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我的心脏是魔王 > 第二十三章 入狱

第二十三章 入狱

    “不是你还有谁,昨天晚上的酒里检查出来了一种剧毒,千毒散。你当真歹毒,那种一千种凡俗烈性毒药混合组成的毒散我本来也只是听说过,没想到第一次见却是在我家净水身上。”说话的是刘刑龙,刘家擅长的丹药是【苦草丹】,但先祖毕竟也是精通炼丹的炼丹师。

    许多有关丹药的知识也传承了下来,其中对于【千毒散】就有着详尽的介绍,这种毒药用以前中凡俗里的烈性毒药混合组成。【千毒散】只有一个功效,那就是破坏,破坏中毒者的身体机能,然后在无法动弹的状态下糜烂而死。

    这种毒药十分歹毒,可却要不了刘净水的命,一千种烈性毒药混合,听起来吓人,可毕竟是一千种凡俗的毒药,是无法致筑基后期的刘净水于死地的。

    解毒方法也简单,就是服用一种普通实用的【解毒丹】。可【解毒丹】一颗只能化解一种毒性,每一次化解毒性又需要一些时间,据刘刑龙估算,刘净水这次中毒怕是需要一个月才能恢复。

    传说中,真正的【千毒散】是由一千种堪称天材地宝的奇毒灵药混合而成,那种毒药炼制出来,只需要一点点就能将一个元婴修士毒死。现在的【千毒散】一般都是指用凡俗的毒药炼制,属于简陋版,可这简陋版也不简单,一千种毒药可不是随便什么样的都行,是由它专门的搭配顺序和比例的,这种程度的配方,可不是一般的小势力所能拥有的。

    昨晚的刘净水吃完晚饭后就隐隐觉得不对,照常去了静室修炼,到了半夜毒药才彻底发作。艰难的回到卧室叫醒草露、花露、雨露,让她们去找刘婉冰和刘刑龙过来。压制毒性,了解情况,调配【解毒丹】花了整个后半夜。

    完事后,从刘净水的酒里检测出【千毒散】,刘刑龙立马就带着人去抓蔚星,这才有了后来乃至现在的一幕。

    “我真是瞎了眼,竟然把你带上了山,害的家主变成这样,我,我罪该万死啊!”刘建德满脸悔恨,堂堂七尺男儿,如今泣不成声。“去探查巡逻的兄弟已经在外多处发现了修士的踪迹,现在苦草山恐怕已经被包围了,如今家主因为我带来的人身中剧毒,这都是谋划好的,绝对是谋划好的,都是我的错…”

    众人看着已经因为自责和悔恨而混乱的刘建德,都是一脸惨然,之前的刘家之所以那么有底气,都是因为有刘净水这个筑基后期存,如今杀手锏被破,所有人心里都再也升不起丝毫的从容。

    “不是我,真不是我。”蔚星依然坚持着。

    一听他说话,群情顿时激愤起来,“事到临头了你还要狡辩,除了你还有能够有【千毒散】,风花雪月楼的三位姑娘?且不说她们来历身份都清清白白,我刘家与风花雪月楼交好多年,害我们对她们是没有一点好处的。”刘刑虎说道。

    “婉冰,不是我。”蔚星看向刘婉冰,别人怎么想他都不在意,甚至自己就算被陷害至死也不会在意,惟独在意的就是刘婉冰对自己的态度。

    可是,紧紧盯着刘婉冰的蔚星发现,她回避着他的视线,似乎不愿意再多看他一眼。

    “蔚星,我们也不是只因为一些没有证据的理由就胡乱怀疑人。首先,我刘家附近,是云木城和河狮宗。云木城乃是云木门所建,断然不可能对我刘家有所企图。河狮宗亦如此,实力强盛,势力极广,根本看不上我刘家这点东西,我们两方已经相安无事许多代人了。”说话的刘净水,声音虚弱,虽然他是受害者,可看向蔚星的目光格外平静。

    顿了顿,又道:“你说你是万象门的掌门,我们信。你说你守不住曾经的地盘,我们信。你说你为了发展壮大门派而踏上旅程,我们也信。可是,你说你全宗门上上下下就剩你一个,我们不信。你说你没有下毒,我们也不信。背井离乡的你看上了我刘家这方寸之地,意图借此休养生息东山再起,对吧?你不承认也不要紧,在我刘家的地盘,我说了算,来人,把他给我关起来!”

