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 ACT 49:归队

ACT 49:归队

    acT49:归队冷漠男猝然遇袭开出的一枪没有伤到宋酒,倒是巨响声那边亮起的火光把他吓了个魂飞魄散。

    地牢空间就这么大,乌漆墨黑胡乱开枪很容易误伤,宋酒单手夺枪没能成功,只把枪口扯进了栅栏,而扳机依旧被冷漠男死死扣住。

    不过那一发混杂着钢珠铁砂的弹药已经打出去了,宋酒不松手,他就没机会更换弹药。

    “你没事吧?”宋酒回头看向许艾菲,后者被突兀的驳火吓呆了,瘫坐在地上正紧张的看着牢笼之外,听见宋酒问话,怯怯的摇了摇头。

    “九哥!”黑暗那边传来惊叫声,脚步变作凌乱,有人跑向这边。宋酒惊疑归惊疑,不过总算是放下了心,是梦凡,梦凡来了。

    新鲜杀到的一批人很快进入了火光照射范围,刘焱一马当先,看到牢笼内外僵持不下的局面时愣了一愣,旋即上前一脚踢开了冷漠男,‘喀啦’一声将子弹顶上枪膛,小口径对准了悲愤倒地的冷漠男。

    “九哥你这是……”急急赶来的辛梦凡一眼看到了狼狈的宋酒,美丽的大眼睛里瞬间酿出一层水雾。

    “先别说了,快,钥匙在地上,快开门。”宋酒没时间解释来龙去脉,搀起许艾菲走出了牢笼,急道:“营地出事了。”刘焱脸色凛然,道:“怎么处理他?”

    “先别管了,快上去。”宋酒瞪了眼地上的冷漠男,问道:“你们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误打误撞吧。”辛梦凡眼里噙着泪水,摘下手腕上的皮筋帮宋酒扎住了伤口,左右看看,哽咽道:“指头呢?”

    “不要了,也接不上。”宋酒叹了口气,拿起火把走向出口那边。刘焱急忙喊住了他,三言两语简单说明了情况,并告知了地牢通往外边的方向,犹豫道:“这批人我是知道的,上边的情况很可能已经失控了,咱们几个这么出去怕是没什么用。”

    “没用也得去,洛宇她们还在上边。”宋酒皱眉想了想,道:“梦凡,你和艾菲、古丽原路出去,开他们的车离开。”

    “我不走。”辛梦凡站到他身边,坚定的摇了摇头。

    “你们去野林外接应,上边情况不清楚,以防万一。”宋酒无奈,揉了揉梦凡的脑袋,劝道:“你们去那片伐过的林地,天亮之前我一定到。”

    “你如果不来我就回来找你!”辛梦凡无可反驳,她不是战斗人员,明白自己跟着只能添乱,只好临危受命,接过刘焱递来的步枪,跟着古丽离开了地道。

    许艾菲回头望了望宋酒,欲言又止,叹口气,终是匆匆离开。宋酒数了数人头,一个刘焱一个胖子,两个嫡系小伙儿,双方对于营地目前的情况都是一无所知。

    简单商议一番,毅然返回了仓库,没有理会仍在地牢的冷漠男。天已经黑了,仓库里弥漫着还未散尽的硝烟,铁门被炸开一个豁口,外边扑倒三具尸体,早已冰凉。

    宋酒看了眼两边角楼,没有亮起火光,守卫显然也被端掉了。极目望向营地那边,隐约还有翻腾的火光,外围有枪声,内部却好似空城一座,安静地让人心悸。

    “你怎么样?”刘焱偏头看了眼宋酒,对他目前的状态保持怀疑。

    “暂时死不了。”宋酒面目狰狞,从尸体身上拔出锋钢锯刃,快步跑向广场。

    ……食堂里亮起了烛火,一众女人小孩被黑人端着枪驱赶至角落,金发洋妞大马金刀坐在桌上,一边是捆了手的洛宇三人。

    厨娘佳孤零零地站在食堂正中,表情淡漠,内心翻江倒海。确实没有想到,宋酒一拨人会败得如此之快,女人们、洛宇、金发洋妞,这三方表情神色各不相同,有玩味,有恐惧,也有悲哀。

