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财运天降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江水平平江草齐

第二百九十三章 江水平平江草齐

    “走吧,现在要送倩倩火化了,她的骨灰,一半安置在她妈妈的旁边,一半撒在金陵长江,这是她的遗愿,我一定要做到。”曹云风打起精神,对双眼泪红的曹虹和曹凤两人说道。

    曹虹一身素白,点点头,站了起来。

    此时,殡仪馆的车辆已经到了院子里,众人合力,把冰棺抬着上了殡仪馆车辆,哀乐也同时响起,一刹那,那种哀伤的气氛更浓厚了。

    “我们也上去吧。”

    曹云风上了殡仪车,曹虹也上去了。

    “不,我不去!我不去!”

    曹凤手里捏着曹倩的遗书,看着冰棺里的妹妹,一想到待会儿妹妹就要化成灰烬了,她的心里真的有一种接受不了的感觉,她拼命摇着头,转过身,跑出了大门。

    “大小姐!”

    曹府的佣人急忙追喊道。

    “算了,就让她去吧,她,她应该是接受不了的!”曹云风忍着悲痛说道。

    对于曹倩曹凤这两个女儿,曹云风作为父亲,当然也是比较了解的,两个女儿姐妹不合,他也早就看出来。

    曹凤比较高傲,挑三拣四,性格急躁,典型的大小姐脾气。

    曹倩比较柔和,待人接物很温和,偶尔有一些大小姐的习好,但大多数情况还是跟普通女孩差不多,就是性格有时候很倔强。

    所以曹凤经常看不惯曹倩,曹倩有时候对这个姐姐也比较烦。

    但是,毕竟也是亲姐妹,一家人,所以也没有闹的不可开交。

    就是一些小摩擦而已。

    可是尽管是小摩擦,但是也是摩擦,两姐妹,都没有跟其他姐妹那样,一起逛街一起去旅游一起干过什么事情。

    都是各做各的。

    所以,这一次曹倩突然自杀,曹凤受到的心里冲击最大。

    是啊,毕竟,又怎么可能没有姐妹情?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

    虽然一直闹着矛盾,可是心里其实总觉得总有一天会和解的,所以谁也不急。

    然而,曹倩突然撒手西去,曹凤想到妹妹遗书里那些话,心里的后悔和悲伤,可想而知的。

    一想到妹妹到死,自己都没有对她温柔过一次,曹凤的心里又怎么能好受呢。

    她又怎么能看到妹妹就这么变成灰烬呢。

    再说陆原。

    陆原从图书馆里出来,只觉得胸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冲动。

    他也不知道要去哪。

    但还是急匆匆的走下图书馆大门那长长的台阶。

    就在这个时候。

    “喂!”

    对面突然有人喊了一声。

    陆原抬头一看,不由皱了皱眉。

    对面那个人,他认得,正是第一天来图书馆里,碰到那个在图书馆里抽烟的女人。

    对于这个女人,陆原有点吃不透。

    一开始,这女人很高傲,还打了自己一巴掌,一看就是那种很嚣张的女人。

    但是后来吧,自己在湖边的时候,这女人竟然又买了一盒冰淇淋来给自己道歉,这让陆原倒是觉得她还挺好的,可能就是脾气火爆了点吧。

    不过那盒冰淇淋吧,自己还没有吃到嘴里,这女人又给丢掉了。

    这一系列操作,让陆原觉得这女人挺奇怪的。

    总之,如果是给以前的陆原,见到这女人,陆原是很想敬而远之的。

    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陆原看到这女人修长的双腿,完美的腰臀身材,漂亮的脸蛋,禁不住就停下来了,看了看她,“干嘛?”

    “你,可以陪我坐一坐吗?”

    今天的女人,比起那天在图书馆里,显得好像柔弱了很多,没有那种盛气凌人了,眼角还带着泪痕,看起来好像哭过一样。

    陆原一怔,看了看这女人微红的泪眼,颓废的样子,不由心里一动,随即不由自主的说道,“好吧。”

    此时,神医馆里。

    昨天被打砸的狼藉都没有了,神医馆里又重新进了一批更好的药材架子,更好的药材瓶罐和药材。

    看来昨天被熊耀他们砸了之后,章九还大赚了一笔。

    “瞎子,我想问你个事情。”蓝凰说道。

    “啥事?”

