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财运天降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你们终会相见的

第二百三十五章 你们终会相见的

    就在这时。

    慧清和尚从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

    此时,后殿里面已经没什么人了,除了陆原,以及为了嘲讽陆原还留下来没走的郑婕和刘大富,其他就没有人了。

    看到慧清和尚向自己这边走来,她还以为是慧清是看到他们还没有走,过来驱赶的呢。

    这要是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那不知道会不会被拉入黑名单,以后就没办法来普心寺找枯荣大师占卜了啊。

    想到这里,郑婕顿时心里就慌了。

    急忙上前说道:“对不起,大师,我们这就走啊。”

    说话的同时,心里暗暗怪在陆原头上。

    要不是这个家伙,自己早就走了。

    想着,郑婕又指着陆原,对慧清说道:“大师,其实我们是看他不走,所以在这里替你们赶他的,总是有这种赖着不走的人,打扰你和枯荣大师休息,那多不好啊。”

    慧清看都没有看郑婕,对陆原躬身一施礼,“这位施主,枯荣大师有请。”

    慧清在枯荣大师身边已久,对枯荣大师的习惯自然很是了解,知道枯荣大师如果休息的话,那肯定就不会见客的。

    而刚才看了陆原给的信之后,就让陆原进去,可想而知,这青年肯定来历不凡,慧清也不敢怠慢,所以一出来自然就直奔陆原这边。

    “多谢大师。”

    陆原心里大喜,王怜花的信竟然还真的起了作用。

    他没再迟疑,掀开门帘就进到了内室。

    旁边的郑婕和刘大富,都愣住了。

    “大师,这,这,他怎么进去了?”郑婕不敢相信的指着进去的陆原,随即心里一动,“那是不是枯荣大师又可以占卜了,我们在这里等一下行不行?”

    “对不起,两位,枯荣大师已经休息了,两位明天再来。”慧清说道。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怎么进去的?”郑婕不甘心的说道。

    是啊,陆原那吊丝都能进去,自己凭啥不能进去?

    “我可以多给你香火钱!”郑婕说着,拉开随身的包包,里面露出一沓沓红红的钞票。

    “两位,请回!”慧清并没有回答,继续说道。

    只是这一次,语气加重了许多。

    郑婕也不是傻子,一听慧清的语气,就知道人家是不耐烦了,看到这样,她也不敢再逗留下去了,尽管心里奇怪和不甘心,也只好和刘大富两人离开了后殿。

    内室中。

    陆原和枯荣大师相向而坐,中间只隔着一个茶案。

    两人刚才已经寒暄过了。

    不外乎就是枯荣大师问了一些王怜花的近况,感慨故人,唏嘘世事。

    而此时,陆原也依照枯荣大师的吩咐,伸出了手掌,闭上了眼睛。

    枯荣大师拿出白灵玉,白灵玉通体乳白,就宛若是刚从牛奶中取出来一样,他放在了陆原的手掌上空。

    只不过,此时枯荣大师一看到白灵玉,就不由得想到了刚才给黑衣少女预断时候,白灵玉出现的那种全白的异常星象。

    奇特,真是奇特。

    枯荣大师急忙晃了晃脑袋,回归了神思。

    凝神看向陆原手掌上空的白灵玉。

    准备给陆原预断。

    然而这一看,枯荣大师顿时更为震惊,一向沉稳,修行淡然的他,此时也不禁微微颤动,嘴里喃喃的道,“怎么,怎么竟然会这样!”

    此时,就看到白灵玉上的乳白色光芒逐渐黯淡,慢慢的,乳白色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沉的墨黑,越来越黑。

    到最后,整个白灵玉变成了黑炭一样的一个圆盘。

    “虚空星象!”

    枯荣大师震惊的看着白灵玉,喃喃的说道。

    一天之内,连续两个人出现了异常的星象,一个是漫天星斗亮如白昼,一个是虚空星象寂若死亡。

    “大师,怎么样?有结果了吗?”陆原也感觉到了枯荣大师的异常,禁不住睁开眼睛。

    “陆少,你的星象十分的奇特。”枯荣大师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个黑衣少女,“我在普心寺给人指点,已经几十年了,这几十年里,你是我遇到星象最奇特的两个人之一。”

    “噢,还有一个是谁?”陆原禁不住好奇的问道。

    “另外一个……”枯荣大师刚要把那黑衣少女的事情,跟陆原说明。

    但随即,脑海里跳入两个字“天机”!

    是了,不可泄露天机!

    “还请见谅,这个不能说。”枯荣大师内心也是轻叹,“陆少,说说你找我问卜什么。”

    “我找一个女孩子,我想枯荣大师给我指点,如何才能找到她。”陆原说道。

    “什么女孩子?”

