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财运天降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女人心思很复杂

第二百七十一章 女人心思很复杂

    金陵市,滕王阁别墅。

    一个女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女人长得很漂亮,但是脸色此时看起来却极为可怕。

    空气中,甚至都有一种随时可以爆炸的感觉。

    一种火药味,和死亡的味道。

    女人的面前,跪着两个人。

    瑟瑟发抖的两个人。

    如果陆原也在这里的话,肯定能认出来,这两个人跪着的,正是那次在直升机上见到来追杀他的两个人。

    “庄主,我,我们……”

    两个人此时显得恐惧至极,也显得很是不解,抖抖缩缩的,正似乎在辩解着什么。

    是的,这女人正是慕容若兰。

    “闭嘴!今天你们死定了!”

    慕容若兰一声呵斥,手心一扬。

    没有人看到她是怎么动作的,但是一声清脆的响声,这两个人的嘴角,瞬间涌出了鲜血。

    顿时,两人也不敢说话了。

    只跪在那里,拼命的磕头。

    正在这时候。慕容若兰旁边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接过来,皱了皱眉头,还是接听了。

    然后,她的脸上表情,瞬间变得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真的?!”

    又过了一会儿,她这才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好一会儿,慕容若兰看起来都有些呆呆的,仿佛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而跪着的那两个人,心里更是忐忑不安。

    毕竟他们是跪在地上的,头低着的,看不到慕容若兰的样子,也听不到慕容若兰的话。

    这种感觉,最让人崩溃的。

    那就仿佛是被戴上了眼罩,等待着刽子手的砍头的到来,那种等待,最让人难忍。

    更何况,刚才慕容若兰,还说让他们死定了。

    说真的,他们心里真的是不解,真的是纳闷。

    真的弄不懂为什么慕容若兰要这么对待自己。

    明明自己完美的按照她的意思去做了。

    “好了,你们出去吧,没事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慕容若兰说话了。

    两人听了,顿时心头大喜。

    急忙又给慕容若兰磕了几个头,嘴里头都是感谢庄主不杀之恩的话,然后这才站起来,赶紧的离开了客厅。

    一直到了别墅的外面。

    两人这才回过神来。

    “怎么回事啊,刚才庄主为啥要杀我们啊?”

    “我也弄不懂啊,按照道理,我们明明按照她的吩咐,把陆家那个退族的小子给杀了,她应该奖赏我们才是啊,怎么刚才要杀我们那,仿佛好像是我们杀错了人一样。”

    “唉,是啊,刚才吓死我了,不过后来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庄主又把我们放了。”

    “我也弄不懂。不过,我觉得,应该和刚才的那个电话有关吧。”

    两人这么谈论着,心情慢慢的平复,这才离开。

    而客厅里,慕容若兰看着走出去的两个手下的背影。

    不禁感慨道,“呵呵,你们两个,真应该感谢这个陆楠打来的电话,如果不是他打来电话,我就不知道陆原那个家伙还活着,不知道他活着,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因为,是你们杀死了他,我当然会怪罪于你们头上了!”

    说到这里,慕容若兰脸上又是一副难以相信的表情,喃喃的说道,“我这是怎么了,明明是我让他们去杀陆原的,他们也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了,为何,我还怪罪他们杀了陆原,反而刚才差点把他们杀了?”

    说到这里,慕容若兰自己都有些说不清楚的糊涂了。

    是了,刚才她之所以要杀那两个手下,正是因为这一段时间里,她的内心十分烦躁。

    这种烦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但是至少刚得知陆原坠入太平洋的时候,她的心情还是有点高兴的,那是一种复仇的报复的高兴。

    但是,这种兴奋的感觉,其实只持续了几天。

    接下来,慕容若兰不知道怎么的,之前那种兴奋,消失殆尽。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烦躁。

