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财运天降 > 第三百四十七章 那一双发亮眼睛

第三百四十七章 那一双发亮眼睛

    顿时,审讯室里所有人就愣住了。

    站在熊四光身后的两个站警,本来手还是放在熊四光的肩膀上以防万一的,此时也不由自主的放开了手。

    面前那个拿着笔,正在审讯记录的,此时也呆住了,手里的笔悬停在空中,愣愣的看着熊四光。

    龙魂!

    这是一个神秘的字眼。普通百姓一般也就是在茶余饭后,会听到一些身边‘见过世面’的人神秘兮兮的提起龙魂这个组织。很多人其实觉得这只是一个虚构出来的东西。

    而他们这些警务系统的人,当然是知道龙魂是真实存在。

    龙魂,那是精英士兵中的精英,是处理世界上最危险最绝密的任务的一群人,是华夏之魂,是共和国的脊梁!

    这老头是龙魂的人?

    还,还是荣誉总指导?

    “这是我的编号,你输入系统查一下!”熊老掏出怀里的证件,扔到对面。

    站警因为一种莫名的激动,手指都颤抖,输入了两遍,才把编号输正确了。

    当输入的一刹那,屏幕一晃,哒哒哒,就仿佛是针式打字机在打印一样,屏幕上出现了熊老的头像,和右侧一长串的资料。

    带着杂乱纹路的白底和冷峻的黑色字体,仿佛是一张充满着威严的扫描格式文件。

    “老英雄!对不起,对不起!”

    众人再也没有丝毫的怀疑,急急忙忙的都跑上来给熊老道歉赔礼。

    “老英雄不但是龙魂的核心,当年还在卫国之战立下赫赫战功,刚才实在是对不起了,赔罪赔罪。”

    这会,车站的站警长也获悉了消息,也立刻赶了过来,双手握着熊老的手,头顶上满是虚汗,一个劲儿的道歉。

    那可不,紫心勋章全国才多少人?能获得紫心勋章的都是了不得人物。

    况且获得了紫心勋章的老英雄,恐怕人家的老战友现在也都个个是将军之类的一方大能了吧,随便找点关系,自己这就完了。

    更何况,还是龙魂精英,这个身份就更可怕了。

    “如果不是当年老英雄这些老前辈的努力,恐怕锦城这个西南重镇都保不住。老英雄受我一拜啊!”

    说着话,站警长竟然直接就给熊老跪下来了。

    这当然也是因为崇拜,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再一次给熊老道歉。

    “各位不用这样,对了,我在站里还有一个箱子,就在车站第三个站台的草丛里,你们帮我拿来吧。”

    “是!”

    十分钟之后,一个迷彩色的手提箱子摆放在了熊老的面前。

    熊老手在箱子上拍了一下,箱子应声而开。

    箱内,一把改造的乌兹冲锋枪,一把尼泊尔弯刀,多功能腰带,还有其他的红外热成像仪,求生绳索肾上腺素注射瓶各种特种设备,林林总总的。

    旁边的站警们都看呆了。即使他们都是站警,平时也都摸过枪,然而现在看着这琳琅满目的设备,还是看花了眼。

    此时众人都知道了熊老的身份,自然也没人说什么了。

    熊老熟练的拨拉了一下,确认东西一样没少,啪嗒又合上箱子。

    “之前的东西也该还我了吧。”熊老伸手向刚才要他交出全身东西的那位站警。

    对方早已诚惶诚恐,恭恭敬敬的把袋子递给了熊老。

    “怎么关机了?”熊老皱了皱眉头,从袋子里取出手机。

    “对不起,老英雄,我们这里的规定就是这样的,审讯的时候,交出来的手机都要关机的,这也是防止有人会找关系干扰审讯的公平,早知道是老英雄我们肯定不会这么做的,对不起,对不起……”

    站警们又是一个劲儿的道歉。

    熊老也没多说什么,随手又开了机,心里嘀咕着,应该也不会这么凑巧,就这一会儿的工夫三少爷会打来电话。

    毕竟都这么久了,三少爷还从来没有打来过电话。

    “还愣着干嘛,赶紧去把专车开过来,老英雄来我们锦城一定有事情,你们一二三四……”站警长用手点指着面前几个战警,“你们四个,这几天就啥都不要干了,专门陪在老英雄身边,老英雄叫你们干啥你们就干啥!”