    “周允。”

    “陆少,你不是说她的名字,而是要说她跟你的关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你爱的一个女孩子吗?”枯荣大师说道。

    “嗯。”

    “最爱的吗?”枯荣大师盯着陆原的眼睛,“你可以想一会儿再回答我,这很重要。”

    陆原一怔,最爱的女人?

    周允是不是?

    当然……是。

    从来也没有哪个女人,在自己心目中有这种无法承受之重的地位。

    “是的。”陆原说道。

    枯荣大师不说话了,他凝神看着面前的白灵玉,尽管此时白灵玉上一片漆黑如墨,枯荣大师却还是看得很入神,时不时的还在思索着什么。

    而陆原,在旁边,紧张的等待着。

    他的心里很忐忑。

    是不是,待会儿,自己就知道该怎么样就会找到周允了呢?

    想到这里,忐忑之余,陆原的心里又有一种冲破心房的激动。

    “陆少。”

    枯荣大师开口了。

    陆原没说话,他知道枯荣大师会继续说下去的。

    “你会找到那个女孩子。”枯荣大师又说道。

    “真的?!”陆原心里顿时大喜,禁不住要欣喜的喜极而泣了。

    尽管他的心里一直相信自己一定会找到周允的,但是现在听到枯荣大师亲口说出来,那种对于内心的鼓舞和对信念的坚持,起到了更大的支撑作用。

    “是的,只不过。”枯荣大师看了陆原一眼,目光里露出几分沉重,“只不过代价也很大,陆少,为此,你要放弃家族的一切。”

    “放弃家族的一切?”陆原又是一怔,不明白枯荣大师的意思。

    “是的,放弃家族的地位,荣耀,财富,权力,放弃家族的一切一切,和家族从此隔断。也就是,从此你不再是陆家的子孙。”枯荣大师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显得有些艰难。

    他当然知道陆家的地位。

    毕竟当年,正是他给王怜花指点迷津,让王怜花为陆家服务,从而躲避仇家的。

    陆原顿时愣了。

    这代价也太大了!

    放弃家族。

    那么就和爷爷,爸爸妈妈,婉儿妹妹,大哥二哥,天赐他们,以及所有的陆家人,从此再也不是家人,从此断裂关系……

    陆原只感觉到心里突然有一种难以抉择的痛楚。

    一边是周允。

    一边是家族。

    选谁?

    很困难吗?

    陆原突然心里凄楚一笑,还记得曾经的那一天吗?

    那天,自己抱着嘴角吐血的周允跪在校园的道路边上。

    那天,自己对着电话咆哮,如果得不到c级支援,自己,将再也不是陆家的人。

    是了。

    选那一边,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为了周允,自己可以放弃自己拥有的任何东西。

    自己不是陆家的人,哪又怎样?

    自己只是放弃了财富和权力,但是自己并不会真正的失去爷爷他们所有人!

    “是现在就放弃吗?大师。”陆原抬头问道。

    “不。”枯荣大师摇摇头,“命运会在一个合适的机会,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到时候,你也可以选择家族,也可以选择你爱的女孩。”

    走在下山的山道上。

    回想着普心寺枯荣大师的话,陆原不禁抬头看了看天,天色悠远。

    “如果命运真的要我做一次抉择的话,那我只希望能快一点到来!”陆原暗暗握着拳头,对自己说道。

    只是,心中一种说不出来的忧伤,也弥漫着整个身心。

    毕竟,如果自己不再是陆家的子孙,那,自己是谁?

    “帅哥,算一卦?”

    正在这时候,突然,陆原就感觉到有个人挤到了自己身边。

    回头一看。

    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长得瘦瘦的,眉毛显得很是机灵,上唇两撇胡须,一手拿着一块幡旗,上面写着“算命”。

    看起来,就是个江湖术士。

    陆原知道,这些江湖先生,多数都是骗人的,刚要走。

    江湖术士,又把他拉住。

    “算一把嘛,帅哥,你是刚找过那个枯荣,那家伙算得不准,不如让我来再给你算一算呗,你看哪个准一点。”术士说道。

    陆原听了心里一动,这样也好啊。

    自己是来找周允的,无论是骗人的还是真的,自己都要试一试啊。

    “好。”陆原说道。

    “好咧!”看到陆原答应了,术士手一翻,拿出十几张扑克牌一样的卡片,铺在了地上,说道,“帅哥,来,选一张。”

    陆原看那卡片,顿时脸一红。

    因为这十几张卡片上,每一张上面印着的都是姿态各异的没穿衣服的女人。

    “嘿嘿,没关系,帅哥,随便选一张你喜欢的,选一张你觉得最好看的。”术士说道。

    陆原摇了摇头,看着那十几张卡片,心里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涌出一种厌恶。

    这里面怎么可能有自己最喜欢的呢?

