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财运天降 > 第三百六十六章 陆原的曾经生活

第三百六十六章 陆原的曾经生活

    直升机盘旋着,缓缓在沙滩上降落。

    “原哥哥!”

    陆婉向着直升机飞奔而去,她奔跑在蓝天阳光下,奔跑在白色沙滩上,她脸上洋溢着激动和快乐,这个时刻,之前所有的烦恼和不快,一瞬间全部离她而去。

    原来,世界上,是真的存在一瞬间心情燃爆的。

    只是,这是否是她,人生里最后一次感受到快乐的时刻……

    “天赐哥,你回来啦!”

    此时,陆天赐带着周允,下了直升机。

    “哇,天赐哥,这是你的新女朋友?”

    陆婉此时心情大好,话也多了,她看了看周允,“不错嘛,天赐哥你的品位提高了啊,这个女朋友,比以前的都好多了!哼,你去年去岛国看我,看看你身边的那些女人,都跟红灯区的妖精似的,都害的我被好朋友嘲笑了呢。”

    “原哥哥,原哥哥!”

    陆婉大叫着,她的心思,当然还是集中在陆原身上,她的目光,又急切的移向了直升机舷门。

    呼呼呼!

    然而,她却眼睁睁的,又看着直升机的旋翼转了起来,慢慢的,又飞回了空中。

    只留下一片白茫茫的空空的沙滩。

    “原哥哥呢!”

    陆婉顿时就急了,跺着脚,瞪向了陆天赐,郁闷至极,“天赐哥,原哥哥呢!你是不是把他丢下……”

    陆婉的话,只说到一半,她就住了口。

    因为,她看到了陆天赐目光里的泪水的闪光。

    “婉儿妹妹,三哥他……”

    陆天赐看到陆婉刚才急切的样子,他的心里更难过了。

    是啊,他当然知道陆原和陆婉的兄妹之情了,他也当然知道,陆婉肯定是早就期盼着陆原回来了。

    他也明白陆婉的迫切。

    他明白的越多,他也就会越为陆婉难过。

    “三哥他没了……”

    陆天赐说到这里,哇的一声,又一次大哭起来。

    这句话,他已经说了两遍了。

    第一次说给周允听的时候,他哭了。

    现在说给陆婉听,他又哭了。

    有些悲伤,也许会慢慢的被隐藏,可是一旦触碰到,还是会一刹那泪如雨下。

    “……三哥,因为直升机爆炸,所以……”陆天赐抽抽噎噎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陆婉当即就呆了。

    全身麻木的愣在那里。

    仿佛被当头浇了一桶冰水。

    “我不信,我不信!陆天赐,你又在骗我是不是!你又在故意耍我!是不是,你告诉我是不是!原哥哥马上就来了,是不是!你快告诉我啊,你告诉我啊!”

    陆婉大声冲着陆天赐喊道,但是她的目光里已经泪光闪闪了。

    看到陆婉这样,陆天赐的心里难过到了极点。

    是啊,如果三哥还活着,那该多好啊!

    三人连同周允,在这天岛上,享受着海浪沙滩,诉说这么多年的各自的生活,那该有多好啊!

    陆天赐多想自己可以突然坏笑,然后告诉陆婉,这一切都是假的啊。

    可是,这是真的,真的!

    “婉儿妹妹,三哥真的……”陆天赐说不下去了。

    “我不信,我不信,你骗人的,你骗我!”陆婉突然用力的捂住了耳朵,拼命摇着头。

    “你骗人,陆天赐,大骗子,我要告诉爷爷去!爷爷会骂你的!”