    “你昨天说了,少主当时死而复生,有一百三十三个女子为他自杀,你确定这是真的?”蓝凰皱了皱眉,“我知道少主当年很多情,但是他怎么会跟这么多女人有纠缠不清的关系?这还仅仅是为他自杀的,就有一百多,那爱上他的女子,岂不是成千上万了?”蓝凰皱了皱眉头,说道。

    “这很正常吧。”章九不以为然的说道,“少主当年可是年少成名,名满天下,风流倜傥,温柔而多情,再加上邪气恣意,简直就是典型的少女少妇双杀杀手,而且少主当年也挺好色的,跟这么多女人有纠缠情缘,也不足为奇吧。”

    “这……”

    蓝凰皱着眉头,“我也知道少主太多情,但是只是没想到这么多情。”

    说到这里,蓝凰想了想,又说道,“而现在的少主,似乎很老实,我还记得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都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很纯情的样子,那你说,如果他觉醒了,是不是也会和以前一样,到处留情了?”

    “你操心这个干嘛啊,蓝凰?”章九正摸着下巴,盯着架子上的药材,似乎对蓝凰这个话题没啥兴趣。

    也是,章九怎么可能对情啊爱啊之类的有兴趣呢,“再说了,和以前一样有什么不好?少主就该有少主的样子,身边如果缺少女人,还叫什么少主?如果少主真的觉醒,恢复了从前的性格,那当然会处处留情的了。”

    “这……”蓝凰一怔,无话可说了。

    此时,长江边。

    这里是长江比较偏僻的地方,江边长满了水草,附近都没啥人,也就是平时偶尔有人钓钓鱼来这里。

    陆原和曹凤并排坐着,看着江水。

    地上,好几个空啤酒瓶,东倒西歪的。

    “你说,为什么做人这么痛苦呢?”曹凤喝了一口啤酒,想起了妹妹曹倩,不禁又是落泪。

    此时,妹妹恐怕已经被送到了殡仪馆了,马上就要开始火化了吧!

    一旦火化,那这个世界上,就彻底的再也没有这个妹妹了!

    曹凤真的接受不了,她还记得就在妹妹自杀的前一天,自己还和她拌了几句嘴。

    想到这里,曹凤就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

    一想到妹妹自杀前,都没有得到过自己姐姐式的温暖和关怀,曹凤的心里就悲痛不已。

    所以,她真的无法,跟着车子去殡仪馆看妹妹火化。

    所以,她跑了出来。

    她跑出来之后,去哪儿呢,找谁呢?

    虽然自己也有很多好闺蜜,可是这个时候,曹凤一个都不想找,她只想找一个,能让她觉得自己愿意坐在他身边诉说心事的人,默默的陪着她。

    只有这样,才会让她感觉到心安。

    然后,她脑海里就想到的,竟然是那个图书馆里的勤杂工。

    不知道怎么的,曹凤就想到了陆原。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那一次在湖边,自己把加了泻药的冰淇淋给他吃的时候,看到了他那种极力压抑内心爆发情感的表情,那目光里的闪闪泪花。

    相信任何人见了那种表情,都会觉得这个男生的心里,一定是极其温暖,极其柔软的。

    那是任何一个女生,都无法抗拒的表情。

    任何女生看到这样表情的男生,恐怕都会被感动,都会一刹那被吸引。

    曹凤也不例外。

    所以,她才一把夺过那加了泻药的冰淇淋扔到了湖水里。

    所以这个时候的曹凤,才会脑海里第一时间想到了陆原。

    毕竟此时的曹凤,也需要一种慰藉。

    此时,陆原看着面前浩瀚的江水,脑海里不时闪现的模糊影像,内心也涌出那种蠢蠢欲动的渴望。

    有一瞬间,陆原觉得自己仿佛苍老了许多许多。同时,也年轻了许多许多。

    “人活着,本身就是痛苦的仪式。”陆原说道。

    说出来,他自己都有点惊讶。

    自己竟然说出这种话?

    这完全不像自己的风格啊。

    然而,何止这句话不像自己的风格。

    现在自己做的事情也不像自己的风格啊。

    说真的,陆原自己都觉得奇怪,自己怎么会和曹凤来这里,按照道理,不应该啊,自己不是这种人啊。

    可是自己为什么会来呢?

    陆原也说不清楚。

    也许是觉得曹凤泪眼悲伤的样子让人同情,也许觉得曹凤细腰翘臀看着养眼。

    但是不管怎么样,陆原上了曹凤的车,来到了长江边上。

    两人也并没有聊很多。

    毕竟又不是很熟,曹凤的悲伤事也太复杂了,也不好跟陆原说。

    而陆原呢,心里头也莫名的有一种千头万绪的感觉。

    “我现在就很痛苦。”曹凤说道。

    “我看得出来,也明白你的痛苦。”陆原说道。

    “不,你不明白,我的痛苦很深很深,你是无法体会的。”曹凤说道。

    “不,我能体会,因为我也经历过很深的痛苦。”陆原看着浩瀚的江水,说道。

    “呵呵,那你,有没有体验过失去一个自己爱的人的感觉?”曹凤倒是不相信陆原能体会自己的痛苦,毕竟,那种痛苦太大了,何止是失去一个人?

