上。陈岳莱倒不羡慕,毕竟自己就是个菜鸟,以后得事情都说不定。

    一名青年浓眉大眼,面容粗狂得不成样子,体格健硕,气息浑厚。光着膀子,敞开着胸脯,面相长得很着急。

    另外一名青年,身材也相对瘦小,但浑身肌肉紧致,也是个练家子,穿着一套白袍,眉宇间英气逼人。

    “武坤,你身为镇远侯擅离职守,不守护好雪刃城,长途跋涉回天丰城,要是雪刃城出了什么事,谁来担任这个责任?”,王座之上,庆平阳沉沉地道。

    厅堂上那名中年男人,便是恒元国的边城雪刃城的城主,镇远侯武坤!

    在他身后那名白衣青年便是他的儿子,武方皓。

    武方皓也是恒元国数一数二的天才,除却庆孜牧,没有能与其争辉的青年一辈。

    年仅十七岁便已经是启蒙境巅峰之境,天赋极为恐怖。

    至于另外一名青年,名叫扬佰封,是武坤手下雪刃城守城军统领的儿子!武道潜力也不容小觑,十八岁已经是启蒙境七重的实力。

    “国君,无需担心,我已经命令杨四野统领严加防守,更何况这些年雪刃城在我的管理下越发强大,边城势力有谁敢反我雪刃城?”,武坤平静地说道。

    此时,厅堂中还有各大诸侯,几乎恒元国内最有实力的数人都在议事殿中,其中不乏是武坤一派的人。

    庆平阳看着满朝诸侯,这里面究竟还有谁是值得他信任的?

  http://www.tangsanshu.com/yijieyinledaka/161407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