    自己最喜欢的人是周允。

    现在周允在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还在这里从一群没穿衣服的女人里面选一个好看的,想到这个,陆原的心里陡然涌出一种恶心。

    对自己的恶心。

    “算了,不算了。”陆原的心里一下子对算卦索然无味,转身就走。

    然而,那江湖术士看到陆原一张卡片都没有翻,顿时眼睛一亮,整个人似乎处于一种说不出来的震惊和欣喜之中。

    “帅哥!等一等!”

    江湖术士连摊子都不顾了,直接向陆原追去。

    不过此时景区里的人本来就多,陆原走的又快,很快就消失在人群里,江湖术士在人群里挤来挤去的,想追,一时半会的,也追不上的。

    眼看着陆原越来越远,江湖术士顿时急的抓耳挠腮的。

    不由大叫道:“拦住他,拦住他,他算卦不给钱!”

    其实陆原都没有算卦,给什么钱?

    只是这江湖术士很是精明,希望这么一喊,有一些人会主动帮他拦住陆原的。

    然而,他还是高估了现代人的习性了。

    不但没有人替他拦住陆原。

    他倒是,反而被一个人拦住了。

    “你说哪个家伙算卦不给你钱就跑了?”一个女人拦住了江湖术士,看着已经远去的陆原的身影,嘿嘿一笑,说道。

    “对对对,快帮我去追!可怜我上有老下有小,全家吃喝都靠我出来给人算卦算命,那小子算了卦不给钱就跑了,可让我怎么办啊,好心人你帮我去追一追!”江湖术士着急的还要去追。

    “别追了,他都走那么远了,现在追也追不上了。”女人说着,打开随身的包包,从里面抓出一沓钱,“不过你也不用着急,那家伙我认识他,只要你帮我一个忙,这些钱都是你的。”

    说着,女人晃了晃手里的钞票。

    她当然就是郑婕了。

    “好好,可以可以。”江湖术士顿时眼睛放光,也不知道是因为看到了钞票,还是因为听到了郑婕那些话。

    再说陆原,下了山之后,想起刚才枯荣大师的话,心里又高兴又迷茫。

    高兴的是,枯荣大师说了,自己可以找到周允。

    但是迷茫的是,枯荣大师只说自己需要放弃家族,但是也没说怎么找到周允。

    现在,自己依然毫无头绪。

    现在要去哪里呢?

    陆原一时又没了主意。

    正在这时候,突然手机响了。

    “三少爷。”电话,是熊老打来的。

    “熊老。”

    “三少爷,请速来家族的天岛参加家族会议,这是大当家下的命令,三少爷,你要保证十个小时之内,赶到天岛。”熊老说道。

    “什么?”陆原一愣,天岛的家族会议?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严重?

    陆原当然知道,天岛是家族最大的一座岛屿,也是家族最核心的一座岛。

    换句话说,如果陆家也过春节的话,那一定就是在天岛上过。

    爷爷在天岛上开家族会议,还要自己参加,这种事情,陆原从来也没有经历过。

    难道家族发生了大事?

    虽然知道要寻找周允,但是家族的这种重大会议,陆原也知道不能不参加。

    在熊老的指引下,陆原在武江市的家族直升机基地上乘机,五个小时之后,就降落在了天岛上。

    比起玄武岛,桃花岛之类的岛屿,天岛就大了许多。

    岛上几乎没有悬崖峭壁,一片平坦,陆家的庄园占了整个岛屿的三分之一,就仿佛是皇宫一样。

    家族大厅之中。

    已经来了许多人了,包括大哥二哥,还有堂弟堂哥们,以及各个表哥表弟……

    大多数都是年轻一辈的。

    看到这些许久未见但是又熟悉的面孔,陆原的内心十分的激动。

    他很想立刻就上前去一一打招呼,甚至拥抱,诉说各自这些年的生活。

    然而,大厅里肃穆又严肃的气氛,让陆原却也不禁压了压自己内心激动的情绪,也只好跟其他人一样,默然的站在大厅里。

    大厅前首,正是陆原的爷爷,陆家的现任当家,陆北客。

    “各天字辈的子孙们,今天家族召集你们所有人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陆北客的表情也是十分的严肃。

    这让陆原的心里十分的紧张,手也不禁紧紧的攥着,因为不知道到底要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看爷爷如此,陆原真担心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毕竟,能让地球第一家族的陆家召集天字辈所有人集齐开这次会议,那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普通人不敢想象的事情。

    陆北客停住了口,没再说下去了,似乎是在卖个关子。

    不过尽管如此,底下一百多天字辈的陆家子孙,人人站得笔直,全场安静无声,没有一个人议论。

    就仿佛是一百多棵白杨一样。

    陆北客看到这里,脸上也闪过一丝欣慰的表情。

    他停下来了,也许就是为了考察一下子孙们的素养。

    现在看来,他是满意了。

    “那就是,有一个家族的未婚女性,要跟我们陆家天字辈的男性子孙联姻,所以,召集你们过来,就是让这位女士挑选。”终于,陆北客把下面的话,补上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

    陆原就明显感觉到,现场的气氛,顿时由刚才的紧张肃穆,一下子变得有几分轻松了。

    这倒也是,连陆原也感觉到有点搞笑,爷爷这是故意的?