    一种抑郁的感觉。

    尤其是,今天她来到了这栋滕王阁的别墅。

    慕容若兰之所以找到陆原在金陵的各个房产,正是因为她内心的那种烦躁和抑郁,让她的情感得不到释放。

    她突然急于想知道关于陆原的种种信息。

    但是,陆原已经死了,能进一步了解的,只能是通过陆原的这些遗产了。

    所以,慕容若兰这才通过手段,把陆原在金陵的房产都得到手了。

    尤其是这个滕王阁的外围别墅。

    慕容若兰一进来,就知道,这正是陆原生活的地方。

    不知道怎么的,一想到曾经生活在这里的陆原,现在已经死了。

    她顿时就更加火冒三丈了。

    于是,就立刻的把之前派出追杀陆原的两个手下,给叫到了这里来。

    当时的慕容若兰内心极其不爽,极其烦躁。

    她已经忘记了自己下的杀害陆原的命令了,她把一切都怪罪在那两个可怜的手下的头上,所以,就要杀掉他们。

    那两个手下,真是懵比了,完全搞不懂慕容若兰为什么要杀自己。

    两人真是吓坏了。

    还以为陆原没死,还以为是任务没有执行到位。

    是啊,毕竟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庄主要杀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执行好任务,而正是因为他们很好的执行了任务!

    然而,狗血的是,陆楠正好在这个时候给慕容若兰打来了电话。

    汇报了他在武江看到了陆原的事情。

    陆楠的用意很明显,就是间接告诉慕容若兰陆原没有死,想让慕容若兰继续干掉陆原的。

    当然了,陆楠也不傻。

    他自然不可能直接告诉慕容若兰,陆原没有死的。

    毕竟,如果那样的话,岂不是就暴露自己知道慕容若兰想杀陆原的事情了吗。

    所以,他给慕容若兰打电话,只是云淡风轻的告诉慕容若兰,他在武江大学看到了陆原,但是他并没有上去和陆原有任何接触。

    看起来,陆原好像是在告诉慕容若兰,他严格的遵守了规定,没有和陆原接触,是讨好慕容若兰。

    其实,当然就是从侧面让慕容若兰知道陆原没有死这件事了。

    然而,慕容若兰现在听到陆原没有死,她不仅不愤怒,相反的是,她的心里竟然一下子放心下来了。

    那种感觉很难描述。

    总之,在那个瞬间,慕容若兰一下子就不烦躁了。

    所以,这也是她为什么饶恕了那两个手下的原因。

    毕竟,她要杀那两个手下,就是因为他们杀了陆原,而现在,陆原竟然没死,慕容若兰当然就放过手下了。

    “陆原,你这个混蛋,你果然没死,很好,你要是死了,就无趣了。”

    慕容若兰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有残忍,但是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真正的欢欣,“这个世界本来是很无聊的,但是你没死,这个世界就多了几分乐趣了。”

    回到武江大学的大礼堂。

    陆楠放下手机,心里为自己刚才的机智很是暗暗得意了一把。

    虽然在电话里,并没有听到慕容若兰气急败坏火冒三丈的语气,但是既然慕容若兰已经知道了陆原还活着,那想必也不会放过陆原的。

    陆原死,也是早晚的事情了。

    只不过,陆楠再回过头看陆原和江春南的时候,目光里则是又回归了之前的那种愤恨和嫉妒。

    此时,因为江春南跪在了地上,这个拍照的环节自然是无法继续进行了。

    毕竟江春南也是投资人里最重要之一,总不可能把他跪在地上的样子拍下来吧。

    这个环节也就草草了之了。

    会场到这个时候,也就散了。

    “陆原,你还真是扫帚星,摆花架子,也是倒了砸在了江先生的身上,现在你给江先生挂围巾,又让江先生贫血发作,呵呵,你这种人,真是命中煞星啊……”那边,吕稚走过来,没好气的训斥陆原说道。

    是啊,她对陆原很不爽。

    不过,陆原此时听不进她说的任何一句话。

    陆原怔怔的看着朱大有沈万贯两人扶着江春南离开的背影。

    虽然从始至终,这三人都没有跟陆原说一句话。

    但是,那一举一动,陆原都看在眼里。

    尤其是,三人跟陆原擦肩而过的时候,眼中的那一份无言的湿润,更是让陆原的心里也有一种想哭的感动和温暖。

    真的很温暖。

    他们还记得自己。

    他们依然尊重自己。

    想到这里,又怎么能不感动。

    自己就算离开了家族,可是,自己的影子还是住在他们的心里!

    即使这一辈子,永远也见面无言。

    但是那一种感情,那一份尊重,永在!

    

  http://www.tangsanshu.com/wenjunyouliangyi/85505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