    陆婉猛然转身向身后的庄园跑去,一串泪珠甩落,在阳光下映出五彩的光芒。

    陆天赐和周允看着陆婉那踉跄的背影,两人泪水更是挂满脸庞。

    陆家庄园里。

    “上戏庄主,慕容家族,怎么会全族尽灭的?”陆北客看着上戏雄。

    他的心里此时还处在深深的震惊之中。

    “这个嘛。”上戏雄目光闪动,“慕容家族和魔族勾结,表面假装抵抗魔族,其实准备为魔族做内应,幸好被我们其他四家及时察觉,我们四家假意同慕容家族合作抵抗魔族,然后出其不意,一齐全歼灭了慕容家族和他们的余孽余党。”

    陆北客的目光在上戏雄的脸上逗留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哈哈,别说这个了。”上戏雄突然大笑起来,仿佛是故意要岔开话题一样,“陆当家,你那个脱离家族的孙子,都这个时辰了,应该来到岛上了吧。”

    陆北客也是眉头一皱,对啊,这都快中午了,陆陵和陆原应该也回来了。

    这些年轻人,难道又因为玩过头,忘记了正事?

    正在这时候,突然一个佣人,急匆匆的来到了陆北客的身边,附耳陆北客低声说了几句。

    “什么?!”

    陆北客顿时目光大震,浑身一颤,急忙手扶住了旁边的桌子,才站住身体。

    “这,这是真的?!”陆北客的手,紧紧的按住佣人的肩膀,他的手指,因为情绪的激动,而异常的扭曲。

    “陆陵少爷说的,他说他现在还不敢见你,但是,事情是真的,三少爷……”佣人的话没有说下去。

    已经不必要说下去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

    陆北客几乎是从牙缝里吐出这几个字,脸上一贯只有平静的他,此时也因为心情的急剧的波动而显得扭曲。

    咔!

    一声脆响,实木案板,竟然被他硬生生的拗下了一块。

    “不,这不可能……”

    陆北客身体都在颤抖,他摇着头,绝对不相信这个事实。

    “不,绝不……”

    他的话突然戛然而止。

    一个脸上满是泪痕,气喘吁吁的少女,站在他的面前。

    “爷爷……”

    陆婉从庄园门口,一路奔跑,向陆北客跑来。

    她要找爷爷,找到爷爷,告诉爷爷陆天赐骗人,陆天赐戏弄人,让爷爷惩罚陆天赐,让爷爷立刻打电话叫陆原哥哥回来!

    一路上,她的心里一直都在默念着,见到爷爷就好了,见到爷爷就好了,爷爷会告诉她,陆天赐说的都是假的。

    然而,此时,陆婉就站在陆北客的面前。

    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她已经看到了爷爷的样子。

    爷爷再也不是那个脸上永远都是平静的爷爷了。

    爷爷脸上的慌乱,紧张,颓废,打击,已经不需要开口,就让陆婉明白了。

    陆北客也看到了陆婉。

    他的话也就硬生生的被自己截住了。

    他看到了陆婉脸上的泪痕,那一刹那,他也明白了。

    “爷爷!”

    陆婉哇的一声大哭,扑入了陆北客的怀里。

    这一刹那,她就像是被掏空了,再也没有力量支撑了。

    再也不要解释了,再也没有解释了。

    陆北客抚摸着陆婉的秀发,泪水也盈眶而出。

    “陆原哥哥,呜呜,婉儿好想你啊!”陆婉哭的浑身起伏,声嘶力竭。

    “原儿,爷爷对不起你啊。”陆北客也是无法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了,“我对不起你,原儿,陆家对不起你啊!你出生在我们陆家,可你一天的好日子都没过。”

    是啊,想到这里,陆北客的心里,就真的仿佛是刀割。

    自己一两百个孙子里,最惨的就是陆原了。

    被慕容若兰逼出家族,过了那么多苦日子,到处奔波,刚刚可以回归家族,就在事故中丧生了。

    整个院子里,一片肃穆,一片寂静。

    陆家的成员,陆家的厨师,工人,保姆,管家,护院……

    所有人,都垂手而立,默然而立。

    很多人的脸上,也都挂满了泪痕。

    “三少爷在爆炸中丧生!”

