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 ACT 220:筹备

ACT 220:筹备

    act220:筹备

    海鲜宴持续了两天,期间再没发生任何变故,方菲说话办事很靠谱,当晚几人在吊脚楼商谈过后,她和小叶子两人去找造反派那边进行了交涉。?双边会谈的具体内容以及商谈结果无从得知,总之,方菲回报情况的时候情绪还算不错,应该是双方达成了某种友好共识。

    方菲履行了承诺,宋酒和金博自然不会上杆子闹事,实际上,他俩也没那精力搞事端,因为婚礼的吉日定下来了。

    这件事一直是宋瑶和厨娘佳她们在负责,出海之前还专程为此置办过一些婚礼需要用的东西,可惜海上突遇风暴,丢倒是没丢多少,不过损坏总是无法避免的,只好考虑其他办法来弥补损毁问题。

    登岛前两天,宋酒几个要么酩酊大醉,要么忙于各种琐事,宋瑶她们顾不上去询问相关事宜,正好这几天风平浪静,所以趁此机会把众人纠集到一起,打算集思广益,给这对儿新人准备一场盛大婚礼。

    当事人目前还被蒙在鼓里,并不知道很快将迎来人生中一场重头戏,岛上生活清闲无忧,加上方菲她们刻意支使,小两口最近完全被隔离在外,每天有大把时间腻歪于吊脚楼和红树林,正好给准备团队腾出许多空间。

    不过,婚礼这事儿说起来容易,但要筹办起来,还真不简单,在场这帮人倒是不缺参加婚礼的经验,问题在于如何动手动脑自主准备婚礼。

    赤日炎炎,盛夏七月,略显闷热的吊脚楼里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良久,几乎要昏睡过去的宋酒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看着屋里大眼瞪小眼的一堆人,无奈道:“要不,还是面向全岛征集方案吧。”目前与会者都是他们自己人,年龄最大的是吴文涛,身份使然,出力好说,出谋划策白扯;然后是厨娘佳,刚才出去准备午饭,这会儿还没回来,再往下都是年轻男女,提起婚礼脑子里要么是大花轿放鞭炮,要么是大教堂放鸽子,具体路数都是两眼一抹黑,讨论了一上午,啥正经玩意儿都没掏出来。

    “我问了一些结过婚的,基本也都是婚庆公司协助操办,自己无非购置家具拍拍婚纱,也没点子啊。”方菲两手一摊,表示岛民们也没有好的想法。

    浅浅她们已经把婚纱礼服准备妥当,见会议现场有些沉闷,出声道:“要我说,咱们没必要太拘泥于形式,主要还是心意嘛。”

    “话是这么说,可总要举行个仪式不是?”洛宇处理其他事情是把好手,搞这种事也是一头雾水,专业不对口,没法弄,如果梦凡还在,这些事铁定不用她们操心。

    “那就中西结合嘛,想到什么算什么,不用太计较。”代维坐在洛宇后面,闻言生出些想法,笑道:“谁嘴皮子比较溜?客串一下司仪主持,其他的就按照常规套路来做。”

    “常规套路是啥?”金博举手提问。

    “比如…”代维被问得一愣,皱眉想了想,道:“宴席啊、新郎迎新娘啊、走红毯啊大概这些?”

    围观党们纷纷摇头,说来说去还是老三样,并没什么新意。

    “还没商量出结果?”众人正闷头思考着,房门开了,厨娘佳挽着袖子,甩了甩手上的水花,看着一群人直乐:“你说你们也都老大不小的了,以前就没张罗过这些事?”

    “没有。”一群人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望着厨娘佳的目光仿佛看到了救星。

    “好了,听我的吧。”厨娘佳反手关上门,款步走到藤椅那边坐下,笑道:“小伙子们去干体力活儿,布置会场交给你们,另外,金博你得准备出一间新房。”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一圈人立即竖起耳朵,恨不得拿个小本本记录下来。

    “新房?”金博一怔,迟疑道:“现在修房子来得及吗?”

    “现成的没有?”厨娘佳闻言失笑,乐道:“先过个形式嘛,他俩现在住的那栋吊脚楼我看就不错,打扫打扫,好好装扮一下。”

    “好说,这个没问题。”金博拍着胸脯应承了下来。

    “装饰新房得男女一起做,完了分配人手……宋酒,你带一些人去布置会场,海岸场地够大,咱们就地取材,花篮陈设这些尽量从简,好看就行。”厨娘佳尽显掌柜风范,胳膊肘搭在椅子边,边想边道:“刚才听代维说红毯……岛上有吗?”

    “红床单有,毯子只有行军毯,绿的。”金博回道。

    厨娘佳白了他一眼,没听说过结婚走绿地毯的,道:“岛后边的山林里有野花吗?多采一些,布置个景就行。”

    “好嘞,这个交给我。”曹峥大包大揽,别的他不在行,上山下水那妥妥的没问题。

    “嗯,我和老曹一起。”浅浅笑靥如花,两人相视一笑。

    宋酒本想问问要不要他俩也一道儿把事儿办了,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口,人家俩关系明确好多年了,也不差凑这个热闹。而且这个时候他还是少说多做的好,省得又被揪住芭比娃娃的小辫子。

    “婚宴交给我,岛上食材应该还可以,我尽力而为。”厨娘佳顺道给自己揽了些活儿,目光扫向其他闲人,问道:“伴郎伴娘需要不?”