    “是!”这四个被指到的人,顿时脸上激动极了,这可是无上的荣誉啊。

    “呵呵,多谢你们,不过不用了。”熊老礼貌的笑了笑,站起来,“你们觉得我像是需要帮助的人吗?!”

    “不是,我们不是这个意思,老英雄体格健壮,我可以说前所未见,只是……”站警长急忙解释道。

    熊老摆了摆手,止住了站警长的话。

    “告辞了。”

    熊老说着利落的提起箱子,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大踏步出了站警室。

    门口,熊老深吸一口气。

    摸了摸怀里的手枪。

    心里也不禁感慨,已经多少年没有再用过枪了啊。

    是啊,毕竟在陆家做事,以陆家的地位,无论什么事情,只要一句话就行了,根本不需要动用武力的。

    而本来,以熊老的军功和实力,即使不回熊家继承家业,也可以在龙魂组织做一番大事的。

    但是,显然,无论如何,他都会选择陆家的。

    因为只有那里,才会有让他最为期待的五柳玉镜。

    不过从他离开天岛,到了龙魂泰山分部,拿到了装备武器之后,他就又一次正式回归了龙魂。

    慕容若兰是吧,我现在和陆家无关了,我做任何事情也和陆家无关了。

    我会用我最擅长的手段打败你的!

    此时,四合院里。

    砰!

    陆原就感觉身后的卫生间门又是挨了重重一脚。

    已经支撑不住了。

    “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然而,手机里的提示音,更是让人绝望。

    “卧槽,这小子在打电话,一定是报警的!”

    “妈的,你以为报警就能救得了你!”

    终于,卫生间门在众人的一番乱踹之下,再也支持不住,完全破碎了。

    众人一哄而入,七手八脚的把陆原给拽了出来。

    “小子,你也就这能耐了,报警,哈哈,还以为你是多么狠的角色呢。”黄毛***一脚踹在陆原腰部。

    陆原没反抗,他现在没办法反抗,虽然自己打得过黄毛,可是这里这么多人。

    而刚才在卫生间里,他就是给熊老打了电话的。

    是的,被迫脱离家族的时候,熊老曾经给陆原留过一个绝密的联系电话,让陆原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拨打。

    陆原没有打过这个电话,因为他很担心这个电话会被慕容若兰的人窃听,从而连累熊老,所以他从来都没有拨打。

    然而,今天他不能不打。

    因为今天,这伙人威胁到了周允的身上。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熊老竟然会关机。

    也是了,毕竟熊老给自己的号码并不是常用的,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自己一直没有打过,熊老又有他自己的事情,肯定不可能一直在保持那个手机有电的。

    “刚哥,把他们带走吧!”赵倩说道。

    她知道父母在外面卖小吃,到了半夜就会收摊回来,而父母又对周允这贱人很照顾的,看到之后肯定阻挠。

    所以,干脆直接带走,慢慢收拾。

    “好!”

    ***一挥手,众人押着陆原和周允,上了面包车,很快,消失在夜幕里。

    半个小时之后。

    “到了,下车!”

    陆原和周允被粗暴的推搡下了车。

    这才看清楚,面前是一栋别墅。

    独栋的别墅,院子很大,左邻右舍也都是独栋别墅,而且隔得很开,至少也有十几米的距离了。

    在这种别墅里,喊救命恐怕是不可能有人听到的。

    “进去!贱人!竟然敢打我!”

