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财运天降 > 第六十九章 不管江所长的事

第六十九章 不管江所长的事

    “是我的责任,我,甘愿接受任何惩罚!”

    一个中年男子,显得极为自责,他突然单膝跪在地上,匍拜着眼前的人。

    在他面前,是一个面容沧桑的老者,老者衣着简单,但是裁剪材质都极为精细,穿在身上,有一种很大气的感觉。

    老者身边,站着一个身材瘦长的汉子,这汉子四十多岁,目光漠然,眼前的一切,似乎都与他无关。

    “小江啊,你知道的,其实,也并不是你的责任,但是不管是不是你的责任,你都必须承担这个责任,接受这个惩罚,你明白吗?”

    老者声音还是挺温和的,但是温和的语气里,自然包含着一种力道。

    “不,队长,是我的责任!三少爷是在江南所范围内出了事,就是江南所的责任,江春南甘愿接受惩罚,是心甘情愿的,我没有保护好三少爷,是我的失职,接受惩罚,才会让我的心里好受。”

    跪在地上的人,正是江春南。

    “嗯,那好吧。”

    老者点点头,似乎也不愿再多说,“小江你也为陆家做了二十多年的事情了,你的辛苦我也看到了,这样吧,你三日之内赶往杭州,在杭州西湖边上有一栋别墅,车库里有三辆豪车,别墅客厅的茶几上,有别墅的房产证,还有武林广场十间铺面的产权证书,产权人都将会是你的名字……”

    江春南听到这里,突然浑身一震,脸上露出极为痛苦之色。

    “队长!求求你,不要这样惩罚我!”

    江春南抬起头,目中微微泪闪,“我江春南半生孤苦,受尽人间冷眼,都是队长看得起我,给我进入家族做事的机会,让我得到从所未有的尊重和地位,我也早已把为家族鞠躬尽瘁当作人生的目标,虽然我没有太大的才能,但是只希望能为家族用尽最后一份气力。还请队长你收回刚才的惩罚吧,我甘愿接受任何刑罚!”

    “唉。”

    老者叹了口气,“你的为人,我怎么会不知?我让你叫我队长,不叫我大当家,就是还一直把你当成当年队伍里的那个小江。只是,原儿他出了这种事,我很生气,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那我也真的会自责一生了。惩罚方案已经宣判,不能再改了。”

    说着,老者站了起来,看起来好像要走。

    江春南大急,“队长!”

    他下意识就要冲过去,再一次恳请。

    不过刚刚迈出一步,老者旁边的汉子,本来一直漠然的目光,突然就在江春南的脸上聚了焦,江春南迈出这一步,脚几乎还没有落下,漠然汉子的手轻轻一挥。

    喝!

    一道劲风遽然而至,江春南直接被撞飞了起来,远远的跌落在地上。

    “莫先生不必如此,小江对我绝不会有恶意。”

    老者说完,又看着江春南,“小江,我意已决了,如果以后你在杭州有事,任何事,你放心,家族依然会为你出头。”

    江春南颓废的从地上爬起来,又跪向老者离开的方向,显得茫然又悲痛欲绝。

    是啊,他宁愿断一只手,也想依然能为陆家做事。

    可是,已经不可能了。

    那种悲伤,没有经历过的人,不能懂。

    砰!

    正在这个时候,门突然开了。

    进来的人似乎很急,门几乎是被撞开的。

    “爷爷!”

    进来的人大喊。

    本来老者已经要从后边走了的,听到喊声,他肩头不由一抖:“原儿。”

    进来的正是陆原。

    他坐着潜艇,从桃花疗养岛加急赶往这里,当看到爷爷还在,江春南也没有走的时候,陆原长长舒了一口气。

    “爷爷,请不要责罚江所长!”

    陆原就是为这个事来的。

    陆谦拿来的卫星电话里面,陆原得到的消息就是江春南会因为陆原的事情被责罚,赶出陆家。

    所以陆原十万火急,赶往这里。

    “为什么?”

    这老者正是陆家的大家长,陆原的爷爷,陆北客。

    “因为这件事真的就和江所长没有任何关系啊!”陆原说道,“江南所管辖的那么大,江苏南部和整个浙江以及全上海,还包括了江西一部分和安徽一部分,这么大的地方,他怎么顾及到每一个人?别说一个江南所了,整个江南地区的警察都有十几万,不还是照样有事情发生?”