    “可以啊,有要求吗?”杨小萌来劲了,喜道:“我要当伴娘!”

    “你负责新娘妆容。”厨娘佳一句话给他发配到了边疆,见他脸色一垮,笑道:“小萌,说起化妆打扮,你可比我们专业多了,也算是专业对口嘛。”

    “好吧。”杨小萌撇撇嘴,从台前角色沦落到幕后,大起大落实在太快了。

    “还需要什么?”宋瑶一直在旁边走神,此情此景多少勾起些回忆,曾经,她也有机会成为主角的。

    “没什么了吧。”厨娘佳盘算一阵,掰着指头道:“条件有限嘛,婚纱照没有,摄影录像没有,婚车没有……再无非就是闹洞房咯。”

    “佳姐,婚纱照可以画吗?”雨安忽然出声,略有些不好意思,道:“如果可以的话,我给他们手绘一幅?不然婚礼现场空空荡荡也不好看。”

    “对啊,雨安画画很棒的。”惠惠面色一喜,附和道。

    厨娘佳怔了怔,旋即想起那时在环岛雨安时常坐在酒吧二楼执笔挥毫的英姿,笑道:“那可辛苦你了,肖像挺费时间吧?”

    “还好,画定妆照麻烦点,不过来得及。”雨安笑眯眯地应承下来,又想到什么,看向方菲,道:“菲姐,岛上有纸笔颜料吗?”

    “应该有。”方菲点了点头,道:“我们拉回来过许多零七八碎的东西,岛上有一些小孩子,所以留存了很多书本之类的东西,我去给你问问看。”

    “那正好,那些孩子也征用了,当花童。”路茜当即出声,又了却一桩事情。

    “音乐呢?”钟医生一直游离在状态之外,这会儿也回过了神,问道:“有没有会演奏乐器的?”

    粉刺妹眼前一亮:“吹口哨算不?”

    钟医生:“……”

    “这个好办。”曹峥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自信满满道:“游艇休闲厅有音响设备,记得好像有些光盘,完事我去找找,看看有没有应景的,凑合用一下。”

    “那就妥了。”厨娘佳把刚才说的一一记录,逐条思考过后,吩咐道:“既然这样,也别瞒着新郎新娘了,不然来不及准备。”

    “那我干什么?”宋酒和洛宇异口同声道。

    厨娘佳莞尔一笑,指派道:“刚不是说了嘛,宋酒负责布置会场,洛宇你去收拾新房……还有谁闲着的?婚宴估计缺服务员,有志愿者没?”

    一圈人左看右看,集体把目光定格在抱着膀子的吴文涛身上。

    吴文涛转了转眼珠,干咳道:“我,我负责安保。”

    “婚礼安保个屁啊,老吴你去当主持吧。”金博嘿嘿坏笑着出了个损招。

    “得了吧,他这脸拉的那么长,不知道还以为参加葬礼呢。”路茜连翻白眼儿,主动请缨道:“司仪我可以客串,佳姐不是总管吗?我和瑶瑶对对台本去主持好了。”

    宋瑶被她逗得一乐,听闻要让她上台,急忙摆手道:“这个我不行。”

    “反正你也没活儿嘛。”路茜撅了撅嘴,腻歪道:“我一个人怕撑不住场面。”

    “你和代维一起去,俊男美女,绝对养眼。”宋酒笑嘻嘻的推掉委任,想了想,道:“老曹,游艇厨房有烤箱吗?”

    “嗯?”曹峥一楞,他一直在驾驶舱和机舱忙活,餐厅还没怎么进去过。

    “有的。”浅浅点头应了一声。

    “那好,我负责给子谦和豆豆准备一个大蛋糕。”宋瑶笑道。

    “酒水我全包了。“金博不甘示弱。

    “诶,等等!”杨小萌急忙打住,问道:“说了半天,到底有没有伴郎伴娘啊?”

    “到时候再说,反正伴娘伴郎就是陪衬,如果时间来得及,换上礼服就能上。”厨娘佳这安排也是挺糙的,当即点了纹身女茉莉她们几个作为预备役伴郎伴娘。

    宋酒见众人基本都安排了分工,不由想起吴文涛说的安保事宜,皱眉道:“咱们的人都忙活,老吴一个负责安保够呛吧?”

    “我安排人。”金博其实觉得根本用不上安保,说到底婚礼是在岛上,又不用去陆地娶亲,行尸威胁为零,造反派又是一窝鹌鹑,断然不会在婚礼捣乱。不过想想还是应承了下来,安保安保,就当保安了,到时候负责维持秩序、端茶送水,就当给岛民增加就业了。

    “那好,没有其他问题了吧?”厨娘佳收起纸笔揣进兜里,起身挥了挥手:“散会,各自都去准备吧。”

    ...

    

  http://www.tangsanshu.com/xingshizourouzhimoriqinxi2/99828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