    金发洋妞身体前倾,扬了扬手里银白色的伯莱塔,目光深沉,开口问道:“佳佳,我需要一个解释,这里发生了什么。”

    “……”厨娘佳默不作声,不自觉的偏开了眼神。

    “营地被这些人袭击了,对吗?”金发洋妞枪口指了指洛宇,继续问道:“告诉我,是吗?”厨娘佳身子微微颤了一下,一向淡漠冷静的她,此刻也开始有些慌乱了,素手轻轻攥住了衣襟,不知该如何回答。

    诚然,如果自己强行甩锅,把所有事情都摁倒宋酒他们头上,兴许金发洋妞不会过多追究她的责任,毕竟她不是战斗人员,活尸对于分工职责一向很明确。

    金发洋妞的姿态显然已经掌握了主动权,清剿反抗力量以后,营地也许又会恢复原貌。

    可是,自己真的可以出卖宋酒吗?仿佛看出了厨娘佳的犹豫挣扎,金发洋妞语气缓和了一些,道:“佳佳,你要记得,我们才是你最亲密的友人,如果你是被胁迫的,我会毫不犹豫站在你这边,你不必有负担。”洛宇瞟了她一眼,对这个略有些神经质的洋妞有些不解,她的行为和话语变化太快,让人难以拿捏真假。

    “你在担心什么?这些人的老大吗?”金发洋妞继续自说自话,跟黑人使了个眼色:“怎么那么久,去催催Kevin。”

    “来了。”话音刚落,白人便闪身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人。洛宇和厨娘佳脸色大变,没等做出动作,两边黑黝黝的枪口便竖了起来。

    白人叽里咕噜说着什么,走进厅堂手一松,将重伤未愈的阿海丢到了地上。

    阿海眼圈乌青,脸颊肿起老高,嘴里‘咳咳’喷着血沫子,挣扎着爬起,看了眼洛宇,浑浊的眼中传递着一种洛宇难以理解的决然。

    “喂,小美人,你们的boss有些差强人意哦。”金发洋妞起身走了过来,用言语挑逗着洛宇的神经。

    洛宇一怔,旋即看向厨娘佳,又看向阿海,后者不露痕迹地点了点头。

    洛宇突然明白了什么,怪不得先前在大棚那边驳火时,黑人说什么去找领导了,难道他们把阿海当成了九哥?

    可是他们是怎么知道阿海在养伤的?宋酒不是去了仓库吗?难道他们不知道宋酒的身份?

    “caroline……”厨娘佳的声音有些颤抖,她也搞不清状况了,隐约意识到有些不妙,于是开口道:“今天已经流了太多血。”

    “我知道,血液需要更替。”金发洋妞挑了挑眉毛,指着地上咳血的阿海问道:“我需要一些佐证,攻占这里的就是他,没错吧?”女人们看不清阿海面目,只觉得体型似乎有些相似,一时间议论纷纷,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谁能想到前几天还大杀四方的那个年轻人,今天居然狼狈如此。厨娘佳和洛宇更是不敢言语,听金发洋妞的意思,似乎有拿

    “宋酒”开刀的打算。

    “没必要为难其他人,你们这些活尸也不过如此,咳咳……”阿海艰难的抬起头,眯眼瞪着金发洋妞,喘息道:“我认栽,你冲我来吧。”洛宇豁然起身,没等走近就被金发洋妞掐住了脖颈,冷笑道:“激怒我没有意义,我的小美人这么激动,看来我们抓对人咯。”

    “不要,请求你……”洛宇脸色煞白,本意是想阻止阿海揽黑锅,谁曾想却让洋妞曲解了意思,急道:“不是他,他不是我们的领导,他只是伤员。”

    “伤员?那就更错不了咯。”金发洋妞语带揶揄,说了句洛宇没能理解的话,胳膊轻抬,黑洞洞的枪口顶上了阿海的眉心:“给你留遗言的机会。”阿海扯了扯嘴角,目光转向洛宇,眼神中闪烁着几分对尘世的眷恋。

