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我竟然是大佬 > 第二章 威胁

第二章 威胁

    前世今生已觉醒,不公平的对待,所受的屈辱,蓄意的谋杀,林枫誓要那些人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前世的陆拾可以啸傲天下,今生的林枫同样当横扫六合!

    但是这一切都需要先将伤势养好……

    林枫查看着自己的身体。

    十六岁的年龄,清晰的眉目,爽朗干净的外形。

    体内的情况却与体外天差地别。经脉堵塞,丹田羸弱,莫说修炼,比之平常人都大大不如。林枫甚至怀疑,此时的自己是否提得起一只小鸡。

    林枫露出苦笑,这样的体质算得上万中无一,可惜这个万中无一是令人发指的差,在上一世他所见过的人何止千万,但是没有一个人天赋如此糟糕。

    林枫轻叹口气,上天何其不公,连中下之姿都不给这个身体么?无论多么糟糕的天赋,只要能够修炼,他都不用如此这般受尽白眼,饱受羞辱。这些年来所受的委屈,林枫每一件都清楚的记得,因为这样的事情对一个刚刚成长的少年太过残酷……

    天道本是不公的,每个人的出生不同,遭遇不同,一个普通的贩夫走卒可能穷尽几代人的努力也不能住进他每日经过的豪华府邸之中,这世间,从来没有公平过。

    林枫双眸爆发出犀利的精光,一股自信不屈的气势从他身上传出,“人道不公,那我便屠灭这人!天道不公,那我便劈开这天!”

    上天不允许我修炼,便真的没有办法修炼了么?

    不论正道、邪道、外道,修炼的过程都是引天地灵气入体,在经脉中循环,洗涤身体的杂质,最终灵气汇入内天地,内外交汇,龙虎交融,不断打破人体桎梏,实现自我的不断蜕变与升华。

    修炼有成的修者举手投足间,引发天地灵气共鸣,可飞天遁地,可剑气伤人;传说中的大能,更是有移山倒海,颠倒乾坤之伟力!

    林枫的身体便无法引天地灵气入体,不论尝试多少方法,他都不能修炼,所以他成了清水城有名的废人。

    所有人都会嘲笑他,就连那些贩夫走卒也会在他的身后指指点点,一个身份显赫的人,却在修炼天赋之上连他们都不如,没有比这更能让那些人感到痛快的事了。

    真的没有办法修炼么?

    林枫嘴角露出神秘的笑容,大衍之数五十,遁去其一,这遁去的一便是生机之所在,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

    “有多少的庸才被当成天才,有多少的天骄被埋没……”林枫轻叹,这具身体是不折不扣的废物,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更是万年一遇的天骄!经脉堵塞,丹田羸弱,另一方面,正是这些原因造成了身体之中的三百六十五处正穴无比坚韧。

    人体之内宝藏无数,玄奥无数,没有人知道人体中有多少秘密,其中三百六十五道正穴更是神秘无比,有大能猜测每一处穴位可能都蕴藏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但是没有人能够发掘出其中的力量……

    “这样的体质,我前世寻找了千年,踏遍了无数大陆都没能寻到,不想重活一世之后自己拥有了这样的体质。”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之感在林枫心中浮起,世上的事竟如此好笑,费尽心思寻找之时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但是放下了寻找的心思之后,它却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这样万年一遇的体质被当成了废物……”林枫摇头失笑,笑容之中隐藏着些许的凄凉,整整六年,因为这样的一个误会,无法想象的痛苦伴随了他六年。

    《北斗天功》,一个熟悉的名称在他的脑中浮现,“我本以为再也用不上这套功法,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这样的时间中,有了使用它的契机。”

    上一世剑胎大成之后,陆拾亦或可以说林枫发现了一套功法,一套奇怪的功法。

    天底下所有的功法都是以灵气为基修炼的,这套功法偏不;天底下所有的功法都是让灵气在经脉中运行,这套功法偏不;天底下所有功法都是内外交互,龙虎交融,感应天地,这套功法同样偏不。

    这是林枫所见过最为怪异的功法,同样是他所见过最为神奇的功法。

    上一世苦寻千年都没有找到适合修炼它的人,最终无缘得见这套功法的神异之处,林枫一直引以为憾,但是今生,这套功法将伴随着他一路成长,缘,果真妙不可言。

    林枫艰难盘腿坐起,鲜血不受控制的从伤口处流出,头上的绷带愈发鲜红,阵阵眩晕之感传来,他竭力保持平静,闭上了双眸……

    寰宇为虚,心藏天地,相由心生,印由身结。

    林枫双手结印,印法古老而神秘,颤抖的身体逐渐平静下来,进入到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

    以呼吸间隔为节奏,每次吸气时引导日光进入体内,日光透过皮肤进入到身体之中,附着在脏腑与骨骼表面,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吞噬这些日光,林枫体内每一寸地方都有金色霞光涌动。

    而后呼气时,身体中不纯的的元气,透过皮肤排出体外。

    每一个器官,每一块骨骼被纯净的日光不断改善、净化,体质在缓慢的改变着。

    《北斗天功》,以日月精华为基,以呼吸法为骨,以战技为血肉,精妙无双!

