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财运天降 > 第三十八章 陆原是否后悔了

第三十八章 陆原是否后悔了

    “朱组长?”

    陆原也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朱大有。

    朱大有也是江南所的,上一次江南所所长江春南请陆原去比利酒店吃饭,包括杨敏的江南所高层悉数到场。

    自然都和陆原一一见面自我介绍了。

    朱大有也是江南所的得力干将。

    “三少爷竟然还记得我!”

    朱大有差点激动的不能自已。

    是啊,虽说当时候也在比利酒店和陆原见了面的,但是自己和三少爷之间的地位差距,就好像是你家的下水道和太平洋的差距。

    三少爷怎么可能把自己放在心上呢?

    可是,现在陆原一口叫出朱组长,朱大有自然很激动了。

    “三少爷,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啊,玩的太晚学校回不去了,过来住宿的,没想到这么巧啊。”陆原老实说道,不过并没有提何敏他们几个人。

    “三少爷你来这里,这是蓬荜生辉,你放心,这家黑桃k,表面上是对外开放的酒店,但是其实主要还是作为家族里面的接待点之一的,家族里面有时候有些成员出差到金陵来,就可以在这里下榻休息。”

    朱大有恭敬的给陆原解释道,“既然三少爷你来了,我给你安排房间就好了。”

    说着,朱大有对那两个前台小姐姐吩咐道:“把帝王房的房卡给我!”

    此时,这两个好看的前台小姐姐,都早已看呆了。

    这个朱经理,她们是很敬畏的。

    不仅仅是酒店的经理,而且还经常有豪车来接送这个朱经理,传闻这个朱经理,在金陵市是一个很有地位的人。

    而且,这两个前台小姐姐,在这里上班的时候,亲身经历过,一群小混混来黑桃k酒店里闹事,结果第二天,她们就看到附近一带有名的绰号“猎手”的大混混头目,光着上身绑着荆条,就跪在酒店门口。

    这叫做“负荆请罪”。

    不过朱大有倒也没怎么着他,挥了挥手,让猎手走了。

    猎手走了,据说连车都没敢坐,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回去的。

    从那以后,很少再有混混敢到黑桃k里闹事。

    别说闹事了,就是这两个前台小姐姐要是累了,去休息室睡觉,钱就放在柜台上,睡一觉回来,一分都不会少的。

    没人敢偷。

    而且,几个星期之后,她们还在外面遇到了第一次来闹事的那几个小混混,无一例外,这几个小混混全部缺了一根大拇指。

    是的,这酒店的背景就是这么硬,酒店经理朱大有,背景就是这么深。

    但是,现在朱大有竟然对刚才这个男生,态度如此之恭敬,她们是从未见过的。

    她们也从没想到朱经理竟然也有如此恭敬的时刻。

    不仅如此,朱经理叫他什么?

    少爷?

    那这男生的地位,高到什么地步?

    两小姐姐的心里,早已是兢兢战战,汗出如浆了。

    而朱经理,让她们拿帝王房的卡,就更证明这个男生的地位非同一般了。

    她们既然是酒店的前台,自然也是知道的,酒店有一些房间是不对外开房的,专门给一些神秘的人住。

    而这些房间里,帝王房是最豪华档次最高的。

    这两小姐姐急忙恭恭敬敬的拿出房卡,双手先递给朱大有。

    “不用了,朱组长,我已经开了房间。这一次,我就住普通房吧,下一次我再来体验体验帝王房,嘿嘿。”

    陆原扬了扬手里刚才的房卡,说道。

    “那,那就委屈三少爷了。”

    看到陆原坚持,朱大有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而且他也知道,这个少爷,为人比较随和,也没有那种贵族大少的骄奢作风,上一次在比利酒店吃完了,还打包了一份果品回去呢。

    “恭送三少爷上楼。”

    两个前台小姐姐,再看陆原的眼神,早已变了一副模样,只有恭谨了。

    陆原来到二楼,脚下踩着纯羊毛地毯,过道装修也是精美无比,处处彰显酒店的奢华和品质。

    啧啧,家族的酒店还真不错。

    陆原的房间就在楼梯上来之后的旁边,紧挨着楼梯,倒也很方便。

    躺在床上,看着柔软的鹅毛大床,静谧的床头橘黄色的灯光,轻轻摆动的高级灰窗帘,陆原的突然也萌发出了欲望。

    再想想何敏陈锋,王雷秦九儿,他们此时在干嘛……

    还用想吗?

    难道,秦九儿现在,真的和王雷,就在这样的床上……

    不知道怎么的,陆原突然感觉到有点堵的慌。

    明明是自己的功劳。

    却被王雷抢去了。

    而且自己还被秦九儿几番的羞辱和捉弄。

    自己凭啥要忍受这种侮辱?

    难道,自己不应该将这一切和盘托出,让那秦九儿颤抖着给自己道歉,主动来到自己房间,关上房门,脱掉衣服,露出她几近完美的长腿娇躯。

    然后自己再粗暴的把她推到在床上,扑上去,再抓着她的头发,让她用她那娇软酥骨,承受着自己宣泄的怒火,也承受着她自己的错误?

    唉!