    赵倩一巴掌打向周允脑袋,不过陆原眼疾手快,挡住了她的手。

    “好,你还挺喜欢这贱人的是吧,这个时候还护着她,那好,我今天就好好的检验一下,你们之间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厚!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为他付出多少!”赵倩目光里有几分残忍的笑意。

    别墅里面。

    “刚哥,这别墅好大啊,地板都是大理石的,这么大的水晶吊灯,没想到你这么有钱啊。”众人一进去,赵倩不由惊呼起来,声音都因为激动有些颤抖了。

    “呵呵,我有这么多钱,就不会干小弟了,这是老大的别墅,现在空着,所以让我没事看管打理一下。”黄毛***说完,摸了摸肚子,“妈的,刚才来的太急了,饭都没来得及吃,肚子都饿扁了,倩宝贝,你赶紧的出出气,然后咱们去吃饭。”

    赵倩二话不说,上去照着周允的脸就是一巴掌。

    “周允,你这贱人,亏我还当你是昔日同学,当你是同村姐妹,这一次初中同学聚会,我好心好意邀请你参加,对你那么好,没想到你内心竟然这么恶毒,竟然一直记恨我!”

    啪!

    又是一巴掌。

    “当初你上大学,我们全村人都给你送东西,对你这么好,你给了我们什么回报?!呵呵,你上了大学,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了,心态也飘了是不是?结果呢,你混的还不如我们这些没上学的,你的心里又不平衡了,嫉妒我们没上过学的都比你混的好是吧?!”

    周允发丝凌乱,但是一句话也没说。

    她知道赵倩故意歪曲是非,她心里憋屈,郁闷,但是也知道,说什么都没用现在。

    “你还有脸跟我说滕老师死了?滕老师死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我问你,是谁送滕老师回家的?!是你吧,滕老师到底怎么死的,是不是你的责任!”赵倩说道。

    但是这句话,却让周允的心,猛然跳动了起来。

    她猛地抬起头,盯着赵倩看去,她的目光里,逐渐燃烧着怒气。

    是啊,你可以冤枉我嫉妒你,但是你说滕老师的死是我责任,这实在让周允无法接受。

    啪!

    “你还敢这样看我?!”

    赵倩怒了,又是一巴掌。

    “你有什么资格这样看我,说,你到底对滕老师下了什么手段!滕老师看到我们都混的不错,称赞我们,而你呢,你混的差,你觉得丢人了!当年滕老师一直夸的好学生,结果混的比那些所谓的差生都还差劲,所以你觉得丢人,你心里认为滕老师一定看不起你!所以你就故意要送滕老师回家的机会,用你那卑劣的手段杀了滕老师,对吧!你这个没良心的贱人,当年滕老师对你那么好,你却害死了他!”

    “我没有!”周允终于受不了了,怒喊道。

    她怎么能受得了赵倩这样的冤枉和屈枉?

    冤枉自己嫉妒她就罢了,但是冤枉滕老师是自己害死的,周允真的无法接受啊!

    这极大的伤害了她的心。

    更何况,赵倩才是害死滕老师的真凶,结果却在这里义正言辞的训斥周允,这让周允简直要疯了,那种心理上的痛苦,实在无法忍受!

    “你有,就是你,你是凶手!你害死了滕老师!是你,是你!”

    赵倩立刻连珠炮的顶回去了。她直逼着周允的脸,说到最后,她自己露出了一种狂热的兴奋表情,目光紧紧的盯着周允。

    “不是我,不是我……”

    周允痛苦的抱住头,模样接近疯狂。

    她本来就因为滕老师的离开而备受打击,现在把滕老师害死的赵倩,却成了一个正义之士,反而诬陷自己是凶手。

    周允就觉得大脑极其混乱,痛苦,无奈,屈辱,愤怒,交杂的让她无法呼吸。

    “赵倩,你住口!”

    陆原心疼的看着这一切。

    他怎么能看不出来赵倩的恶毒用心?

    赵倩这是故意这么说的,故意来刺激周允的!

