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墟安御寐长歌 > 第四章 戬石产量翻番竟招祸

第四章 戬石产量翻番竟招祸

    翌日清晨,林家一行人在吃饭时候,林夏就跟他们开诚布公讲完了昨天晚上的工作,林婶子将信将疑问道:“此法当真有用?”林叔叔却捋着山羊胡笑道:“嗯,这法子倒是妙,也只有夏儿这古灵精怪的丫头能想出来了。”

    “必须有用啊,昨天把我和铁牛所有的糖酥都用了了,还是裹在厨房多余的面团上,夏姐姐昨晚可是保证过,要给我买两倍份的酥糖呢!”晴岚想起能得到那么多酥糖,眼睛都亮晶晶的,连着早饭也觉着好吃不少。

    “成不成的,婶子今天去矿上看看便知晓了。”林夏其实心中也只有八成把握,但事情既已做下,便只有去检验下成果才能安心了。

    第二日,大家像往常一样来上工,其中一年轻后生埋头挖了一阵便欣喜地叫道:“今日这土质倒是疏松了许多,挖起来倒是不费劲哩!而且很快就能拿到戬石!”大家闻言纷纷交头讨论起来。

    墨长管只听见矿洞里突然热闹了起来,便黑着脸快步进来,扬手起鞭就打在一个身旁长工的背上,突如其来的鞭声和求饶声惊得大家都愣在原地,回头望着墨长管和那被打的长工。

    有心眼实诚的人看不过,立马质疑道:“我们只是在讨论如何才能提高戬石产量,你怎么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手打人呢?”

    这下人群中便有人附和道:“就是就是!主家是让我们挖矿的!只要能挖到更多的矿,主家才不管我们上工说不说话哩!”

    平时墨长管就耀武扬威的,大伙儿对他也没好感,今日看着势头,大有戬石产量能翻好几倍的模样,心中也有了依仗,便对墨长管也硬气了起来。

    “别吵了!再吵我拼着这活不干,也要把你们都送到墨敖辛手底下去!”墨长管被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心里烦闷不堪,便厉声威胁道。

    大伙儿一听这话,顿时噤若寒蝉,虽说平时都不满墨长管这厮狐假虎威,可一跟墨敖辛那阴恻恻的货比起来,简直就是菩萨了,毕竟大家都知晓得罪了墨敖辛可是会死无葬身之地的,总之家奴们平时私底下闲聊,关于墨敖辛干的事情,一件比一件邪乎,光是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栗。

    墨长管被气得吹胡子瞪眼,见大家都被他震慑了下来,才慢慢恢复理智,顿时也吓得一哆嗦,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了口不择言,竟提起了那个死对头,真晦气,又对众人说:“你们心里有数就好,别做的太过份,总管今日会安排人查岗,都机灵些,好好干活吧!”见大伙儿都老实了,墨长管也觉得要去喝两壶小酒祛祛霉气。

    大家经过这一番,也能沉下心思好好干活了,林婶子对着林夏笑道:“你的法子真是管用呢!你是怎么想到的呢?”

    “丘歧虫喜爱往干燥土质中钻,樊柯森林里多这种土质,用糖酥裹满面团,而且面团里还放了它最喜欢吃的植物,撒在这里,趁着夜里无人,便会跑出把食物搬回地底下去,这时候龙鲤就会再次把土质弄疏松,去地里寻丘歧虫吃,这样第二日咱们上工的时候,便可以轻松找到戬石了!”林夏很是满意这个法子奏效了,还能给林叔叔林婶子解决难题。

    这一天下来,矿洞里的人工作都异常轻松,偶尔还能说说笑笑互相打个趣儿,但是戬石的产量却比昨日大家加班加点一天的产量还翻了番,林家一行人到了下工时间,也不提着要加班了,只往厨房走,把昨日的工作再做上一遍。

    如此反复几次便到月底了,总管惊叹这次产量魁首竟不是敖辛带的队伍,便觉得不解,但是差距不是很大,敖辛组的产量只少了一筐而已,压下心中疑惑想接着看敖辛和墨长管的表现。

    墨敖辛却是心中不屑,墨长管从小到大样样都不如自己,却像个跳梁小丑一般总爱和自己比较,他可没工夫把时间花在和无所谓的人比较上,便无视墨长管得意的神色,径直走了,小小一个矿产而已,自己可是看不上的。

    但是接下来的几个月,事情却出乎墨敖辛的意料,墨长管次次都拔得头筹,连总管都对他高看三分,墨敖辛这下才觉得事情不大妙,明明是一件小事,却被墨长管做的风生水起,倒显得他连点细枝末节的屁事都干不好,这下就记恨上墨长管了,派人去盯着墨长管他们是怎么干活的。

    有眼尖的人看见了墨敖辛派来的人,顿觉不好,便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家伙,又给墨长管通了消息,墨长管知道自己若是被墨敖辛那条毒蛇盯上肯讨不着好,便让人请林家夫妇过来。

    看着林家夫妇,墨长管顿觉脸上无光,平时对他们一家人都吆五喝六的,现在有事情求着他们,别扭地拉不下脸来,只生硬道:“进来坐下喝酒吃菜吧。”

    林家夫妇面面相觑不知出了何事,这个眼睛长天灵盖上的墨长管,竟破天荒请他们喝酒?吃菜?

    林婶子向来不喜这个劳什子墨长管,挑眉直道:”墨长管你有什么话直说便是,不必请客的,我们可受不起你的礼。“

    墨长管也不是个委婉的人,看他们不买账,直接说出了墨敖辛盯着他们的事情,林家夫妇这下觉得这个事情恐怕麻烦了,不自觉坐在凳子上,细细思量。

    “这个事情是由我们挑起来的,自当由我们去解决。”林叔叔道,蹙着眉沉思又道:“就是这个提高产量的法子,若是让墨敖辛得了去,因着他的性子,怕是会自己独占了去,然后知晓这个方子的人,都会……”他停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在坐的其余两人都明白,这是很可能的事情,墨敖辛此人睚眦必报,又心胸狭窄。这时候,墨长管终于暗暗悔恨,不该一味想着压墨敖辛一头,逼着底下人拼命提高产量,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可如今之际已无回头之路可走,只能硬着头皮闯过去,三人在屋里商量了两个时辰,等到月亮都挂上枝头,才总算想出个章程。

  http://www.tangsanshu.com/xuanyumeichangge/162656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