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戏精打脸日常 > 第1293章 庶长子

第1293章 庶长子

    “表哥当上太子了?那我就是太子妃?”康亲王被册封为太子是大喜事,王府内天天都在议论,就算再怎么被禁足,康亲王妃不免也得知了这个消息。

    “哈哈……”她仰天大笑,之前因为禁足而变得灰败的眼神此时露出异常的光彩,脸上也是由于激动,一扫狰狞,反而红光满面。

    “来人,我要见太子,我我出去!”她大声喝道。

    “王妃,请您恕罪,没有太子的吩咐,我们不能放您出来。”外面的人小心翼翼的说。

    “放肆!谁教你们的规矩?本宫现在是太子妃了,谁让你们叫我王妃的?”她极为不满的矫正说。

    看守的下人脸色也是难看:“可是太子并没有……”

    “并没有什么?我是表哥明媒正娶的妻子,他册封为太子,我理所应该就是太子妃!表哥人呢?我要见表哥!”

    “请王妃恕罪,太子殿下如今已搬去东宫,王妃的要求我们会送过去的。”

    “东宫?你说表哥已经搬去了东宫?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没人通知我搬?”康亲王妃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情绪激动起来。

    “太子殿下说让王妃好好在王府内反省。”

    “那其他人呢?那个贱人叶静呢?”

    “荣夫人她和小世子已随太子一起搬进了东宫。”

    “都搬去了东宫,就只剩我一人是吗?我才是正室夫人,表哥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一定是被叶静那个狐媚子迷了心眼,你们放我出去,我要提醒表哥处置了那女人,快放我出去,若是出了什么差池,你们承担的起吗?”

    她用力的嘶吼,但却始终没有一人开门,只是说着“见谅”二字。

    “贱人、狐媚子,负心汉,你们凭什么对不起我?姨母,你曾答应过娘亲会好好照顾我的,你承诺呢?……”知道自己出不去,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被剥夺太子妃的身份,梁氏越发骂骂咧咧,几乎把所有人都怪了个遍,好像所有人都对不起她似的。

    而另一边,钟意也忧心忡忡的说:“太子册封已有两月有余,但是太子妃的位置还未定,按理来说太子妃本该由原本的康亲王妃来做,但康亲王王妃又一直被软禁在王府,你说太子这是什么意思?”

    “别急。”叶秋老神自在的安慰道。

    “你叫我怎么不急?虽然我在闺中时不爱出门,但是也曾听说当年太子为了娶康亲王妃费了不少功夫,虽然康亲王妃做了不少蠢事,但是太子会不会念及旧情,……”

    “不会。”叶秋肯定的说,“太子已经不是当年的太子了,他知道如何权衡利弊,让原本的康亲王妃当太子妃,并不是一件好事,未来的一国之母,不能是小肚鸡肠、心神失常之人,再说,他决定之前怎么也得考虑一下我,还有瑞儿。”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我更担心飞鸟尽良弓藏,你说太子登基后会不会出于忌惮对咱们动手?毕竟他当年自请去南越是你给的主意,南越如何发展你也提了不少建议,还有陛下所吃的药……”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越说钟意就越心惊,眼神中止不住的后怕。

    “无事,忌惮是有,但是正是因为忌惮,他也不敢轻易动手,如今边关已在我一人掌控之中,更何况,还有静儿和瑞儿在,无论如何,怎么也得顾及他们,老皇帝之前表现的那么喜欢瑞儿,肯定有朝臣猜测他重获喜爱是不是因为瑞儿,而且他膝下也没有其他能得重用的儿子,他登基之后,立瑞儿为太子是必然。”

    “那他若是和陛下一样迟迟不立太子呢?”

    “不会,一是他自己吃够了不立太子的亏,二是朝臣们也受够了不立太子担惊受怕的苦,未免再出现这种太子未立,但皇帝却突然处理不了国事的情况,等他登基,大臣们第一件事就该是催立太子,既然太子要立,那么身为瑞儿母亲的静儿,也不可能再以一个普通嫔妃的身份待着。”

    “所以太子暂时不立太子妃是在等,等他自己登基之后就立瑞儿为太子,立静妹妹为皇后?”

    “也不尽然是皇后,说不定是皇贵妃什么的,毕竟他虽然不会立康亲王妃为皇后,但也没有废了她,或许就像你说的,还有一丝旧情在吧,立她为皇后不妥,变成普通妃嫔更是惹人笑话。”

    “但是这样依旧顶着康亲王妃的名头,一直被软禁在康亲王府,也挺尴尬的。”钟意不是为梁氏感到同情,只是有些唏嘘,但是这都是康亲王妃自己作的,也怪不得别人。

    叶秋的猜测没有错,虽然随他一起搬来东宫的妃嫔他一个都没有进行册封,但是他已经向叶静保证了,等他登基之后就对她和萧瑞再行册封。

    他能说出这番话,就证明他没有他的父皇那么狠心,不过他的本意是想立马立叶静为太子妃的,只是他的母后拦住不同意。

    皇后说到底还是心疼自己的外甥女,而且对叶静叶秋他们也不如太子对他们那么相信,但是对于孙儿她又是喜爱的,想不出什么办法来的她,只得以瑞儿被册封为太子,他的母亲才能被册封的理由暂时压制住叶静。

    但是她知道叶静被册封是迟早的事,而她的外甥女也实在没有资格做一国之母,但是她又不想背弃当年对妹妹的承诺,便想着只要叶静不为皇后,她便算对得起人来安慰自己,毕竟不管怎么说,外甥女始终都还是康亲王妃。

    可是她却不曾想过,她儿子已经是太子,早已不是康亲王了,梁氏这个康亲王妃又算什么?

    这笔糊涂账说起来算来算去怎么都惹人笑话,但笑话的不是叶静,她便懒得管,她和大哥为太子图谋这么多年,可不是让别的女人来坐享其成的,她唯一的底线便是梁氏决不能为后,好在太子在这方面和她达成了一致。

    接下来她就该想想太子和大哥的事,不管将来太子登基,还是以后儿子登基,她都不想大哥受到猜忌。

    

  http://www.tangsanshu.com/xijingdalianrichang/161625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