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财运天降 > 第一百〇三章 那一年寒冬早晨

第一百〇三章 那一年寒冬早晨

    “什么?!”

    陆原顿时怔住了,周允竟然不是王莲的亲生女儿?

    难道是抱养的?还是捡来的?

    那么,周允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她的亲生父母呢?

    想到这些,说实话,陆原是真的觉得这个消息太过于震撼了。

    不过,尽管如此,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尽快医治好王莲啊!

    “好,这个事待会儿再说,现在你们赶紧去寻找配型骨髓!”

    “是,三少爷!”医生话音刚落。

    其他几个医生,一脸喜色的冲了过来:“三少爷,找到配型骨髓了!而且就在金陵市内,对方马上赶来!”

    “太好了!”

    陆原禁不住说道,自从知道王莲病了,这几个小时里,也许这个,是唯一的好消息了吧!

    “那我们赶紧进行手术前的准备工作!”

    几个医生看到陆原脸色缓和,他们也是大受鼓舞,是啊,能让三少爷高兴了,比什么都好啊!

    病房里,几个人立刻对王莲进行手术前的检查和准备。

    陆原陪着周允坐在病房门口,把找到骨髓配型的事情,跟她说了,但是并没有告诉她王莲不是她亲生母亲这个事,毕竟现在还不能太刺激她了。

    陆原搂住她的肩膀:“放心吧,既然可以移植骨髓了,一切都会好的,我跟你保证,阿姨一定没问题的。”

    “嗯。”

    周允的心,也缓和了一些。

    她通过玻璃窗,看着病房里的忙碌,心里只祈祷着和妈妈骨髓匹配的那个人,能快一点到来。

    然而,就在这时候,病房里,正在忙碌的医生们,突然停了下来。

    然后,就看到他们都聚在一个仪器屏幕前,看着什么,嘴里头,也在说什么。

    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是就看到一个医生突然双手抱住头,好像一副绝望的样子。

    接着,医生们就冲出了病房。

    “三少爷,不好,不好了!”

    为首的医生,一脸的绝望,“王夫人,她的肝脏开始衰竭……”

    “肝脏衰竭?!”

    陆原虽然不是医学生,但是也懂常识的,“白血病怎么会引起肝脏衰竭?!”

    “对不起,三少爷,说我判断错误,这不是白血病,也不是我见过的任何一种病症,王夫人不但血液全部感染,现在开始肝脏衰竭,而且她的肾脏,肺部,以及全身各个器官,都开始匪夷所思的衰竭……”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是中毒了?”

    “不,也不是中毒,三少爷,这实在太奇怪了,我从医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王夫人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好像是……”医生顿了顿,“好像是她的各个器官被人埋了定时炸药,现在炸药到了时间,就开始爆炸了一样,她,她恐怕已经……对不起,三少爷,我们无力回天啊!”

    说到最后,医生充满歉意,扑通就跪下了。

    “妈妈……”

    听刚才陆原说找到配型骨髓的时候,周允的心情还缓和了一点,现在听医生这样一说,她顿时觉得五雷轰顶,踉踉跄跄,就冲进了病房。

    陆原见事已至此,知道王莲已经确实没救了。

    他默默的跟在周允的身后,也进了病房。

    床前,周允跪在地上,握着王莲的手,抚摸着王莲的额头和脸庞:“妈妈……呜呜……妈妈……”

    “妈妈你醒醒啊……”

    周允伏倒在王莲的身上,大哭起来。

    “妈妈,呜呜,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你那么疼爱我,吃尽了苦头才把我养大,女儿都没来得及尽孝,你就要离开我……老天为什么这么残忍……”

    周允嚎啕大哭,泪流不止。

    陆原站在她身后,并没有上前,默然不语。

    他知道,这个时候,就要让周允去哭,去发泄心中的悲痛。

    良久,本来一动不动的王莲,也许是感应到了什么,竟然微微睁开了眼睛,她的嘴唇嗫喏着:“允允,允儿……”

    “妈!妈!”周允满是泪痕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喜。

    “医生!医生!”

