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财运天降 > 第三百一十章 天上地下三少爷

第三百一十章 天上地下三少爷

    “狗蛋?”

    现场宾客们顿时都懵逼了,这老头咋了,叫谁狗蛋呢,疯了还是咋地了。

    “老不死的,你还敢骂我爷爷!”熊辉熊耀气得,发疯一样向熊老冲来。

    “狗蛋,这两个孙子,你要是再不管管,我就帮你管了!”熊老又是一声大喝。

    熊学森浑身一震,这一声狗蛋,就仿佛是一根闷棍一样,砸在了他脑袋上。

    也让他不由的瞪大了眼睛,更认真的去看熊老。

    然后,他的眼睛,突然猛然睁得更大,脸上露出一种惊讶到几乎失态的地步,惶然道,“你,你是……”

    他说话的时候,整个人似乎都要瘫了。

    那原本属于熊家大当家的那种自信和不苟言笑的威严,顿时消失殆尽,此时的熊学森,一刹那就仿佛是突然衰老了几分一样,脚步踉跄,此时的他,哪里有什么熊家大当家的样子,哪里有什么武江市第一权势的样子。

    此时的熊学森,看着就是一个仿佛被吓着了的老人。

    而这个时候,台下的人,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变故,给弄的糊涂了。

    是啊,这是怎么了。

    熊学森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啊。

    有一些人,此时看到事情有变化,都不禁好奇的打量起熊老来。

    “你,你是玉麒麟熊大哥?!”终于,突然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穿着条纹西装,头发一丝不苟的往后面梳着,一看就是某个家族的头领,从台下,主动的来到了熊老面前,他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熊老,双手都微微有些颤抖。

    越近,他的手就颤抖的越厉害。

    “玉麒麟,熊大哥,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曾经的南街的王全安啊!”这老头站在熊老面前,激动的都要无法站立了。

    “小瘦子。”熊老看这老头,目光微动,“你是王全安,以前一直跟着我的小瘦子!”

    比起王全安,熊老显得镇定多了,只不过看到昔日的老熟人,熊老目光也是显得有几分激动,是啊,毕竟几十年没见了。

    “熊大哥!”

    王全安听到这一声小瘦子,差点泪崩,扑通就跪在了熊老跟前,“熊大哥,我终于再一次看到你了!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你……当年在红星赌场,如果不是你为了我出头,震退了京城那几个恶少,恐怕我的脚筋手筋都会断了,恐怕我三十多年前,就已经是个残废了!熊大哥,这一跪,来迟了!”

    说着,王全安也不嫌弃地上脏,咕咚咕咚又给熊老磕了几个头。

    这一出,看得所有人都是大眼瞪小眼的。

    尤其是王全安那个家族的一大帮子晚辈,更是看得目瞪口呆的,不是吧,爷爷平时在家族里可是一个很霸气的人啊,怎么给这个老头跪下来了,还跪得那么虔诚啊!

    “好了,小瘦子,起来吧。”熊老扶着王全安站起来。

    也不禁心里感慨。

    王全安这个举动,让他也忍不住想起了三十多年前,那个时候的自己,还在武江市,那时候的自己可是武江市的一霸,在武江市翻云覆雨,纵横大街小巷。而王全安就是跟在自己身后的一个小弟,因为长得瘦,所以叫他小瘦子。

    那时候熊老嚣张跋扈,年少也轻狂,当然了,那时候自己也并非是纨绔子弟,而是嚣张归嚣张,还是很有正义感的,为人义气,长得又有几分帅气,平时也出入酒肆青楼,人称“玉麒麟!”

    当然了,那个时候的熊四光,和现在的熊老,思想上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唯一不变的,恐怕就是依然一身正义了。

    “熊大哥!你是熊大哥!”

    此时,台下又走上来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穿着得体,手上戴着粗大的紫玉手镯,显然也位居高位。

    这男子来到了熊老跟前,也是倒头就跪。

    “你是?”熊老倒是没认出来这个男子,把他扶了起来。

    “熊大哥,我是周培啊!”男子激动的说道,“熊大哥,你还记得吗,当年我爹得罪了人,对方是个大佬,结果我爹在一次酒宴后离开的时候突发离奇车祸去世,在下葬的当日,那伙人还上门挑事,欺负我妈妈和我这孤儿寡母的,幸好你听到消息,带人前来,赶走那伙人不说,还调查出我爹的死因,是对方用车祸来掩盖的谋杀行为,送对方进入了监狱,给我们家还了个公道,当年我才二十岁不到,那时候,我就对自己说,感恩熊大哥你一辈子!本想从此为你效力,谁知道没几年,你却离开武江,当时我是非常难过啊,不过还怀着希望你会回来,谁知道,你这一走就是三十多年啊!不过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回来了,熊大哥,你真是满足了我的心愿了啊!我终于有机会给你跪下来感谢你了!”