    联姻本来应该是一件高兴欢乐的事情,干嘛搞得跟要发生什么惊天浩劫一样啊。

    不过,陆原心里又是一动。

    奇怪。

    对方是什么家族?

    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一个女性想要联姻,竟然可以让爷爷把陆家的全部天字辈的子孙都从世界四面八方召集来!

    而且还是给她挑选!

    怎么可能,世界上会有这种家族啊!

    要知道,陆家本身就是地球第一家族,随便一个天字辈的男性想结婚,其他的任何一个家族的适龄少女应该都是随便挑的。

    但是,现在竟然反过来了。

    对方一个女人,竟然要一百多陆家子孙全部到齐给她挑选!

    说真的,陆原的心里倒是好奇起来了。

    想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样子。

    不仅陆原心里想,其他的陆家子孙,恐怕没有一个心里不想的。

    所以,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前面的门口看去。

    因为,那里传来了一阵轻盈缓慢的脚步,一个女人,在众人的注视里,走近了大厅里。

    女人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缎子披风,披风绣着一朵显眼的桃花,粉色的花朵,伫立在一根桃枝之上,几片零落的花瓣。

    这女人,身材高挑,面容冷艳,眼睛仿佛是桃花一样,又带几分清冷和不屑,鼻子小巧而坚挺,微微翘起,仿佛是有几分倔强,但是又好像有几分高傲,薄薄的嘴唇,透露着些许的高高在上。

    陆原一直注视着门口,当看清楚女人的样子的时候。

    陆原差一点脱口而出“周允”了。

    不过很快,他突然就想起来了,这女人,并不是周允。

    而,正是自己在青蛇山下遇到的那个像极了周允的女人。

    又是她!

    竟然是她来这里联姻的?!

    “这位是慕容家的四小姐……”陆北客刚要介绍。

    却又被女人给打断了。

    “陆大当家就不要叫我四小姐了。”女人微微一笑,但是这笑容只是客套,显得有几分寒气,“我在慕容家已经是上一辈的人了,小姐这个称呼属于我的侄女们,我现在是慕容桃花庄的庄主,你可以叫我桃花庄主。”

    女人说着,目光一转,扫视着大厅里的陆家天字辈子孙。

    她目光冷矍,看着这一百多陆家子孙,脸上依旧淡然,丝毫也没有任何怯场。

    要知道,这一百多人,随便拿一个到外面去,都是毁天灭地的人物啊。

    “诸位好,我就直说了,我叫慕容若兰,慕容家上一辈的四小姐,我这一次来,就是要在你们中挑一位作我的丈夫,从此慕容家和陆家也就有了联姻关系了,这对双方来说,也是好事。”慕容若兰说到这里,嘴角又浮出一丝讥讽的冷笑。

    不知道是讥讽自己,还是讥讽陆家。

    亦或者是两者都有?

    陆原听到这里,心里蓦然一动。

    原来她是慕容家的人!

    怪不得爷爷对她有如此之礼节呢!

    陆原虽然对慕容家了解的不多,但是也知道慕容家的神秘。

    陆原也明白了,为何慕容若兰和周允如此之相像了。

    之前,从王怜花的讲述里,陆原也知道了,周允的生母就是慕容家的昔日二小姐慕容虹的女儿。

    这么说,周允和这慕容若兰还是有血缘关系的。

    只是,长得如此之像,也实在是让人惊叹了。

    “对了,还要提醒大家一下,我今年四十三岁了,希望被我挑选上的,不要介意我的年龄。”慕容若兰说到这里,捂嘴一笑,竟然还宛若少女。

    陆原又是一怔,不是,原来她已经是阿姨级别的人物了。

    这一下,陆原就理顺了。

    慕容虹是昔日二小姐,而慕容若兰刚才也说了,她以前是四小姐,现在也不好意思叫四小姐了。

    这么说,她应该就是慕容虹的妹妹!

    也就是说,她是周允的阿姨!

    “好了,我现在要开始挑选了!”说到这里,慕容若兰脸上陡然一寒,“被我挑上的人,绝不能拒绝我!”

    

  http://www.tangsanshu.com/wenjunyouliangyi/85505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