    林枫能够明显感受到自己的体质在改善,力量在增强,资质在提升。

    “不愧为最神秘的功法!”他虽在前世便断定这套功法一定是世间至强的玄功,但此刻看见这种种神异,心中不免啧啧称奇。

    林枫沉浸在这玄而又玄的状态之中,似乎过去很久,又似乎只过去一瞬间,他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头上、四肢的伤在快速的好转。

    此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

    林枫收印,重新躺在床上。

    “公子,你不能进去,我们少爷正在养伤,不宜见客。”门外传来一名长相清丽的小丫鬟略带颤抖的声音,她的脸色涨红,大大的眼中浮现出畏惧之色,伸展着一双白嫩纤细的手挡在来人面前。

    “笑话!这清水城还有我不能进的地方?这哪有你说话的地方!”一名青年男子霸道的声音响起,语气满是不在乎,突然,门被人一脚踹开!

    “喀嚓!”

    来人并未着急进入房间,不慌不忙的掏出一把小巧玲珑的折扇,缓缓摇着小扇子,这才看向病床上气息萎靡的林枫,露出洁白的牙齿,笑道:“看来林弟并无大碍,昨日听说林弟不慎坠崖,为兄好是担心,生怕你有个三长两短,那样的话,为兄怕是一生难安了。”

    这人白衣如雪,本是气质不凡,却拿着一把小小的折扇,一下就骚气起来了。

    “少爷,我劝不住他。”小丫鬟局促不安地抓着自己绿色长裙的衣角,好看的眉头轻蹙,怯生生的说道。

    林枫眼中精光闪过,心知麻烦找上门来了,轻声对小丫鬟说道:“你先下去吧。”

    他注视着来人,眸光闪动,手中的骨节被捏的泛白,沉默半晌,最终笑道:“有劳严兄挂心,小弟并无大碍。”

    原来这人便是约林枫翠山赏月的严家大公子严浩!

    严浩轻轻摇着精致的小折扇,缓缓走到床前,露出邪魅的笑容,低声道:“林弟可真是福大命大啊,这都能活下来。”

    话锋一转,他的身体略微前倾,停下轻摇的小巧折扇,眼神之中泛起精光,用不阴不阳的语气道:“生命本是一件很宝贵的东西,希望贤弟要好好珍惜,莫要多话,因为多话的人一定活得不久。”

    这是在威胁我?

    林枫不禁有些错愕,眼前之人杀人不成竟来到此地威胁自己,他不禁有些好笑。

    有多少年没有听过这样的话了?上一次威胁自己的人是谁?好像是一名叫混天古魔的魔道修士,在他说出那句话后,自己以三尺青锋剑刺穿他的喉咙。自那以后,天下再没有人敢对自己说一句不敬的话。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看来他是一个聪明人。”严浩看见林枫的笑容如此想道。

    既然是聪明人就不需要多费口舌,和聪明人说话总是要轻松一些。

    严浩点了点头,身体慢慢立直,小巧折扇重新摇晃起来,迈着潇洒的步子施施然走出门去,出门的时候甚至不忘将门带上,优雅、高贵。

    他不知道的是,门内的林枫已经替他想好了一百种死法。

    严浩一行人离开不久,房门再一次被打开。

    是父亲林毅。

    李毅看着林枫略显憔悴的面容,将手中的药汤小心的放在了林枫床前,轻声说道:“枫儿,你受苦了。”

    一日为父,终生为父。

    林枫也好陆拾也罢,眼前被岁月所侵蚀的中年男人终究是自己的父亲。

    林枫看着他双鬓之上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白发,轻声道:“不打紧的,我的伤势并不重。”

    林毅闻言,轻叹口气,眼中透露出悲哀之色,缓缓坐在林枫床前,他满是老茧的手握住林枫的右手,“你的落涯并非意外。”

    林枫沉默。

    “是严浩的人将你推下去的!”

    林毅的牙齿紧紧的咬在了一起。

    “但我并没有宣扬这件事,因为无济于事。”

    “我们林家是清水城第三大家族,看起来风光亮丽,如日中天。”

    “但老三始终是老三,上面一定有着两个得罪不起的家族。”

    “严家排行第二,我们自然得罪不起他们。”

    “就算我们有理,同样也得罪不起。因为这不是一个讲理的世界,这是一个讲实力的世界!”

    “爱子差点被杀,但做父亲的却要装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父亲还是清水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族长,实在可笑!可笑至极!”林毅的声音逐渐嘶哑,眼眶已然红润,林枫只感觉林毅握着自己的手在剧烈颤抖。

    这番话之后,四十岁的他仿佛老了二十岁,说不出的苍老说不出的凄凉。

    林枫眼眉低垂,轻叹口气,道:“我没想到你知道这件事情。”

    “这本不是一件很难发现的事情。”林毅的声音仍旧有些颤抖。

    “的确如此。”

    有谁会无聊到从山顶自己跳下来,有谁会粗心到失足掉落下来,还有谁会很巧合的约人登山赏月,更巧合的当天晚上被邀请的人就失足落涯?

    这本就是一件疑点重重的事。

    林枫反手将林毅的手轻轻握住,轻声道:“其实并不可笑,一点都不可笑。正是因为你是三大家族之一的族长,才不得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的神色愈发柔和,“你不仅是我的父亲,更是林家上千人的家长,如果为了我一个人,让林家陷入战争,林家子弟将会死伤无数。所以我理解你,并希望你不要以此自责。”

    林毅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他没有想到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他的内心只剩下温暖,看着儿子柔和的面容,他感觉鼻头有些发酸。

    他忽的也笑了,笑得开心极了。

    “如若有人要伤害我儿子,我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如若有人要伤害我父亲,我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两人不约而同想道。

    金戈指天杀伐起,莫道英雄太无情!

  http://www.tangsanshu.com/wojingranshidalao/97758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