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财运天降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被揭开了的往事

第一百九十七章 被揭开了的往事

    “今天真是双喜临门啊!既是妈妈的生日,现在蓝蓝的个人问题也解决了。”秦奋高兴的说道,“好了,咱们也该去吃饭了,走,咱们去陶然居!”

    一行人离开了别墅。

    本来陆原是打算把那蓝衣少女也带过去吃一顿的,反正就说是自己妹妹就行了。

    不过这一回头,那少女已经不知道又跑哪里了,没影了。

    也就只好作罢。

    陆原陪着凌蓝,跟众人一起去陶然居,给凌母过完了生日之后。

    跟着凌蓝一起,又和众人告别。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陆原,我没想到你竟然是……”凌蓝说道。

    “没事,呵呵。”陆原笑了笑,“那个,我今天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了,我想你家里人,应该这一段时间不会逼着你,也不会有人再给你介绍对象了。你应该可以清静许多了,不过,你也要趁着这个时机,早点找到男朋友啊。”

    “啊。”

    凌蓝听到这里,心里禁不住隐隐有几分失落。

    她明白了,刚才在别墅里,陆原那些话,其实依然是故意说的,并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并不是真的要和自己处一处。

    也是,人家怎么会看上自己呢?

    “嗯,谢谢你。”凌蓝说道。

    “那好,我们在这里就分开,你先回梁山公寓,不要理会那几个混混管理,等我明天过去,把那里的事情处理了。”陆原叮嘱说道。

    “嗯。”凌蓝虽然并不知道梁山公寓的背后主人也是陆原,但是她现在知道陆原并非普通人,那么对付那几个混混管理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所以也没再说什么,两人分开了之后,陆原就回了别墅。

    站在空荡荡的别墅里,陆原的心,愈发的低沉起来。

    其实,刚才在别墅里,陆原还真的对凌蓝有一些感觉,她确实是为数不多没有看不起自己的人之一,有那么一刹那,他还真的倒是不介意做凌蓝的男朋友。

    但是,那一刻,陆原的心里,却有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那就是,周允。

    宛如一根刺,时不时的刺痛他的回忆和心脏。

    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见到她了?以前发生的那些事,就仿佛是上一世的回忆。

    陆原上了楼,来到周允的卧室门前。

    这个卧室,他不许任何人进去。

    只有他。

    陆原拿出钥匙,轻轻的打开了周允的房门。

    房间里很淡雅,很干净。

    因为陆原只要有空,就会把这里的一切擦拭如新。

    屋子里很简单,周允本身并没有很多东西。

    被子叠的很整齐,是老式的荷花被面,那是周允从家里带来的,显得土气而老旧。

    本来陆原想给她买一床新的,但是周允一直没有让他买。

    床头柜上是百雀羚的搓脸霜,五块钱一盒,还带着锡纸,这就是周允的护肤品了。

    有的人就是这样,即使用着五块钱一盒的护肤品,甚至不用,那脸蛋都宛如六月的白莲,晶莹而滑腻。

    自从周允离开金陵去杭州,这里的一切就没有动过了。

    唉,周允,你在哪里呢?

    思念又如同潮水一般蔓延而来,陆原坐在地上,一时之间,竟然觉得人生毫无意义。

    突然,手机传来了微信的视频通话提示音。

    陆原一愣,急忙打开手机。

    竟然是这小子?!

    “三哥,嘿嘿!”

    发视频通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陆天赐这家伙。

    此时,陆天赐正躺在床上,显得比之前还胖了点,额头上缠着厚厚的绷带,旁边还有一个身材苗条的护士,正在给他换绷带。

    “你咋了?怎么受伤了啊?”这小子,怎么回事。

    “唉,先别提这个了。”陆天赐显得很是郁闷,摆了摆手,“真倒霉,这个事待会儿再说,受了伤太无聊了,只能躺在床上,这不,就给三哥你发个视频,嘿嘿,对了,嫂子怎么没在你身边?”

    啊?

    陆原一愣。

    然后,他才意识到,天赐说的是周允。

    是了,天赐并不知道周允已经失踪了,而且失踪了快一个月了。

    “啊,她在学校。”陆原扯了个谎。

    没必要让这堂弟知道周允失踪这件事,陆原也知道,堂弟对自己是个热心肠,在桃花疗养岛的时候,也是一口一个嫂子嫂子的叫着周允。

    这要是知道周允失踪了,恐怕他心里也会挺难过的。

    再说了,自己都找不到周允,江春南也一直在派人以金陵为中心,沿途排查,这都一个月了,也没有找到周允下落。

    就算告诉堂弟,他也不可能比江南所更厉害啊。

    “我说,哥,你应该好好的陪着嫂子啊。”陆天赐说道,“嫂子从杭州回来之后,没跟你说什么吗?”

