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一刀倾情 > 第270章

第270章

    广智和尚心下大惊,刀锋未到,但是刀锋的寒气已然激得他眉心生疼,是以此时已容不得他低头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老僧也当真了得,虽已来不及收回双掌,百忙之中,突然张嘴吐出一口气,同时他的脑袋向后扬了过去。

    他这一口气蕴含真气,竟然将厉秋风刺到他面门的长刀吹得微微一抖。

    虽然这一抖细微到了极处,甚至肉眼无法看清,但是对于广智和尚来说,却已经足以死里逃生。

    厉秋风的长刀略微慢了一慢,广智和尚的脑袋恰好此时向后扬起,本来要刺入他眉心的刀锋贴着他的眉心向下划去,从眉心一直划到他的鼻端。

    刀锋与广智和尚的肌肤紧紧贴住,只是刀锋已然刺到了极限之处,竟然没有刺入广智和尚的肌肤。

    这一刀只是在广智和尚的眉心至鼻端划出一道细细的红线,却没有伤及广智和尚分毫。

    饶是如此,广智和尚死里逃生之下,也是心下大骇,哪里还敢缠斗,身子疾向后退去。

    在他向后退去的同时,他才知道自己方才为何会失手。

    原来厉秋风长刀刺向广智和尚眉心的同时,左掌凌空拍出一掌。

    这一掌的力道恰到好处,一股劲风扑出,竟然将萧展鹏的身子向下压低了一寸。

    虽然萧展鹏的身子只低了一分,却恰好避开了广智和尚拍下的一掌。

    广智和尚计算的本来已经足够精密,只不过厉秋风算得比他更准。

    这老僧武功虽高,计算准确。但是若论起生死相搏的经验和杀人的技术,与锦衣卫相比,却要差得远了。

    广智和尚败在厉秋风手下,不是因为他的武功,而是因为他的江湖阅历。

    是以他身子向后退开的同时,心中又惊又怕,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这老僧竟然起了畏惧之心。

    他知道,这个对手为了杀人,会不择手段。

    而这一点,他万万做不到。

    厉秋风击退了广智和尚,但是却救不了萧展鹏。

    因为此时萧展鹏已经飞过了墙头,竟然向墙外的万丈深渊飞了过去。

    厉秋风想也不想,右足一点,便也向墙外跃了出去,半空中长刀“铮”的一声插入刀鞘,右手便向萧展鹏腰带上抓了过去。

    此时庄恒云和柳生宗岩也已跃上了墙顶,只不过柳生宗岩跃起时虽然比庄恒云晚了片刻,却抢在庄恒云身前到了墙顶。

    庄恒云心下一凛,心中暗想:“这个老魔头的轻功果然远在我之上!”

    玉清子、庄恒云、柳生宗岩、广智和尚四人站在墙顶,只见墙外的深谷之中云雾弥漫,哪还有厉秋风和萧展鹏的影子?

    过了片刻,却听广智和尚口中说道:“阿弥佗佛!这人是恶魔转世,若是葬身于万丈深渊,那是最好不过。”

    庄恒云不由转头看了柳生宗岩一眼,却见他脸上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想来对厉秋风也是颇为忌惮。庄恒云心中暗想:“本来想用姓厉的小子牵制这个老魔头,偏偏这小子不听话,如今坠入谷中,只怕尸骨无存。要想再与这个老魔头抗衡,只得另想法子了!”

    萧展鹏从广智和尚掌下死里逃生,只不过他飞出了墙头,却发现竟然向云雾弥漫的山谷中坠落下去。他心中大骇,却又无处借力,心中一声长叹,只得闭目待死。

    正绝望之间,忽觉身后腰带被人扯住。他愕然睁开双眼,却见眼前白茫茫一片,知道自己已经坠入到云雾之中。正惶恐之间,却听身后有人沉声说道:“萧兄别慌,咱们定能想法子逃生!”

    萧展鹏听出是厉秋风的声音,心下松了一口气。只是听到耳边呼呼风响,身子下坠之势丝毫不减。想要张嘴说话,竟然被风压得张不开嘴。便在此时,忽觉眼前一亮,竟然已经穿过了云雾,四周变得明亮起来。

    两人穿过云雾之后,厉秋风见左侧不远处便是怪石嶙峋的山崖,心下暗想:“须得想法子抓住山石,减缓下坠的势头,然后再想法子逃生。”

    只是两人下坠之势何等猛烈,若是强行用手去抓住山石,只怕胳膊立时便会被下坠之力扯断。他心中念头急转,一时之间却想不出办法。

    便在此时,却听萧展鹏沉声说道:“厉兄抓紧我!”

