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我本阳刚 > 第95章在劫难逃

第95章在劫难逃

    大三元餐厅的三楼,王戈上次宴请胡骏等人的包厢。

    只不过包厢里,临时加了一张餐桌,一个集体,四十个人,没有一个愿意分开聚餐。

    公款吃喝,其实就是七科动用了自己的小金库。

    这样的小金库,行动科几乎科科都有,这是行动科自己的私房钱,跟行动处的财务科,没有任何关系。

    钟海媚坐在了里面那张餐桌的主位,新人郑鸿宾则坐在钟海媚的对面,戴芬硬是加入了这次的接风宴,只是却坐在了门口那桌,靠门的最差位置。

    聚会的开场白,自然是科长钟海媚亲自主持。

    “诸位姐妹,今天是我们行动七科的大喜事,我们七科终于迎来了第一位新人。这几年的为国血战,七科从行动处,第一大科,跌落成现在的普通科室。。。。。”

    由于没有合适的兵源,七科的特工,越来越少。

    几年来,这是七科成立后,第一次招兵,钟海媚就是打着扩充七科的幌子,顺理成章的招收了郑鸿宾,这名新兵。

    “科长,英明!”

    “科长,好聪明!难怪独自深入虎穴,生擒虎仔!”

    “科长乃女中豪杰,没有过人之处,怎么可能成为七科的科长?”

    。。。。。。。

    一群女特务,都是高兴的称赞,钟海媚英明的决定。

    在场的人,在听了钟海媚的演讲后,都看到了一个必然的结果,七科在不改变,再不扩招,很快能用的人,就不够了。

    “来,我们大家,共同举杯,庆祝新人郑鸿宾的加入!”

    钟海媚站了起来,端着酒杯,大声的说道。

    “唰。。。。”

    “欢迎新兵郑鸿宾,加入行动七科!”

    一群女特务,集体站了起来,一起齐声大喊。

    “干!”

    钟海媚又是一声大喊,随后一口喝掉了杯中的白酒。

    “干!”

    所有女特务,包括戴芬,都一口喝掉了杯中的白酒。

    所有人都喝干了杯中酒,就只有郑鸿宾,空手站立,声音小小的说道:“宾宾,从来都不喝酒,真的!一杯白酒,都不能喝呀!”

    喝酒,还有这样的喝酒聚会,郑鸿宾出道后,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但是前几次在五科的酒会上,郑鸿宾那是一杯酒,都没有喝。

    强壮的郑鸿宾,身体可以喝酒。

    但是这样浓烈的闻酒,郑鸿宾超级灵敏的嗅觉,至少要三天以后,才能慢慢地恢复。

    如果要是郑鸿宾自己喝酒,一两杯,可能对郑鸿宾的嗅觉,影响还不是很大。

    但是高度白酒,要是喝过量了,郑鸿宾超级灵敏的嗅觉,会多长时间,才能恢复,那就真的不知道。

    “宾宾,少来了,接风酒,必须喝!”

    钟海媚一直盯着郑鸿宾,此刻笑嘻嘻的说道。

    “宾宾,从来都不吃麻辣,一口都不吃,喝完这杯酒,宾宾就请假离开,科长,你看可以吗?”

    郑鸿宾一直都没有坐下,看着满桌麻辣菜肴,可怜兮兮的说道。

    “姐妹们,你们答应吗?”

    “不答应!”

    “决不答应!”

    一群女特务,兴奋的吼道。

    “宾宾,你听见了吗?”

    “科长,我求求你了,宾宾身体有病,真的不能喝酒!”

    郑鸿宾拥有了常人没有的能力,但是超级灵敏的嗅觉,最怕刺激性的气味,可是一群傻逼女特务,那里知道这些呀!

    “啪!”

    钟海媚一个权威的响指,随后又是一个动手灌酒的眼神。

    紧挨着郑鸿宾身边的二名女特务,就一把抓住了郑鸿宾的双臂,跟着一名女特务,又从后面直接抱住了郑鸿宾的腰部。

    这个时候,一名女特务,拿起了郑鸿宾面前的酒杯,手一捏郑鸿宾的腮帮子,看着郑鸿宾张开的嘴巴,直接就把白酒,到入了郑鸿宾的口中。

    “咕噜”

    郑鸿宾只能乖乖的一口喝下,杯中的白酒。

    一道火线,直接顺喉流进了胃里,一股热流,不停地在身体里翻滚!

    “卧槽,多少度啊?”