    陆原听了这句话,简直想哭。

    自从周允那一次离开金陵,谁知道竟然从此就是分别!

    她是从杭州回来了,可是却……

    “啊,她,没说什么啊,”陆原只能继续扯谎了,“她就说在杭州训练的挺好的,演出也很顺利,呵呵……”

    说到这里,陆原突然一怔,话锋一转,“咦,你怎么知道她去过杭州?”

    陆原不由问道。

    是啊,这小子怎么知道?

    “唉,我当然知道,我当时就在杭州,碰到她了啊!”陆天赐听到这里,重重叹了口气,“哥哎,嫂子真是,真是太温驯太能容忍了,她居然还跟你说在杭州过得很好,你,你也就信了?”

    陆原听到这里,越发越有点糊涂了。

    不知道陆天赐是什么意思。

    “啊,信啊。”陆原不明所以的顺口说道,“怎么,还有什么不信的吗?”

    听到陆原这么说,陆天赐的脸上,突然有一种憋不住的感觉,一种急吼吼的感觉,他似乎在忍,但是。

    “难道嫂子没跟你说,她差一点就死在了杭州的事情吗?”陆天赐终于,忍不住了。

    这家伙本来就不是一个能忍的人。

    “你说什么?!”陆原心里的一根弦,猛然就绷紧了。

    陆天赐这句话,让陆原的已经沉寂了很久的心,突然又躁动起来。

    他一直以为周允在杭州过得很好,训练的很好,表演的也很顺利。

    毕竟周允在日记里,除了流露出一些思念自己的伤感之外,并没有看出来发生什么很严重的事情。

    所以,陆原刚才对陆天赐扯谎,才顺口说周允在杭州过得很好。

    但是,现在陆天赐竟然说周允差点死在杭州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陆原,一无所知?!

    “哥,你果然真的不知道。”

    看到陆原的样子,陆天赐就知道陆原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了,他长长叹了口气,“看来嫂子是为了你好,不想让你担心或者不想你为了她而愤怒,故意隐瞒没有跟你说的,那我告诉你。”

    于是,接下来,陆天赐就把自己怎么在伊丽莎白号游轮上遇到了周允。

    当时候周允是怎么被叶无双金戴珊等人欺辱的,差一点被壮汉用锤子砸死,以及郑泫雅陷害周允偷东西这些事情。

    都一五一十跟陆原说了一遍。

    陆原听得,心里真是波涛翻涌,巨浪滔天。

    他简直不敢相信,周允竟然在杭州遭遇了这么大的不幸和意外?!

    当听到陆天赐说道周允躺在地板上,孤立无援,脑袋旁边还有一个砸歪的巨坑的时候,陆原的心都要燃烧bào zhà了起来。

    想到这个,他又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战栗和后怕。

    是啊,如果不是堂弟正好赶到,那周允岂非就要惨死在锤下了?

    而当时候,自己在干嘛?

    自己这个说要保护她一生一世的男朋友在干嘛?

    如果周允当时候真的惨死了。

    自己后来得知这个事情,那,恐怕自己真的会疯了。

    真,真是没想到,周允竟然出过这么大的事情。

    她竟然在电话里也没有跟自己说过。

    是了,她是害怕自己担心她。

    所以她一个人把这件事埋藏在了心里。

    一个女孩子,把这种极度恐惧的事情,一个人埋藏在心里,这是多么大的忍耐啊,一个女孩子,怎么能承受得了这种重压!

    此时此刻,陆原是多么希望,周允就在身边,自己可以触摸她,拥她入怀,安慰她,给她安全。

    本就被一只压抑着的思念,此时极尽的爆发。

    “哥,你没事?”陆天赐看到陆原的脸很难看很悲痛,也不禁有点害怕了,又说道,“对了,哥,待会儿嫂子回来,你,你可千万别跟她说,我告诉了你这件事了啊,嫂子既然一直没有对你说,那自然有她的理由,说明她就是不想让你知道,因为她怕你自责啊!你可知道,当时候我出现的时候,嫂子还以为我是跟你一起来的,她一脸期望的问起你,我都不忍心告诉她我没有跟你一起啊!我真的不忍心看到她满脸期望又失望啊!”

    “哥,当时你没去杭州,没履行承诺,真的是你的锅。嫂子没告诉你这件事,其实也是怕你无法原谅你自己!你看,嫂子是真心的喜欢你的,哥……”

    陆原傻了,是了,天赐说的没错。

    周允后来跟自己通了几次电话,根本没有说这个事,她的确是怕自己会因为没去杭州而自责!

    陆原又不禁想到了周允在机场的时候。

    啊,在伊丽莎白上,她如此孤立无助的时候,自己已经爽约过一次了。

    而在机场的时候,她苦等自己到天黑,当时候的她,是否已经极度难过,因为自己又一次爽约!

    

  http://www.tangsanshu.com/wenjunyouliangyi/85505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