    这个消息,天岛上,已经传开了。

    那个叫陆原的三少爷,那个会跟佣人主动打招呼,那个会微笑,很礼貌的三少爷,那个被逼出家族,流浪了大半年的三少爷,就在刚刚可以回归家族的时候,永远的离开了。

    一些佣人偷偷的擦着眼泪。

    一种肃穆悲痛的情绪,在院子里弥漫着。

    只有仿佛呜咽的风的声音。

    和,

    一阵笑声。

    院子里,却突然传来了欢笑声,嬉笑声,高声的呼喊。

    是上戏家族那伙人。

    他们此时盘腿坐在院子的草地上,坐在树下,围成一圈,圆圈中间,是他们从案板上拿去的羊排水果,龙虾酒水……

    这伙人团团围着坐着,吃喝着,地上到处都是残渣和空酒瓶。

    他们喝高了,划着拳,吵吵嚷嚷,勾肩搭背,高声喧哗,大声欢笑。

    无视了一切。

    他们的笑声和叫喊声,在这院子里,是那么清晰可闻,显得那么多突兀聒噪。

    陆家的人,有人早已握紧了拳头,有的人,低着头的目光里,露出了愤怒的光芒。

    “安静!”

    陆北客突然一声暴喝!

    是的,他终于忍不住了!

    这时候,还能忍吗?!

    这一声,还真有效,顿时,上戏家族那些人,果然也安静了下来。

    只不过,这伙人只是没想到陆北客竟然会突然大喝,他们虽然安静下来了,但是,目光却愠怒的看着陆北客。

    仿佛陆北客坏了他们的好事。

    “各位,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还请各位回客房休息,会有专门的人员带你们过去的。”陆北客忍着内心的悲痛,对那群上戏家族的人,态度还是依然做到了礼貌。

    “我说陆当家,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远道而来,乃是客人,现在酒也没有喝够,饭也没有吃饱,你就赶我们休息,呵呵,你可是我见过最有礼节的主人呢。”

    禧夫人冷冷的说道。

    “禧夫人,家族出了点事,恕我们现在无法在这里招待,还请你们先回去休息,你放心,你们是客人,后续我们绝不会怠慢的。”陆北客说道。

    “呵呵,出了什么事啊,不就是死了个孙子嘛,还是一个被赶出家族的孙子,一看也肯定是不中用的孙子。”禧夫人无所谓的接着冷笑,“陆当家,你孙子都有一两百个,死了一个两个的,也没关系吧,更何况还是个不中用的……”

    “就是,我们还没喝够呢,他妈的,谁要赶我们走!”

    上戏家族人群里,也躁动起来。

    有人刷的拔出刀,一刀插在了草地上。

    刷刷刷!

    更多的人拔刀。

    “什么玩意,连口水都没喝饱,就要赶人!”

    “吃点饭都舍不得?别忘了,我们是抵御魔族的家族!没有我们,你们哪来的太平日子!”

    “陆当家,你看着办吧!”禧夫人依然冷冷笑着,只是目光里,带着一种说不清的挑衅的感觉,那是一种仿佛是彼可取而代之的测试。

    “来啊!”

    上戏家族人群里面,突然走出一个凶狠的壮汉。

    壮汉光头,只有头顶有一簇黑毛,脸上全是横肉,他手里提着一瓶飞天茅台,大叫着一步一步塌向陆北客,一直走到草地中央,然后双脚猛然一震,瞪着陆北客,“我上戏光就在这里喝酒了,有本事赶我走啊!”

    说着话,壮汉就高高举起了酒瓶,凌空向口中倒去。

    他的身后,一串深深的脚印,醒目的深陷在草地上,每一个脚印,都足足有半米之深!

    陆家的护院见了,心里都震惊万分!

    他们都是练武的人,平时以一敌十,都算是练家子的高手了,然而,这硬生生的在草地上,直接就踩出半米深的脚印,这功夫,简直是骇人听闻!

    壮汉看到众人的惊骇,得意的哈哈大笑。

    突然把手里的茅台酒瓶往天上一扔。

    喝!

