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墟安御寐长歌 > 第六章 墨家来人

第六章 墨家来人

    林夏的头被迎面攻来的腿扫翻在地,又被地面狠狠反击了下,脑袋嗡嗡,只觉周围的声音都退到极远处,隔着山与海,终于传到山谷里,还带着空旷的回音,明明自己根本就没动,可这个世界却旋转的好快,但幸运的是这种情况只维持了一会儿,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铁牛一脸慌张,捧着她的脸在检查。

    铁牛身后的府兵狠厉踹了铁牛几脚,哪怕中间隔着一人,林夏也能体会那霸道的力度,胸腔闷闷发疼,想喊让铁牛快些走,他这一幅护鸡崽子的模样,让林夏鼻子发酸,嗓子却发哑到失声,只能挤出呜咽含糊不清的动静。

    “放肆!”府兵们屠杀得正酣畅淋漓之际,被一道清冷的声音打断,只见来人约莫三十来岁,体格似个文弱书生,模样清明带着一身浩然正气,把在场的其他人锋芒压下,风采斐然,竟是莫名让官兵遵从地住了手,嚣张气焰偃下三分。

    带头府兵不知对方什么来头,这些年,迎来送往也不是白混的,深知拥有这种气度的人背景定不简单,轻易不敢得罪,便道:“下官乃是奉将军之命,遇到与前朝余孽相似之人,不用查探,就地斩杀,请问阁下何人?为何要阻拦我等办差?莫不是要包藏前朝余孽?颠覆我盛祺王朝?”

    简单几句话就把“颠覆盛祺王朝”这种谋逆的滔天大罪扣在对方头上,来人轻轻笑了笑,从容地双手作揖,行完待客之礼后,才不徐不缓道:“并非阻拦办案,而是我天珩山传人镇守这一方,虽说是效忠于盛祺王朝,可这封地却是皇上 亲 自 赐 下的,若要在此处寻人,甚至是杀人,也得先发圣旨于墨嵢王,然后再墨嵢王颁发公文,协助下府兵抓拿要犯,尔等这么做岂不是藐视圣上?”看把领头府兵说得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便又施施道:“在下乃墨嵢泊。”

    这天珩山脉包括拱卫着其的樊柯森林,以及周边城镇农田,都属于移山一脉的封地,这块领土已经被移山墨家护了上千年,这一代家主便是嵢字辈,姓墨后面加上嵢字,定然是墨家主的兄弟了,领头的府兵一阵后怕,而且四两拨千斤还把自己的话头扔了回来,这番话便是暗讽他们不按规矩办事,不分尊卑了。

    正在领头府兵苦思如何把自己摘干净之际,边听见身后金铃铛有规律地响起,随即一道豪迈的笑声传来。

    “原来是嵢泊兄啊,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只见来人骑着匹枣红色的健壮战马,是个俊美的二十多岁青年,眸子浅浅泛靛蓝,身后跟着训练有素的士兵,显着比其他人高出许多。他身着玄色硬皮甲,外面罩了一件闪闪发光的金色护铠。整个人耀眼夺目,在场能与他平分秋色的也只有墨嵢泊了。

    是贺起信,墨嵢泊当然认识这位深得帝王信任的贺将军,当时因自己得了本古书,整日研究琢磨,但依旧不得其解,便去拜访姜老先生,姜老先生被世人尊为文人之首,在姜老先生家里遇见了贺起信,似乎也在请教些什么,打过几个照面,并不算很熟悉,只知些粗浅的消息。比如,他乃是皇上的表弟,从幼时便常伴当时还是皇子的皇上身边,两人关系亲密,当年登基时候,贺起信还有从龙之功,如今更是炙手可热。但现在与自己这么个一无所有的人,称兄道弟的,定是有所图谋。

    “不敢当,贺将军金尊玉贵,在下不过一介草民,怎敢攀龙附凤,将军莫要折煞草民了。”墨嵢泊划清界线。

    “你我同时受过姜偃老前辈的指点,颇有缘分,亦有同门之谊。”贺将军骑着马走到墨嵢泊面前,开始套近乎,不给他推脱的机会,又道:“我手下的人初到贵宝地,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多多海涵。我回头肯定重罚他们。只是这事是朝廷机密之事,不宜大肆宣扬,你我前去求见墨嵢王吧,这些人也一并带走!”

    贺起信看似与墨嵢泊好商好量的,实际上行事霸道,在命令他引着自己去见墨嵢王,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墨嵢泊不禁气闷,自己就是出来透透气散散步,就瞧见有府兵在这里杀人作恶,本想好好肃一肃世间清明正气,结果来了不好惹的笑面虎,只能带着贺将军去见自己弟弟,然后私下嘱咐随从看顾好那些平民。

    贺起信现在也一脑门子事情要处理,皇上是派他追查前朝余孽的下落,据说那余孽就是在这附近跟丢的,周边都找过了,都没寻着一点蛛丝马迹,只好硬着头皮上墨染勤山庄了,难就难在强龙不压地头蛇。

    这墨家传人皆乐衷专研能关巧械,传说这山这森林这些个城池中,处处有着墨家家主累世排布的机关,没有得到墨家人的许可,常人可不敢来此地造次,哪怕是盛祺王朝的帝王,虽说墨家这代家主已经向圣上效忠,可实际上还是对墨家有所忌惮,才给其封了王位,以示尊重,这么多年下来,君臣相处倒也有礼和睦,盛祺帝王多次试探墨家在对前朝帝王的态度,都被墨嵢王左顾而言他给圆过去,这不甚明朗的态度令盛祺帝王如鲠在喉。

    这次陛下一方面有着查找前朝余孽的下落之想,另一方面未必没有派自己前来打探墨家底细的意思,可是陛下哥哥都忌惮的人,自己又要怎么应对?这可真是个烫手山芋,只能随机应变,见招拆招了。只要明面上让其挑不出毛病,毕竟自己也好歹身份尊贵,家世显赫,墨家家主也不敢太过为难于他,只要可以从此地全身而退,就不惧他墨家之威。

    想到这些,便又放心许多,派人盯着这些人质,尤其是墨家家主的哥哥,这个人虽说心志不在继承墨家所学上,体质也比墨家其他人都弱许多,但好歹占着嫡兄的名头,控制好了也是一大助力。

  http://www.tangsanshu.com/xuanyumeichangge/162656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