    陆原心里也是一喜,急忙叫道。

    在门口早已随时待命的医生,听到陆原的声音,立刻冲了进来。

    然而,王莲却摆了摆手,示意那些医生不要过来。

    此时,她就像是大自然中那些知道自己大限已至的动物一样,已经坦然面对死亡的来临了,自然也不做任何的挣扎了。

    因为她知道,任何挣扎也都是徒劳的。

    “允允,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王莲虽然醒了,但是极其虚弱,她的手被周允轻轻的握在手心,被周允捧在心口。

    她的手,则是轻轻的抚摸着周允的长发。

    “妈,你说,我听着……呜呜……”

    周允看到王莲的样子,此时似乎也明白了,一切都没法强求,她只呜呜的哭着,尽量的能和妈妈多在一起一秒是一秒。

    “允允,我要告诉你,我不是你亲生母亲。”

    王莲轻轻的抚摸周允的头发,她微微睁着眼睛,怜爱的看着周允,“你的亲生妈妈,另有其人。”

    果然这句话,让周允陡然浑身一震。

    “不,你就是我妈妈!你是我妈妈!”

    周允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但她也哭的更厉害了,整个人都伏在了王莲的身上痛哭。

    “对不起,允允,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真相。因为我答应过你妈妈,在你二十四岁生日时候,告诉你真相。因为,你妈妈生下你那一年,她也刚好二十四岁。”

    当王莲说到周允妈妈的时候,眼神似乎一刹那也多了几分光华,整个人似乎也精神了一些,那种感觉,就好像她又回忆起当年,回忆起什么似的。

    “我不相信,你就是我妈妈,你抚养我长大,你为了我走几十里路去乞讨,割破你的手指喂我热血,妈妈,没有人可以代替你,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当我妈妈!我这辈子,只认你一个妈妈!”周允继续哭着说道。

    “不,允允,你的亲生妈妈她更爱你,她更伟大。”

    王莲目光继续闪烁着光芒,似乎沉浸在回忆中,“允允,我必须要告诉你,你妈妈是一个很高贵很优雅的大小姐,而我,我只是她的一个侍女,是的,你是小姐的女儿,啊,小姐,她是那么一个美丽,那么善良的一个女人……”

    说到这里,王莲突然几乎是刷的涌出两行泪水,脸上一下子又显得无比的悲痛,“可是,上天为什么对待那么美丽善良的小姐,却那么的残忍……允允,如果小姐她不是那么爱你,可能你根本不会来到这个世界,在不被全世界祝福的情况下,小姐她生下你,为此,不惜和家族决裂,而又为了保护你,那年冬天,是我经历过最冷的一个冬天,在那个寒霜彻骨的雾气朦胧的冬晨,小姐下定决心,又抛弃了昔日的所有荣华富贵,一个人偷偷的离开……”

    “小姐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瞒着家族所有人,只有我,我在暗中看着小姐所做的一切……我从小就以侍女的身份服侍她,啊,小姐,她对我那么善良那么温柔,别人欺负我,只有小姐会站出来为我说话,我怎么能看着小姐一个人抱着你孤身消失在冬日的大雾中,于是我也离开了家族,义无反顾的跟上了小姐……我发誓,我一辈子都要追随小姐,服侍她,而允允,你是小姐的女儿,我也发誓,一辈子要服侍你,是的,当时我就在心中立了誓言,一辈子服侍你们母女……”

    “小姐看到跟来,她很感动,我们趁着大雾疾行,不敢回头,只希望离家族越远越好……但是,我们在一处山崖被追上了,走投无路之下,允允你知道吗,小姐用包着你的小棉被,包着一截断木,跳下了山崖……”

    “是的,小姐用了障眼法,她让追来的那些人,以为她抱着你跳下了悬崖,让他们死了心……而当时,我就躲在旁边的灌木里,捂着你的小小的嘴巴,抱着你在我的怀里,我亲眼看着小姐跳崖,泪如雨下……允允,你知道小姐有多爱你了吗……”