    “时间到。”金发洋妞嘴角绽出一朵微笑,手指扣下了扳机。

    “砰!”……门外矮丛后,刘焱死死按住状若疯魔的宋酒,额头青筋暴起,将所有的力量灌注到了双臂。

    “冷静!冷静下来!”刘焱紧贴着宋酒的耳朵,用尽浑身力气控制住他,又是安慰又是警醒:“沿途过来倒下的全是咱们的人,你要报仇就得活着!不能去送死!洛宇和佳姐还在里边!”宋酒浑身是伤,本来也没有几分力气,加之被刘焱大力压制,挣扎了一阵便力竭歇菜,只能无助而压抑地哀嚎。

    刘焱捂着他的嘴,感觉到手心的湿润,动容的同时也带着几分不解。按说宋酒这种心狠手辣的指挥官理应能够承受部下死伤,之前来路上他们已经看到了不少自己人的尸体,宋酒愤怒归愤怒,倒也没有如此剧烈的反应……难道是情绪崩溃了?

    他哪知道宋酒此刻的心情,对于宋酒而言,在战斗搏杀中殒命是无法避免的,当然不至这般悲恸,但阿海……阿海却是被他害死的啊!

    宋酒在地牢里把屎盆子扣给了冷漠男,告诉活尸营地的领导受了伤,在屋里修养,本意是混淆视听的同时借活尸除掉这个几次三番找事的家伙,谁曾想冷漠男居然尾随到仓库去演了出英雄救美,结果却让同样在养伤了阿海背了一记致命的黑锅!

    天可怜见,阿海自上次被袭,至今都无法下床,他如何能躲过这几个活尸的搜索?

    宋酒悲愤欲绝,万万没想到自己一时起的阴鹜念头最后居然害死了自己人,本想祸水东引,不想到头来却牵连了本可活命的兄弟,让他替自己挨了枪子。

    想到阿海因己无辜枉死,宋酒真是死的心都有了,纵然阿海对事情来龙去脉一无所知,可生死关头却没有任何辩解,反正主动大包大揽,这是什么?

    这是真正能为他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友啊!良心怎安?感觉到身下挣扎气力渐弱,刘焱急忙松开了他,生怕自己下重手再给宋酒误伤了去,召白胖子帮手把宋酒连拖带扯拉回了另一边矮丛。

    “冷静下来了吗?”刘焱不知宋酒内心自责,急道:“紧要关头,你可不能被愤怒冲昏头脑啊。”宋酒强忍悲痛,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刘焱说的没错,厨娘佳和洛宇还在里边,子谦情况如何也还是未知数,已经害死了阿海,不能再连其余几人也折进去。

    见他眼神中的疯狂淡去,刘焱也算是松了口气,眯眼看了看食堂里的金发女人,深吸口气,低声道:“九哥,你相信我吗?”宋酒还在调整情绪,听他一问愣了愣,皱眉点了点头。

    “不管我做任何事,你都会相信我,对吗?”刘焱脸色严肃了起来,再三确认道:“子谦那边暂时顾及不到,我有办法先救洛宇和佳姐,但我需要你绝对的信任!”宋酒缓缓吐出胸中浊气,认真的盯着刘焱急切而平静的眼睛,正色道:“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我给你百分之百的信任,只要洛宇她们安全。”

    “好。”刘焱似乎也有些紧张,扭头对白胖子三人道:“你们一会儿什么都不要说,照我说的做,不管听到什么,也不能表现出任何惊讶或怀疑,明白吗?”白胖子三人面面相觑,也跟着紧张了起来,犹豫着点了点头。

    月亮躲进云层,阴沉天幕遮蔽了星光,营地内外压抑而沉寂。食堂大门

    “吱呀”轻响,再次打开。刘焱高举双手走进食堂,身后是被两个小伙子反剪双臂押进来的宋酒。

    几十道目光齐刷刷地射了过来,看清来人,洛宇愕然崩溃,彻底瘫软在地;厨娘佳脸色一变再变,终究也化作一声凄凉长叹,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金发洋妞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毛,挥手按下黑白双煞抬起的枪口,笑眯眯的和宋酒打了个招呼:“嗨,又见面啦。”刘焱上前两步,两眼盯着金发洋妞,眼中复杂。

    金发洋妞笑了,问道:“你是谁,你想要什么?”刘焱无视洛宇喷火的目光,深吸口气,挺直了身子,行了个标准的搭额礼,朗声道:“吴文涛部下属执行外勤,刘焱,归队报道!”...

    

  http://www.tangsanshu.com/xingshizourouzhimoriqinxi2/99827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