    “熊大哥!”

    “麒麟哥!”

    此时,随着王全安和周培两人认出来熊老之后,其他人也纷纷都醒悟了过来。

    是啊,这是当年赫赫有名的玉麒麟熊四光啊!

    一时之间,不少人都冲到了熊老跟前。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老一辈的,年龄都在五六十岁这样,这些人三十年前大多数都受过熊老的恩惠。

    毕竟当时候的熊老仗义为人,又是武江市有名的大少。

    此时,这么多人蜂拥上来,下面的那些武江市年轻一辈的,以及很多外地来的豪门名流,都看傻了。

    毕竟三十年前的熊老的小弟,现在都早已成为了各个家族或者各个势力的领头人物了。

    那些年轻一辈看到自己的父辈,看到自己的老大,看到自己的领导,围在熊老跟前又跪又拜,泪流满面的样子,都看的震惊无比。

    这老头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恐怖如斯?!

    看着这么多变化巨大,但是仔细看起来又熟悉的面孔,熊老也不禁心里感慨万千,虽然这一次回家,他已经做好了见面的准备,但是往日的情景,这些人依然记得的恩情,真让他感动。

    熊老心里感慨啊。

    突然,人群都让开了。

    原来,是熊学森走了过来。

    刚才,熊学森就已经认出来了熊老了,只是一时不敢相信。

    而现在看到这么多人都跪拜在熊老面前。

    他终于十分的肯定,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大哥,熊四光!

    “大,大哥……”

    熊学森低着头,来到了熊四光的面前,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大哥。

    虽然已经三十多年没见面了,虽然现在的熊学森已经是熊家的大当家了,已经是武江市头一号人物了,但是,熊学森见到熊四光,心中的那种敬畏,还是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

    那种敬畏太强大,即使隔了三十多年,即使是身份都变化巨大,还是埋藏在熊学森的心里。

    毕竟当年,熊四光在武江市可以说是牛逼哄哄的人物。

    无论人品和武功,气质和领袖能力,都几乎受到所有人的称赞,武江市一提到熊四光,那都是赞不绝口。

    可以说,当年的熊老,就是武江第一少!

    而那个时候的熊学森,他完全被熊四光的光芒掩盖了。

    “狗蛋,我临走的时候,把这个家给了你,本让你好好的把我们熊家给发扬光大,但是现在这一批火字辈的后辈,骄横跋涉,暴戾少恩,阴险残暴,意气用事,所有的豪门的缺点都被他们占据了,这就是你教出来的我们熊家的接班人?!”

    熊四光恼火的瞪着熊学森,刚才熊辉熊耀的那些行为,他都是看得清清楚楚。

    说实话,熊四光很失望。

    当年自己在武江可以说是风云人物,不但身份显赫,自己的人格魅力更是让他没得说。

    不出意外,熊四光绝对会是熊家的继承人,将来的熊家大当家。

    然而,也就是在三十多年前那一天。

    华夏国边境爆发了战争!

    一时之间,全国青年群情激愤,纷纷参军报国。

    就是在这种背景之下,熊四光也是热血上涌,义无反顾就要去参军。

    说实话,以他的家世和地位,家里人谁舍得让他离开?

    就是,就算是打仗,也不需要他这位大少爷上场啊。

    所有人都想不通,也看不懂。

    明明享受荣华富贵的,偏要去干一些生死的事情?

    但是熊四光却还是坚定的要离开。

    也就是熊四光在参军的时候,认识了陆北客,从而改变了他一生。

    当时熊四光离开之时,他就把家族托付给熊学森了,家族继承人的身份,自然也转移到了熊学森的身上了。

    临走之时,熊四光一再叮嘱熊学森要好好教育下一代,家族发展多大倒是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家族子弟一定要正派,不能沾染坏毛病。

    然而,三十多年之后,自己一回来,就看到了熊辉熊耀这个样子,熊四光怎么能爽?

    “大哥,这,我,是我的错。”

    熊学森张口结舌,一句话也不敢辩白。

    “你们两个废物,还愣着干嘛,过来,还不赶紧见过大爷爷!”

    熊学森急忙瞪着熊辉熊耀。

    这两个家伙,此时也早已傻眼了。

    刚才的一幕幕他们都看在眼里,心里真是翻起滔天巨浪,没想到,这老头不但不是个糟老头子,竟然还是自己的大爷爷!

    看着情景,连爷爷都对他如此之敬畏!

    不仅如此,武江市这些有头有脸的人,几乎个个都来跪拜,一个个围着他痛哭流涕,仿佛见到了大哥一样。

    这也太恐怖了。

    说实话,连熊学森都没有这待遇。

    何止是没有?