    说到这里,王莲的泪水已经浸湿了整个枕头。

    周允更是听得泪水泛滥,只搂抱着王莲,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

    病房里,陆原以及其他所有人,无一不湿润了眼睛,心灵则是深深的感觉到震撼。

    “所有人都以为小姐抱着你跳崖了,没人再追了,但我还是害怕,我带着你,小姐的骨肉,一路继续向西南,一直来到四川的大山里安了家……”

    说到这里,王莲泪水又一次猛烈冲刷,“对不起小姐,我让允允吃了那么多苦……对不起……对不起……”

    “妈妈,你不要这么说,不要这么说……呜呜,你也是我妈妈……”

    周允此时,哭的已经泣不成声,一是因为王莲,另一个也是因为那个亲生妈妈。

    “对了,允允,这个,给你。”

    王莲艰难的,从身上,拿出一个玉坠,玉坠古朴,圆形,通体有一种沉醉的古绿色,上面隐隐雕刻着线条简单透露着苍劲的凤凰图案。

    “这是小姐跳崖之前给我的,让我交给你,她本来让我在你二十四岁的时候,告诉你真相然后交给你玉坠……可惜,那一天我等不到了,对不起了小姐,我只能提前告诉允允了……”

    周允轻轻的抚摸着那玉坠,抱着王莲,放声大哭起来。

    当交出玉坠那一瞬间,王莲目光里的光华,也一下子就消散了许多,似乎是完成了一项使命一样。

    她目光有点涣散了,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周允的头发,抚摸着周允的脸庞,她嘴角竟又微微露出了一丝微笑:“允允,你知道吗,你长得,很像,很像小姐,你的头发,你的眼眉,你的嘴角,和小姐年轻时候一模一样,小姐年轻时候喜欢跳舞,她跳得很好,世界上没有人会比她跳得更好,允允,我知道你也喜欢跳舞,我很高兴你也遗传了小姐的天赋,小姐要是泉下有知你这样,她一定也会微笑,一定会的,小姐,你一定会的……对了,允允,陆少是一个很好的人,我看得出来,他很爱你……陆少,你能,能过来一下吗,对不起,我用这种语气和你讲话,只是,我现在没法动了……我一个下人侍女,不应该叫你过来,可是……”

    “王阿姨……”

    陆原急忙也跪在了王莲跟前,此时,他也早已泪水汹涌而出了。

    王莲艰难的拿起陆原的手,放在周允的手上。

    “陆少,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年轻的时候也见过很多公子富少,但你是我见过最特殊的一个,希望你能照顾好允允,请你一定要保护好她,如果可以,我和小姐,以后在九泉之下,也会高兴的……”

    “王阿姨,你放心吧……”

    陆原哽咽着说道,他坚定的握住周允的手,泪眼朦胧,“我陆原,当着王阿姨你的面发誓,今生今世,我一定会保护好周允,保证不会有任何人欺负她,任何人欺负周允都将是我陆原一生的敌人,我陆原就算是披荆斩棘踏破三界,也必将手刃我的仇人!如有违背,我陆原……”

    陆原刚要说下去,一个柔软的手,却捂在了他的嘴巴上。

    是周允,周允捂住了他的嘴,周允含着泪眼,看着陆原。

    刹那间,陆原只觉得内心被一种柔软击中,那一刻,他才知道周允是多么爱自己,爱到都不让自己说出对他陆原不利的话来。

    爱到为了不让陆原为难,宁愿有一天陆原违背誓言……

    “好,好……”

    王莲气息更弱了,她的嘴角却露出了笑容,她的双眼渐渐微闭,嘴里喃喃的说道,“小姐,小姐你看到了吗,小姐,我们就要相聚了……我,我总算没有辜负你的托付……”

    王莲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http://www.tangsanshu.com/wenjunyouliangyi/85504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