    “我体验过,一直在体验。”

    说到这里,陆原的目光也突然低垂下来。

    是的,他想到了周允,难道周允,不就是自己失去的爱人吗?

    曹凤不由一动,目光看向了陆原。

    她没有想到,陆原竟然也有这种体验。

    只是,随即,曹凤又摇摇头,不,虽然他也有失去一个人的体验,但是和自己还是不同的。

    因为自己曾经和妹妹之间,一直在相互不和,这种遗憾,今生也无法弥补了!

    这种失去,是世界上最让人绝望的失去!

    “可你虽然失去了你爱的人,但应该也没有遗憾吧,你曾经爱过她,对她好过,就算是失去了,也不会有遗憾,因为她知道你爱过她,而我……”

    曹凤说到这里,突然就哭了。

    是的,妹妹到死,也不知道自己其实也很爱她,只是碍于情面,自己从来也没有表现出来。

    现在想想,曹凤的心里简直自杀的心都有了!

    这种心理,世界上,能体会的人,又能有几个?

    就算是身边这个男人,也是无法体会的。

    “不,你错了!”

    听着曹凤的话,陆原失去周允的那种痛苦,就像是结痂的伤疤,又被血淋淋的撕开了一样。

    自己怎么可能没有遗憾?

    自己明明答应了周允,去机场接她的,可是自己没去。

    她在机场等了自己那么久,结果上了别人的车,还出了那种悲惨的事情!

    她一直到失踪,恐怕都认为自己是故意不去接她的吧!

    而且,陆原还看了周允的日记,从周允的记述里,陆原知道周允对自己的误会很深很深,她以为自己是故意爽约不去杭州的,她同样以为自己有了新的女朋友,她以为自己故意机场接她!

    她以为自己不爱她了!

    她是带着这种想法,失踪的!

    这,怎么可能没遗憾?

    “世界上,没有人的遗憾会比我深了,你要知道,在她离开的时候,她以为我不爱她了,我还没有告诉她我爱她,她就离开了,你知道吗?!你能明白那种心境吗!”

    陆原看着曹凤,也不禁泪流满面。

    是啊,怎么能不爆发情感?

    这种情感,他一直隐藏在心里,埋没在心里。

    憋了好久好久。

    不憋怎么办,跟谁诉说?

    谁又懂自己?

    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永远不可能真正的懂得。

    所以,陆原从来都没跟任何人说过这种情感。

    然而,今天和曹凤说了。

    是的,只因为,曹凤说中了他的心。

    “我,我明白的,我明白,我知道你的痛苦,我真的明白,相信我,我明白……我懂,我知道……”

    曹凤看着陆原,突然心里更涌出了一种柔情和惺惺相惜,猛然就抱住了陆原。

    伏在陆原的肩膀上大哭起来。

    是啊,她怎么能不明白?

    自己和妹妹不就是这样?

    陆原就觉得,一个柔软芬芳的身躯,抱住了自己,顿时,他那痛苦的心情,仿佛也得到了几分滋润。

    是啊,女人如水,没有什么,比女人的怀抱,更好的慰藉了。

    陆原也不由自主的抱住曹凤,逐渐的用力,仿佛抱得越紧,就越能缓解痛苦。

    “我知道,我知道你明白……因为你也是……”

    这一瞬间,两人共同的情感体验,让两颗极度受伤和残缺的心灵,也彼此得到了慰藉。

    是啊,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理解自己感受的人,更容易亲近呢?

    一阵柔软的江风吹来。

    曹凤呢喃着,倒在了陆原的的怀里。

    两人,翻滚在江边的草丛里。

    ……

    此时,神医馆内。

    “如果少主真的变成那种见到女人就走不动的人的话,我突然又不希望他觉醒了。”蓝凰说道。

    “额,这个你放心好了,蓝凰,少主也不是见到每一个女人都走不动,至少见到你还是走得动的。”章九一边整理着药架一边说道。

    “去!”蓝凰顿时怒道。

    “好了,不和你聊这些了,我要出去一下。”章九说道。

    “去哪?”

    “难道你没有发现,你都在我这里呆了两天了,我这神医馆里,都没有什么生意吗?这个神医馆刚成立不久,所以我要出去打广告。”章九说道。

    “啊,去哪里打广告啊?我跟你一起去吧,多赚点钱,给少主买个别墅吧,再买辆跑车,年轻人不都是喜欢这个?”蓝凰说道。

    “那你咋不多赚钱给少主买啊?”章九翻了翻眼睛,不过还是说道,“你真的和我一起去?好吧,我去殡仪馆打广告,你去不去?”