    晚了,说什么都晚了。

    现在恐怕他们都搞完一次了。

    算了,睡吧。

    陆原关掉床头灯,掀开被子就准备睡觉。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外面过道里,似乎传来了咚咚咚的脚步声,听这个频率,似乎有人在跑动。

    接着,陆原又听到咚的一声,似乎是撞墙。

    然后,又跑动。

    似乎跑动的人,比较慌张,有一种慌不择路的感觉。

    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呼喊。

    不过这酒店很高级,隔音效果太好,陆原也听不出具体喊的是什么。

    很快的,这些声音都来到了陆原房门前。

    毕竟这里是楼梯口嘛。

    咚咚咚,这是下楼梯的声音。

    “九儿,九儿!”

    这一次,声音就在自己门口,陆原总算是听清楚了,这是王雷的声音。

    听起来,好像还很急促。

    既然这是王雷的声音,那刚才跑过去下楼梯的就是秦九儿?

    他们两个,怎么回事?

    算了,管他们干嘛。

    随便他们怎么闹。

    但是,看了看外面的深夜,陆原又总觉得自己心里不安。、

    干脆起身,打开门就出去了。

    此时,过道里已经没人了。

    “九儿,你怎么了,外面冷,咱们回房间去啊。”

    楼梯上,传来的是王雷的声音。

    “滚!你给我滚!”

    秦九儿的声音,透露着慌张,悲愤,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歇斯底里。

    “到底怎么了嘛,我们不是好好的嘛,你怎么上了个洗手间之后,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啊。”王雷显然并不清楚秦九儿为什么要跑出来。

    只是他的声音显得他的心很累,显得他很郁闷。

    是啊,老子房间都开了,裤子都脱了,结果,你却跑了?

    “呵呵,王雷,你他妈的真是臭不要脸的!现在还装你麻痹呢!”秦九儿的声音都震得整个楼层嗡嗡响,这妮子是真泼辣啊,“根本不是你家帮助我们家的!我爸都告诉我了!”

    秦九儿真是要疯了。

    是真的要疯。

    她一直都以为王雷帮助了自己家,虽然自己并不是真的爱上了王雷这个人,但是王雷家背景深,又对自己有恩,慢慢的,秦九儿就觉得和王雷在一起也很不错了。

    今天晚上开了房,到了房间里,秦九儿其实也做好了准备。

    任由王雷抚摸了一会儿。

    秦九儿就去洗澡。

    她当然还不好意思直接就脱光了去洗澡,所以还是穿着衣服进去的。

    刚一进去,衣服里的手机就响了。

    是老爸打来的。

    “老爸,结果怎么样?!”

    秦九儿知道,进电影院之前,老爸就去找王叔叔了。

    现在都过去两个多小时了,两人肯定是见过面了。

    现在老爸也肯定把自己和王雷的事情,跟王叔叔说了。

    这电话,肯定是一个喜讯。

    结果……

    没错,当秦奋去给王英送礼的时候,王英都愣住了,王英当然并不知道儿子正在冒名顶替这个功劳。

    毕竟上一次,王雷打电话跟他询问,王英已经跟儿子说了,并不是自己帮忙的。

    只是,王雷胆子也太大了,自己把这件事给冒名顶替了。

    说实话,就算王雷想跟自己老子沆瀣一气,王英也不敢答应。

    王英毕竟是社会上滚爬出来的,这种功劳他怎么敢冒名?

    须知能轻易让税务局局长出马,搞定圣堂集团的人,那绝对是大人物,自己敢冒名顶替大人物的功劳?

    所以,秦奋这一送礼,事情一下子就摊开了。

    秦奋当时也愣住了。

    接着,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女儿,这就立刻给秦九儿打了电话。

    于是,就发生了上面的一幕。

    听到秦九儿这么一说,王雷也愣了。

    我草,不是吧!

    太他妈的惨了,就差临门一脚了!

    哼!

    秦九儿此时大脑很乱,再看王雷的表情,心里更确信无疑,直接甩袖子就走。

    “九儿,你听我解释。”

    王雷下意识就去拉住秦九儿。

    此时的秦九儿,对王雷真的是厌恶到了极点。

    而且这种厌恶和对陆原的厌恶不同。

    她本来就没有爱上王雷这个人,只是因为以为王雷帮助了她。

    现在真相大白,她对王雷简直无比厌恶,看到王雷的脸,她都想吐。

    所以,此时被王雷抓着,秦九儿感觉就好像被一个黏糊糊的触手抓着一样。

    “滚!”

    秦九儿使劲一甩胳膊。

    嗯。

    的确甩开了王雷的胳膊。

    不过,用力过猛。

    也甩到了楼梯过道的墙壁上。

    不偏不倚,正好甩到了一副挂画上。

    砰!

    啪!

    这一下,直接把那副挂画砸的稀巴烂。

    不过,秦九儿哪里管这么多,迈过已经被砸烂的挂画,就往门口冲去。

    “站住!”

    突然,一个威严雄浑的声音大喝道。

    这声音自带威严。

    秦九儿不由自主的就站住了。

    她面前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朱经理!”

    那两个前台小姐姐又急忙恭敬的说道。

    朱大有并没有理会前台。

    而是盯着秦九儿:“这位女士,你刚才打烂了我的一副挂画,现在你不能离开酒店。”

    “切,不就是一副烂画吗!”秦九儿根本不放在眼里,掏出钱夹子,抓出一大把钞票,不屑的哼道,“本姑娘赔给你!”

    

  http://www.tangsanshu.com/wenjunyouliangyi/85503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