    “再说了,当时出了事,我也并没有给江所长打电话,根本没通知他,如果说我打电话求助了,他没来甚至是来晚了导致我出了事,爷爷你责罚他我都不会说什么。但是现在江所长完全不知情,你责罚他,就是不应该!”

    陆原因为心急,此时脸都涨红了。

    “哦?”

    陆北客倒是笑了笑,看着孙子,“你出了这种事,难道你不生气吗?不觉得是江南所没有尽到保护你的责任吗?现在江春南被责罚了,难道你不觉得出了一口气吗?”

    “不!”陆原几乎脱口而出,“出了这种事,我一点都不生气,因为这就是社会,社会永远比想象的残酷,我更不会觉得江南所没有尽到保护我的责任,因为,我觉得,没有任何人有义务保护我!我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

    “如果今天你责罚了江所长,我不但不会觉得出气,反而觉得是自己的耻辱!因为我自己的原因,让一个无辜的人受到牵连,我哪里会高兴,我会从此睡不安稳的!”

    看着陆原几乎是激动的一口气把话都倾泻了出来。

    陆北客倒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好,很好,不愧是我的孙子。”

    说着,陆北客转头看了看后面依然一直跪在地上的江春南,“小江啊,刚才三少爷的话,你也听到了吧,这小子,给你说情呢,既然这样,那责罚就撤销了吧,你继续做你的江南所所长,为家族做事。”

    “多谢队长!”“多谢三少爷!”

    江春南一瞬间,感激的泪水盈动,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跪在地上,心中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呵呵,不要谢我,谢谢陆原吧。”

    说着,陆北客看了看陆原,“原儿啊,你真的还要在金陵大学吗,你要是想,我会像安排天赐那样,把你安排到世界上任何一所你想的大学里去的。”

    “不,爷爷,我喜欢金陵大学,因为那是我自己考上的,我喜欢过自己创造的生活,而不是别人的安排。”

    陆原说道。

    陆北客一笑,也没说什么,摸了摸陆原的脑袋,带着莫先生离开了大厅。

    “三少爷,谢谢你!”

    江春南来到陆原跟前,又要拜倒。

    陆原急忙扶起他:“江所长,是我差点连累了你,你不怪我就好了。”

    “不,三少爷今日的恩情,我江春南永远铭记!”

    江春南不顾陆原的阻拦,再三拜谢,然后这才离开。

    走的时候,江春南的心里,已经对陆原有了一种说不清的忠心。

    是啊,三少爷性格坚韧,为人却如此谦和,绝对是成大事之人,能跟着这样的主子,那真是莫大的幸运了。

    再说陆北客和莫先生离开大厅。

    “呵呵,给陆谦的电话,是你打的?”陆北客说道。

    “也是遵照您的意思办的。”莫先生虽然平时一直眼神漠然,但是只要对陆北客说话,他的态度,极其恭谨。

    “哈哈。”陆北客大笑,“原儿这小子,竟真的赶来阻止我,啧啧,不错不错,我没看错人。”

    说到这里,陆北客似乎颇为得意,又有几分欣慰的感觉。

    “对了,莫先生,你觉得我这个孙子怎么样?”陆北客说道。

    “嗯,从三少爷火速赶来这里的行为来看,行事果断,他对你据理力争,可见数理分明,对江春南的态度来看,三少爷为人谦和,性情大度,不骄不躁,说实话,在诸多少爷之中,算是颇为独具一格。”莫先生说到这里,又道,“而且大当家你,又暗中相助,三少爷以后想不成大事都难啊。”

    “噢,我怎么对原儿暗中相助了?”陆北客说道。

    “你故意要责罚江所长,让江所长万念俱灰,又等到三少爷赶来和你据理力争,对于江所长来说,自然感蒙三少爷恩情,对三少爷更为尽忠。”

    “嘿嘿,那也是他自己的本事,他要不赶来,要说不服我,这事也成不了。”陆北客一笑,说道。

    再说陆原回到疗养岛,养了半个多月之后,自己和周允身上的伤早已痊愈。

    “谦叔,明天又要麻烦你准备一下直升机,我和周允要回学校了。”陆原说道。

    

  http://www.tangsanshu.com/wenjunyouliangyi/85503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