    “瞎子,你拿我寻开心呢?!”

    “你看我像是和你寻开心的吗?我真的是去殡仪馆打广告啊。”章九神秘兮兮的说道,“你想想啊,我这神医馆刚开,必须要一鸣惊人是吧,现在的社会就是眼球经济,都是越奇葩越奇怪越低俗越古怪,才能吸引眼球,引来关注,所以你没看到那么多人都在抖音上装疯卖傻吗?再说这种私人诊所,现在到处都是,我要是按照普通的方法来打广告的话,肯定没有人关注,也不能产生吸引力。”

    “所以,我就要去殡仪馆打广告,毕竟还没有医院把广告打到殡仪馆的吧。嘿嘿,我是第一个,一定会产生社会轰动性的,到时候,想不火都难。”章九说道。

    “额。”蓝凰说道,“可是,你打到那里又有什么用?”

    “嘿嘿,当然有用,我打到那里,就是把死人给救活!”章九得意的说道,“毕竟,我也是有这个能力的,当然了,也不是所有死亡的人我都有能力救活,但是说实话,有些人虽然现代医学上定性为死亡了,但是凭着我的手段和医术,还是有回天的可能的,所以,只要我到殡仪馆去,让那些准备火化遗体的亲属们让我试试,只要能救活一个人,那就会爆发轰动效果!怎么样,赶紧过去吧!”

    “亏你想的出来!”蓝凰翻了翻眼睛,“好吧,我就跟你一起去,帮你忙,不过,等你赚了大钱,要帮我买一个lv包包,我看了好久的。”

    此时,长江边。

    半个小时之后。

    陆原这才和曹凤从草丛里坐起来。

    看着面前一丝不挂的曹凤,陆原傻眼了。

    我,我他妈的这是做了什么啊?

    “对不起……”陆原呆呆的说道。

    “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曹凤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当着陆原的面,此时她也不感觉到害羞了。

    “但是你以后要对我负责,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曹凤说着,往陆原身边靠了靠。

    什么?!

    陆原脑袋都炸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

    自己怎么会干这种事啊?

    自己怎么对得起周允啊?

    “你怎么了?”曹凤看着陆原,“你好像和刚才有点不一样了。”

    曹凤认真的看着陆原的眼睛。

    是的,一开始的陆原,目光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凛然,即使他在流泪,那目光里依然有一种令人胆寒的闪光。

    可是现在,陆原的目光里却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温驯。

    陆原也是一怔。

    是了,自己也感觉好像和刚才有点不一样了。

    心里那种蠢蠢欲动的感觉没有了,头脑里也没有那种说不清楚的各种模糊的意象了。

    心跳也没刚才那么快了。

    好像,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自己,又回到了原样?

    这,是怎么回事?

    “你要对我负责的。”曹凤又说道,同时,往陆原身边靠了靠。

    啊?!

    陆原吓了一大跳,直接双手推开曹凤,跳了起来,狂奔而去。

    曹凤看着陆原逃离的背影,又想到了妹妹,心里一酸,忍不住坐在草地里,一个人哭了起来。

    此时,神医馆。

    “曹总是吧?你还是先回去等候消息吧。”蓝凰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紧张和期待,甚至紧张的来回踱步个不停的中年男子说道,“神医刚才不也是说了吗,这不是普通的救治,不可能几分钟几个小时就见效的,可能还需要好几天的时间,你总是在这里等也不是个办法,你还是先回去,到时候有消息了,我们肯定会及时通知你的。”

    中年男子眼巴巴的看着神医馆里面的那道布帘子,他的女儿和章九就在里面,但是章九已经下令了,严禁任何人进入。

    所以,他虽然心里很迫切想看一看,可是也不敢进入。

    “请问女神医,真的,能救活我的女儿吗?如果真能救活,我给你磕头了!我曹云风一辈子都感激不尽啊!”

    这中年男子,正是曹云风。

    是的,里面的,也正是曹倩。

    没错,也巧了,章九带着蓝凰去殡仪馆打广告,正好就碰到了带着曹倩去火化的曹云风一行人。

    一听章九说可以救活自己的女儿。

    也不管是不是真假,曹云风当然就让章九试一试了!

    “嘻嘻,磕头感激什么的无所谓了,只要钱到位就行。”蓝凰嘻嘻一笑,又看了看墙角那个也是一脸期待和紧张的长得极其漂亮的少女,“你的两个女儿都很可爱,你放心,既然神医已经说了可以救活,那就百分之一百,可以救活!”

    

  http://www.tangsanshu.com/wenjunyouliangyi/85506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