    这女人,当然知道滕老师为什么会死,毕竟是她欺骗滕老师女儿的,也是欺骗滕老师女婿购买高利贷的。

    她也当然知道,周允和滕老师的关系很好,当然知道滕老师死了,周允现在很难过很难过。

    所以,她故意说这种话,故意歪曲。

    明明在聚会上,那么羞辱滕老师,现在当着周允的面,却又故意赞美滕老师。

    故意说是周允害死的。

    就是要看到周允被刺激的疯狂。

    陆原可是在医院里亲眼看到周允的痛苦的,那泪水涟涟的模样,陆原现在都还清晰的印在脑海里。

    永远也不会忘记。

    没有人比她更难过,没有人比她更悲惨!

    这个世界上,本来爱她的人就不多,结果却还一个一个死在她的怀里。

    更甚至于,现在还要承受被赵倩故意冤枉的悲痛。

    “小子,老实点!还没轮到你呢。”

    站在陆原身边的四个混混,踢了陆原一脚。

    他们手里的四把刀,完美的圈住了陆原的脖子四周,锋利的刀锋,距离陆原的脖子,也不过只有几厘米。

    而陆原的手脚,都被捆着,他此时只能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他眼睁睁的看着周允在自己面前被打,被刺激和折磨,再也忍受不住了。

    “哟,你终于说话了!”赵倩此时很得意,也很满意。

    看到周允发疯的样子,她很舒服。

    只是,当看到陆原这个时候都还想保护周允,她的心里有点不爽。

    是啊,周允这贱人,凭什么能享受被男生保护的幸福?

    凭什么世界上还有傻逼这么保护这个贱人?

    说真的,赵倩的心里竟然有几分嫉妒。

    毕竟,她也是女人,她也想有一个能生死都保护自己的男人。

    可是她没遇到过。

    这是很明显的,她平时的环境,都是那种混混,有几个有陆原这样的认真和真情?就黄毛***,两人也不过是相互玩玩的,都知道不可能有真感情的。

    所以,她也从来没体验过那种被人这么真正的放在心里的感觉。

    她真的嫉妒。

    “小子,你很爱她这个贱人是吧!好,你既然这么爱她,那你有本事走到她身边,如果你能走到她身边,我就放她一马!”赵倩说着话,突然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大盒图钉,哗啦啦,全部洒在了陆原面前。

    她此时盯着陆原,目光里闪着几分试探兴奋。

    陆原看着地上的几百颗图钉,从自己这里一直延伸到周允的身边。

    那尖锐的尖头,在地板上根根倒竖着,看的人头皮发麻。

    陆原深吸一口气,还没有开始动,他就觉得自己浑身都疼了。

    “这是你说的!”陆原看着赵倩。

    “别废话了,你爬啊,你爬到那贱人身边,我就放了她!快点!”赵倩的呼吸也急促起来,说真的,她此时真的很兴奋。

    因为她根本不相信,陆原会为了周允,从这些图钉上爬过去。

    因为她所处的环境,她所在的世界,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爱情。

    陆原没再说话了。

    绑在一起的双手,按在了图钉上。

    一阵钻心的疼痛。

    让陆原的身体也不由晃了几下,不过,他没有迟疑,双膝挪动到了图钉上。

    缓慢的,但是坚定的,向周允那边爬去。

    只是,他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颤抖的也越来越厉害。

    “陆原,你不要过来!”周允看到陆原这样,心里又怎么不心疼,她急的大喊。

    陆原没有回答她。

    他的心很急,他此时只想赶紧从图钉上爬过去,可是,越心急,就越急不得,他的双手和双腿都被绑着,只能慢慢挪动。

    让这种疼痛,无限的放大。

    “陆原,你不要过来啊,求求你了,放手吧!”周允哭着说道,“已经那么多人因为我离开了,我不想你也这样啊!”

    陆原此时,身体虚弱到了极限。

    他的手掌和腿上,全部都是图钉,每挪一下,都疼的无法呼吸。

    他,终于停下来了。

    不是因为周允的哀求,而是,他真的走不动了。

    “怎么停下来了,快走啊,看来你还是不够爱她啊。”赵倩站在周允身边,突然抓住周允的头发,让周允不由的扬起了脸。

    她的手里,亮出了一把匕首,在周允的脸上比划着。

    “小子,你再不过来,我可要划伤她的脸了哦!”赵倩在周允耳边嘿嘿嘿笑道,“我就说嘛,他也不是很爱你嘛,你真可怜,你陪他睡了那么久,他却都不想救你。”

    “放开她!”

