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寻唐 > 第八十章:试看今日之天下,究竟是谁主沉浮

第八十章:试看今日之天下,究竟是谁主沉浮

    沈从兴很兴奋。

    他这一次押对了宝,一举跃进了李泽最核心的小圈子之内,能让他与屠立春,石壮等人一起留下来,便已经说明了问题。

    与屠立春不同,他以前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护卫,想要出头,必然要作出不一般的表现,李泽给了他机会,而他已结结实实地把握住了。

    他虽然读书不多,但却认准一点,做人做事,切忌三心二意,鼠头蛇尾,既然认定了一个人,那就要做到彻底。

    小公子从来都不是一般人。

    哪怕小公子经常跟他们说,他不愿争,不愿抢,但这世事,岂是你不争不抢就能让你顺心遂意的?大潮来时,个人的意志,根本就无法抵挡,不随波逐流,便只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大公子的苦苦相逼,终于是将小公子逼得无路可走,不得不下场放对了。

    也只有这样,才有他们这样一些人的出头机会。

    他很妒忌屠立春。

    李澈在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出言招揽屠立春,他甚至想招揽一言不发的石壮,想招揽那个射了几箭的陈长平,唯独对于自己,那个率领着佃农青壮闪耀登场的自己,李澈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巨大的差别让沈从兴极为愤怒。

    虽然李澈即便出言拉拢,自己也会断然拒绝,但不屑一顾,让沈从兴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对李澈的恨意在那一刻上升到了顶点。在那一刻起,沈从兴更是在心中对自己说,一定要拼命地做事,相助小公子把傲气逼人的大公子给拉下马来,如果有机会,能让自己再去踩上两脚的话,那就更解气了。

    李澈只怕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件事,便让一个人对自己恨得无以复加吧!

    屋子里,石壮平静,与以前似乎没有什么两样。屠立春沉重,心事重重,沈从兴兴奋,满面红光。陈炳,禇晟,田波三人却是有些惶恐。

    夏荷给几人泡上一壶浓浓的酽茶,每人倒上一杯,然后便将坐在了李泽的身侧,将一本帐薄摊在了自己面前的桌子上。

    除开屠虎不在家,李泽最核心的小圈子就都在这里了。

    “从今天开始,我们已经无法再隐藏形迹了,既然如此,那就放开了干吧!”李泽开门见山,道。

    沈从兴连连点头。

    “盘点一下我们的实力吧!”李泽看着几人,道:“最核心的战斗力,便是秘营的战士,有三百人,训练出来的佃户青壮,可用的有六百人,屠虎的商队之中,能编入作战的大约有一百余人,另外,便是青山屯那边还有四百青壮是可以利用起来的。”

    大约一千四五百人,便是李泽现在所拥有而且能顺利指挥起来的武装力量,看起来不多,但实则上已经不算弱了。如果他能将这些人,都武装起来,成为真正的战士的话。

    当然,这需要大量的银钱。

    要知道,翼州刺史曹信,麾下也只不过一千甲士而已。如果李泽能够将他这一千四五百人尽数武装成为甲士的话,那绝对便是一股极其强悍的力量了。

    “石壮,你仍然负责秘营事务,秘营不但要训练他们的作战技巧,也要开始加强老巢的建设了,事有万一的话,我们还有一个地方可以退下去休养生息。秘营是我们的核心作战力量,怎样做,不用我说了。”李泽看着石壮道。

    石壮点了点头。

    “沈从兴,你从秘营之中出来,去青山屯,组织那里的青壮开始训练,你为主,陈长平为副。我需要在明年春播之后,这四百青壮,不输于你今日带来的那些人。”李泽道:“能做到吗?”

    “能!”沈从兴大声道。

    李泽满意地点点头:“青山屯那里与我们的佃户不同,他们现在正处于一个较为特殊的阶段,所以可以练得恨一点,不过最好不要出人命,而且在待遇之上要大幅度的提高,在这上面,绝对不能有丝毫克扣。夏荷已经计算出了这些耗费,到时候一应所需,自然会拨到青山屯那边。”

    “三个月后,公子会看到一支强悍的可以直接拉出来作战的士卒。”沈从兴道。

    “立春,原先的六百佃户青壮,由你统带,他们与青山屯的那些人不同,你稳重,在他们之中素有威信,如果说秘营是我们的核心战力,那这些人以后便会成为我们的主力。”

    “明白了,公子。”屠立春道。

    “夏荷,家里所有的资金如何把它盘活,让其最大效能化,能发挥最大的作用,便是你的事情了。写信告诉屠虎,接下来我没有本钱给他了,家里所有的钱都要投入到接下来又可能发生的争斗当中,我需要打造更多的武器,我需要更多的钱。”李泽转头看着夏荷。

    “知道了。”

    “陈炳,褚晟,你们暂时跟着沈从兴去青山屯,协助他尽可能地将那里的青壮训练搞上来,接下来对你们还有另外的任用。”

    “遵命,公子。”这二人老实本分,对于沈从兴这个资历比他们还要浅的人,倒也没有什么抵触情绪,反而倒是有些服气,今日沈从兴的表现,二人自也看在眼里,换成是他们,是绝对做不出这种破釜沉舟的事情来的。

    “田波,你腿脚不便,这些年你已经很辛苦了,接下来,你便帮着夏荷处理好我们的后勤事宜吧,如果说夏荷是内管家的话,那你以后,就是外头的大管家了,这事儿,你觉得能担下来吗?”李泽笑问道。

    田波此时已经平静了下来,站起来拱手道:“竭尽所能,死而后已。”

    李泽欣慰地点点头,“好,不过你还是要尽快找一个媳妇了,传宗接代也不是小事,这几人里头,也就只有你还是一个单身汉了,跟谁看对了眼儿,跟我说一声。”

    沈从兴笑道:“老田,青山屯那边,大姑娘小寡妇不少,有事没事过去瞅一眼儿,这事包在我身上。”

    田波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那就这样吧!大家接下来各自做事,我们所有的时间加在一起,估摸着也就这个冬天再加上明春了,春播过后,大乱便将开始,李澈如果打了大胜仗,回过头来必然要对付我,他如果败了,成德就要出大事,那也是乱的源头,总之,我们做好一切准备来迎接这汹涌的大潮吧。”

    “遵命!”屋内所有人站起来,齐唰唰地道。

    看着众人的脸色都有些严肃,便是石壮也显得有些局促,李泽朗声笑道:“现在我们虽然看起来很弱小,但今日弱不代表以后也很弱,大浪淘尽沙砾,真金方才会显露本色呢!”他伸出手去:“诸君,让我们一起努力拼搏,来看看今日之天下,究是谁人主沉浮!”

    石壮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第一个伸出手去,紧紧地抓住李泽的手。

    一只只大手搭了上去,一边的夏荷迟疑了一下,也是伸出手去,不过却是从最下方抓住了李泽的手。

    “试看今日之天下,究竟是谁主沉浮。”一群人异口同声地道。

  http://www.tangsanshu.com/xuntang/57645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