    厉秋风一怔,虽不晓得萧展鹏此话是何用意,抓住他要腰带的右手却攥得越发紧了。

    只见萧展鹏右手长剑斗然刺出,扎向了两人左侧的山崖。

    萧展鹏这一剑力道拿捏的极为巧妙。他并不是想将长剑扎入岩石缝中,而是将长剑在山石之上划动,借此缓解两人的下坠之势。

    只见长剑与岩石划出一连串的火星,发出极为尖利的摩擦之声。

    萧展鹏手中的长剑是萧家祖传的一柄神兵利器,是以两人下坠的势头虽然十分猛烈,长剑在岩石上划动之时,火星四溅,声势惊人,长剑却没有折断。若是换成其它宝剑,只怕此时早已断成数截了。

    借着长剑与岩石摩擦之力,两人下坠的速度立时变得慢了一些。趁此机会,厉秋风双足不断轻轻在山石上点动。初时只是如蜻蜓点水般轻轻踩踏,随着下坠之势变缓,他双足的力道越来越大,待又下坠了十余丈后,他的双足已能在岩石上用力跃动。此时恰好看到脚下不远处有一棵一人多高的松树长在岩石缝中,树干探出了崖体。厉秋风大声说道:“萧兄小心,我先抓住那棵树!”

    他话间未落,右手抓着萧展鹏的腰带向上用力挥出。萧展鹏身子一轻,直向上飞起了一丈多高,待得身子升到了顶点,正要下落之时,他身上的下坠之力已然全被消解。

    萧展鹏心下一喜,左手斗然伸出,正好抓住一块突出的山岩顶端,整个身子已然悬在了山岩之上。只不过他全力去抓山岩之时,右手的长剑卡在一处石缝中,再也拿捏不住,竟然脱手坠落到深渊之中。

    厉秋风将萧展鹏向上掷出之后,他的下坠之势却又快了几分,瞬间便到了那株松树旁边。厉秋风早就胸有成竹,只见他右膝略弯,右足在松树树干上轻轻一点,只听“喀喇”一声响,那松树承受不住他的下坠之力,已然从中间折断。

    只不过借着这松树一挡之力,厉秋风身子已向上弹起,升起了一丈有余。他手疾眼快,双手伸出,正抓住两道岩缝,身子紧紧贴在石壁之上。

    便在这时,萧展鹏的长剑自空中坠落,正好从厉秋风头顶上掉了下来,虽然没有砸中厉秋风,却也吓了他一大跳。

    这只是眨眼之间的事情,饶是厉秋风武功高强,却也是紧张之极。直到抓住岩石缝隙之后,他才长出了一口气。正庆幸时,却听头顶传来萧展鹏的声音:“厉兄,你没事罢?”

    厉秋风抬头向上望去,却见萧展鹏身子悬在头顶两丈多高的地方,只不过只能看到他的双腿,却瞧不见他的面容。

    厉秋风道:“我没事,咱们慢慢向下走罢。”

    萧展鹏道:“厉兄且慢,这山石并不牢固,咱们还是并肩向下走为好。否则我在厉兄头顶,若是不小心踩落一块岩石,只怕会伤到你。”

    厉秋风暗赞他想得周到,于是等候了片刻,待得萧展鹏下到他身边时,两人才相视一笑。此番两人互相帮助,死里逃生,对于对方都是心生感激。

    此时两人身处悬崖中间,山风猎猎,全仗着两人武功高强,这才没有被山风吹得坠入崖底。只不过这悬崖自形成之后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万年的风吹雨打,岩石多有破损,有时抓了过去,稍一用力岩石便即断裂。是以两人万般小心,互相帮助,慢慢向崖底攀爬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四周渐渐暗了下来,想来已是暮色将至。便在此时,忽听得脚下隐隐传来流水之声。厉秋风心下大喜,转头对萧展鹏说道:“萧兄,咱们脚下有流水声,看样子就快到谷底了。”

    (本章完)

    

  http://www.tangsanshu.com/yidaoqingqing/79341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