    他大喝一声!

    砰!

    空中的酒瓶竟然直接炸开!

    扑簌簌!

    无数玻璃残渣,刷刷刷的打在草地上,树叶上。

    众人更是惊骇,这一手功夫,实在更是闻所未闻!

    陆北客目光骤然收缩。

    你们来我庄园,抢我为迎接原儿准备的酒水食物,我可以忍。

    你们打坏了婉儿为哥哥静心准备的蛋糕,我可以忍。

    你们在我的庄园里,当着我的家人和庄客拔刀,我可以忍。

    但是你们在原儿的死讯传来的时候,还在这里欢笑,我绝不可以忍!

    “莫大!”

    陆北客一声暴喝!

    话音刚落,一道灰色的人影,几乎是瞬间,从众人眼前扫过,众人都还什么没有看清楚,一个灰色袍子,瘦高的男子,就站在了陆北客的面前。

    他的面容,挡在宽大的灰色兜帽里面,除了那偶尔闪过精光的眼睛,也看不清他的样子。

    顿时,连禧夫人都有几许愕然。

    她也许根本没想到,陆家竟然还有这种高手。

    “庄主!”

    莫大的声音,在长袍下,显得有几分诡异,但是,态度确实十分的恭敬。

    “送这位上戏家族的客人去客房休息吧。”

    “是,庄主!”

    灰衣人说着,身形一闪,谁也没看清楚,他速度奇快的就到了上戏光的面前,而他刚才站的地方,草叶依然在兀自晃动。

    上戏光心中一惊,一种突如其来的压力,让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误会,都是误会!”

    也就在这个时候,上戏雄突然开口,“陆当家,你们家族出事,深表遗憾,我们也在此叨扰太久,就先去休息了。”

    上戏雄一发话,上戏家族的人,也都不说什么了。

    一行人,逐渐离开了院子。

    此时,庄园外,泳池边上。

    这泳池看着年代很久了,已经荒废了,没有了水,池底也长满了杂草,泳池边上的树木,也长的极为茂盛。

    “嫂子,你看,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泳池。”

    陆天赐坐在泳池边,看着泳池,喃喃的说道,“我和三哥小时候,就在这个泳池里玩耍的,那时候,我们很多堂兄弟姐妹们,都爱在这里玩,比赛游泳什么的,三哥游的最快,每次他都是第一,那时候,我不会游泳,就只能在岸上看,给他加油……”

    说到这里,陆天赐本来还带着泪的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丝回忆的微笑。

    “那时候,陆楠欺负我,他会在我后面,偷偷推我下水,看我在水里扑通,他就笑得特别开心。每次掉到水里,三哥只要看到了,就会第一个下水救我,你看到这个了吗……”陆天赐说着,跳下泳池,在池边的墙壁上,拨开了一个小洞,“这是三哥偷偷挖出来到,他把陆楠的东西偷来,放在这个小洞里,陆楠永远都不会找到,哈哈!”

    “其实三哥不是小偷,他只是为我出气,可是现在……”

    陆楠说到这里,心里一痛,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

    周允也跳下来了,站在这泳池的池底,她轻轻的闭上眼睛,仿佛也看到了许多年前,一个男孩子在这里打闹嬉戏玩水。

    她轻轻的抚摸墙壁上的洞,想象那个男孩子把坏孩子的东西藏在这里的样子,她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微笑。

    然而,她的眼角,却滚落了泪珠。

    “还有这个……”

    陆天赐带着周允,穿过泳池旁边的杂树,一直来到了一块草地。

    “这里。”

    一个土堆前面,陆天赐坐下来,轻轻的抚摸那个已经被草覆盖的隆起的土堆。

    “这是三哥小时候养过的狗狗,三哥特别喜欢,只可惜,因为吃了不好的东西死了,三哥特别难过,就把它埋在了这里。”陆天赐喃喃的说道。

    周允蹲下来,轻轻的抚摸着土堆,“天赐,小狗有名字吗?”

