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财运天降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留在陆家的原因

第三百三十八章 留在陆家的原因

    熊老垂着头,一头白发混杂着血迹,缓缓的抬起,他的脸上有精疲力尽之色。

    是的,别吊着这么久,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啊。

    但是,他的眼睛,却依然藏着神采。

    “慕容庄主,我真的不知道,陆原都已经被家族除名了,和我都没有关系了,我怎么会知道他的下落呢。”熊老摇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缓缓的说道。

    “你还装!”女人闻言,俏脸就更怒了,“好啊,熊四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过的那些事!金陵的车祸是你派人搞的鬼吧,你以为会中了你们的套路?呵呵,我只要瞟一眼,就知道那个死者是冒称的了,你可知道,我慕容若兰的修为和眼力,足可以看清楚十米之外的蚊子的公母!”

    “还有,那小子在武江和你见面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那些勾当,你这老东西,一直就不规矩,一直就在暗中帮助那小子,别费劲装了,告诉我那小子去了哪里!我必须要找到他!我今天,就要知道,那小子的下落!”

    女人说到最后,几乎句句都带着火焰。

    这女人正是慕容若兰,此时慕容若兰目光仿佛有火,这怒火,甚至让熊老都感觉到一种可怕的灼热。

    熊老也终于明白,这是掩饰不过去了。

    看来这女人,是真的想置三少爷于死地啊!

    “慕容庄主,何必呢?现在陆原已经是一个普通人了,以你的身份,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他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惩罚,他离开武江的时候,我没有给他一分钱,他现在的日子一定过得很苦,他已经这么可怜,你又何必赶尽杀绝,放过他不行吗?”熊老说道。

    他不是一个擅长说软话的人,其实在熊老看来,慕容若兰做的很过分了,已经让三少爷放弃了家族,却竟然还一直追杀。

    在熊老的心里,他其实很憎恨慕容若兰,这一切,都是慕容若兰造成的。

    如果不是为了陆原,熊老也不会这么低声下气的。

    “不行,那小子必须死!”慕容若兰一口回绝。

    说到这里,慕容若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熊老听,“我真的搞不懂,那小子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让你这么维护他,为了他,宁愿自己受苦也不供出他的下落,要我看,那小子就是一个蠢到极点,又不识时务的混蛋罢了,他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我慕容若兰,仅仅是退出家族也太便宜他了!”

    “慕容庄主,你,你不懂……”看到慕容若兰一心要追杀陆原,熊老的心里不免有几分悲怆的感觉。

    是啊,如果说三少爷得罪了别人也许会没事。

    但是现在得罪的是慕容若兰,那真是有一种无力感。

    “你可知道,虽说陆原是豪门少爷,但是他真的和别的豪门子弟不同,他刚出生那一年,父母就去了北极,而且夫妻俩一去北极就再也没有回来,他是被奶妈喂大的,可以说,陆原从小就没有感受到过父母的爱,如果不能得到父母的爱,出生在豪门,又能有什么幸福呢?”

    “他从小也和别的贵族子弟不一样,聚会的时候,别的孩子对服务员和仆人,都是命令的口吻,就仿佛是生来就是主人,而陆原只会像朋友,像同一个地位的人一样,用请求的口吻去要求服务员和仆人,他不会自认为自己是陆家三少爷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陆家三十六岛上,只要他去过的岛屿,岛屿上的员工,都会对他印象深刻,也最喜欢的就是他。家族的天赐少爷小时候笨拙总是被人欺负,也是陆原始终在帮助天赐,他是一个很善良的孩子,他没有纨绔习气,他待人温和平等,他是那种仆人在他面前不会害怕战栗的少爷,大当家给每个陆家子弟都制定了考验进行财务和权利管制,没有一个孩子能撑得住半年的,只有陆原很平淡的接受了一切,一直到三年之后的解封,就算是解封了,他还依然过着普通人平凡的生活,因为他骨子里就不是一个享乐淫逸的人,慕容庄主,这样的孩子,你又怎么能去杀害他呢?”

    熊老说到这里,心里也不禁戚戚焉。

    是啊,三少爷这一生,未免也太可怜了,一出生父母就离开,而且上了高中开始,基本上就过了普通人的生活,大学四年更是家族管制,虽然三少爷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毕竟他这短短的二十年,大半过得都是苦日子啊。

    而眼看着这时候,却又被慕容若兰逼婚,闹出了退出家族的事情。

    现在又被慕容若兰追杀。

    这,如果真的有上帝的话,那上帝一定是一个很残忍的人!

    “那家伙,真的是这样的人吗?”慕容若兰听得目光微怔,仿佛都愣住了一样。

    也是,她只和陆原接触过很短的时间而已,又怎么会知道陆原那么多事情呢。

    此时听了熊老的话,显然,这些话,她也是认真的听了进去的了。

    “慕容庄主,我说的句句都是真话啊,还请你大人有大量,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熊老看到慕容若兰脸色微动,心知慕容若兰肯定也有所触动了。

    是啊,毕竟慕容若兰,她也是人啊,知道三少爷是这样的人,又怎么能真的赶尽杀绝。

    “慕容庄主,你有好生之恩,不如就放手吧,让陆原他过他的贫困的普通人的日子去吧,从此再也和他没有任何的瓜葛和恩怨吧,你们以后,各人过各人的生活。”熊老趁着机会,继续劝说道。

    然而,这句话刚说完。

    本来脸上还显得有些朦胧微怔的慕容若兰,却陡然脸色就瞬间刷的一下子黑了下来。

    这死老头,说什么呢!

    让自己和那小子,再也没有瓜葛?!