    陆原跪在图钉里,疼痛让他失去了力量。

    但是当看到赵倩的匕首在周允脸上摩擦的时候,陆原真要疯了。

    强烈的冲击,让他也有几分癫狂。

    不是说好了,要保护的吗?

    退出了家族,还能保护吗?

    答案是,

    可以!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突然,陆原猛的抬起头。

    就在陆原抬头的一瞬间,众人都是一呆。

    ***,赵倩,所有人都是愣愣的看着前面。

    那。

    是一双发亮的眼睛!

    那,简直不是人类的眼睛!

    呼!

    一道疾风,闪电般的冲了过来。

    扑向了赵倩!

    砰!

    一声闷响。

    一个黄色的影子,哀叫一声,重重的撞向了墙角,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我草,这别墅里,哪来的野狗。”***放下手里的条凳,郁闷的说道。

    “吓死我了,怎么会有野狗啊!”赵倩也拍着胸脯。

    “你们,把那条死狗拖过来,草,正好肚子饿了不知道去哪吃饭,大家把狗宰了,吃狗肉火锅!”***命令着手下。

    “哇,爽,狗肉火锅,哈哈!”几个手下也都肚子早饿了,此时早到墙角,把那条被***一条凳给拍死的死狗拖到了中间。

    一个手下抽出刀,刷的一下,就砍断了狗头。

    鲜血顿时就喷了出来。

    另外一个手下,又是一刀进了狗肚子,开始掏肚子剥皮,场面十分血腥。

    周允看得是头皮发麻,内心惶恐到了极点。

    这些人,太残忍太心狠了!

    “哈哈哈,是不是怕了,这也许就是你们的下场哦!”赵倩看着脸色发白的周允,得意的笑道。

    “还有你的男人,看来是真的要不行了哦。”看着图钉里,奄奄一息的陆原,赵倩又笑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突然,***的手机响了起来。

    “啊,老大!”

    一看到来电人,***顿时恭敬有加的说道。

    “那个,***,你在哪?”

    “老大,我在你那栋西苑的别墅里呢,你不是让我管理一下的吗。”

    “嗯,你在那里就好,我今天让人把我的宝贝宠物大黄送到了别墅里了,地下室里有狗粮,你先拿一点喂它,我待会儿就到,你可别饿着它了,要是饿着了,我要你好看……”

    啊?!

    顿时,***就呆住了。

    “大黄?宠物?老大,难道是那只黄色的尾巴是黑色的中华田园犬?”***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狗皮。

    “对,就是那个,那是我最心爱的宠物,看来你已经看到了吧,那赶紧喂它吧,我这就要到了。”

    啪,电话挂了。

    这一下,***和赵倩,他们都吓得要疯了。

    都急的团团转。

    “我草,这怎么办啊!”

    “怎么,是老大的宠物啊!”

    “而且是最心爱的!”

    “饿了都要我好看,现在死了……”

    ***急的直跳脚。

    赵倩也是脸色煞白。

    “我有个主意了,刚哥,不如,就栽赃给他们……”赵倩指着陆原和周允,小声的在***耳边说道。

    “哈哈,好主意!兄弟们,都过来!”

    ***顿时乐了,立刻把所有人都集中了过来,然后嘱咐了一遍。

    也就是刚嘱咐好,外面传来了车声。

    “大黄,大黄!”

    随着有人呼喊,大门被猛的推开了。

    一个穿着花衬衫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剃着光头,显得有几分彪悍冷峻的样子。

    身后,还跟着七八个同样强悍的手下。

    陆原突然觉得这声音竟然有几分熟悉。

    他不由吃力的抬起头。

    顿时一愣。

    “艾子龙?”

    ===

    作者微博:陆原居

    

  http://www.tangsanshu.com/wenjunyouliangyi/85506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