    郑鸿宾吃惊地在心里喊道。

    四名女特务,同时给郑鸿宾灌酒。

    就是因为刚才在卡车上的时候,女特务们,已经见识了郑鸿宾一身的神力。

    如果当时不是在人挤人的卡车上,如果当时不是郑鸿宾手下留情,郑鸿宾根本就不会被众女牢牢地制住。

    这次冲上来了四名女特务,都是七科公认的大力士,但是郑鸿宾却没有反抗,顺从的喝下了接风酒。

    “咋办呀?不能反抗,否则就伤了大家的心。”

    郑鸿宾在心里无奈的想着。

    用力抱着自己的三名大力女特务,郑鸿宾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只要郑鸿宾一声大喊,身体猛地下沉,双膀使出爆发之力,就可以轻易脱困。

    刚才在卡车上,郑鸿宾一个下蹲,只是浑身几抖,周围的女兵,立刻就东倒西歪。

    “宾宾,这不是可以喝酒吗?那就继续吧!”

    女特务钟海媚,就是不惯郑鸿宾的坏毛病,因为钟海媚要的是一只哈巴狗,而不是咬主人的狼。

    “第二杯,祝在座的同僚,平安幸福!”

    “平安幸福!”

    “干!”

    “干!”

    这一次,郑鸿宾直接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庖丁解牛,顺势而行。

    钟海媚看着新兵郑鸿宾,喝掉了面前的白酒,心里真是无比的开心。

    “小样,以后就给老娘,乖乖地暖床吧!”

    钟海媚暗自得意地想着。

    跟钟海媚一起的特务同学,都被钟海媚收拾的服服帖帖,在行动七科里,永远没有第二个反对的声音。

    不听话,脾气古怪,倔强的女特务,全都在危险的战斗中,为国捐躯,成为了烈士。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在特工的世界里,演绎的尤为激烈。

    “宾宾,我们两个以前见过,我叫戴芬,那个大官是我小姨,可疼我了,我在医学院读书,你到我们医学院来上学吧!我让。。。。。。”

    第三巡酒,还没有喝呢!

    外甥女戴芬,就过来当面抢人了,钟海媚那里能干。

    二杯烈酒下肚,脸红红的戴芬,就急急地跑来跟郑鸿宾说话了,白白好看的胖子,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太危险了。

    “小芬,第三巡酒,还没有喝呢!还不能自由结合!”

    钟海媚一个眼色,随后就大声的说道。

    “小芬,回座位去,这是酒规,不能违反。”

    一个女特务,低声说道。

    随后轻轻地抱起戴芬,就把挣扎的戴芬,送回了自己的座位。

    “第三杯,祝大家,杀敌立功,报效祖国!”

    “杀敌立功,报效祖国!”

    “干!”

    “干!”

    郑鸿宾只能再次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郑鸿宾看见钟海媚对着身边的女特务,耳语了几句,随后女特务立刻起身,就去了前面那桌,敬酒去了。

    “去医学院上学,自己是肯定去不成了。那个叫戴芬的女孩,被她的小姨钟海媚,算计了,最后的结果,肯定是灌醉!”

    喝酒不上头的郑鸿宾,在心里分析着眼前的形势。

    “宾宾,姐姐跟你喝上一杯,希望你在七科,生活的开心!”

    钟海媚必须是第一个跟郑鸿宾,单独喝酒的人,此刻站起来,开心地说道。

    “谢谢!科长!”

    “干!”

    “干!”

    二人都是一声大喊,一口喝干了杯中之酒。

    四杯六十度的泸州老窖,喝下肚子,郑鸿宾嫩嫩的小胃,就感觉四道火线,在胃里汹涌翻滚。

    “奶奶的,四两下肚,在劫难逃!”

    郑鸿宾在心里万般无奈的想着。

    胃里,快装不住酒了。

    此刻被逼喝了酒的郑鸿宾,还不知道应该恨谁?

    这是专门为郑鸿宾准备的接风宴,貌似郑鸿宾还要感谢莫个人!

    这就是白酒的魅力。

    今天就是郑鸿宾喝醉了,洋相百出,事后,郑鸿宾也不会生任何人的气。

    桌子上的麻辣菜肴,郑鸿宾一口没吃。

    空腹喝酒。。

    这些事情,科长钟海媚看的一清二楚,本来准备逼着郑鸿宾,吃麻辣菜的钟海媚,此刻酒劲上头,却临时改变了主意。

    “呵呵,。。。。。。”

  http://www.tangsanshu.com/wobenyanggang/134898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