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小梳轻挽云 > 第六章 唐书?

第六章 唐书?

    丁宝听了这话只是敢怒不敢言,只是冷冷的扯了扯嘴角,说,“营长这是说什么话,生病不能行动,竟还要被当成逃兵不成?”

    大痣营长同样冷冷说道,“那也未必。”

    “发生何事了?”身后一道沉缓的声音传来。竟是石胥。石胥昨夜至晚都不能安睡,今早醒来竟然信步走到这里。

    武副见此情形忙将情况一五一十地禀明,那个长着大痣的营长一脸惴惴不安。石胥轻轻的瞥了他一眼,温度冰冷。他看着武副说,“你自与她留在此地稍后赶来便可,我将赵军医给你留下。”

    “可是营中尚未有此先例,怎么能……”大痣营长话未说话便被那淡淡的没有丝毫感情的一眼给打断了。

    然而这件事还被一个人看在眼里。他没在帐篷一角的阴影处,迷惑的看着那个竟然罔顾军规的将军,眼中晦暗不明。

    大军离去,整座小丘变得十分空旷。地上凌乱的痕迹表明这里曾经有过大队人马停留。不远处还有一片小树林。唐姝所在的帐篷孤零零的坐落在此。约有两天过后,唐姝才渐渐醒转。

    “你是谁?”唐姝迷惑的看着眼前正在给她把脉的的赵军医。武副此刻正出去摘果子了。

    “我是石将军派来的,你不是大病,只是连日劳累,再加上心气不顺,才一时淤积心中,好好调理就会没有什么大碍了。”赵中医这样一番解释,一只褶皱的手仍旧搭在唐姝的手腕上,干树皮似的脸像被提起来似得,眉头深锁,一副沉思的模样。

    躺在床上经过武副精心照料已经面色红润的的唐姝见此还以为自己患了什么绝症,忙不迭问道,“我……有什么问题吗?”

    赵中医古怪的看了她一眼,站起身说道,“并无,姑娘好好休息便是。”

    “姑……姑娘?”唐姝一惊整个人鲤鱼打挺似得坐了起来,“你怎么……”

    “你阴有余,脉在下,寸脉必微,乃是正也,男子脉象尺脉长弱,寸脉长盛,阳有余,你怎会是男子呢?”

    唐姝惊愕的说不出来话。赵中医见话已说破,于是问,“既是女子,军营便不是你的久留之地,若我告知将军,他定会将你逐出军营的。”

    “可是天下虽大,哪里有我容身之处呢?”唐姝无奈的说,一双眼睛茫然的看着别处。

    赵中医叹了一口气,“姑娘多加斟酌吧。”说罢便提着木制的医药箱出去了。

    若是被将军知道了,她会杀了我吗?

    唐姝想了想,无力的倒在床上,眼泪模糊了眼睛。如此,便趁此离开这里吧。心里有个声音在这样说,这个声音越来越响,像烙印一样刻上去了。那就,离开吧。一声叹息随风散去。

    武副因为瘸了半条腿,行动多有不便。黄昏时分,他采了一些野果,正在回去的途中。忽听远处传来马蹄踢踏的声音,武副对此再熟悉不过。他躲在树桩后面看去,看行装打扮,那群人虽多却无秩序,应该是一群山贼。武副看他们的去向,似乎是奔向西北边去的。

    “糟了!唐姝也在那边。”武副惊醒一般。整个人拐着一瘸一瘸的腿,由于着急使得那条腿有种跌跌撞撞的,随时有可能会摔倒的感觉。

    等到他到了那里时整个帐篷乱糟糟的,呈现出被人粗暴的翻动过的状态。而本来应该在床榻上的唐姝,早已不见。

    只有床单皱巴巴的样子和尚留暖热的温度。他急着跑出去找寻,因此没有注意到那枕头下放的一封尺素,整整齐齐的叠放好,只待人来开启。

    自打听到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唐姝已经决定离开这里。她修书一封放在枕头下,那信是留给武副的,上面写着不过是些告别与感谢的话,最后是诚挚的祝福。她不知道该怎么向武副解释,她虽与武副相识不久,却已然将他当作自己的兄长。如今要她亲口告诉他她竟然是骗他的,她实在无法这样,因此只好以信的方式告知。然而,她不知道,这封信与该读到它的人竟是错过了。

    那封信静静的躺在那间简陋的帐篷里。

    直到,一双手打开它。那双手指修长的手即使是翻一封信也如此优雅。看信的人的眼睛轻轻的扫过那封信:

    武副亲启:

