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2 > ACT 48:绝地反击

ACT 48:绝地反击

    acT48:绝地反击焦子谦固定油门直直冲向活尸车队那一刻,肌**子正好带着民兵和caroline几人狭路相逢。

    论人数,肌**子这边占了上风,但情势并没有逆转的迹象,因为对方手里有洛宇。

    金发洋妞甚至都没有拔枪,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洛宇,又点了点肌**子等人手里的武器,脸上摆出一副

    “excuseme”的表情。洛宇神色黯然,面对肌**子犹疑的目光,只能无力的摇了摇头。

    救兵没有枪,而黑人手里的大杀器只需扣下扳机就能收缴生命,确实没有必要再扩大伤亡。

    那两个缴械的小伙儿双手背后,手腕扎着

    “栓死狗”,一样脸色颓唐。肌**子仍在犹豫,自己这边六个人,活尸只有两个,相隔不到十米,肌**子觉得应该有一搏之力,就这么放下武器,那也输得太没尊严了。

    “别,别动手。”洛宇急忙出声阻止,生怕肌**子会错意。然而洛宇的妥协并没能挽回这几个民兵的生命,一连串密集的枪声从他们身后突兀响起,六个民兵先后扑倒在地,连开枪的人是谁都没有看到,就此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一个魁梧的白人缓步走来,坚硬军靴踢了踢还在血泊中挣扎的肌**子,很是不爽的撇了撇嘴,枪口下移,‘咄咄’两声,将肌**子的脑袋轰了个稀碎。

    “找到了,半死不活的。”白人甩了甩脑袋,瞟了眼洛宇脸上的唇印,吹了个轻佻的口哨。

    “前边什么情况?”金发洋妞点点头,边走边问道。

    “不清楚,应该就快结束了。”白人从兜里摸出半支雪茄叼上,笑道:“没什么挑战。”活尸之间说说笑笑,洛宇三个俘虏默不作声,回头看眼肌肉男几人的尸体,更是心痛不已。

    食堂门窗紧闭,厨娘佳和营地女眷应该都在这里,上次她们等来了凯旋的宋酒,而这次……

    “都在这儿?”洋妞问道。

    “对。”洛宇叹了口气,道:“都是女人孩子,不要伤害她们。”

    “当然。”洋妞抛去一个媚眼,扭动着纤细腰肢走到门前,附耳过去听了听,抿嘴一笑,倏然抬脚踹了上去。

    ‘哐当’一声碎裂剧响,门闩崩坏,大门豁然洞开。金发洋妞叉腰站在门口,冷眼扫过里边噤若寒蝉的女人,掏出小手电照了过去,将雪亮光圈定格在一张惨白的脸上。

    ……焦子谦愤怒,但理智犹存,他也知道自己就这么冲过去是在送死,但他别无选择,活尸的远程火力让他们赖以求生的壕沟围墙成了摆设,拉近距离再搏命,这是唯一翻盘的机会。

    洛宇那边什么情况,暂时不在焦子谦的考虑范围之内,咆哮的工程车卷起沙尘飞驰向前,在焦子谦不要命的操控下拐了一个两轮离地的急弯。

    庞大车身从直线行驶变成了失控般的乱扭,也躲开了一发带着焰尾的云爆弹。

    不过跟在工程车后边的皮卡可就不怎么走运了,本来民兵就带点儿私心,想用工程车巨无霸身躯来掩藏自己不受远程火力的攻击,没曾想巨无霸身手矫捷,它这一闪却把自己的空了出来。

    先头的皮卡避无可避,工程车让出视野的同时,飞旋的云爆弹也已近在咫尺。

    “轰隆”一声爆响,疾行的皮卡化成了火球,后斗以及车厢的民兵未能逃脱,惨叫着从车上坠落,熊熊燃烧的躯体被高速行驶的火球抛出,在土地上滚出一条血肉长廊。

    焦子谦从后视镜看得一清二楚,眼瞅着站在火红猛禽车前的活尸再一次架起了火箭筒,急忙拉响汽笛,用刀卡住了油门,打开车门飞身扑了出去。

    车斗后的民兵们有样学样,也在汽笛爆鸣的一刻跳车逃离,堪堪躲过了第二发命中工程车的云爆弹。

    翻斗车的吨位给了它天然了优势,炮弹击碎车玻璃,在车厢内炸响,剧烈爆炸掀飞了车头,滚滚烈焰冲天而起,明黄色的工程车披上一层炎甲一往无前,直挺挺地冲向了活尸车队。

    立于车前的活尸显然没料到焦子谦做了小小的手脚,扣着战术墨镜的脸上露出一丝愠怒,一声吆喝,急忙驱散队伍,自己也在间不容发的瞬间扑向一旁,躲开了迎头撞来的钢铁怪兽。

    自己造的孽自己扛,火光缭绕的翻斗车依然势不可挡,巨大而坚硬的轮胎直接骑上了威风凛凛的猛禽,傲视一切的重量使得猛禽毫无抵抗之力,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后,地上只留下了一堆废铁。