    “格里斯,三哥给它起的名字,叫格里斯。”

    “格里斯。”周允喃喃的说道,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的。

    “还有一个地方。”陆天赐说道,“三哥和我用海边的砂土做的两个动物雕塑,那是三哥亲手做的。”

    说着,陆天赐带着周允,又转过树林。

    “前面榕树下就是了。”

    陆天赐刚说完,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了嬉戏的声音。

    陆天赐顿时一愣,他急忙带着周允绕过树林。眼前的景象,让他顿时火冒三丈。

    两个十来岁的男孩,都是黑黝黝的,扎着辫子,正骑在榕树下的两个动物雕塑上,晃来晃去的,在那里玩耍呢。

    那两个动物,都是砂土做的狮子和老虎。

    并不是很结实,此时被两个熊孩子骑着玩,耳朵和尾巴都被折断了。

    “你们是哪来来到傻逼熊孩子,给老子滚开!滚开!”

    陆天赐大怒,冲了上去。

    两个男孩,眼神里泛着凶光,似乎也不怎么惧怕陆天赐,不过也知道自己是小孩子,不是陆天赐的对手,瞪了陆天赐一眼,嘴里似乎在咒骂什么,然后就走掉了。

    “这是三哥用砂土堆成的。”

    这两个雕塑,一个是狮子,一个是老虎。

    看起来都还挺幼稚的,一看就是小孩子做的。

    周允看了,却心里陡然涌出了几分柔情,她轻轻抚摸着雕塑,感受着雕塑的线条,她闭上眼睛。

    眼前就仿佛是出现了一副画面。

    仿佛自己就站在旁边,看着幼年时期的陆原,正一点点的用砂土堆起来这雕塑。

    他那么认真,自己在旁边,眼睛眨都不眨眼的看着他。

    “来,嫂子,这里,还有……”陆天赐说到,“还有,三哥给你的礼物……”

    “什么?”

    周允轻轻的问道。

    陆原给自己的礼物?

    “就是这里。”

    陆天赐带着周允,又来到了一片草地,“你看。”

    周允抬头一看。

    眼前是两棵树,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树。

    唯一不一样的是,一棵树的叶子很茂盛,另一棵树的叶子几乎都没有了。

    “这是?”

    周允喃喃的说道。

    “这是情人树。”陆天赐说到,“这是小时候,我和三哥,一人一棵,种在这里的,这棵是我种植的。”

    陆天赐说着,来到了其中那颗没有多少树叶的情人树旁边说道。

    “这一颗,是三哥种植的。”陆天赐又指着另外一棵,满满都是叶子的说道。

    “你看,情人树的叶子是心形的,就跟爱心一样的。”

    陆天赐指着树叶说道。

    果然,周允凝神看去,那树叶,仿佛就是一个个爱心,长满了整个树,风吹来,看起来十分的漂亮。

    “我和三哥小时候,种了情人树之后,那时候,我们两个人,每个人都发了誓言,将来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就把情人树的树叶送一片,给她当做礼物。”陆天赐说到这里,指着陆原种的那棵树,“嫂子,你看,三哥这棵树,一片叶子也没有摘掉,他除了你,没有爱过任何别的人啊。”

    周允心里陡然一震。

    她抬头看着那情人树,满眼的爱心树叶,一瞬间,她心里突然充满了一种说不清楚的柔情。

    泪水,流满两腮。

    就在这时候。

    突然,一阵清风吹来。

    哗啦啦。

    情人树迎风摆动,树叶突然纷纷而落。

    落在周允身上,无数的落叶,从天而落,将周允紧紧的包围,那些树叶,仿佛是在保护她,仿佛是在守护她,在她身边飞舞,在她身边环绕。

    漫天的树叶中,周允的泪水,早已如同雨下。

    陆原,我知道,是你,这是你……

    

  http://www.tangsanshu.com/wenjunyouliangyi/85593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