    我都没有想到过我会已这样的方式跟你告别的。我还以为我会在军营呆很久的。但是有些事情让我不得不做出选择。我一向觉得自己是没有人疼爱的,我也没有亲人。自从和你认识以后,虽然你脾气很臭,而且还老听不懂我跟你开的玩笑,总是对我那么严肃。但是我知道,整个军营,只有你是对我最好的。我早已在心里将你当作我的亲哥哥了。真的非常感谢你。毛笔写字实在很难。还有就是,我想了想,有件事还是要跟你说,关于我离开的事,我其实是个女子。很惊讶吧?也正是因为此我才决定离开的。如果你觉得我欺骗了你,我只希望你不要怪罪。另外如果将军,将军应该不会关心的,如果有人查此事,便说我已病死就好了。笔不赘述,深谢。

    落名处是唐姝的名字。

    “落笔笔墨粗细不匀,歪七扭八,从没见过谁写字这么丑的,啧啧。”顾间莫手缓缓收紧,关节处冷白色更深,嘴角的笑在唇角留下一点影子,一双黑的无影无光的深井一样,落下去也无声的眼睛微眯着,清澈的叫人迷惑的声音说着,“是个女子啊……”

    太关国军营。

    石胥身穿那一身银铠,面前的巨大沙地上震耳欲聋的吼声此起彼伏。那是士兵的操练声。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天空遥远而湛蓝。天空依旧遥远而湛蓝。从那天他知道她可能是死了,还有别的可能吗?是啊她只是一个小兵,为什么能这样牵动自己的心。自己也不过才见过她几次,她的底细都不清楚……可是,可是!

    “将军?还要继续练吗?”副将问。

    “将军?将军?”眼前威严的男子才仿佛有所觉察,木偶一样的点点头。

    副将见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再多问,只是到场地中继续督察军队演习去了。

    而此时的唐姝早已经将她当时出来时带的口粮全都吃完了。她一直向西走,灵魂里有个声音告诉她,到西边去。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念头,也许是她所附身的人在西边有家人才会如此的吧。现在她触目所及之处尽是风沙——这是一片沙漠。

    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她早已起皮出血的嘴唇,唐姝抿抿唇,味道腥咸。身上的衣服太久没换早已变得浆硬,难得有风吹过,席卷着风灌进裤腿,混缠着沙厮打脸颊,虽是疼痛,却竟也痛快。

    唐姝走的实在很累了。她躺了下来,用手臂遮挡热的气味和它那炙烤的温度。

    “要是死在这里到也很好,是啊,这里真好看呀……”她的声音干涩难听,就像磨过一寸干扁的快死掉的树叶。

    大漠的太阳白光刺眼明亮,一切皆为之照亮。

    一切都像是虚空透明的。她在这片雾一样的世界里,看见了她。

    那个被她附身的人。她头发高高地束起,穿着一间灰色的连帽衫,下摆是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她的样貌明明和她一样,然而眸中的清冽与冷艳,却叫人陌生的惊艳。她径直走过来,在她面前一米左右的距离停下来。

    “唐姝。”她说。

    像是自己口中发出来的声音。唐姝看了看眼前的“唐姝”,摸了摸自己的喉咙。

    “你是?”唐姝问。

    那个动人的眼睛看着她流露出一丝诧异,而后缓缓地微笑了。“唐书,我是书画的书,我母后给起的名字。”

    “这里是……”

    “我们的梦境。”唐书说,一双眼睛出神的看着她,“看到你让我觉得很惊讶。”

    “我也是……不过,我让你失望了吧?我这样平平无奇的人,看样子你在我的世界过得很好的样子,不象我这样狼狈。”

    “不,”她的眼睛泛起波光,“恰恰相反,你让我觉得很好,你的灵魂不柔弱,很坚强。我喜欢这样的灵魂。”

    “谢谢……还没有人这样夸过我。”唐姝面对着曾经是“自己”的人竟然腼腆的笑了笑,她又问,“我们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猜想可能是梦魂石的作用。”

    “那是什么?”

    “梦魂石据说可以让死去的人重生,它有修复灵魂的作用,而且在关远大陆还有传说说拥有梦魂石的人,将会成为关远大陆万年来唯一的统治者。”

    “它在哪里?可以让我们交换回去吗?”

    “没用的,它的效用既然已经发生,便是不可逆转的。我们今日能够这样相遇,恐怕也只是一个巧合。”

    “像两条线偶然的交错吗?”唐姝喃喃道。

    “我们能如此也是一种缘分,我会帮你,你可也愿意帮我一个忙吗?”

  http://www.tangsanshu.com/xiaoshuqingwanyun/52873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