    虽然燃烧的巨无霸没有给活尸造成伤害,不过至少冲散了他们的队形,围拢成掩体的车队如同处女的大腿,被这斗志昂扬的钢铁大汉残忍掰开,巨大的冲击力推翻眼前一切阻碍,野猪拱白菜一般捣毁了不可一世的活尸车队,一直闷头冲进野林,撞倒两棵大树后才力竭停下。

    破损的油箱拉出一条长长的湿痕,车头蔓延的火焰引燃汽油,震颤耳膜的爆炸声后,功德圆满的工程车炸成漫天绚丽的焰火,一道火龙顺着汽油湿痕延伸而来,‘呼啦’一声燃起一道火墙,隔断了正要短兵相接的两拨人马。

    毁了一辆工程车和皮卡,剩下的几辆车却完好无损,弃车飞逃的焦子谦摔得不轻,趴在地上喘了半天,确认没有摔断零件后又爬了起来,使劲挥着手,驱使剩余几辆皮卡沿着工程车碾压的轨迹一路疾驰,狠狠撞进了活尸人群之中!

    天色渐黯,工程车最后一朵耀眼火光照亮了营地,喷吐着尾烟的皮卡冲破烈焰,用钢铁和速度给活尸上了一堂铁血对抗公开课!

    活尸在经过短暂的骚乱后恢复了职业暴徒的风采,除了几个运气不好被皮卡撞飞的倒霉鬼,其余人迅速调整站位,不消指挥,各自枪口便喷薄出索命的火舌!

    两辆皮卡扑了个空,紧急调转的过程中被一波集火打成了爆裂的碎片,连同车斗里的民兵一起炸成了漫天血雨。

    与此同时,焦子谦带领着弃车的一众民兵也穿过了烟尘四散的火墙,将手里的锋钢锯刃狠狠劈砍了过去!

    冷兵器对抗热兵器,幸存者对抗活尸。常人看来以卵击石的搏杀就此拉开序幕,武器不足人命来补,几十号民兵爆发出的战斗力在短时间内弥补了火力的差距,近乎以五比一的比例亡命推倒了活尸的第一层防线,血肉之躯阻挡了宣泄的子弹怒流,闪烁着寒光的刀锋混杂着嘶吼呐喊刺进一个个国际友人的头颅!

    焦子谦捡起两柄遗落的锯刃,透过四周飞蹿的火苗,在混战人群中寻找着那个两炮干挺十多人的罪魁祸首。

    这些活尸很好分辨,个个膀大腰圆,身上紧绷着制式作战服,短兵相接以后,大部分活尸放弃了火力对抗,拔出军刺、排障刀加入了**对抗。

    从满地伏尸的状况可以看出这些活尸都是杀人越货的好手,除了被子弹打成破麻袋的,其余人基本都是一刀致命,伤口不是喉咙就是心脏,没有任何多余的伤处。

    反观民兵,热血有之,经验却欠缺,不少人扑向活尸挥出了人生中最后一刀,而那一刀却没有起到一命换一命的作用,体表伤口虽然看起来鲜血淋漓,但并没有剥夺活尸的战斗能力。

    “头!砍头!”焦子谦捡起一杆明珠蒙尘的突击步枪,三两步跳上已成一堆废铁的猛禽车子,也不管自己是否暴露在了枪口之下,宛如烽火岁月的无畏战士一般扣响扳机,拉出一串火舌将目力所及之处的活尸统统轮了一遍。

    有了火力牵制,效果大不一样,活尸数量远远少于民兵,焦子谦这么横插一脚显然打破了场上了对抗平衡。

    不少活尸怒骂中再次拔出配枪准备血洗这帮乡下民兵,然而杀红眼的民兵并没有展现出鬼佬们习惯的骑士精神,管你怎么怎么搞,搞倒你才是目的!

    从冲出营地到混战一处,前后不过七八分钟,前期纯粹的劣势在焦子谦部亡命反扑之下居然出现了一丝胜利的曙光,尽管民兵死伤人数远远高于活尸,但活尸的残存数量也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拼命讲究的就是一鼓作气,作为杂牌民兵,拼杀不需要阵型、不需要批次,只需尽可能的拉近距离,然后将锋钢锯刃剁进那些西方脑袋。

    焦子谦搅混水的行为触怒了活尸,混战中也出现了杂乱的枪声,废铁之上不时爆起火星。

    焦子谦知道自己被盯上了,于是见好就收,丢掉步枪再次转为进程战斗人员,瞅准先前那个发射火箭筒的活尸追了过去。

    那个活尸有着明显的特征,只有他在黯淡天色之下仍然戴着那副很拉风的战术墨镜。

    这厮战斗力不可谓不强,疯狗般一拥而上的民兵居然没能留下他,硬生生被冲开了一条血路,头也不回冲进了野林。

    焦子谦怎会放过他,一边招呼民兵继续围殴,一边开足马力狂奔追击,在夕阳沉入地平线的最后一刻,也追进了鬼影幢幢的野林。

    ...

    

  http://www.tangsanshu.com/xingshizourouzhimoriqinxi2/99827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