    熊学森之所以牛逼,并非是他的人格魅力,而只是熊家的势力和实力而已,别看武江市很多人对他很恭敬,孙子的大婚之日,也是悉数到场,但是说实话,这些人的内心,真正服熊学森到服服帖帖的,也并不多。

    大家就算是服,也只是服气熊家的势力,而并非服熊学森的人。

    但是,对于熊四光来说,就不一样了。

    这些人服熊四光,是服他的人品,他的人格魅力,当年熊四光在武江市的义气行为,让多少人心甘情愿的做他的小弟。

    即使他离开了三十多年,这些人每年还是会偶尔想起他。

    熊耀和熊辉也不傻,他们也能看出来,这些武江市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对这个大爷爷,那是真的尊重!

    “大爷爷,对不起,我们刚才不该那样。”

    两人不敢迟疑,急忙过来,扑通就跪在了熊老跟前。

    “你们首先道歉的不是我,而是三少爷!”

    说着,熊四光推开他们,就来到了陆原跟前,单膝跪了下来,“三少爷,我熊家教子无方,冒犯了三少爷你,我给你道歉!”

    这一下,所有人都震惊了。

    现场现在的所有人,几乎都知道了熊四光的身份了,毕竟刚才那么多人跪拜熊四光,现场早已各种消息传闻传开了。

    然而,现在熊四光跪在了陆原面前,以一个仆人的身份,跪在了陆原面前!

    “熊老,你别!”

    陆原怎么能让熊老跪下呢,急忙就去搀扶。

    然而,熊老却坚定的推开了陆原来搀扶自己的手,他看着陆原,“三少爷,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今天,你必须要让我熊家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

    说着,熊老回头看向熊学森,怒道,“狗蛋!你还愣着干嘛,我熊家今天所有人,都欠三少爷一个道歉!”

    “三,三少爷……”熊学森喃喃的说道,“什么,三少爷……”

    也是,他有点傻眼了,这个陆原,是三少爷?什么三少爷?陆家三少爷?怎么没听过啊。

    所以,他一时都愣在那里。

    况且,之前他也知道陆原,毕竟陆原和熊辉熊耀两兄弟,一起迎娶曹家三姐妹。

    所以熊学森也大体知道陆原,知道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武江大学打杂的,一个吊丝。

    然而,现在,竟然是连大哥都跪拜道歉的三少爷?

    “什么什么三少爷!”看到熊学森这样,熊四光怒了,“天上地下,只有一个三少爷!独一无二的三少爷,就是在我免签证这位三少爷!除了他,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有资格被称为三少爷!你还嘀咕什么,熊家所有人,今天都必须给三少爷道歉!”

    熊辉熊耀,以及那天五月花大酒店里那些被他们请来嘲讽陆原的人,也都来了现场,以及其他的所有的宾客,那些刚才嘲讽陆原的人。

    那些看到瘸子故意怪叫三少爷来取笑陆原,而发笑的人。

    此时,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脸上火辣辣的疼。

    是啊,人家是真正的三少爷!

    至于熊辉之类的,顶多是熊家三少爷罢了。

    熊辉熊耀,还有那天在五月花的那些人,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当时候在五月花大酒店,阿财喊了一句三少爷,陆原会站起来的。

    是啊,人家是货真价实,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三少爷!

    人家站起来,那是给你面子!

    再说严重一点,当时陆原在五月花大酒店,你阿财进来,冒冒失失的喊一句三少爷,你根本就没这个资格喊,当时候,要是遇到脾气火爆一点的,当场就可以把阿财给弄死。

    是啊,我三少爷在场,你阿财哪来的资格叫“三少爷”这三个字的。

    扑通!

    熊学森再也不敢说什么,学着熊四光,跪在了熊四光身后。

    熊家的那些人,更不敢说什么了,熊大海,熊辉熊耀等几十口熊家的人,也都纷纷跪下。

    而其他家族的人,虽然熊四光没让他们跪,但是他们曾经都受过熊四光的恩惠,对熊四光也都是以大哥看待的。

    现在大哥跪了,谁还站着?

    一时间,婚礼台上,众人伏地。

    台下的一些外地的富豪们,都看呆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

    曹倩和曹凤,以及曹云风等人,也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曹凤和曹倩看着陆原,那目光,有一种不敢置信,也有一种说不清的欣慰,还有一种幸福的泪花。

    “今天我两个孙子有幸和三少爷同一天大婚,而且共同迎娶曹家三姐妹,实在幸运,那时辰不早了,不如三少爷带领他们,一起拜堂吧!”

    跪拜完毕,熊学森再跟陆原说话,早已换上了一副新的恭敬的样子。

    “不。”

    陆原抬起头,众人惊讶的发现,他的脸上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泪水涟涟,但是嘴角却带着一种微笑。

    他的目光转向了婚礼台的一侧,目光定定的看着那个方向,一边流泪一边微笑,“今天,没有一个人会结婚。”

    

  http://www.tangsanshu.com/wenjunyouliangyi/85506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