    话音落下,几个侍卫闻声进来,将蔚星拖了出去,压入大牢,很快蔚星入狱这件事就传遍了苦草山上下。

    刘家的大牢修在地下,阴冷黑暗潮湿,空气中还有一股子霉味。侍卫将蔚星关在一间牢房里就退了去,【缚仙索】依然牢牢的将蔚星捆住,看了看四周,只有几间空荡荡的牢房,整个大牢就他一个人。

    盘坐在地,就听见脑海里森罗的声音:“有本王在,刘家是要不了你的命的,事情透着诡异,依本王看要不了多久刘家就要遭劫了。”

    “婉冰,婉冰她不相信我。”蔚星焉头焉脑,莫名来了句。

    森罗扶额,如果现在有身体,只怕已经是一头黑线了。

    这陷入恋爱,真是不管男女智商都是要下降的,可目前的局势已经容不得蔚星消沉下去了,在议事堂,森罗冷眼旁观许久,看到一个机会,能让蔚星更加强大的机会。帮助蔚星,就是帮助自己。

    “你喜欢她么?”森罗问。

    “喜欢!”蔚星答。

    “你不是说要保护她么?”森罗又问。

    “是!”蔚星答。

    “那你现在在这干嘛,刘家就要遭难了,刘婉冰就要遇到危险了,你就在这坐着?”森罗循循善诱。

    蔚星摇头,道:“可是,我是被陷害的,她不相信我。”

    “你也知道你是被陷害的,也就是说,她是被蒙骗了才不相信你的。有人这样陷害你,还蒙骗刘婉冰,让你们两个反目成仇,你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有什么感觉?”森罗说道。

    “我。”蔚星一愣,觉得森罗言之有理,仔仔细细的感受一下自己内心的感受。“有一种像火一样燃烧着的感觉,还有就是像冰一样的。”

    森罗一笑:“像火一样的那就是怒火,是你对被陷害和刘婉冰被蒙骗这两件事情所产生的,针对幕后黑手的愤怒。像冰一样的是你不被刘婉冰所信任,心中觉得绝望灰心的感情。”

    “愤怒和绝望?你给我的不是只有‘色欲’么?”蔚星疑惑道。

    “我给你的的确只有‘色欲’,你也知道所谓‘色欲’是生灵所拥有的一种源于本能的欲望,只是这种欲望不加以控制就会泛滥成灾,化作罪孽。可它的本质到底还是普普通通的欲望,你活在世上,没有欲望也就没有绝望,这种生活你是体验过的,你是知道的,那是一种多么无趣多么可悲的生活。

    人因为有欲望他才是一个人,人也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而成为了‘魔’,我的强大就是建立在这些魔之上的,凌驾于他们,君临其上,俯瞰众魔,是为魔王。因为有了欲望,所以你才有了绝望,告诉我,你害怕绝望么?”森罗的声音透着魔力,在蔚星脑海里回荡,也没有再以王自称。

    “不怕。”蔚星斩钉截铁道,心中的冰冷顿时逝去大半。

    “有个无法控制自己欲望的‘魔’,陷害了我们,蒙骗了刘婉冰,我是七罪天魔王,可我也是你的心脏,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共生而存。如今被一个小小的“魔”给小看了,你心里应该和我有同样的感受,告诉我,那是什么?”森罗的声音如同耳语,虽在脑海似在耳畔。

    血液的流动似乎加快了许多,蔚星的内心也是此消彼长,冰冷的感觉减少后,那名为‘愤怒’的火焰正在熊熊高涨,扩散,蔓延,直欲突破天际。

    “愤怒!”蔚星双眼通红,怒吼道。

    “欲望就是种子,种子能抽出枝芽,分出枝杈,长出嫩叶,开出花朵,落下果实,最后又化作种子。这是欲望的循环,你我就是驾驭这个循环的人,掌控七大原罪,胆敢冒犯我们,杀之!斩断他的循环!”森罗语气冰冷,心中亦有满腔怒意。

    蔚星:“好!”

    见蔚星这么快重新振作起来,森罗感到欣慰,“我们暂且在这等上一等,等发生了异常事态后再出去,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等他刘家遭了大难我们再出手相助也不迟。”

    见森罗说得这么胸有成竹,蔚星便知身上这【缚仙索】是束缚不住他的,眼下已经站好自己的位置,也确定好了自己需要去做的事情,剩下的只有等待时机到来而已。

    【缚仙索】能够很大程度上的隔绝灵气,吐纳天地灵气修炼是不可能的,所幸如今的功法《森罗万象》与众不同,丹田处的那尊色欲魔神的雕像还在源源不断的输送着‘罪’力过来,蔚星盘膝在地,专心的吸收着,森罗则为他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不知过去了多久,“砰”“砰”的闷响声传来,是有人倒在地上。“有情况。”蔚星在森罗的提醒下退出修炼状态,向着传出声音的大牢门口方向看去,只见沉重的牢门被缓缓推开。

  http://www.tangsanshu.com/wodexinzangshimowang/100462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