    那岂非就是让自己一辈子再也见不到那小子?!

    “熊四光!你讲的是什么狗屁!快说,陆原那小子,到底去哪里了!”慕容若兰一刹那内心显得极为激动,手心一扬,赫然,手里出现了一个银色的东西,“我再最后问你一句,你还不说的话,可别怪我手里的十八银蛇鞭不客气了!”

    熊四光也是被慕容若兰这突然这样子,给搞愣住了。

    这怎么回事?

    怎么刚刚好好的,刚刚似乎都已经把慕容若兰给说动了恻隐之心了。

    这突然一下,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这一下,熊老的心里也不由的起了怒火。

    好啊,慕容若兰,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也知道三少爷这么悲惨了,竟然还不放过。

    “呵呵,慕容若兰,你觉得,我会向一个娘们低头吗?没错,我知道三少爷在哪里,但是,你休想从我口中听到一个关于三少爷在哪里的字!”熊老的目光,冷冷的扫视着慕容若兰脸上。

    软的话,自己已经说尽了,既然软的不行,那自己就硬起来吧!

    这一句话,熊老连对慕容若兰和陆原的称呼都变了。

    慕容若兰俏脸顿时怒意横生,她再也不答话。

    手心一抖,手里的银鞭,刷的一声就蔓延着展开,在空中就像是一副泼墨画一般。

    银鞭在空中,仿佛是有生命的灵蛇,一共十八节,随着慕容若兰的抖动,在空中又仿佛是绽放的烟火。

    呼!

    慕容若兰轻轻一晃,银鞭箭一般向三米开外的熊老夺去。

    银鞭在空中的速度和姿态,就真的仿佛是草丛上疾行的银蛇,眨眼般的速度,带着一种凶狠的夺命威胁。

    熊老就看到一个眼前银光一闪,还没反应过来。

    趴!

    一声带着皮肉绽裂的脆响,伴随着痛彻心扉的疼痛。

    他的左胸膛上,就仿佛是被用铁犁犁开的黑土地一样,赫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长长的伤口,外翻的皮肉,就像是被犁开堆放在两边的泥土。

    巨大的疼痛就像是二次函数曲线一样,不会立刻消散,而是在达到了极点之后,才慢慢的,极慢的减弱。

    只是,还没等到疼痛完全消去,呼!

    另一鞭随即而到。

    这一下,叠加的极致疼楚,连熊老也不禁闷哼了一声。

    慕容若兰下手丝毫没有手软。

    趴!

    趴!

    空中银光闪亮,每一鞭子都是末梢被甩到了极致,当接触皮肉之后一刹那的反弹,带起来的血浆,在空中仿佛是血雾一样,慢慢的飘散。

    血腥味,渐渐浓厚了。

    “你真的死都不说?!”

    终于,慕容若兰突然收回鞭子,冷冷的看着面前身上已经纵横布满了触目惊心的血痕的熊老,那翻开伤痕足足都有一指宽度。

    “呵呵。”熊老的头,已经抬不起来了。

    但是,他还能冷笑。

    冷笑声,从他低垂的花白的头发下,清晰的传到了慕容若兰的耳中。

    “好,熊四光,看来你是为了那小子,真的是连死都不怕了。”慕容若兰的脸上突然露出神秘一笑,“但是,如果我说,我可以带你去谷之大陆一趟呢?”

    什么?!

    熊老不由一震,沉重的脑袋,也慢慢的抬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慕容若兰,“你,你说什么?”

    “你听到了。”慕容若兰笑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猜对了,这的确是熊老的软肋,“我知道你做梦都想去谷之大陆一趟。”

    “你……”熊老的目光,此时充满了震惊,像是看着鬼一样看着慕容若兰,好一会儿,他的脸色终于恢复了平静,冷笑一声,“呵呵,我不懂你说什么。”

    “别装了熊四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进入陆家当一个佣人。”慕容若兰说道。

    “很简单,我和队长是在战争中认识的,我们是队友,出生入死过,所以我乐意在他身边。”熊老说道,只是,显然,他有点慌张。

    “呵呵,这只是原因之一罢了,更重要的原因是,你知道陆家有五柳玉镜,也是因为陆北客每年会让你使用一次五柳玉镜!”慕容若兰一边说着话,一边目光紧紧盯着熊四光。

    当她看到熊四光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目光,以及脸上豆大的汗珠的时候。

    慕容若兰笑了,她知道自己猜的更对了。

    “你……你说的我一点都不懂……”熊老虽然还是不承认,但是此时他却已经显得有点招架不住了。

    “呵呵,还抵赖?要不然,你为啥放着熊家大少爷的位置不要,竟然偏偏安心在陆家当一个佣人?陆北客那老头固然会收买人心,但是你也是因为五柳玉镜而留在了陆家,但是五柳玉镜是陆家的秘密,从来不给外人知道的,陆北客为了帮助你,可以说也是付出了很大的牺牲,而你既然知道了这个五柳玉镜的秘密,那自然也必须一辈子都留在陆家了。”慕容若兰说到这里,终于又一次说出来了她的诱惑的条件,“五柳玉镜虽然是宝贝,但是也不过只能看一看谷之大陆的样子而已,说到底也是镜中水月,但是我却可以带你去谷之大陆,你觉得怎么样呢?如果你告诉我陆原的下落,我就带你去谷之大陆,你知道的,我们慕容家在这两个大陆之间是有秘密通道的。”

    她话说完。

    熊老的脸上,此时已经汗珠涔涔而下了。

    那不是害怕,而是心灵的颤抖。

    

  http://www.tangsanshu.com/wenjunyouliangyi/85506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