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寻唐 > 第八十一章:左右逢源

第八十一章:左右逢源

    翼州刺史曹信,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读书人多一些,事实上,他也的确是成德核心层中读书最多的人,他是真的参加过大唐科考而且得中进士的人.大唐的读书人与后世的读书人是有着极大的不同的,至少,那个时代的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的可真是不多.绝大多数都是那种拿起笔能写锦绣文章,提起刀子宰人如同杀鸡屠狗一般的人物.

    李安国起家的时候,聚集在他身边的骄兵悍将可真是不少,但最终能成为李安国麾下唯一的一个与其没有关戚关系的刺史,成为一方镇守,曹信自是靠着实打实的功劳.在成德,他是公认的用兵最为狡滑的将领.

    李安国常常调侃他是一个有文化的流氓.不怕流氓力气大,就怕流氓有文化啊.

    此刻坐在火炉边,伸出一双修长的似乎握笔远远多过握刀的手一边烤着火,一边听着王明义在讲述着这一次的武邑之行.另一侧坐着王明义的老子王温舒.

    王明义经商多年,口才那自然是历练出来的,讲得是绘声绘色,让人如同亲临其境,王温舒脸色变幻不定,精彩之极,倒是曹信,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似乎当真是将其作为一个故事在听.

    “姨父,整个情况就是这样了.”王明义一口气讲完,端起一边的早已变凉的茶一口喝完,看着曹信道.

    “真正想不到,在我们翼州治下,还如此藏龙卧虎啊.”曹信呵呵笑道:”屠立春就不说了,十余年前,他还是二十多岁的青年呢,我便与他一起共过事,那个能与屠立春站在一起的人,又是谁啊?”

    王明义摇头.

    “那个箭术如神的呢?”曹信又问道:”能有如此箭法,放眼整个天下,也找不出来几个吧?”

    王明义又是尴然地摇摇头.

    “看起来你与小公子交往良久,他并没有把你当成可以推心置腹的真朋友啊!除了义兴堂,真正厉害的手段可都是瞒着你呢!”曹信笑道.

    王明义尴尬地道:”最早认识他的时候,我正准备吞了他的义兴堂呢,后来虽然化敌为友,但又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取信于人呢?”

    “也是.”曹信点头道.

    “大哥,现在重点不是那个大汉,也不是这个射箭的,而是李泽啊,这才是一个真正厉害的人物啊!”王温舒有些着急.

    “节度使的儿子,又怎么会差了?李泽是一个人物,倒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不过是他太过于出色,以至于让我有些惊讶罢了.”曹信道.

    “他们两兄弟之间内斗,却是让我们坐蜡了.”王温舒不满地道:”大哥你拒绝了大公子调兵的意思,只怕他会怀恨在心.明仁说过,大公子看似豁达,但却容不得有人置疑反对他,有点,有点小心眼!”

    曹信一笑:”你是担心大公子回去收拾明仁?”

    王温舒一摊手:”怎么不担心?”

    “放心吧,大公子虽然有些刚愎自用,还不至于如此糊涂,他来找我调兵,也是一时之间急怒攻心有些失了方寸,想来现在也该想通了.以剿匪的名义让我带兵去灭了小公子,亏他想得出来.”曹信笑道,”不过也由此可以看到,这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小公子,当真是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啊!”

    “能不大吗?”王温舒苦笑道:”这位小公子,不声不响的便弄出了上千精兵,还有如此悍将,更有每年数十万贯的收入,这可是把大公子生生地给比下去了.”

    曹信呵呵一笑,”我对小公子的所作所为,可是很好奇的,现在看来,小公子是绝不甘成为大公子背后的影子的,但看起来原本没有想与大公子争什么,反而一门心思地往横海那边发展,你看义兴堂这些年在横海那边就做了不少事情.明义,是吧?”

    “是的,姨父,我从程维那里看到过义兴堂的一些轮廓,再加上我的经验,只怕小公子在横海那边已经布置了一个庞大的网络.只不过这个网络,是经商的啊.”

