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144章 小树林

第144章 小树林

    “当然吃了,这大冬天的,没有吃的,小兔子也是饿了什么都吃。”花半枝眼神温柔地看着周光明说道。

    “我还以为它会怕我们的。”周光明将剩下的白菜叶子一下子扔了进去。

    “饿坏了,就不知道什么是怕。”程韵铃看着他温柔地说道。

    “好了,别看它了。”花半枝看着周光明说道。

    “娘,这年都过完了,爹也不回来吗?”周光明扯着花半枝的衣角小声地问道。

    “怎么光明想爹了。”花半枝蹲下来,与他平视神色如常地看着他温柔地问道。

    “嗯!”周光明噘着嘴,点点头道,“过年也那么忙吗?没有时间来看看咱们。”

    “你爹是真的忙。”花半枝握着他的双手道,“你忘了年前你卓阿姨说的,过了年你爹既要当老师也要做学生。”

    “那我们可不可以去找爹。”周光明偷偷地看着花半枝道。

    “你爹忙,干爹陪着你不好吗?”孟繁春看着他故意说道,“你这样干爹可要伤心了。”

    果然把周光明给唬住了,他赶紧说道,“干爹别伤心,我有你们就好了。”小声地碎碎念道,“我只是觉得爹太辛苦了,大过年的还要工作,就自己个,想把娘做的好吃的给他送点儿。”

    这傻孩子,花半枝站起来将他搂进怀里,你爹有美作伴,这眼里没有你,心里更没有你。

    程韵铃担心地看着他们俩,岔开话题道,“走走,跟程阿姨去磕瓜子去。”直接将周光明给拉走了,回头看着花半枝道,“你忙你的吧!”

    花半枝也没什么好忙的,劈柴足够烧了。离早饭还有些时间,所以将自己和光明的脏衣服收集起来,去洗衣服了。

    今儿只抓了两只兔子,还被人买走了一只,不吃就不吃了,这些天大鱼大肉的,清清肠胃。等李师傅回来了,没有掌勺的权利,慢慢恢复正常,先适应、适应吧!

    由奢入俭难啊!

    &*&

    楚寒烟提着兔子踏着轻松的步伐,回了校区,直接交给了厨房,中午做了,还付了加工费。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林希言的态度那么坚决,边走边想,忽然眼前一亮道,“有了。”

    得让人帮着威胁一下,不是应该是敲敲边鼓。

    谁合适呢?这里她只认识夏佩兰,女人不合适?就你了——周天阔。

    傍晚时分周天阔嘴里喝着小酒就着花生米,唱着胜利的歌谣。

    夏佩兰下班回家,挑开帘子进来道,“大老远就听着你唱歌,发生了什么高兴的事。”

    “呵呵……”周天阔笑着呲溜一口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抬眼看着她道,“你那同学真是出手不凡,让老树开花了。”

    夏佩兰将帆布包和帽子挂在墙上的挂钩上,扭过头来看着他道,“什么意思?”

    “我听人家说老林和你的同学钻小树林了。”周天阔一脸猥琐地笑道,“想不到老林是这样的人。”

    夏佩兰闻言微微皱起了眉头,一欠身坐在了炕沿上,看着一脸傻笑的他。

    周天阔被她直勾勾的眼神给盯的笑声越来越小,“你皱眉头干什么?”

    “老林不是这样的人。”夏佩兰目光直视着他严肃地说道,“这种谣言你也相信。”

    “我是男人嘛!都有冲动的时候。”周天阔看着她微微摇头道,“这个你不懂!”

    “我是不懂男人,可老林和咱们同事多年,你还不了解他,对谁都客客气气的,尤其对女同志客气的近乎冷漠了,而且瓜田李下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做的。”夏佩兰认真地分析道,“再说了,没有必要,以现在氛围,只要两情相悦,政审合格了,立马可以结婚,至于用得着去钻小树林吗?”

    周天阔闻言收敛起脸上的笑容道,“你说的对,可是你那同学可不是这么说的,这是想干什么?”

    “我那同学这么说的?”夏佩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说道,“你确定,女人耶!”

    “是啊!她把我叫出办公室就这么说的,让我帮帮忙。”周天阔拍着腿说道,“我当时还拍着大腿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女人没有可能拿自己的名声说事吧!”

    “不行,我得着老林问问去。”周天阔立马翻身下炕,大步走到挂钩前,抓着帽子扣在头上,披上大衣就走。

    “哎!晚饭怎么办?”夏佩兰站起来看着急匆匆的他道。

    “粥我已经熬好了,我回来时去食堂打菜和买馒头,你把饭盒给我。”周天阔回身看着她催促道,“快点儿。”

    夏佩兰赶紧走到碗柜前,拿出了两个饭盒递给了他道,“提醒一下就行了,早点儿回来。”

    “知道了。”周天阔揣着两个饭盒去了林希言的宿舍。

    周天阔看着林希言宿舍的灯亮着,敲敲门道,“老林。”

    “进来。”林希言头也不抬地说道。

    周天阔推门进来就嚷嚷道,“老林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林希言继续做着笔记道。

    周天阔一欠身坐在炕沿上,抽走他手里的钢笔道,“楚寒烟说和她钻小树林了。”

    林希言眸色凝结成霜,饶是心里早有准备,还真低估了她无耻的程度,神色如常地抽出周天阔手中的钢笔。

    “喂!你听我说什么了吗?给我点儿反应啊!”周天阔火急火燎地看着他说道,“都这时候你还写什么啊?”

    “说什么?”林希言抬眼平静地看着他说道,声调不变,不紧不慢地说道,“你我共事多年,我什么样的人你会不知道?她的话你也信?我像是急不可耐,饥不择食的人。”

    “就是不相信她说的,才来问你的。”周天阔看着他不解地说道,“怎么你们俩说的完全相反,一个女人怎么会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她就不怕对自己的影响不好。”

    “能有什么影响?有几个人知道,又没有传的满城风雨。”林希言神情冷漠地看着他道,“幸好你来找我求证了,不然耳根子如此软,你这个朋友真不值得交。我以为她梨花带雨的一哭,你就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打包票包在我身上了。”

  http://www.tangsanshu.com/wulingqiaohuaxi/104103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