    “亏你还是你老子的儿子.”曹信笑骂了一声:”这东西啊,可以是经商的,也可以是干别的,联想到早前武邑剿匪的事情,这就更有点意思了,横海那边都说柳成林仅带了二十家将便大功告成,可那些流民最后却都落在了小公子的手中,更有意思的是,柳氏一家,当初可都在那些流民手中,往深里想一想,这里头只怕还有一篇大文章.”

    王温舒精神一振,”大哥,你是说李泽与那柳成林有什么勾结?”

    “有什么勾结不好说,但他们二人一定见过面,一定达成过什么交易.”曹信道:”咱们这位小公子可不是善男信女啊,这么大好的敲竹杠的机会落在他手里,不弄点什么出来,我还真不信了.”

    王温舒眼睛发亮,”难怪大哥毫不客气地便拒绝了大公子调兵的要求.”

    王明义莫名其妙:”姨父,父亲,你们在说什么?”

    曹信大笑:”明义,今日便给你上一课吧.现在看起来,咱们的这位小公子,原本就一直在打横海的主意,他不往成德发展,大概就是不想与大公子起什么冲突.大乱之世将要来了呢!小公子图谋的是横海,你想想,如果到时候真成了这种局面,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王明义一脸茫然.

    王温舒有些怒其不争,”这就想不透吗?小公子手上纵然有上千精兵,但面对横海,仍然是弱者,就算有什么奇谋妙计,但没有足够的实力作支撑,也是枉然.纵然一时得趁,终究会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败下阵来.你姨父的意思就是,我们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搭上小公子的便车,往横海那边发展.”

    “原来是这样啊!”王明义恍然大悟.

    “成德治下,镇州是节度使坐镇,实力最强,这不用说了,排第二位的,当是李安民治下的赵州,我们翼州,只能排第三,最弱的,倒是深州的苏家,这几块地方,我们的手都是伸不过去的,所以想要发展,唯一能打的主意也就是横海了.横海朱寿,在那边可是不太得人心,境内暴乱此起彼伏.如果小公子当真得手,我们到时候伸手帮上一把,自然就能得到不菲的好处.”

    王明义连连点头,却又问道:”姨父,可是这样一来,我们不就把大公子给彻底得罪了吗?”

    曹信嗤笑一声,”明义啊,大公子会不会得罪,不在于我们怎么做,而在于我们有没有实力,如果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就算我们做了什么,他也只会竭尽全力拉拢我们.所以你也大可不必担心你大哥,如果到时候我们当真跟在李泽的身后得了偌大的好处,他只会对你大哥更好,因为你大哥,以后可是要回来接任这翼州刺史的,明白了吗?”

    “明白了!”王明义道:”这么说来,我们对小公子也不能反目了.反而要示好了.”

    “反目不必,示好也没有必要.”曹信摇头道:”就这样静观其变就好了,如果小公子当真是这么打算的,那么到了时候,他自然会来找上我们的.你呢,该与他一起做的生意,还是一起做,只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就行了.”

    “这一次我可是将他卖了一个干净,只怕他对我有了成见.”王明义担心地道.

    “放心,你背后站着整个翼州,所以啊,小公子这样的聪明人,一定会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曹信自信地道.

    “那姨父,大公子说要收拾杨开的,还做不做呢?”

    “做,怎么不做!”曹信微笑着道:”州里会发公文罢免杨开的武邑县令之职.”

    “这不就得罪小公子吗?那杨开对小公子还是很有用的.要是按大公子的要求换上他的人去,小公子的日子只怕不好过.”

    曹信哼了一声:”这个人要是真敢去,我敢打赌,他不可能活着走到武邑,你把这个消息透出去,那个家伙必然会赖着拖着不去,只要人不去,免不免杨开,有关系吗?这样,大公子的面子我也给了,小公子的事情也不会耽误,两全其美.”

    “还是姨父高明!”王明义连声称赞.”姨父,要是以后两位公子真要干起来了,我们怎么办啊?”

    “只要节度使还活着,他们明火执仗地干起来不大可能.小手段可能会不少,我们有什么可为难的.”曹信不屑一顾,”话又说回来,要是小公子当真赤手空拳拿下了横海,那我曹信便投奔了他,又有什么不可以的?这世道,终究是强者为尊的.我曹信投奔小公子,世人可不会说我是背主之人.”

  http://www.tangsanshu.com/xuntang/58346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